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长城上的淫乱RaveParty

华夏卫 收藏 0 699
导读:发生在长城上的淫乱RaveParty

简直不敢相信!发生在长城上的淫乱RaveParty(组图)


由小学开始,我们就被教导万里长城是中国伟大建筑,是中国人的骄傲。


然而今天的长城,却变成迷幻青年的索K、fing头、做爱圣地,一块块千年古砖被任意狂踩,尿液溅满烽火台。


长城管理委员会,到底在干些什麽?


为了所谓修葺长城经费,竟将历史古迹任人糟蹋,破坏中国的不是外人,竟然是自己人。


来参加这个长城fing头party的,除了外国人,还有一批来自香港的迷幻男女。长城raveparty由午夜通宵直至鸡鸣,一群中港美女high到天蒙光还在舞龙。


上周日凌晨,伟大的长城上响起强劲的电子音乐,大麻味、汗味、尿味,直冲云霄。上周六晚,一批批香港男女,夹杂一些鬼仔鬼妹,已齐集在北京城内出名的酒吧街「三里屯」,然後分批乘上十六座位的小巴,浩浩荡荡地向长城出发。


小巴行驶三个多小时後,到达北京与河北的交界站。司机一个急转弯,直上山区,他们的目的地是京城十八公里以外:万里长城着名的「金山岭」段。


「中国人自己话,不到长城非好汉,今晚我便要征服这座长城!」车内一名喝得半醉的外籍男士,操着半咸淡的普通话,举着手上那瓶青岛啤酒,出力地紧拥着身旁港女,对着车内众人抛下狂言,所有人等立刻一声「Yen」来和应。


「不好介意,今晚他们个个都会好醉好癫,个个都会high晒,个个都会狂晒。」廿多岁的港女阿Wing说。


一名港女穿了件热背心,跟随着强劲的电子音乐,一边fing头,一边扭动蛇腰。


阿Wing本身在北京经营地产生意、她的男朋友阿健则是一间驻京猎头公司的经理、另外的几名香港人包括在北京经营食店、任职市场经理等要职的专业人士,这群香港中产现时都在北京居住,因为经常去酒吧泡而认识。这晚相约一起「登上长城」,目的不是为了观光,而是为了参加一个名为「焱」的长城狂野raveparty。


「焱的英文名称是Yen,一齐上长城去yen,这个party是rave界的终极殿堂!」另外一名港女兴奋地答嘴。


巴士停在山脚後,这群香港人把行李放在金山宾馆,女的脱下外衣,穿上lowcut,男的穿了热裤背心,便沿着石级爬上长城。


记者跟着他们到达现场,看见当年用来抵御外敌,被中国人视为国家象徵的长城烽火台,如今却改插了几枝raveparty荧光大旗帜。几百年前用作行军点将的校场空地,?已改建成一个大型舞台,左右两边放置了两个大型荧光幕,中间还是DJ打碟的地方,两对大喇叭,发出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前面便是长城舞台,一千五百多人踏长城上的古老石砖,狂跳狂叫,男的脱去上衣,女的穿剩一个bra,扭动着蛇腰,跟着音乐节拍,摇头摆脑,现场大麻味极之攻鼻,部分人更显然食了毒品,迷幻地左摇右摆。


长城管理委员会以筹钱修葺长城为名,允许团体租借场地搞活动,主办单位的一名DJ跟记者说:「申请极之容易,只要向长城管理公司的文化主任申请,费用是每个人头六十人民币,就是这样简单。」对於活动性质,以及惹来一班什麽样的人,似乎完全没有深究


几名穿着性感的港女躲到长城的隐蔽处,交换着烟丝大麻。


另一端,三五成群的鬼佬躲在长城围墙下面卷着大麻,迷幻地吸。


吸毒party


「这个party每年得一次,真是好high好Yen,可以在万里长城上面跳舞,一直high到天光。」穿了件黄色lowcut的阿Wing,一边摇着蛇腰,一边哈哈笑地说。


这个每年七月举办的长城raveparty,一直是rave界的一项盛事。主办人之一是北京本土酒吧着名DJDio,适逢当晚长城的风雨夹杂而来,一大群rave友更是不断尖叫。


「不过你不好介意,其实这个是一个drugsparty,个个都会high晒,差不多人人都会队草啪丸,大会都知道,不过大家都不出声当没事。」阿Wing坦白地说,为避免现场公安截查,大部分人都在出发前「上足电」。


她解释说因为长城始终是中国重要的文化遗产,虽然外借出来举行party,不过场内不时有便衣公安和民警,加上大会有保安人员在监视,令吸毒的rave友也不敢太明目张胆。


二百元人民币一张的入场门票,後面亦列明不准许带毒品入场,不过虽然保安严密,记者亦见三五成群的外籍人士,大胆地爬到长城高位的暗角处,一边卷大麻及索K,至high上脑後又兴奋地进入舞池,随便抱一个身边的索女狂吻。


另一名戴了头套的鬼佬更公然地把一粒fing头丸放入鸡尾酒中,邪笑着向摄影记者乾杯。


○二年八月三日在此举行的raveparty,公安就曾拘捕十一名吸毒者,今次记者虽然目睹大有人在fing头、high草,但却看不到有公安在场拉人及巡查,只是在对面山头,一名公安蹲在草堆中监视。


一名戴着头套的鬼佬公然把一粒fing头丸放入烈酒,还向记者乾杯。


一名公安蹲在长城金山岭的一个山头,点着烟,监视舞会情形。


醉酒、吸毒、狂跳、狂叫後,几名内地性感少女也倦得弯腰。


Party到达尾声,不少人都fing头fing得虚脱,卧在石砖上。


酒池肉林


舞台的末端是酒吧区,摆放了几百箱啤酒烈酒,任人买饮。跳得火热的男女一边跳舞,亦不忘不停地灌下一杯又一杯的烈酒。调酒师两手不停的调校着五十元人民币一杯的鸡尾酒,酒酣耳热,刚刚认识的男女,已情不自禁地抱头湿吻,两个人的身体像紧贴成一个。


「Buymeadrink,givemeakiss,letmetofuck!」一名外籍男仔喝了两杯後,站在长城的城楼上大声喊叫。几个小时後,地上已醉倒了好几十名的男女,衣衫不整地睡个通地都是。


毒品、醉酒,再加上迷幻的灯光音乐,令部分年青男女欲火高涨,一对对男女忍耐不住,便躲到长城烽火台远处的草丛间,露天打起野战,黑暗中有时会传来民警的喝骂,拿着电筒把他们赶回人群。


另外一些早有准备的男女,则带备露营帐篷,红红绿绿的帐篷,一个个架起在长城的另一端,记者走近时,隐约听到从帐篷传来的男女兴奋的呻吟声,而更难得是没有保安人员理会他们。


一个古长城,竟然被弄成了最佳野战场。


美女、酒气、香气,湿透的衣衫,令不少男女欲火高涨。


穿了T-back的鬼妹,蹲在长城烽火台上,一口一口的抽大麻。


二人醉得浓时,紧抱在一起,用衣衫盖头,一轮热烈湿吻。


早有准备的男女,在长城烽火台架起帐篷,入夜传来男女兴奋的呻吟声。


长城撒尿


这个长城party一年前已经开始筹备,但从来不作任何宣传,所以一直鲜为人知。只是在rave界一传十,十传百之下,竟然有一千五百人参加,是上年的两倍,部分更是专为这次盛事而来北京的外籍人士,包括从澳洲来的Paul,他说:「我不相信自己在长城上面,更不相信自己可以在这里撒下一泡尿。」


因为场内只设了十座临时厕所,供不应求,加上厕所的卫生环境恶劣,男的都站在长城角位,就地解决,一块块千年古砖,竟被尿液渗透,秦始皇要是有灵目睹,不知作何感想。


早上六时许,party逐渐完结,长城内却是「尸横遍野」,一地垃圾酒樽,微风吹来一阵呕吐物及尿味,站在长城上的记者无法想像当日为了防范外敌而兴建的万里长城,今日却沦为外国人吸毒、醉酒、撒尿、做爱的场所。


Party到尾声,阿Wing这群香港人坐在长城的高处,个个半卧半伏,半醉半醒地看眼前日出的长城。


不少男女就站在长城的角位,就地解决,一块块千年古砖,传来阵阵尿味。


自九八年六月第一次在长城上成功举办露天party开始,rave狂热开始席卷全中国。除了万里长城raveparty外,亦曾经在中国不同省市包括上海、广州、青岛、深圳等大城市举办,最出名的还有在十三陵、野三坡举行,○一年更曾经在云南昆明的着名石林旅游区举办过。


而长城raveparty已成为每年一度的rave界盛事,通常在每年七月,乘暑假时举行,让更多中外人士参与。


由於中央政府下放了长城的修护权给地方政府,故在九七年时,金山岭长城所处的滦平县县政府遂以六百万元,出让该段长城的五十年经营管理权予光大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至二○四七年十二月为止。


故从此以後,金山岭长城便由历史古建筑变成当代的营商场所,如「亚洲飞人柯受良飞跃金山岭长城」、「城上婚礼」及「烧烤晚宴」等,在上年,因旅游收费,金山岭长城便年入三百多万元。


===============================================================================


你听见长城在哭吗?(转贴)


长城,中华民族的象征,龙的子孙的骄傲,


今天,她却在哭泣,因为她受到了侮辱。


曾经,她也哭过几次,是因为她的子孙的无能,


她只能任由外族轻松的跨过她的躯体,


她只能对着大好河山的狼烟起处无能为力。


今天,她又哭了,可是这次她哭的最是凄凉,


因为带给她侮辱的不是外族,而是她的后世子孙。


今天的龙的传人们,疯狂的在她的身上跳着,唱着,


在那每一块都包含着中华民族灵魂的千年古砖上,


他们吃着烧烤,喝着啤酒,吸着大麻和毒品,


他们在她的身躯上做爱,排便,


那一块块古砖曾经见证了中华民族的辉煌历史,


今天,浑身浸泡在尿液和其他污秽物的他们,


又见证了龙的传人的丑陋。


长城在问,中国人的尊严哪里去了?


中国人的民族魂哪里去了?


曾经,外国人还要用枪炮来打到她的跟前,


今天,她的子孙自动领着外国人来征服她,


用的却是肮脏的尿液。


长城不哭了,眼泪已经流光了,


今天的中国人为了钱连民族的尊严和灵魂都可以不要了,


中国人的见义勇为不见了,只剩下了自扫门前雪,


中国人崇洋媚外,自己不多的先进技术也可以任由外国人学去,


甚至连不少做三陪的女大学生也提高了做妓女的档次---


"只陪外国人,不做中国人的。"


哭吧,长城,哭吧,不是罪,


怀有一颗中国心的你是悲哀的。


如果有杀手聆听到你的哭泣的话,


我愿意出车钱,去杀光那些带给你耻辱的人。


我愿化身为撒旦,用那地域之火,


化尽所有让你哭泣的人。


看"长城上的淫乱RaveParty焱-Yen"新闻有感。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