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一章 蓟县北大门

六指君1 收藏 44 25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九十一章 蓟县北大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在一片讨价还价声中,各个村子心不甘情不愿的敲定了“祭奠费”。

对于“祭奠费”这个东西,各个村的“维持会”会长们都希望自己能够少交一点,但是却又希望在分“好处费”的时候能够多的一点。

一个村子的维持会会长觉得自己吃了大亏,站起来将一块石头踢到一边,吼叫道:“老子不干了!凭什么老子吃这么大的亏?”

蔡岳见状,一声冷笑后对身后的打手挥挥手,几个胸前贴着“刀枪不入”的“神丁”打手举着大刀冲了上来,老鹰抓小鸡般的摁住了那个不听话的“维持会”会长,然后抬头看着蔡岳等候发落。

蔡岳走上去踢了踢那个“维持会”会长的脑袋,不屑地说道:“这方圆几十里还没有人不尊敬河神,你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正要考虑将这个人怎么办,一抬头,发现其他的“维持会”会长们纷纷抬头看过来,咦?看来今天必须要借助人头来维持威信了!

“哼!”蔡岳一声冷哼后,从牙缝里面蹦出一个字:“杀!”

那个“维持会”会长立刻嗥叫道:“蔡岳你这个王八蛋,你敢杀我?我是日本人任命的‘维持会’会长,你不想活了?呜……”一个打手嫌其叫得太难听,狠狠地对着他的下巴踢了一脚,然后和其他打手将其拖到大黑河边,手起刀落将这个会长的脑袋砍下江去。

看着血淋淋的无头尸体,大大小小的维持会长们“讨论”的声音小了下来,蔡岳杀人的目光在会长们的身上扫来扫去,良久又问道:“各位还有什么不满的意见吗?全部说出来!”

大大小小的汉奸会长们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纷纷点头说道:“一起听凭门主的吩咐!”这年头杀个巴人就象杀一只鸡一样,就算你是日本人任命的“官吏”,可是人家“黑社会”恶势力照样说杀掉你就杀掉你!因为日本人是可不会每天派人守在你家里保护你的!他们顶多就是重新任命一个“维持会”会长而已!

蔡岳微微一点头,换上一幅笑脸,说道:“各位弟子也看到了,这个混账居然胆敢对河神不敬,这是要招天谴的!我也不想杀掉他,可是不杀掉他众位乡亲们又会受到牵连而深受其害,唉!我也是不得已为之!”

汉奸会长们纷纷点头附和道:“门主劳苦功高,弟子受教了!”“杀得好!”“门主大公无私!”……

蔡岳不易差觉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摊派到你们身上的经费必需在三天之内到位,诸位也请放心,到时候必然不会少了原本属于你们的那份好处。”说到这里脸色一沉,厉声接着说道:“否则怠慢了河神,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一个汉奸会长“呸”了一声后,忍不住轻声嘀咕起来:“这次的摊派如此重,那些穷鬼打死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这最后还不是要老子自己掏腰包?!”

虽然“维持会”中不乏孙双泉和已经死在刘黑七枪下的许三涛之类的豪强地主势力,而且豪强地主们的确可以凭借人枪的优势抵抗这些封建帮会势力,但是毕竟有这种能力的地主只是少数人而已,其他的小地主们就不得不接受恶势力的勒索!

汉奸会长们纷纷作鸟兽散后,蔡岳忍不住阴笑起来,对身边的几个坛主说道:“这次咱们供奉河神可要节约一点花,黄松你给我记住了,今年的场面不能像去年那样搞大了!”

一个略胖的汉子点点头,恭敬地回答道:“是!门主!”抬头后又和蔡岳不易察觉的相视一笑,今年的这笔收入足足可以用大半年了,有蔡岳这么一个姐夫可不是一般的享福!

蔡岳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哦!那两个祭奠河神的姑娘可不能太差了,要挑好的买。”看到黄松点头后,这才满意地对众人说道:“今天大家也辛苦了,都跟我回去吧!”

黄松对着身边的一个堂主一推,低声说道:“罗荣宝你是不是傻了?快摆驾!”

罗荣宝这才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扯开喉咙喊道:“门主回驾,小鬼和仙人莫当道!”话音刚落,一顶八抬大轿从视线外不远处的山坳里走出来,接着又是一百多个身穿白色衣服的护驾神丁手持利刃出现在八抬大轿的后面。

“皇军”在大青山上连续几天都没有任何战果,这使得原本自认为可以“稳坐钓鱼台”的加纳一治中佐也有一点心虚起来,如果就这么无功而返,佐佐木大佐可不会给自己什么好果子吃!加纳一治下达了加紧搜捕的命令!

桑国柱端起一杯酒,醉醺醺的说道:“高长官,我这个人最佩服的就是你!来、来、来,我桑某人敬长官一杯。”

高秆夹起一块肉片放在口里大嚼,然后端起酒杯含糊不清地说道:“我说大兄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尽管说!老子给你做主!”

桑国柱和高秆碰杯后,一口干掉杯中酒,偶然转头向门外望去,发现门外孙老爷子的佝偻背影慢慢的恍过去了,看到这里桑国柱忍不住“呸”了一声,狠狠地说道:“这个老东西别看他这么老。”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对高秆说道:“可是他的这里还好用着呢!一只老狐狸!”

高秆连声“嗯、嗯”的表示赞同,艰难的吐出一块鸡骨头,说道:“在你们这里住了这么久,我也觉得那个老不死的挺奸猾的!”说到这里“嘿嘿”的笑起来,不怀好意的说道:“他再奸猾也没有你的背后一刀厉害呀?这个老家伙到死都不会相信你出卖过他!”

听到这话后,桑国柱很有成就感的点点头,笑着说道:“这个老家伙待人刻薄,不报复他我岂能甘心?”说到这里又恨恨的骂道:“他妈的!老子到这里当了几年教头,人不但没有胖,反而被这里的清水淡油给养瘦了几斤,我呸!。”

高秆安慰着说道:“老弟你就别生气了,来!咱们再干了这杯酒!”

桑国柱端起酒杯,突然“叭嗒”一声跪在地上了,一扫醉态正色说道:“请哥哥一定要帮助小弟离开,小第是一天也不不愿意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哥哥若是不答应小弟就永远不起来!”

高秆慌忙站起身来想将桑国柱拉起来,桑国柱稍微推迟一番后“不得不”坐回椅子上去了,然后感激地对高秆说道:“大哥!自从老狗的大儿子莫名其妙的被人杀掉后,老狗居然将怒气发泄到我的身上,如果不是我百般迁就,早就让他扫地出门了!”

高秆抿下一口酒,为难的说道:“做哥哥的知道你的意思,你想让‘皇军’将孙双泉的人全部收编,然后让你当队长,是不是这样?”说完抬头直视着桑国柱。

桑国柱不由自主地点点头,说道:“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老狗的另两个儿子更没出息,他们那里有什么能力带兵?”说完给高秆的酒杯满上又继续说道:“我可是带过兵打过仗的!”

高秆没有理会桑国柱的毛遂自荐,端起酒杯嘿嘿一笑,摇着头说道:“兄弟!不是我淘汰你,现在加纳太君非常的信任那老鬼,你想撼动他?”放下酒杯正色说道:“绝对不可能!”

听到高秆的话后,桑国柱如同泻了气的皮球——软了!失望的看着高秆久久没有说话。

高秆看到桑国柱的失望表情,不忍的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

看到还有一线希望,高秆急忙说道:“哥哥尽管说!做弟弟的求你了!”

高秆将目光落在桑国柱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看来这个粗人是不可能有什么油水了,算了,还是给他一个人情,这些天被姓桑的当祖宗一般伺候,不给他指一条门路对不住良心!

稍微停顿了片刻后,高秆神秘的说道:“你怎么没有想到给皇军立功呢?”

桑国柱不解的反问道:“立功?我怎么立功?”苦笑一声后,说道:“我可没有胆子将老狗的人马带出去协助皇军,一旦被老狗知道后果不堪设想,他岂是那么好相处的?”

高秆连连摇头,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只要你给皇军带路,找出山中躲藏起来的游击队。”看到桑国柱连连摇头,制止住桑国柱的话头,继续说道:“即使是找不到游击队,只需要找到那些游击队控制的老百姓就可以了!到时候皇军会对付他们的!”说完恶狠狠的做了一个乡下切的手势!

对于高秆来说,为了给为自己博取更大的利益,不管什么都可以用来做交换!

桑国柱的眼睛一亮,顷刻间又黯淡了下来,说道:“哥哥虽然说得不错,但是我没人没枪的,即使到了皇军那一边也肯定不受重用!唉!”

见状,高秆冷笑一声,说道:“那么你是不是就这么窝窝囊囊的终老一生?”

桑国柱思考了片刻,将牙齿一咬,说道:“我就听哥哥的,我干他娘的!”说完将酒杯中的酒一看干掉,然后“乓”的一声将酒杯狠狠地摔碎!

高秆这才和颜悦色地说道:“这才像话,人可不能总想着一步登天,等你立了大功,哥哥保举你到我这里来。”说完又笑着问道:“就怕你嫌弃哥哥我这里庙小不愿意来!呵呵!”高秆望着桑国柱笑了起来,这家伙即会伺候人还会带兵,人才当然要留在身边。

桑国柱哪里还敢说什么“嫌弃庙小”的话,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向高秆表示效忠。

“我们的大中国呀!好大的一个家……”现在是文娱时间,一连的战士们围坐在地上唱着刘云临走时“随意”留下的这首歌。给战士们教这首歌的是陈容,虽然歌喉不怎么样,但是凭借着女少男多的优势,加上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美人,人气还是非常充足的。

觉得战士们唱得差不多了,陈容对战士们说道:“好了!不耽搁你们训练的时间了,现在我将你们还给沈副连长。”说完笑着对沈连长做“请”的一个手势,示意沈副连长接手。

现在游击队的队伍扩大了,以前可以集中在一起开会、训练,但是现在不行了,陈容现在要到二连去教战士们唱这首歌,当然,最后再轮到三连。对于刘云的这首“偶然之作”,在陈容看来其气势非常磅礴,是一首不可多得的好歌。

经过这几天的思想工作,加入游击队的新战士们的情绪已经渐渐的稳定下来了。连续几次作战让游击队的伤亡非常大,他们这些新战士正好赶上机会,仅过公正的选拔,从新战士中间挑选出来了一些健壮的家伙当副班长,甚至还有一个叫做肖馍的战士被选为副排长,记得刘云让自己好好的观察这个新战士,说他有什么“牺牲”精神,可以考虑好好的培养。

二连的战士将歌唱得震天吼,等到李远强赶到的时候,陈容因为时间所限制马上就要“下课”了,二连的副指导员石勇发现了李远强,立刻扛着步枪跑过来。

“敬礼!”石勇敬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李远强笑呵呵的给他纠正了过来,开着玩笑说道:“都当上连长了,有没有偷懒呀?”

石勇急忙将双腿一并,端正了身形后大声说道:“报告政委!我没有偷懒!”又用手指着纷纷看过来的战士说道:“他们和我一样,都没有偷懒!”

李远强觉得石勇很对自己的胃口,继续开着玩笑问道:“那么你要怎么证明给我看呢?”

石勇立刻转身对战士们喊道:“全体都有了,集合!”等到战士们集成一个小方块后,石勇又大声吼道:“立正!向右看齐!”战士们集合完毕后,清点完人数后,石勇一溜小跑来到李远强的身边大声喊道:“报告!二连应到八十五人,实到八十五人!请指示!”

李远强笑呵呵的看着二连飞快的完成集合,不过从战士们的动作中依然可以依稀分辨出新战士和老战士,嗯!以后的训练要更加侧重实战,那个刺刀格斗训练还应该加强。

李远强看了看一脸期盼的石勇,知道这个小子在期待自己的表扬,突然又觉得好笑,这些东西都是刘云临走的时候告诉石勇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照现在的样子来看,石勇肚子里面的“货”可能已经烧完了吧?!

石勇发现李远强陷入了走神状态,又大声地喊道:“请首长指示!”

李远强被石勇的声音惊醒,立刻手起失态的恶作剧般的微笑,正色说道:“很好!你们二连做得很好!”对石勇赞许的点点头后,突然又问道:“刚才那首歌你们学会了吗?”

红军时代的李远强学过一些打土豪杀劣绅的革命歌曲,但是现在却不能教战士们学这个,现在国共两党一致抗日,共产党名义上服从***,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李远强有一段时间还真的没有什么合适的歌曲教给战士们,直到刘云随口唱出了那首歌后。

若说做政治思想工作,刘云远远没有李远强厉害,虽然刘云是现代人,掌握许多原本会在历史上付出惨重代价的经验,甚至刘云本身就是一个智商很高的人。但是这并不能代表刘云就可以完全取代李远强,相反,李远强是这个时代的人,他更能根据这个时代作出符合实际情况的决定。当刘云哼出那首歌后,李远强兴奋的心情简直就如同捡到了宝一样!

虽然李远强也问过刘云这首歌是谁做的,但是那个小子支支吾吾的说什么和俄国人普京在轮船上学会了作曲填词,意思就是说营长本人就是作者。切!看他那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战士们站得笔挺,然后在石勇的指挥下参差不齐的唱起了歌曲,战士们难听而吵杂的歌声根本就不值得一听,战士们明显就没有学会嘛!但是李远强依然是笑眯眯的,目光在战士们的身上扫来扫去,要听得不是战士们的歌声,而是要看战士们的精神状态!

从现场的气氛来看,战士们的士气还是很高的,这很好!李远强满意的转身离去。

第三天晚上,刘云绕到了蓟县的北边城门,进去是不可能的,鬼子和伪军们早就关起城门睡大觉了。可是就这么让自己睡在天地间又不心甘情愿,刘云对着黑暗中的城门沉思起来。

诸葛同轻轻的碰了碰刘云的手臂,问道:“营长,你在想什么呢?”

刘云对着黑暗中的城门看了看,说道:“咱们既不能让鬼子放心大胆的睡觉,又不能打狼让狼咬了,你说应该怎么办?”

诸葛同想了片刻,说道:“不如咱们用声东击西的战术吧!”用手比划着继续说道:“由营长你将城头巡逻的鬼子兵打死,然后让他们踩上我们设置的地雷。”

方双想了想,立刻反驳着说道:“不行!这次我们出来哪里带了长枪?”用手指着城墙上的雪亮探照灯继续说道:“用驳壳枪接近城墙太危险了,我不赞成让营长这么冒险。”

熊满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我们放一阵空枪,不知道会不会将鬼子引出来?”

商量无果的情况下,刘云最后还是接受了熊满的意见。看了看五个七嘴八舌的部下,唉!如果来的是自己一个人,早就披着伪装潜伏到城墙下面了,哪里还会顾得这么饶舌蛮缠?!

一个无所事事的伪军站在城墙上磕着瓜子,正在悠闲的时候,没料到城墙下面突然“啪”的一声枪响,伪军条件反射般的一缩脖子,然后整个人飞快的躲到女墙后面去了。

不久,十几个的伪军跑过来了,一个个将头从城墙上将头小心地探出来,向黝黑寂静的城外观察了片刻后,察觉到外面不可能有很多人,觉得危险已经过去后伪军们纷纷站直了身体,

为首的伪军立刻摇起了电话,片刻后电话通了,伪军毕恭毕敬地说道:“报告太君,这里发现了‘大量’不明武装人员,极有可能是八路军。什么?要我们追击?”原本想虚报战功,没想到却揽到了苦差事!

伪军头目面色铁青的放下了话筒,看了看无所事事的部下,吼叫道:“还站着干什么?”

鬼子的主力差不多都派出去“扫荡”了,佐佐木能够留在城里的鬼子兵少得可怜,一些比较重要的处所不得不交给了伪军,这也是城门为什么全部由伪军把守的原因。

十几分钟后另外一队伪军开过来接替了城门的伪军,而一个鬼子少尉则过来指挥守城门的伪军出城去战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