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阱川、小野勒紧马缰绳,略微踌躇了一下,想到要保护视察团各位伪县长的安全,阱川对小野和屈延祖说:“屈司令,命令你的人阻击偷袭的土八路。小野君,命令骑兵中队加速前往小李村。”

小野大声命令:“武士们,急速向小李村前进!”日军骑兵中队的士兵狂喊着,驱动战马,向小李村狂奔。

李福禄看着远去的日军骑兵,笑着说:“小鬼子真他妈的鬼呀,留下伪军当替死鬼,自己先跑了。弟兄们,既然鬼子留下了软柿子,咱们就使足劲捏捏!”独立团一营三连的士兵高声呐喊,俯身冲近公路,纷纷把手榴弹扔到公路上。在手榴弹接连不断地爆炸声中,伪军士兵被炸得狂呼乱叫,四下逃散。屈延祖拨转马头,跟着阱川、小野狂奔而去,嘴里依然骂着:“奶奶个屄的,小鬼子真他娘的是白了尾巴梢的老狼,好狠毒!你们是爷爷,老子草鸡了,逃命要紧!”

看着逃散的伪军士兵,李福禄指挥独立团一营三连的士兵迅速滑下深沟,攀上公路,将被打死的伪军士兵的枪支弹药取过来。跌下深沟的伪军士兵,高高举起手,嘴里不住求饶:“八路爷爷,饶了我们的狗命吧。”独立团一营三连的士兵笑骂:“去你娘的,当初跟着小鬼子耀武扬威,祸害中国人,你们是忘了祖宗八代了?”伪军士兵纷纷说:“我们不是人,都是王八蛋,从今往后,我们再不替狗日的小鬼子卖命了。”

李福禄提着枪,走到深沟旁,大声说:“咱们都是中国人,头顶的是祖祖辈辈顶着的天,脚下踏的是祖祖辈辈留下的土地,只要你们真心不替鬼子卖命,不再祸害咱们的父老乡亲,独立团就饶过你们!”伪军士兵都将额头磕到地上,说:“我们不会再傻了。”

独立团一营三连长走到李福禄身旁,低声说:“营长,俺记得你最恨伪军和汉奸了。”李福禄轻声说:“伪军中也有穷苦百姓出身的,为了混口饱饭,迫不得已为小鬼子卖命,咱们中国人打中国人,就让小鬼子捡便宜了。唉,能争取让伪军和小鬼子分心,就是减弱了日本鬼子的战斗力,咱们就得多动脑筋,多想些办法。”李福禄将驳壳枪插到腰间,笑着对三连长说:“小鬼子奔小李村去了,就看古营长和咱们一连长的了!”

日军骑兵驱马疾驰,奔近小李村的时候,忽然间“轰”、“轰”、“轰”连声闷响,几名日军骑兵被炸得人仰马翻,嘶声惨叫。

日本兵和田驱赶战马狂奔,战马倒没有踏中独立团埋设的地雷,可是后面日军骑兵战马踏中地雷的爆炸,却炸断了和田跨下战马的后腿。和田跨下战马嘶声哀鸣,坐倒在地。和田从战马上摔落地上,恰巧坐到一颗埋在地下的地雷上。“轰”的一声闷响,和田叫都没有来得及叫出一声,就被炸得屁股与马蹄齐飞,四肢与鬃毛共舞。

小野瞪着血红的眼睛,犹如狂怒的猛兽,挥舞战刀,大声狂喝:“冲,冲,冲!”日军骑兵高声怪叫,驱赶战马,在爆炸声中,如疯子般冲向小李村。

就在日军骑兵冲近小李村时,古波沉声命令:“打!”独立团一营一连和独立团二营六连的一挺重机枪,六挺轻机枪,齐声怒吼,子弹如横飞的冰雹,织成密密的弹网,罩向冲过来的日军骑兵。

冲在前面的日军骑兵,有的战马中弹跌倒,把背上的日本兵甩到地上,便被后面冲上来的战马踏在蹄下,有的骑在马上的日本兵胸腹中枪,栽落马下,战马仍在狂奔,可是后面的日军骑兵仍然迎着弹雨,继续前冲。

古波一面举枪射击,一面大喊:“弟兄们,打,给我狠狠地打!”

小野驱马疾驰,忽然肩头剧痛,“呀”的大叫一声,仰面从马背上摔落下去。谷野伏在马背上,眼疾手快,伸手抓住下野的右臂,使尽全身力气,要将小野拉到自己的马背上。谷野跨下的马拖着小野跑出几步,小野缓出力气,左臂伸出,抱住小野的腰,斜趴在谷野跨下的马屁股上。疾驰的战马,奋蹄扬鬃,颠簸得小野胸闷胃痛,几乎无法喘息。

猛然间谷野闷哼一声,腰背忽软,栽落马下。小野反应奇快,左手抓住战马的颈鬃,使出浑身力气,爬到马背上,就觉得整个右臂疼痛难忍,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

小野轻勒战马缰绳,跨下的战马奔速放缓。阱川驱马靠近小野,大声说:“小野君,八路很狡猾,前面埋伏着他们的主力,我们强攻猛冲,损伤过巨,得不偿失呀!”小野转头四顾,看见小李村东有片树林,树林内有许多隆起的土丘,就用手指着说:“我们应该抢占那里,固守待援!”阱川大声说:“好,快快地命令骑兵中队冲向那里!”

“轰、轰、轰”闷响又起,爆炸声接连不断,爆炸的闪光耀眼生花,爆炸的闷响震耳欲聋。十几名日军骑兵跨下的战马被炸翻在地,嘶声哀鸣着,却又被接连爆炸的地雷的钢铁碎片在身上撕裂出无数的血洞。

日本兵被翻倒的战马摔落地上,许多日本兵不是被地雷爆炸后的碎片割裂了肌肤,就是被炸断了胳膊腿,有的日本兵被地雷的爆炸抛到空中,扭曲着四肢,还没有落到地上,接着的爆炸随即而至,日本兵就被持续的爆炸彻底撕裂了躯体。

紧随其后的战马被爆炸闪烁的光亮、沉闷的响声所惊吓,再不肯继续前奔,踅转过身,四蹄翻飞,任由马背上的日本兵咒骂鞭打,却仍然夺路狂奔。

小野大声狂呼:“快随我来,快随我来!”拨转马头,双腿猛夹跨下的战马,向小李村东面的乱坟岗子驰去。日军骑兵此时已然被独立团一营一连、独立团二营六连打得晕头转向,看见小野中队长驰向乱坟岗子,发一声喊,随后而去。

小野驰近小李村东的乱坟岗子,树林内却没有响起枪声,小野心内狂喜,挥舞着左臂,大喊:“冲进去,冲进去,固守待援!”日军骑兵又惊又喜,“嗷嗷”怪叫,驱赶跨下的战马,蜂拥着冲进乱坟岗子。

几十名冲进乱坟岗子里的日本兵惊魂甫定,就跳下战马,端着枪,弯着腰,跑到几座土坟之后,刚要趴下射击,忽觉脚下有异。没等日本兵有所躲避,爆炸声又起,几名日本兵惊叫着被炸倒在地。一名日本兵被炸断了双腿,望着露出的白森森的腿骨,如泉水般涌流的鲜血,歇斯底里地大哭大叫。

市川端着三八式马枪,茫然地站在坟地里,不知道是躲是藏。一匹惊奔的战马猛冲过来,市川“啊”的大叫一声,被战马仰面撞翻在地。战马横冲而过,后蹄重重地踏落在市川的脸上。市川脸上的肌肉被马蹄踏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碎裂的鼻骨刺入肉内,疼痛如锯。市川双手捧着脸,嘶声惨叫,却又将马蹄踏落的牙齿混和着血吞入肚内。

树林坟地内早就埋好了地雷,树梢上却又悬挂着无数的手榴弹。李福禄、古波在指挥游击大队在坟地里埋设地雷的时候,又将几十颗手榴弹悬绑缚在树稍上,仍然用细绳将手榴弹的弦系到另一株树的树梢上,日本兵急于抢占没有预设伏兵的小树林,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树稍上还有蹊跷,撞到了细绳上,也就是拉了手榴弹的弦。而李福禄、古波指挥游击大队队员绑缚在树稍上的手榴弹不是边区兵工厂所造铸铁弹体、爆炸只炸成两半的手榴弹,全是独立团缴获的日军四十八瓣柠檬式手榴弹,爆炸后弹片四下横飞,极具杀伤功效。

树稍间闪光不断,烟雾笼罩。爆炸的地雷抛扬着泥土,手榴弹凌空爆炸,弹片横飞,树林内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几乎让日本兵难以呼吸。

接连不断的巨大的爆炸轰鸣声震耳欲聋,受伤和濒死的日本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乱成一团的日本兵东躲西藏,自相践踏,受惊的战马挣脱了缰绳四下里狂奔。

阱川在爆炸声响起的时候,就趴在一匹被地雷炸伤的战马腹部,将脑袋伸到战马的后肢间。虽然战马后肢间膻臭难闻,性命攸关之际,阱川却也顾不得了。一块手榴弹弹片割裂了阱川的肩膀,血流如注,阱川呲着牙,吸着凉气,强自忍受,忽然却有人在阱川的屁股上踢了一脚。阱川恼怒交集,骂了句:“混蛋!”缩回脑袋,转头看去,只见一截被炸断的大腿横陈地下。阱川回过头正要再钻入战马的后肢间,又是一块物件极快地横飞过来,“啪”的打在阱川脸上。阱川被击打得鼻子发酸,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低头细看,血糊糊的竟然是一只手掌。

阱川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将手伸到面前,手上红鲜鲜的都是鲜血。阱川恼羞成怒,挥舞着战刀,狂叫:“射击,射击!”

李福禄指挥着独立团一营三连的士兵迫近乱坟岗子,和疾速挨近的独立团一营一连、二连、独立团二营六连士兵将乱坟岗子包围起来,所有的枪支“乒乒乓乓”地对着烟雾弥漫的小树林开火。

李福禄和古波站在高粱地里,望着乱坟岗内爆炸的闪光和腾起的硝烟,听着爆炸的轰鸣和日本兵的惨叫,高兴地说:“老古,狗肏的小鬼子猖狂了这么久,今天终于厂到咱们独立团的厉害了。妈拉个巴子的,鬼子的大扫荡以来,咱们到处躲藏挨打,老子心里早就憋满闷气了,今天终于出了!”古波笑着说:“老李,我是真服了你了,你指挥打仗确实有真本事。”

李福禄撇了撇嘴,说:“古营长,你别捧我的臭脚,捧我的臭脚我也不能提拔你当咱们独立团的副团长。没有弟兄们的勇猛,我李福禄算个啥?狗屁都不是。”古波笑了,说:“肏,夸你两句你倒翘尾巴了。呵呵,不过……老李呀,你把小鬼子放进这片乱坟岗子里猛打,真就是一步高棋,我当时还半信半疑的,现今是真服你了。你瞧,小鬼子虽然被炸苦了,但有树木和坟丘的隐蔽,还是不肯硬冲出来。都说小鬼子的武士道精神厉害,我看小鬼子也怕死呀。”李福禄冷笑着说:“小鬼子也是爹娘养的,也知道挨了枪子就完蛋了,有了躲避子弹的地方,就没有了斗志。”

李福禄听着乱坟岗子里在没有了爆炸声,日本兵也开始稀稀落落地还击,就命令警卫员:“去,告诉各位连长,咱们打也打得过瘾了,立即撤退。”警卫员答应一声“是”,转身跑开。古波背着手,说:“我估摸着,鬼子的援兵,离开灵寿城,也快到这里了。咱们走了,小鬼子的援兵正好来收尸。”李福禄大笑着说:“咱们占足了便宜,也该见好就收了。”

听着乱坟岗子外的枪声逐渐止息,阱川将脑袋从战马的后肢间缩回来。受伤的战马已经流尽了鲜血,摊软在地上死去。屈延祖挨近阱川,大惊小怪地呼喊卫生兵为阱川包扎伤口。屈延祖屈颜事敌,为的就是苟全性命,自然保命有术,虽然满脸都是灰土,衣服滚得褶褶绉绉,但在枪林弹雨中居然毫发无损。

阱川瞪着眼睛,看着体无损伤的屈延祖,又气又怒,恨不得在屈延祖的屁股上踢上几脚。阱川终究忍住了心里的不满和怨气,只是骂道:“屈司令,你的人统统都是胆小鬼、混蛋!”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