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竹田羽一飞快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小笠黑夫深深的鞠了一躬,恭敬地说道:“鄙人就是竹田羽一,请上座。”说完对着自己的宽大的座椅一指,示意小笠黑夫上座。

小笠黑夫礼貌的说道:“竹田君不要这么客气。”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屁股却老实不客气地坐在原本属于竹田的椅子,坐稳后又对着门外喊道:“水川君你进来吧!水川阮三呢?”

“来了!”几秒钟后,门外有人慌忙答应,一个矮小粗壮的日本人推开房门跑了进来。

小笠黑夫指着水川阮三对竹田羽一说道:“竹田君,还有什么事情要交待水川站长吗?”

竹田羽一努力将笑容留在脸上,这里的“刁民”既然如此不满帝国的统治,那么就让他们统统的死了死了的!想到这里咬着牙齿说道:“只有将那些有异心的‘支那人’全部杀掉,帝国的统治才会长治久安!小笠君,我走以后这里就全部拜托你了!为了帝国的武运长久,请你重重的惩罚他们!”

小笠黑夫点点头,盯着竹田消沉的面孔说道:“竹田君请放心!我一定会用最血腥的手段铲除那些乌合之众!”

震怒的帝国总部为了表示惩罚,上阳站的军官被彻底的换血了,谷本站长被勒令自尽自不必说,这里的驻军军官也全部被抽调走了,他们将被派遣到南方最激烈的战场去作战。

紧挨着火车站的白凤镇突然出现了一位出手极为大方的外地客人,上赌馆、下妓院的时候出手非金即银,没几天他的名气越来越大。

面对这个出手非金必银的大肥羊,有些道上的黑色刀客开始心动,想去剁翻这个外地客人,可是有些经验老到的黑客偷偷的跑上去一看后,立刻打了退堂鼓,并且转告同行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之辈,人家可是在火车站那一带非常有名气的“神飚”海富!

海富为了不让日本人一网打尽,将打劫来的财宝和手下分赃后,四散逃匿起来,可是海富过不了几天憋不住了,一句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怀里揣着这么多的财物不去挥霍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接下来的事情就一目了然了,上馆子下妓院逛赌场抽大烟样样来。

没几天海富身边就有了几个小跟班,他们都是“自愿”跟着海富的,这年头有钱就是大爷,没钱就是孙子!可是有一天海富喝醉了以后,朦朦胧胧间将这些财宝的来历说了出去。

某天早上“神飚”海富一觉醒来,刚刚睁开眼睛就发现不对劲,窗外楼下传来一片尖叫声,还有皮靴敲击在石头地板上的一片“哗啦哗啦”声,海富的脸色立刻变了,大队的日本宪兵开过来了!自己的那几个小跟班中肯定有人出卖了自己,狠狠地一拍脑门,喝酒误事!

想到这里海富丝毫不敢停留,抓起枕头下面的驳壳枪,又抓起一把金银珠宝揣在身上,打开窗户对着下面的密集鬼子兵连开了几枪,“啪啪啪”几声枪响后,正要上楼的鬼子兵们冷不防被打死打伤好几个,其他的鬼子兵“轰”的一声立刻散开寻找隐蔽死角。

鬼子兵抬头四处寻找火力点,这样一来他们暂时停止了上楼的步伐,海富哪里还会停留?趁着鬼子稍微停留的时候,跳上低矮的房梁捅开满是灰尘的阴阳瓦,跳上屋顶一溜烟逃跑了。

段强指着还肯跟着自己的几个手下说道:“你们快点把手中的财宝收好,别说我这个做大哥的没有关照你们,等到八路军地盘这些财宝都要统统上交,共产的意思你们知道不?”

几个手下连忙摇头,段强“切!”,不屑的望着自己的手下接着说道:“就知道你们这些土包子不知道,共产的意思就是大家共有,你的就是我的,当然,我的也是你的。”

一个土匪摸摸脑袋,原来大哥早知道一旦参加八路军就不能拥有私人财产了,难怪大哥不要财宝!那个土匪不解的问道:“大哥!你这样做值得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段强的脸色一沉,低声的说道:“以前我有一个死鬼表哥就是共党,可惜在北平被杀头了!他生前去北平之前要我跪在地上发誓,逼迫我……唉!我就是这个原因才要加入共产党!”

另一个小土匪问道:“如果他们对咱们不好呢?”言下之意是带着土匪的身份会不会受到歧视。

段强一声冷哼,说道:“不可能!如果传言有虚,那、那咱就走人!”

为了保证安全,刘云和几个“预备役”的军官围着蓟县绕了老大的一个圈子,然后又经过三天的艰苦跋涉才终于走到森林的边缘。

前面的树木越来越稀稀拉拉,一阵山风吹过后,铁思明用鼻子在空中嗅了嗅,回头对大家说到:“我们就要走出大森林了,前面应该是大草原了。”

方双叶也用鼻子在空中嗅了嗅,皱着眉头反问道:“我怎么嗅不出来?你开玩笑的吧?”

刘云也踮起脚嗅了嗅,吹来的风明显不是那种阴冷微湿,而是带着一股清凉的味道。

“铁思明说得很对,前面的确是大草原了。”刘云笑着对五个一脸疑惑的愤英说道:“人家在草原长大,当然知道前面是不是草原,怎么?不相信?到前面一看就知道了!”

几个人一路急行,没多久出现在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齐人高的野草一溜溜的,在徐徐吹来的风中轻微的摇晃着。

铁思明的心情极好,忍不住向大草原边跑边唱起歌来。

刘云的心情也非常好,现代中国可没有真么好的风景,首都北京早就受够了砂石的肆虐,在爆发战争之前的现代中国社会,中国的那些大人物们已经开始商讨是不是需要迁都了。

在漫漫草原上一队马帮从远处走过,在铁思明歌声的吸引下那边也传来了高昂而沙哑的歌声,铁思明越发兴奋了,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来来去去。刘云听不懂蒙古话,索性和众人坐在地上休息,一曲唱完后回头对刘云说道:“营长,对面那人很合我的胃口,我要过去拜访。”

刘云笑着站起来说道:“你唱得很好听,对面那人唱得也不错,简直就是两个腾格尔。”

铁思明不解的问道:“谁是腾格尔?找个时候去会他,游击队里面好像没有这个人吧?!”

刘云顿时如同被鱼刺卡住了喉咙,支支吾吾地说道:“那是我的一个蒙古朋友。”又立刻转移目标,指着那队休息的马帮说道:“既然人家那么对你的胃口,想必他也是一个人物,不如咱们一起过去看看。”对于刘云的这个建议大家都没有反对,过去玩玩也好。

近了后,对面也早就派出了两个人迎接刘云一行人,双方按照蒙古式的礼节问候了一番后,全部笑哈哈的围坐在巨大的毛毯上,片刻后,对方取出了食物友好的招待刘云一行人等。

刘云端起瓷碗将碗里的奶茶慢慢的抿了一口,看了看马帮所押运的货物,一丝丝的警觉涌上心头,他们好像没有带多少货物呀?反倒是他们的那些马儿在草地上自由自在的游荡。

那边铁思明和一个蒙古汉子有说有笑的,那么蒙古汉子突然脱下上衣,亮了亮左臂上的结实肌肉,铁思明也是毫不示弱的脱下了上衣,露出一身壮实的肌肉,然后走到场地中间对那个蒙古汉子作了一个请的手势。那蒙古汉子一笑,稍微活动了身体后大跨步的走向康富。

刘云对身边的康富问道:“他们要干什么?不会是要大打出手吧?可别伤了和气!”

康富摸摸脑袋,谁知道铁思明要干什么?正准备说话,那一边的场面出现了变化,康富冷不防被蒙古汉子猛地举起来,“轰”的一声后,铁思明就像米袋子一样被重重的砸在地上。

刘云的眉头顿时紧紧地皱了起来,这小子可别被摔伤了,好好的干什么非要和人斗殴呢!

铁思明的身体砸得地上升起一片灰尘,咬着牙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后,一声吼叫扑向蒙古汉子,“帕塔”一声两个人重重的撞在一起,然后互相紧紧地抱着对方拼命的角力。

片刻后,两个人“嗨呀”“呼呀”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摔跤已经到了紧要关头,马帮那一边的人纷纷站起来为他们那一边的人加油鼓劲,刘云等人也不甘示弱的为铁思明鼓劲。

“哎呀!”在力量对决无过的情况下,铁思明的一记偷袭将蒙古汉子扫倒在地上,并且死死的压在蒙古汉子的身上,徒劳的挣扎片刻后蒙古汉子不得不俯首认输。

马帮的汉子们纷纷过来笑呵呵的扶起那个汉子,一边还纷纷地对铁思明两起了大拇指。

刘云不解的对康富问道:“你和铁思明已经是老熟人了,那么你们两个谁厉害一些?”

康富回答道:“我和铁思明互搏大概在五五之间。”又不解的对刘云道:“问这个干什么?”

刘云同样用不解的语气反问道:“你们这么厉害,为什么在龙王的手下混得那么差呢?”

康富“哼”了一声说道:“那么老东西岂能和营长相提并论?”说完望着刘云有点生气地说道:“那个老东西居然叫我们为‘蛮子’!如果不是为了一碗饭吃,我和铁思明早离开了。”

“哦!”刘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难怪马常青带着战士抓俘虏的时候没有多大的反抗呢!而铁思明和康富肯定没有任何反抗,否则他们早就被马常青杀掉了。

想到这里,刘云将手放在康富的肩膀上真诚地说道:“皆是炎黄血脉,纵然有不同也不过是血脉有远近而已。”

康富听到刘云的话后,急忙低头说道:“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然后才是一个满族人。”

刘云听到这话后,又非常高兴的在康富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对!你说得很对,哈哈哈哈!”又指着康富说道:“你这句话说得很好,看不出你呀!以前是不是在学堂读过书?”

康富摇摇头,谦虚地说道:“营长缪奖了,我哪是什么人才?这些都是以前听人说的。”

刘云越发好奇了,要知道这个时候的中国交通闭塞、信息落后、出省如同出国、外乡人如同外国人,这种的环境下究竟是什么人做这种宣传呢?好奇地问道:“你可以说清楚吗?”

康富摇摇头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十来岁的有一天来了两个人,风尘仆仆的一男一女,他们自称是什么学校的大学生,然后在我家做客顺便告诉我的。”

刘云皱着眉头想了片刻后又摇摇头,看来这是一桩无头公案,按下心中的好奇又注意到铁思明和那个蒙古汉子坐在了一起,蒙古汉子恭敬的将一碗奶茶送到铁思明的手上。

看来没有什么事情了,刘云示意自己的几个部下随意和马帮人员交往,虽然自己对于马帮不像马帮这个问题充满疑问,但是自己这几个人也不是什么所谓的生意人,彼此半斤八两!

刘云的后脑勺刚刚挨到绿油油的野草,那边突然传来铁思明的吼叫声,刘云的心猛然间一紧,危险!刘云“腾”的一声从地上飞快的跳起来,手飞快的按到了腰间的驳壳枪上。

顺着铁思明的声音看过去,还好!双方并没有起冲突。而是铁思明站着居高临下用一只手指着还坐在地上的那蒙古汉子的鼻子,从发抖的手指来看,已经气地说不出话来来了。

那个蒙古汉子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低着头任凭铁思明指责,刘云见状走过去低声问道:“铁思明你这是怎么了?刚才你们不都是好好的吗?快把手放下来,这样太不礼貌了!”

铁思明狠狠地盯了那个蒙古汉子一眼,转身对刘云吼道:“营长,原来他们是给日本人做事的!”又对坐在地上的蒙古汉子咬牙切齿的吼道:“真是丢尽了蒙古人的脸!”

听到铁思明的话后,队员们就像水遇到了油,立刻和原本还是热热闹闹蒙古众人分开了,纷纷飞快的拔出了腰间的驳壳枪,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只要有一个什么不对劲就会火并!

刘云注意到这些为日本人服务的马帮并没有热武器,他们纷纷抽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把锋利的弯刀!刘云暗中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些人并不是为鬼子服务的核心人员。

刘云对自己的几个队员喊道:“你们收起枪,他们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快点。”督促自己的队员收起枪后,那一边的蒙古马帮人员看到现场的气氛稍微缓解了,也纷纷收起马刀。

刘云对着马帮人员友好一笑,接着又对铁思明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一点。”

铁思明立刻指着那些跑来跑去的一百多匹战马说道:“这些马原来都是送给日本人的。”

听到铁思明的话后,刘云的眉头立刻紧紧地锁了起来,日本人的手还伸得真长,看来因为战线的扩大,他们的战马资源已经出现匮乏,现在已经开始实行以战养战了的战略步骤了。

铁思明又低头对那个蒙古汉子说起了蒙语,一番唧唧咕咕后,铁思明恨恨的又对刘云说道:“他们的一个什么王爷为了‘孝敬’日本人,就将自己的圈养的马送给了日本人。”

刘云指着战马不信地问道:“不可能!日本人只会要这一百多匹战马?这些战马到底是谁的?”

铁思明恨铁不成钢的“白”了那个蒙古汉子一眼,大声说道:“听他们说这次日本人总共将收到三千匹马,而那王爷哪会将自己的马匹送给日本人,这些马匹都是这些人自己的。”

刘云顺着铁思明的手向他的蒙古同胞看过去,这些蒙古汉子的脸上或多或少的刻上了岁月的痕迹,看得出都是一般的蒙古平民,嗯!将自己辛辛苦苦养出来的马送人肯定也不爽!

刘云装作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你们要将自己养出来的马送人呢?是不是卖不出去?”刘云也知道这是一句傻话,蒙古的腐败封建官吏肯定对他们做了限制,让这些牧民不但卖不出去自己的马,还不得不将自己的马儿送到日本人的手里。先挑拨一番再说!

通过铁思明的翻译,刘云总算知道了事情的大致经过,那个什么王爷派人将这些人的妻小扣留了起来,然后让他们将自己的马送到日本人的手中,得到日本人开出的书面证明后,再用这些证明来换取自己的妻小。听完诉说后刘云才恍然大悟,这个蒙古王爷还真不简单。

刘云看到铁思明还是一幅凶巴巴的样子,劝解地说道:“你就别板着脸了,真正的草原恶狼是那个蒙古王爷和日本鬼子,要找人算账就去找他们,为难这些不相干的人干什么?”

铁思明收起恨恨的表情,对刘云问道:“那么接下来干什么?这些人又该怎么办?”

刘云摇摇头,说道:“消除误会继续喝奶茶吃东西。”又看了看远处的马群,淡淡地说道:“那个蒙古王爷以后少不得要会一会!”游击队的战马和骑手实在是太匮乏了,急需补充呢!

李远强不是反对向北发展吗?这些蒙古同胞就是游击队向北发展的动力!历史上有回民支队,我这里也有蒙民支队!嘿嘿!刘云忍不住笑了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