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十八章 融合

潭轩 收藏 12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晚饭的冷场,杀威棒的不成功叫我明白了仅仅靠生猛是达不成目的的,甚至会因为操之过急而适得其反。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我的进班计划被改成了跟班计划,我把自己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兵,一个三班的兵,一个三班班长带的兵。我真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列兵的肩章和他们一起训练,哪怕是把自己变得无形也好的呀。因为我的到来叫三班长非常不适应,其实这也可以理解,你的一个刚上任的直接上级下到你的班,而且几乎是全天候的跟着你,看你怎么工作。你说你能习惯吗?虽然我要求了值日,要求了上岗值勤,在我的压力下他当然也安排了但上级下来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来检查的吗?说是为了了解士兵,接近群众。这种鬼话恐怕拿给傻子,他都不信,更何况多年的兵,现在还是带兵的老油子呢。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种拘谨和紧张具有高度的传染性,特别是得这种病的还是他们的头儿。开始的几天,我看着如履薄冰的三班长以及那些谨小慎微的士兵心里就好笑,可是很快我想到了王平的艰难处境就再也笑不出来了(有谁喜欢看下属的脸子,即使是脾气再好的王平)。我的心里也很着急,但我克制着自己对自己说:“坚持,坚持,不能着急。”训练时间以外,我坚持着一句有关训练的话不说,坚持着始终保持着笑脸,坚持着抓住每一次能说笑话的机会。在训练的时间,我坚持着眼睛自然向前看,尽量不和站在队外的三班长对视;我坚持着不多注意身边的士兵,哪怕他的技术动作有问题;我坚持着不更多的关心训练成绩——仅仅以一个班里普通成员的眼光甚至有时候还会更冷淡——只注重自己的训练成绩,哪怕我心也有再多的急。

在班会的时候,三班长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在会前或者是会后询问我有什么要说的吗。回答不是没有,就是摇摇头,要不就是摆摆手。直到他此后再不会问我了。在大家吃饭前,他们好像总是忘记哪天应该是我来给大家打饭,可是我每次都坚持着抢着作,回来以后还和他们开玩笑,看,炊事班的人一看到我就给我把饭打的足足的,不像某某人一样,那天我都没吃饱。虽然班长要监督我减肥不过也不是饥饿疗法呀——说好用素食疗法的!……所以说我打饭就是有优势吧。虽然整个连队开始的时候还是异样的看着排在士兵打饭队伍里的我(连长那桌的菜饭每天都是文书提前打出来的),但是后来看得多了也都见怪不怪了。渐渐的兵们也都乐意和我开玩笑了,有的还和我唠起了家常,三班长也慢慢的放得开了,展现出了自己的带兵风格。恐惧来源于陌生,当你打破了陌生也就消除了恐惧。这就是我从这段经历中总结出来的。

这天轮到我站岗值勤了,三班长就对我说:“潭排,你就别去站岗了。”

“为什么?我记得今天就是轮到我了。”我和他装傻

“……你去站岗不好看。”

“哈哈,我去站岗怎么不好看了?我觉得自己长的不算[石可]碜啊?”和他开玩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是干部……”

我打断他的话,继续和他开玩笑:“我觉得干部的服装比士兵的好看,要是能穿一身将军礼服出去站岗那才帅呢。”

他终于被我给气乐了。“你看看哪个门口敢用将军站岗?再说都做到将军了那年岁还能出来站得了岗?”要是搁现在我一定会回嘴说,现在连北大学生都有去卖肉的,博士都有看门的,你敢保证哪天没有将军站岗?但当时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反驳他。

见我没再说话,他才继续说:“我是说叫外面的人看到不好,还以为挑不出兵来站岗呢。”

“就为这个?那好办,你和站晚班的人说说,我和他互调一下,晚上没人就谁都看不到了。别忘了我进班可是王排长‘命令’的。”我还是不忘和他调侃,但见他还要说什么,立刻跟了一句:“就这样吧。”他站着想了想没找到什么理由,就出去找人换班去了。一边走还一边嘟囔:“谁不知道他是副的,你是正的?都是排长了还这么和下属开玩笑。”

万籁俱寂的夜晚,灯光下我木雕泥塑般地站着,看着远方的天空我估计着来接班时间快差不多快到了。长时间的站立还是给腿部带来了酸胀感,身体的好多部位也隐隐的僵硬着酸疼起来。我不能给下一班的人看到自己的站姿有任何的不完美,于是我的思想又一次的神游起来。

这些天三班长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他对兵很好,也很关心。兵对他也很尊重,即使有几个有时会出现偷懒的状况,在三班长的提醒下也能尽快改正。如果说一班长和二班长属于是一熊二骂三开炮,外加单练开小灶的虎狼班长的话;那三班长就是一个和蔼可亲、温暖贴心的老妈妈式的慈祥班长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一班长野蛮的带兵方式有着切身的体会,所以反感这种带兵方式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带兵风格。不过,我还是非常赞成三班长的。虽然自己也曾经历过像一班长和二班长那样带兵方式的训练——比如张中队和新兵营中的班长——但是我在军校的文化课老师还是严厉的批驳了这种带兵方式,并且提出了文明带兵、科学带兵的口号。我相信三班长一定没听说过这样的口号,因为在实践的前沿——理论界的中心——军校中都没有真正的施行。你说说看一个这样的偏僻的野战连的小班长怎么会知道呢?但是他的行动却正好印证了这口号的可行性,只是没有相应科学的理论指导,所以没有形成真正强大的战斗力。

我一下子有了一种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的豪情,好像我是命中注定来帮助这个三班长的一样!不!应该说三班长是老天赐给我的,我要用他来成就大事——改变全连、全师甚至是全军一贯野蛮的带兵方式。这时候我又在想如果没有一班长、二班长和连长的存在我能会如此甘心情愿的来观察一个成绩并不算突出的三班长?如果没我们的队长和张中队的帮忙我能和王平来得了这个小连队,遇到三班长?如果没有我的班主任的帮助我能进得了军校,能赶上这以后林林总总的事情?要我现在来总结,我一定会说:成功是从细微处得到的,细节决定胜负。但在当时我远望着苍茫的天空、如钩的晓月、点点的繁星,觉得冥冥中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