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五章 侦查

六指君1 收藏 41 3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五章 侦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小野的手枪终究没有机会使用上,在手榴弹爆炸的前一秒钟,分明那个中国老头尖叫道:“我操你小日本!”然后是白光一闪,等到爆炸声传来的时候小野本能的将头埋在地上。

小野怒骂着跑到硝烟未散的佐藤身边,眼前的佐藤已经不叫佐藤了,而是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又愤愤地看了看地上残缺不全的尸骨,这个老东西真得很狡猾,将手榴弹的引线扯掉后才拿出来,这样让佐藤就没有了反应的时间。小野抬头向其他的村民看去,目光阴晴不定。

“太君!”汉奸翻译看到小野的脸色不好,走近小心翼翼问道:“现在是不是还要喊话?”

小野想也没想转身就给了汉奸翻译的一记耳光,训斥道:“你知道什么?滚!”转身对着这些村民最后看了几眼,人群因为这个老头的殉爆而变得躁动不安,哼!“支那人”永远也不知道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决心!既然你们选择死亡,哼!那么就让你们统统作为佐藤中尉的殉葬品!

佐藤的死亡让小野彻底疯狂了,对围着村民的鬼子兵喊道:“端起枪,缓缓收队!”

鬼子兵离开村民们有一定的距离后,小野一声嚎叫:“机枪射击!”当第一挺机枪开火后,村民们立刻意识到鬼子原来是不想留活口,在死亡的威胁下,村民们纷纷向几十米外的鬼子涌去,一些愤怒的村民吼叫着伸出了拳头。小野见状又是一声嚎叫:“用手榴弹炸死他们!”

“轰轰”几声巨响,趴在地上的鬼子步兵纷纷抬起头来,跑在前面的村民们已经全部被炸死了,跟在后面的村民们也没有能够退得回去,机枪的火舌吞噬了他们的生命。

最后一挺鬼子机枪跟着开火后,在惊呼声和子弹射入人体的“吱吱”声中,村民们就像割倒的麦子那样成片的倒下去了,一个鬼子机枪手准确地将火舌对准站着的村民们,面部神经也跟着“突突”的枪声有节奏的跳动着,也不知道这个鬼子兵的心中到底想的是什么?

很短的时间过去了,小野放眼望去已经没有一个能够站着的村民了,这些“支那人”终于受到了他们应有的惩罚!小野最后下了一道令,大声嗥叫道:“不能留下一个幸存者!”

大角走到小野的身边,看到小野的脸色不好,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正要转身离开,小野却主动说话了,对大角的背影说道:“大角君,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大角立刻转身,“啪”的敬了一个军礼,正色说道:“阁下!请您不要生气,您不用该凭着自己的喜怒来决定战场上的事情,这些人全部被您下令杀掉了,那么还有谁会带我们找出其他村民和游击队的主力?”说到这里又加强语气地说道:“阁下这么做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加藤生怕小野迁怒于大角,急忙走到大角的身边,对大角故作生气的说道:“大角君,你不该怀疑小野的决定!你快给小野阁下赔礼吧!”说完对大角使了一个眼色。

大角将身体挺得笔直,对于加藤的加藤透过来的眼色装作没有看到,而且还将目光留在小野的脸上,等待着小野的回答!小野一抬头,凌厉的盯着大角,大角丝毫不弱的回视着。

大角在等待着小野的严厉训斥,在日本军队里违抗上司的意志是绝对不允许的!轻的挨耳光,如果是比较严重的事情,上司可以将下级活活痛殴而死!那个时候的日本军队非常野蛮!

小野盯着大角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如果不是大角的提醒,自己可能因为仇恨而丧失了理智!对于一个指挥官来说丧失理智是绝对不允许的!从大胆劝谏来看大角的确很优秀。

“加藤君不要惶恐。”小野突然笑了起来,对大角和加藤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左膀右臂,尤其谢谢大角君的提醒,如果不是你善意的提醒,我到现在还没有恢复理智!谢谢!”

小野说完后对着大角深深地鞠了一躬,再次诚恳地说道:“谢谢大角君!我以后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依然要像今天这样指出来!只有不留情面的指出来我才知道我的错误。”

大角慌忙跨步上去扶住小野,感激地说道:“小野阁下您太客气了,您太客气了……”

加藤也很感动,走到小野的身边,高兴的说道:“能够跟着小野阁下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小野看了看自己的两个爱将,豪气徒然间升起,大声说道:“我们都是忠勇的武士,誓死效忠天皇陛下!”

加藤和大角也跟着喊道:“誓死效忠天皇陛下!天皇陛下万岁!”

激动的情绪过去后,大角看了看满地的死尸,眉头又紧皱了,现在一切的线索都断掉了,难道又要回去了吗?那么佐佐木阁下会不会又要生气了?

小野看到大角愁眉苦脸的样子,安慰着说道:“大角君不要一筹莫展,这些人都将作为皇军的战果上报给佐佐木阁下。”

听到小野的话后,加藤和大角的眼睛都直了,用这些被处死的普通老百姓来顶替游击队?这是很严重的军纪事件,一旦泄露出去肯定会被降职的,小野阁下的胆子也太大了!

小野看着自己的两个爱将,摇着头说道:“你们误会了!”对自己的两个爱将问道:“仅仅凭接搜山,我们可以将游击队的那些人抓出来吗?”

加藤和大角略一迟疑,一齐摇了摇头,事实证明这些天的搜山完全徒劳无功,那些游击队和老百姓凭借着这茫茫大山和皇军玩起了谜藏游戏!

小野看了看四周的大山,冷冷得说道:“那些游击队四处流窜,佐佐木的兵力大多都被抽调到这里来了,留守的兵力并不足以镇守各个地方。”沉思了片刻又说道:“这很危险!”

听到小野的话后,两个鬼子军官陷入了沉思,和小野想象的一样,游击队狂风暴雨般报复已经来临了。根据外围谍报人员提供的情报,几处伪军、鬼子据点被李远强在地图上一一点名。

加藤忍不住说道:“可是阁下,您还是不该使用‘支那百姓’来充功!”

“‘支那’有一句古话:杀鸡吓猴!这些人如果不处死,难保没有‘支那’其他村庄不会倒向八路军游击队!”小野冷冷一笑,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这件事情我会跟佐佐木阁下说清楚的,我们杀死的全部是胆敢反抗的‘支那人’!他们‘可能是’游击队或者游击队的附庸!”

李向阳抬头看了看一脸不怀好意的马常青,忍不住喝问道:“你那么贼笑干什么?”

马常青用手指指自己的肚子,嘲笑着说道:“你不是喜欢打我的肚子吗?来呀!”看到李向阳不屑的转过身去,又笑着说道:“你小子!一路上如果不老实,小心老子收拾你!”

李向阳狠狠地盯了马常青一眼,真不知道李远强是怎么想的?!自己也好歹是神枪队的队长,怎么说话就这么没有分量?居然欺负自己的年纪小,哼!

因为鬼子搜山始终无果,所以这次骑兵队连同神枪队一起都被带了出来,还有两个排的步兵。马常青属于那种见风就要下雨的急性子,所以四十多人在叶齐的带路下连夜行军。

而李远强刚刚将马常青他们派出去就马上后悔了,游击队的谍报人员带回来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李远强可供选择的余地多了,这是佐佐木将其他各出兵力抽调一空后的恶果。

挂在李远强草房里的那张手工画出来的简易地图越来越大了,游击队的目光越看越远。

李远强指着墙上的梅乡黄梅村说道:“这里有鬼子控制的一个伐木场,周围驻守着三十多个伪军,你们的任务就是将他们全部消灭。”看了看沈长江问道:“这是第一个任务。”

对于伪军沈长江倒是没有放在心上,满不在乎的说道:“那好办!杀鸡用牛刀!”

李信引以为豪的拍拍沈长江的肩膀,自卖自夸地说道:“我们一连别的没有,若说是打起仗来那才叫做不怕死呢!可惜黄青海的身体还没有复原,否则!嘿嘿!我不说你们也知道。”

沈长江连连点头,一幅深以为然的样子。

李远强看到他们的表演后,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继续指着地图说道:“你们回来的时候,这里的白梅村驻扎着几十个伪军,你们看具体情况而定,如果他们的兵力太过于雄厚就不要招惹他们,至于附近并没有日本人。”

鬼子为什么没有将他们的兵力分散驻扎呢?这是当时鬼子的一项巨大战略错误,历史上日本军队侵略中国时总是喜欢占据大城市,主要的兵力也驻扎在这里,那些农村几乎都由伪军驻扎,等于变相的“送”人了。

李远强又指着花冈村说道:“这里有一百多人的伪军队伍。”说完抬头望着赵延和毛四一,一旁的新人韩湖抢先说道:“这一百多人就交给我们吧!”这日子过的憋死了,早就想打仗了。

李远强看了看韩湖身上的包扎带,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你的伤还没有好,这次就不要去了,韩湖和钟政委一起留守。”制止住正准备要说话韩湖,严肃的说道:“这是命令!”

李远强将目光投向窗外,窗外战士们正在钟天祥的口号声中走着方步,这种方步是刘云留下来的,虽然刘云反复强调这种花架子没有什么作用,但是李远强和钟天祥还是很喜欢这种调调,钟天祥为了锻炼自己的军事能力,在极端的时间里将自己的正步训练得有模有样。

李远强将目光匆匆的从窗外收回,这些战士得来不易,绝对不能出什么差错!嗯!这次还是自己亲自走一趟,毕竟这一百多个伪军也不是什么软柿子,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捏得动的!

“这次我亲自走一趟。”看着周围不解的目光,李远强笑着解释道:“我也想出去走走。”

兼任传令兵的小五吹完喇叭后,看到陆陆续续的战士不太习惯这个集合的号子,小五再次大声地喊道:“集合!都集合!”干部战士们这才放下手中的训练,纷纷加快脚步赶了过来。

不久,游击队倾巢出动,和一连的李信分手之后,李远强和赵延并肩走在一起,别看这个温和的小伙子不咋地,但他的战功在游击队是数一数二的,刘云也曾经私下说赵延有大才。

“赵延呀!你的伤势好了吗?”李远强拉家常般的问道:“昨天怎么看到你又去换药了?”

赵延笑着说道:“那还是米院长太敬忠职守了,他非要我去换最后一次药,其实我早就好了。”

在刘云的一再要求下,米俊岂能不特殊关照赵延?至于其他战士可就没有这种特殊的关照了!

李远强问道:“那么你对这次的作战有什么看法吗?”这次作战不但要快而且还不能有较大的伤亡。

赵延笑着说道:“我哪有什么看法呀?走一步看一步呗!”停顿了片刻后继续说道:“不过我想亲自带人过去探探路。”

没多久,赵延带着十几号人出发了,路过一座和尚庙的时候,将里面的和尚全部关了起来,剥下这些惊恐万状的出家人的破旧袈裟,每个人包括赵延自己都用锋利的剃刀将头上剃成“秃瓢”,然后用墨汁点在头顶上伪装成戒疤。

至于那些出家人,赵延给他们留下话来,几个时辰后自会“有缘人”(李远强的大部队)来解救。

农村的经济落后,老百姓从出生起就没有受到过什么教育,加上战乱不断,人民生活颠沛流离,这为邪教的盛行提供了温床。

对于邪教日本人并没有太多的干预,相反还去拉拢那些邪教,因为邪教可以巩固日本人在农村的统治,甚至还有日本人在邪教里担当高级职务。

两天的路程过去了,赵延赶到了花冈村,这里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再往北走十几里就是蓟县,西边几十里就是大黑河。因为往来的客人很多,花冈村的百姓大多并不种田而是做小生意。

任何侦查都必须完成两个任务,一:预备战场的地形地势;二:敌军的分布和活动规律。

赵延光着头,头上用浓墨汁画了几个戒疤,身上披着一件破烂袈裟,双手合十,身后跟着几个“沙弥”,一边喊着“阿米驼佛”“传教”,一边观察着这里的胡同。

一行人走到一个死胡同的里面后,赵延煞有介事的念叨道:“这里有妖气,来呀!”

一个“弟子”急忙上前听吩咐,赵延指着死胡同说道:“将妖气封起来!”

“弟子”立刻从衣兜里面取出一把新鲜野果,然后不分青红皂白的放在墙上大力拍碎,墙上立刻留下了一些麻麻点点的红色印记,周围看热闹的老百姓问道:“大师,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赵延缓缓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围观的群众,自顾自念了一声佛号也不给他们解释。

不久,赵延将几处胡同死角全部做了记号,正要松一口气,回头向后望去,妈呀!身后居然跟了一堆善男信女,一个“弟子”走上来在赵延的耳边小声说道:“指导员,一百多人。”

赵延摸了摸光溜溜后脑勺,这事情闹大了,原本还想偷偷摸摸的侦查伪军的“公治所”之后就马上离开,可是却不得不光明正大的装“佛爷”,也不知道外围几个队员侦察地形进行得怎么样了!

庞大的人群又缓慢的来到“公治所”,赵延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跑到“公治所”里面去看看,有身后的这一百多人壮胆,那些伪军说不定会让开一条道道,这年头谁不祈祷平安?!

“公治所”的伪军队长何灵醉醺醺的躺在床上,拿起鸦片烟枪深深的吸了一口,顿时只觉得一阵腾云驾雾的快感袭来,何灵渐渐的陷入了半昏迷中,黄色的口水顺着烟枪流了出来。

赵延带着众“弟子”在“公治所”外一个劲的念“阿米驼佛”,这些伪军小兵看到一个“大和尚”的身后跟着一百多村民,顿时惊慌起来,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呀?

“何队长!”一个小伪军跑到何灵的床前,惊慌失措的喊道:“外面突然来了几个和尚。”

何灵一个激灵从幻觉中醒过来了,顿时大怒!将床板拍的震天响,吼叫道:“你这个畜生,这么一点事情也来烦我,你想不想活了?你给老子进来,老子要一脚踹死你!”

小伪军哪里还敢进去,慌忙逃走了。而这个时候赵延也不顾阻拦慢慢的走入了“公治所”内的大草坪,几十个伪军或躺或坐、懒洋洋的搞军事“操练”,看到赵延后纷纷过来看热闹。

“这就是他们的训练?”赵延不易察觉的露出一丝冷笑。

那个受到了天大委屈的小伪军跑过来对着赵延凶恶的吼叫道:“谁要你们进来的?滚!”

赵延“慈祥”的一笑,“阿米驼佛”一声后,说道:“贫僧只看妖魔鬼怪的藏身之所,至于这里是什么地方贫僧倒没有注意!”又用手画了一个圈,说道:“天降灾星于此!”

其他一些伪军被赵延吓唬得一愣一愣的,但是小伪军生怕人群的嘈杂声将何灵再次惊醒,否则那个鸦片鬼还不要了自己的小命?小伪军继续一脸凶相的用手指着门外叫道:“滚!”

赵延悲天怜人的“阿米驼佛”一声后,摇着头对小伪军说道:“施主何苦这么执迷不悟?”

虽然赵延被赶了出来,但是他得到了外面老百姓的极大同情和支持,口水声声全部泼向“公治所”,这让一向骄横惯了的伪军们破天荒地抬不起头来,毕竟得罪神灵不是一件小事。

赵延侦查的目的虽然没有达到,祈求多福的老百姓倒是跑到赵延的身前问三问四,赵延哪会回答这些“因果循环”,岔开话题指着“公治所”的漆金招牌说道:“大祸将至!”

几个混在人群中的迷信伪军听到赵延的话后,“大祸将至”这句话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伪军们互相商量了一番后,扒开人群全部挡在赵延的身前,说什么也不能让“大师”离开。

赵延“和蔼”的一笑,说道:“妖孽未除本法师决不离开,请各位施主宽心。”说完随便找了一间客栈带着诸位“弟子”住下,让“弟子”守住门外,谁也不接见,静待天黑。

一旦天黑下来后,游击队的大部队也差不多也快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