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面对俄国的挑衅,慈禧最终以完全屈服的态度,全部答应了俄国的一切无理要求,使俄国没有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二百万两白银的赔款和对齐齐哈尔旗区一百年的租借权。慈禧对列强屈膝投降的外交态度,不仅引起了朝野和老百姓的极大愤慨,也更加助长了列强的侵略气焰,它们纷纷从幕后走上前台,不失时机地对大清进行敲诈勒索。

就在大清政府为俄国的挑衅而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另外两个国家英国和法国也不失时机地玩起了趁火打劫的游戏来。

先说一下英国,曾经对大清有着多次侵略经验的大英帝国,不仅对大清的防御能力有着清醒的了解,对慈禧的为人和执政能力更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它深知慈禧只不过是一个靠发动宫廷政变起家的政治痞子罢了,如果慈禧的权利能够持久地稳如泰山,她绝对不会顾忌国家的疆土和财政会遭到多大程度的破坏。正是抓住了慈禧的这种性格,英国才会肆无忌惮地不断在大清的疆界和国内巡滋闹事。此番发动的缅甸争端,也丝毫没有顾及慈禧的态度,反倒是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在前线英国不动声色地就把缅甸战场打扫地一干二净,等到要和大清谈判的时候,它们才不慌不忙地把绣球踢到了慈禧的脚下,让她名正言顺地承认英国在缅甸的既得利益。

慈禧对英国这种无理的做法是深感不满的,但事到如今她也无可奈何,毕竟当初是自己力主不对英国用兵的,现在缅甸已落入英国的虎口,已是不争的事实。留给慈禧做的也只有尽可能地维护大清的利益不再被侵犯了,因此慈禧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在谈判桌上尽可能地维护大清的主权。但和英国的谈判已经有十天之余了,却丝毫没有定约的任何消息。现在俄国又在东北囤积了大军和她叫板,一时间使得慈禧的内政陷入瘫痪的地步。

其实和英国谈判的问题从一开始其就是一个让慈禧非常头疼的问题,主要是英国要价太高,它们不仅要求大清承认它们对缅甸的完全占有权,而且还要求缅甸完全脱离和大清的附属关系,并在中缅边境建立商埠,允许英国的商品自由地进入中国境内并不收取任何关税。这些无理要求对慈禧来说还可以忍受,但令她无法忍受的是英国竟然提出了要求西藏自治的无理要求。虽然慈禧对英国极为忌惮,但在事关大清存亡的大事上,她也不敢糊涂到底,因此她密令当初的谈判大使曾纪泽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大清对西藏的主权。就这样和英国的谈判就陷入了僵局,英国看到在谈判桌上不能使大清妥协,它们就阴谋在西藏培植自己的势力,妄图采取里应外合的方式挑起西藏的内乱,以达到自己阴险的目的。

慈禧深知如果无限期地和英国拖延谈判,最后吃亏的还是大清,因此为了尽快和英国达成协议,慈禧就决定任命李鸿章为全权谈判大使,希望能凭借他出色的外交能力,力挽狂澜,打消英国对西藏的想法,以使大清的损失降到最低的限度。

李鸿章走马上任后,不但亲自前往中缅边境查看了中英对抗的局势,他还暗中秘密会晤了清政府驻西藏的大臣文硕和西藏的十三世达赖喇嘛,希望他们严格提防英国的阴谋活动,并在暗中逐步消灭一些英国派来的不法分子。在李鸿章的部署下,西藏政府任命噶厦为护藏大将军,率领藏军两万人驻扎在和印度接壤的地带以及西藏重要的关卡,密切监视不法分子的举动,经过一番暗中的排查,捕获了一大批不法分子,并安抚了一些具有反抗心理的藏民,总之经过李鸿章的周密安排,大清的统治在西藏得到了进一步的稳固,并使得英国企图分裂西藏的阴谋遭到破产。

西藏局势的稳定以及英国阴谋在西藏的惨败,为李鸿章与英国的谈判加大了胜利的砝码,一时间英国逐渐在谈判中处于被动局面,还险些背上阴谋从边境对中国图谋不轨的罪名。眼看在李鸿章的主使下,谈判形势一片大好,很快就要签约的时候,不料北京发生的动荡又一次使谈判陷入了停顿之中。

由于李鸿章对慈禧和日本合作的行为极为不满,他不惜冒着被革职的危险向慈禧上了一份奏折,以警告她不要上了日本人的当,并殷切希望她早日归政于光绪,以实现大清的繁荣。这本是一位朝廷老臣的肺腑之言,但在慈禧听来却极为刺耳。她一怒之下革除了李鸿章文渊阁大学士的封号以及直隶总督的官位,只保留了一个全权谈判大使的虚名。同时她还决定解除冯桂芬的一切职务。慈禧之所以对冯桂芬如此惩罚,主要是因为他是光绪的人,慈禧现在恨不得要解除和光绪关系亲密的一切人的职务。

但令慈禧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她这一冲冠一怒为权利的行为,将本来已经大好的谈判形势一下子就给葬送了。先前李鸿章之所以能够在与英国的谈判中有着运筹于纬幄之中,决胜于千里的才能,不仅是因为他有着超高的谈判艺术,另一方面还因为他是大清朝廷中最德高望重的老臣,有很多地方他可以自己的地位来作出承诺和担保,甚至有不经上报就可以擅自签约的权利。正是凭这一点,他在与英国的谈判中,才可以大展神威,甚至在与英国谈判的过程中一再显示了他大清铁腕首相的果断与敏捷。如果慈禧的处罚来的再晚一些的话,李鸿章与英国的谈判可能已经一路高歌,签订条约了。可是现在一切又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了。

虽然英国占据了军事上的优势,但由于自己的行动是以莫须有的名义挑起来的,因此在道义上英国处于不利的地位,另一方面也许英国太轻视大清的谈判能力了,在谈判中只知道使用武力来恫吓。但这一切用在李鸿章面前却没有产生任何效力。因为他们忽视了一点,李鸿章从小就在武力的威慑下吓大的,加上他又再谈判桌上叱咤风云那么多年,难道面对英国这么一点小伎俩他就会轻而易举地就缴械投降吗?绝对不会。谈判的过程最终也表明:李鸿章是大清最难啃的骨头!英国的几个谈判代表在老气横秋的李鸿章面前周旋了好几天,最终还是大败而归,只能为英国争得一些微不足道的利益。眼看英国的代表们就要尽兴而来,败兴而归的时候,慈禧的一纸处罚令,也将他们的命运重新拉到了谈判桌上。

现在李鸿章的官职已经被一撸到底,他说的话也就不再有分量了。英国的谈判使臣们在他面前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不用再忌惮他的权威了,现在他在他们面前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会说话的签字工具而已。为了能在谈判中增加更大的胜算以捞取更大的利益,英国一方面继续往中缅边境集集重兵,以威慑胆小如鼠的清政府;另一方面英国驻清国公使又不失时机地向慈禧表达了大英帝国对她的支持与信任。并承诺决不会因此次争端而危及到她在中国的地位。英国的承诺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打消了慈禧对英国的忌惮,她觉得如果稍微牺牲一些利益从而换取它们对她的永久支持的话,这一交换也是比较合算的,因为毕竟她现在急需列强对她的认可。慈禧仔细权衡了一下利弊得失,她觉得只要不太有损大清的国体,大清进行一些必要的让步也是可以考虑的。就这样慈禧就稍微放松了对谈判的要求,

虽然慈禧没有明确表示完全屈服于英国的要求,但她毕竟给了英国一些明确的信号,只要它们的要求不是太过分,条约的顺利签订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得到慈禧和解的信号后,英国感到欣喜若狂,在谈判桌上它们就向李鸿章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提出了更多无理的要求,甚至当初已经商定好的中缅的边界问题,英国也不再承认了,它们认为先前的测算,使大清占领了缅甸的大量领土,损害了缅甸的主权,因此决定推倒重来,这一下子可将李鸿章逼到死胡同里去了,因为他对缅甸的边界问题并不是很熟悉,先前之所以能顺利的测定两国的边界,全是仰仗着冯桂芬对缅甸地理娴熟的掌握。现在他已经被慈禧给革职了,无法再帮助李鸿章与英国人进行交涉了。虽然李鸿章少了一个得力的助手,但他并没有完全屈服于英国关于修改疆界的要求,他认为既然两国无法达成一致的意见,可暂且保留这一歧见,待以后对中缅边界进行详细测量后再做定断。实际上李鸿章此举有利也有弊,其利在于大清可以维护自己的领土主权不被侵犯;其弊在于由于中缅的边界没有定论,英国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边界惹事生非,而大清也无法对其进行监控。但由于局势不利,李鸿章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光绪复出的时候,能够重整河山,将洋鬼子全部赶出中国。只可惜现在昏君当道,他这位老臣也只能面对着国家主权遭受侵犯而忍气吞声了。

为了能尽快解决与英国的冲突问题,慈禧也暗中派人指示李鸿章不要和英国人把弦绷的太紧,只要不太损害大清的利益,做一些必要的让步也是可以接受的。慈禧一再担心的是如果和英国的谈判过于紧张,万一它翻脸不认人,指挥驻扎在中缅边境的大军迅速压向清国,到时候说不定又会爆发第三次中英战争了,现在大清还没有在英国面前尝过胜利的滋味呢,慈禧怎敢轻易接受它的挑战呢,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尽可能地妥协退让。

在两方势力的夹击下,现在李鸿章对谈判的局面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他本想趁势尽量减轻大清的损失,只可惜连慈禧都不给他应有的支持。由此在谈判桌上面对英国咄咄逼人的气势,他也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了。虽然李鸿章在谈判上节节败退,并不说明他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在大的原则问题上李鸿章仍然表现出了强烈的民族正义感,他明确向英国表示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任何企图扶植西藏独立的行为都是对大清政权的最大侵犯,也是大清近三亿人民所不容许的,李鸿章表示其他的利益可以让度,唯有在西藏主权的问题上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因此经过一阵紧张的谈判后,英国最终还是没有打开西藏的大门。但是狡猾的英国还是凭借自己的阴险手段在西藏取得了一定的利益,即要求清政府允许英国探险人员可以随意进入西藏进行“科学考察”(这一贯是西方列强进行殖民的前奏),允许英国的传教士在西藏各地传教(这一做法对一向信奉佛教的藏民来说影响应该不大)。同时英国要求对于西藏与锡金(当时已为英国的殖民地)政府的交往,清政府应不予干涉。另外如果西藏内部发生变故的话,清政府应将处理情况通知英国,以防英国在西藏的移民的利益受损。从这一点看来,英国是有意干涉中国内政,但是敌强我弱,面对英国的无理要求,清政府也无力反驳。

这样又经过两天的谈判后,两国政府终于达成了一致协议,李鸿章代表清政府又一次在卖国条约:《缅甸条款》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英国驻华大使欧哥那则代表英国政府在条约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缅甸条款》的内容大致如下:

一、名义上保留清国对缅甸的宗主权,但清国不得对缅甸的朝政给予任何干涉,缅甸王储的选择等事宜一切均按缅甸自己的意愿进行。英国允许缅甸每届10年循例向清朝进呈方物一次。

二、清朝承认英国在缅取得的一切权利,对于英国与缅甸进行的经济、军事等方面的合作,清国不应提出任何异议。

三、撤出清国驻扎在缅甸的一切军队,由英国的军队代替负责缅甸的防卫,如果缅甸的政局发生变动,英国军队无需告诉清政府,就有独自行动的权利,英国当局也可以废黜不合民意的国王,另立新国王。

三、中英两国暂时保留中缅的边界问题,在日后选派专门的人员负责勘定中缅边界以及另立边界通商事务专章。同时为保证中缅边境的安危,中英两国不可擅自越过边境资惹是非。

四、英国尊重清国对西藏的主权,不支持任何企图使西藏独立的行动。清国同意英国合法公民由印度进人西藏进行经商、科学考察、传教等活动,并在原则同在定藏印边界开埠通商。

此条款交付英国议会审核,生效日期待定。

大清全权谈判大使李鸿章与英国驻清国公使欧哥那于大清光绪十二年公元1886年9月20日签订。接着就是两个人的签名。

签完这一大损国体的条约后,李鸿章一下子就好像老了十年似的,他久久地望着那些触目惊心的条款,心中一个劲地责备自己辜负了大清黎民百姓对他的信任,同时他也对慈禧政府丧失了任何信心。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再适合在朝中为官了,于是他心灰意冷地向慈禧打了请辞报告,希望慈禧能准允他告老还乡。

接到李鸿章的请辞报告后,慈禧也很难作出决断,虽然她对他一心倾向光绪深为不满,但是她现在实在离不开这位昔日的政治盟友,因为大清这一堆烂摊子,离开李鸿章就很难收拾了。再说现在虽然缅甸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但法国因山东教案的问题正在向她叫板呢,她觉得和法国人谈判最好还是由李鸿章亲自出马,这样慈禧就驳回了李鸿章的请辞要求,全权命令他负责和法国人的谈判事宜。为了在与法国人的谈判中,不再处处被动,慈禧决定恢复李鸿章的直隶总督的职位,但对于其文渊阁大学士的身份,还是没有恢复。

可怜的李鸿章刚刚和野蛮的英国人打完交道,现在又要和法国人交涉,虽然他觉得自己已经很难承受卖国的压力了,但为了能尽可能少地损害大清的利益,他还是毅然披挂上阵,挑战法国人的权威。他的目的很明显希望以此能缓解京城紧张的斗争压力,以期慈禧能早日回心转意,放光绪出来,让他早日亲政,主持大局。只可惜李鸿章没有猜透慈禧的心思,他的谈判之路也注定了要布满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