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二章 愤英中的人才

六指君1 收藏 35 33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二章 愤英中的人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远远的,沉重的城门在“吱呀”声中打开了,七十多个伪军大声吆喝着冲出了城门,刘云低头对身边的方双问道:“这里布置完了吗?他们就要出来了。”

方双将最后一颗手榴弹的引线系在一丛野草上,然后又用枯枝烂叶将手榴弹隐藏好,这才拍拍手上的灰尘,满意地说道:“全部搞完了,现在可以吸引敌人的火力了。”

刘云看了看埋藏起来的三颗手榴弹,手榴弹虽然设置得很隐秘,但是用手榴弹当地雷使用在威力方面到底还是差了很多,如果这里埋藏着的不是三颗手榴弹,而是三颗大威力的地雷,只要伪军队形够密集,其威力足足可以让那些跑出来的伪军丧失一半的战斗力!

看来当务之急还是组建游击队自己的兵工厂,否则战斗主动权始终把握在鬼子的手里。

王良发现刘云又陷入了沉思,轻轻的碰了一下刘云后指着三四百米以外的伪军说道:“营长,他们已经过来了。”

“嗯!”刘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走吧!这一路上的几颗手榴弹够他们受的了!”

伪军们大声呐喊着向城外盲目冲锋,一个伪军跑得正起劲,突然被脚下的野草绊了一个“狗啃屎”,正骂骂咧咧的准备站起来,突然在草丛里面看到了一丝丝的白烟,伸手好奇的扒开草丛后,居然是一颗冒着烟的手榴弹,“轰”的一声巨响,伪军来不及叫喊就被炸得肢体破碎,手榴弹的威力又波及了周围的伪军,足足让七、八个伪军轻伤重伤的趴在地上哭喊。

带队的鬼子军官被突然的爆炸吓了一大跳,鬼子军官连同伪军们几乎全部条件反射般的趴在地上,等到硝烟散去,除了身后传来的一片哀号声以外,向四周放眼望去没有丝毫的异状。鬼子军官一跃而起,嚎叫一声:“沙咯咯!”大批的伪军们纷纷站起来跟着冲锋。

鬼子军官跑着跑着,身后又传来了一声巨响,不用说这又是有人踩到了“地雷”,鬼子军官从地上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后,狂叫着喊道:“散开!统统的散开!”奈何语言不通,伪军们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无法体会少尉的意图。

刚才密集的队形让手榴弹产生了巨大的杀伤力,鬼子军官铁青着脸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伪军,然后不由分说就是“啪啪”正反两记耳光,然后用指挥刀将乱哄哄的伪军冲击队形拔散。

鬼子军官觉得差不多了以后,又让几个伪军挡在自己的前面,看了看不怎么服气的伪军,不由得重重的“哼”了一声,这些“支那人”难道没有为上司献身的精神吗?哼!如果眼前的是正宗日本士兵,又岂能一而再的用密集队形冲锋?狠狠地看了看伪军们,将指挥刀高高地举起来,嚎叫一声:“沙咯咯!”伪军们又开始跟着鬼子少佐冲锋。

刘云在黑暗中看了看伪军们,发现人群中只有一个鬼子军官,稍微想了片刻,笑着对部下说道:“看情况城里的鬼子兵不多,要不然现在追出来的可就不止这么一点人了!”

诸葛同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是呀!鬼子在各个交通要道、稍为大一点的港口码头、村镇都要驻军,佐佐木怎么可能顾得过来?!”

刘云转头对诸葛同看了看,这个小个子青年看得还挺远的嘛!对着身边的几个人挥挥手,说道:“快走!敌人又开始冲锋了。”又对诸葛同问道:“你刚才的话说完了吗?”

诸葛同将一把野草盖在手榴弹上,站起身很平常的对刘云说道:“只要敌人能够被我们分散兵力,那么我们就可以一一歼灭他们!这是孙子兵法说的!”

刘云对诸葛同竖起了大拇指,说道:“有见地!”又对其他人问道:“你们有什么不同的想法吗?”众人一个个看着刘云既没有说自己有想法,也没有说自己没有想法。

看着其他人做思索状,刘云轻轻的摇了摇头,看来人才还真的是可遇不可求,很明显诸葛同的见地要比其他人要高得多。刘云走上去亲昵的拍拍诸葛同的肩膀,说道:“走!”

刘云现在已经将诸葛同和赵延摆在心中同一个位置了,游击队里面勇将不少,但是真正能够用脑袋打仗的干部却不多,自己和李远强算是一个,赵延和诸葛同也算得上一个。至于那个钟天祥,虽然也是知识分子,但是自己身边的几个愤英又哪里比他差了?

打小仗看不出智将的厉害,所以例如小马之流就可以大展雄风,但是以后游击队发展了,等到千军万马对垒的时候,脑子好不好用可就是关键的问题了。

既然自己看中了诸葛同,那么就要从现在培养他的能力,还要顺便培养一下私人感情!

远处,几道雪亮的灯光刺破了沉重的夜幕,近了才发现是三辆鬼子的汽车。最前面一辆汽车的鬼子驾驶员估计就要到蓟县了,如果不是因为过分贪图速度错过了兵站,现在终于尝到苦果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一路上地广人稀的,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轰!”又是一个伪军中彩了,连同身边倒下去了四、五个伪军。鬼子军官也吓了一大跳,手榴弹就在自己的身边爆炸,犹豫了片刻后,鬼子军官还是咬着牙齿继续带人冲锋。

大概跑了五十来米的样子,又是一颗手榴弹爆炸了,这次鬼子军官握刀的右手也受了伤,指挥刀也失手掉在地上去了,鬼子军官左手抓着受伤的右手,疼得尖叫一声。

有喜欢拍马屁的伪军立刻跑上来扶住少佐受伤的右手,一个伪军头目更加离谱,对身边的伪军们喊道:“你们几个快点将太君围起来,别让人开冷枪把他打死了!”

伪军们缓缓的退下去了,,刘云对方双说道:“小方,你带着你们班的人追过去骚扰,别让敌人就这么顺顺当当的退回去。”听了刘云的这话,几个愤英目瞪口呆的看着刘云。

方双小心翼翼地问道:“营长,你这样决定是不是……,他们那么多人、我们会不会……”

刘云微微一笑,没有回答方双,而是转头反问诸葛同,道:“你认为该怎么办呢?”

诸葛同看了看几个同伴,说道:“很简单,如果敌人的指挥官是傻瓜,我们就不能追得太紧,如果敌人的指挥官是聪明人,反而不会有太多的危险!”

刘云赞许的笑了笑,对暂时没有反应过来的方双说道:“有什么疑问可以问诸葛同,快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们,注意安全!”又用手指指潘、康二人说道:“你们就不用去了。”

没多久,五个愤英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伪军们的身影,这个时候方双的心情顿时澎湃起来,这还是第一次指挥作战呢!心中一紧张,也不管这么远的距离是不是能够打得中,飞快地从腰带上拔出驳壳枪,大喝一声:“给老子打!”

几个同伴闻讯一愣,从以前做同学起就没有发现方双说过这种粗话,方双打了一梭子弹后,发现同伴一个个望着自己,顿时大怒,吼叫道:“都傻了?要不要老子将你们的眼珠挖出来?”

几个同伴立刻不自觉地纷纷掏枪射击,熊满开了几枪后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双抱怨着说道:“你个小子是不是吃了炸药?火气怎么这么大呢?没人招你惹你吧?”

诸葛同看到同伴们一边射击一边向前冲,急忙一把拉住方双,说道:“立刻撤退!”

方双等五人弯着腰向后撤不到几秒钟,身后的伪军们就纷纷开枪报复了,鬼子军官一边捂着受伤的手臂,一边嚎叫着向前冲锋,伪军们虽然怕死,但是也不得不呐喊着跟上。

“轰!”几个跟在后面的伪军被手榴弹炸死、炸伤,鬼子军官猛然间停下了脚步,也许外面这些来历不明的人正希望自己冲过去呢!否则他们不会这么骚扰、吸引自己!

想通了以后,鬼子军官果断地停下了冲锋的脚步,看着黑暗中的平原恨恨地骂了一声:“巴嘎!”一个伪军头目发现少佐的心情不怎么好,仗着自己会一点日语,点头哈腰的问道:“太君是否要继续冲锋?”话音刚落就听到“啪”的一声,然后就脸上觉得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原来是被少佐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伪军头目不敢抬头,飞快的退开了。

五个愤英发觉身后的呐喊声突然没有了,急忙又返身向伪军们追去,伪军们一边向后还击,一边收敛那些死伤的伪军,然后急飞狗跳的向后退却,等到城门“吱呀”一声关上后,任凭外面的枪声大作也不再搭理那些不痛不痒的骚扰了。

鬼子军官进城后将伤口草草的包扎了一番,然后来不及向上司汇报战况,而是立刻直奔宪兵队,现在只能借助宪兵队的力量和他们的狼犬了,希望在狼犬的带路下可以将他们找到,然后用优势兵力团团包围起来消灭掉。

听到外面的枪声还在隐隐约约的传来,少佐冷笑一声,瞪着瞧吧!

“都回来了?有没有人受伤?”刘云看到胜利回来的战士关切地问道。

“唉!”方双狠狠的一跺脚,将手里捡来的一支步枪重重的甩在地上,说道:“真扫兴,我连一个人都没有打中。”其他的几个愤英闻讯也纷纷附和着道:“太远了,怎么可能打得中?”“打不中是正常的,打中了才奇怪!”“我也没有打中,根本就不可能打中嘛!”

刘云哪里会在乎他们的战斗成果,这次作战只不过是让他们锻炼一下胆色而已,几个愤英只在“抗日救国团”参加过唯一的一次战斗,那个时候刚刚成立的“救国团”初与日本精锐正规作战部队交锋就被打得溃不成军,五个愤英的同学大多失散或战死。

“好了!不要自责了。”刘云摆摆手,和颜悦色地说道:“鬼子的报复快要来了,咱们走!”

一行人向北急行军,刘云决定稍后再向西行军,到那里就可以走到大黑河的上游了,然后坐船顺流而下,据说大黑河边的邪教很厉害,那里的老百姓可以不在乎日本人,但是却不敢对邪教有丝毫的不满。

刘云想到后世的轮子功,这个时代的邪教也要好好的见识一番不可。

正在想着心事,前面突然隐隐约约的传来拉马达声,刘云立刻张开双臂将几个毫无防备的部下拦住,低声喝道:“前面有汽车看过来了,大家快找地方隐蔽。”

几个人刚刚找到土坳趴下去,前面雪亮的灯光就扫了过来,最前面一辆车的车厢上有人站着大声地唱着歌。听到是日本歌曲后,郭献忍不住“呸”了一声,说道:“原来是小日本!”

刘云看着渐渐远去的三辆汽车,这三辆汽车不会又是日本人的秘密武器吧?记得历史记载,鬼子在使用化学武器的时候为了防止他们自己人泄密,在使用化学弹头之前将其“商标”全部销毁,而且还必须在使用前才能给炮兵部队运过来。

刘云一想到到鬼子正在“扫荡”就再也忍不住了,万一这些都是化学武器那就糟糕了,这些武器就算没有办法对游击队使用,也会对其他中国人使用!

“跟上!”刘云对着绝尘而去的汽车一挥手,然后带头跟了上去。

很快,鬼子的汽车开到了城门口,可是任凭鬼子的汽车兵叫破喉咙,心有余悸的伪军们始终也不敢打开城门,当然也不敢向下射击,一旦他们真的是日本人那可就糟糕了。早就有伪军飞快的打电话请正宗的“太君”过来鉴定真伪。

城外的鬼子哪里肯多等片刻?!平时趾高气扬惯了,现在却被这些小小的“皇协军”拒之门外如何能够按捺得住?一个气愤到了极点的鬼子兵掏出了手枪,吼叫着、威胁着要开枪。

不久,赶过来的刘云看到了那个傻乎乎的鬼子兵挥舞着手枪,一声冷笑,端去方双捡来的步枪借着城头的探照灯稍微瞄了瞄,“砰!”的一声枪响,一个正在和鬼子陪着笑脸的伪军倒栽葱般的从城头上跌了下来,其他的伪军听到枪声后纷纷将脑袋缩了回去。

刘云又借着汽车的灯光瞄准了一个惊慌失措的鬼子驾驶员,“砰”的一声枪响,鬼子驾驶员“愣”了片刻后倒了下去。干完这些后,刘云又对着城门大声喊道:“快将汽车开走,鬼子的大部队就要开出来了!”有耳朵尖的伪军模模糊糊的听到刘云这话后,顿时恍然大悟!

“打他们这些狗日的!”一个伪军猛地探出头来,对着城门下的鬼子兵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一个鬼子兵被击伤后慌忙钻入汽车地下。一旦一个人开了头,其他的伪军们也纷纷站起身来向下射击,七、八杆步枪纷纷带着伪军们的一肚子火气喷射出了子弹。

鬼子的汽车兵们慌忙爬上汽车,一边不甘心的对城墙上面开枪,一边拼命的向后倒车,仓皇得连受伤的同伴也不要了。这里全部都是军火,万一被这些不长眼的“皇协军”打爆了那可就糟糕了。

一个伪军吼叫着掏出一颗手榴弹就要拉开引线,却被伪军头目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看着伪军的不解的目光,头目摇摇头解释道:“别把事情闹大了,将他们赶走就可以了。”说完逐一制止部下的射击,在伪军们的注视下,汽车安然无恙的退到了黑暗中。

刘云看着向自己这边急驶而来的汽车,将潘贵二和康富拉到身边,说道:“等一会儿起车停下来了我们就悄悄的过去。”说完双手作了一个合围的手势。

两人点了点头,正准备跟着刘云离开,原本在身后的郭献快步走上前拦住刘云,不满的问道:“营长为什么忘记了我?”说完皱着眉头盯着刘云不放。

刘云对着郭献上下打量了一番,适中的身材,比较死板的表情,哦!记得以前他和诸葛同一起顶撞过自己,嗯!这个世界上没有三分货的人一般是不敢亮招牌的。

真正的执行任务型特种兵最好还是郭献这种中等身材,虽然自己高高大大,但是现代社会的实践证明,论综合能力还是中等身材的这种人普遍占优。

郭献等了几秒钟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正要说话刘云却抢先开口了,轻声道:“好!”其他的四个愤英见状正要说话,刘云抢先皱着眉头严厉的说道:“你们都留下,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没多久,鬼子的汽车兵将汽车开到伪军的视线外、在射击死角处停下车后,五、六个鬼子兵纷纷走下汽车,最后一个鬼子兵下车的时候,手里吃力的抱着一部电台。

鬼子兵们围成一堆,中间的那个鬼子正在捣鼓电台,没多久“嘀嘀”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谷六君你联系上了吗?要好好教训那些乱开枪的‘支那人’!”一个鬼子兵恨恨的叫道。

一个鬼子头目对身边的一个鬼子说道:“健本君,你带几个人到城门边上去看看,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死是活!”“他们”是指被伪军们打死打伤后遗留在城门口的同伴。

片刻后,留守在汽车边上的只剩下三个了。

悄悄的接近了鬼子的汽车,刘云还没有看到过郭献的能力,所以这次特意分配了一个鬼子给郭献,三个鬼子分别分配给了康富和郭献和自己,自己悄悄的爬上了车顶,一旦他们两人不能无声无息的拿下各自的目标,自己就立刻从车顶增援。

一切准备就绪后,刘云打了一个响指,站在电台边的一个鬼子兵一愣,正要说话的时候冷不防被潘贵二绊倒,接着来不及反抗就只觉得脖子一热,意识立刻模糊起来。

刘云也飞快的拔出匕首,对着电台边另外一个鬼子兵投掷过去,“嗤!”的一声闷响,匕首正中胸口!鬼子兵低沉的惨叫一声响后跌倒在地上,双手哆哆嗦嗦地握住匕首后慢慢的咽气了。

郭献则慢了一步,高高的跳起来扑向那个操作电台的鬼子兵,那个鬼子兵倒也非常的机灵,丢下耳机大叫一声后拔腿就跑,郭献没料到扑了一个空,大怒!站起来喊道:“拦住他!”

潘贵二铁塔般的身子从天而降挡在鬼子兵的前面,趁着鬼子兵一愣的时候,郭献咬着牙齿狠狠地将匕首插入了鬼子的背心,挨了一匕首后鬼子的身体如同电击般颤抖起来,郭献又拔出匕首再次狠狠地扎了下去,一次两次、直到连捅了三匕首后鬼子兵才呜咽着倒着地上。

刘云站在车上后看完了郭献的表现,嗯!这个小子的心好狠!虽然现在还并不怎么成熟,但是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人才!

“你们快点检查这些车,看看究竟装的是一些什么?”刘云对几个部下下令道。

“哗啦、哗啦”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有好奇的老百姓将窗户打开了一个小缝,妈呀!外面有一、两百多人的鬼子宪兵队出动了,唉!这年头!看来他们不知道又要去抓谁了!

不久,蓟县的古老城墙在鬼子宪兵队的眼前模模糊糊现了出来。

潘贵二将匕首咬在嘴巴里面,顺着已经被撬开的缝隙用力将弹药箱的盖子大力拉开,借着月光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回答刘云道:“这里全部是手榴弹。”

“你们发现了什么?是不是炮弹?”刘云检查了自己的车后,松了一口气,这里全部是手榴弹,鬼子深更半晚送这么多手榴弹干什么?

没多久,最后一辆车也传来郭献的声音,“这里也全部是手榴弹。”

刘云看了看黑暗中的蓟县城门,突然一声冷笑,对几个部下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说完就发动了汽车,在“突突”的马达声中,刘云将油门一踩到底,汽车如同离铉之箭迅速的向城们撞去。

三个到城门边上寻找受伤同伴鬼子看到身后照射过来的雪亮灯光,猛地一回头,顿时惊讶的发现装着军火的汽车如同发疯一般的冲过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