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八十八章 入党

六指君1 收藏 41 4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八十八章 入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李远强一连串的攻击将刘云逼得连连后退,没多久刘云的后脚跟就碰到了砂石堆,刘云顿时傻了眼,后面已经无路可退了!而前面李远强依然凶狠的盯着自己。

刘云将腰身向下压了压,这个李远强如果换上日本军装,然后再配上这付眼色,只怕比日本人更像日本人!

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刘云轻声问道:“老李你不会想是要我的小命吧?!”

李远强听到刘云的话后心头“咯噔”一声,刚才实在是太冲动了!领导之间有事情可以商量,发脾气是不能解决任何事情的!否则两个领导大打出手岂不是让战士们笑掉大牙?!

李远强虽然心里已经想通了,但是脸上依然紧绷着,口里不依不饶的说道:“胡说!战场上你可以让鬼子对你手下留情吗?我们两个今天如果不能分出胜负,你就别想离开!”

刘云无可奈何的笑了起来,说道:“肯定是我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要不然你不会对我有这种‘刻骨的仇恨’!”说完,将手中的木棒闪电般刺向李远强,大声喝道:“看家伙!”

若是伦力气,李远强绝对不会是刘云的对手,但是若论速度和拚刺刀的技巧,李远强绝对不在刘云之下。

刘云飞块的跨出几步,将木棒刺向李远强的胸口后,李远强立刻向左边闪开了,对方只要不是左撇子,在进行刺刀格斗的时候,跳到对手的左边可以让对手不好发力。

刘云看到自己刺出去的木棒即将落空,立刻果断的将木棒抽了回来,李远强却异常刁钻的趁着刘云将木棒撤回的时候将木棒向刘云的胸口捅来,看着李远强送过来的一团棒影,刘云顿时皱起了眉头,一旦被李远强顶个结实,那么自己可就要变成四脚朝天的大乌龟了!

到了紧要关头刘云也顾不得面子了,一边向后跳得老高以躲避木棒,一边将手中的木棒抡圆了对着李远强的腹部砸去(这样做已经不符合刺刀战术训练的条件而犯规了)。而如果李远强不停止继续向前,刘云的木棒就会正好砸中李远强。李政委!今天的较量就到这里吧!

“呼!”木棒带着尖利的啸叫声向李远强的腰部砸来,而李远强并没有任何向后退的想法,他手中的木棒依然飞快的刺向刘云。李远强想在刘云的木棒砸中自己之前击倒刘云!

“晃荡”一声,刘云干脆将手中的木棒甩了出去,李远强的确是拚刺刀的天才,虽然没有击中自己,可是却逼得自己将木棍抛出去来保身,现在又已经被逼得背靠着沙石堆了。

“认不认输?”李远强甩甩头上的乱发,又恢复了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只是又挑衅的扬了扬手中的木棒。

刘云见状后哪里会乖乖的认输!一声冷笑后赤手空拳的摆开了架势。

“哦?”李远强见状笑了起来,说道:“没有武器你怎么都得过我?你去将木棒取来。”

刘云用眼角看到身边的沙石堆上有一件衣服,可能是某个战士因为热而脱了放在这里的,立刻将这件衣服拿过来紧紧地缠到手臂上,这件衣服将为刘云抵御李远强棍棒的打击。

“不用了!”刘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像憋紧的弹簧被猛然间松开了一样弹向李远强,李远强一边立刻将手中的木棒刺了出去,一边飞快的说道:“小刘,你还是去拿木棒来。”

刘云一把拨开李远强刺来的木棒,趁着李远强惊异的时候嘲笑着问道:“是不是觉得你有木棒会胜之不武呀?”然后不等李远强回答,刘云巨大的拳头带着风声迎面砸过来。

李远强哪里还顾得说话,立刻跳跃着向后退去,而刘云哪里还会让李远强顺利的退让,飞快的跟上李远强的后退的步伐,李远强见状将手中的木棒横扫过来,以阻止刘云的反扑。

“啪!”李远强横扫过来的木棒被刘云一把反操到了手里,“嗨”李远强大吼一声后,腮帮子鼓得通红要夺回木棒。李远强身体稍微停顿的时候,刘云斗大的拳头又已经呼啸而来。

刘云冷冷的一笑,李远强的力气无论如何都没有自己的大。

果然,面对呼啸而来的拳头,李远强不得不松开了木棒,否则刘云的重拳一旦击中了要害,可能今天就要睡到床上去了。

刘云在现代社会没有接受过刺刀格斗训练,而李远强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刺刀格斗经过了实战,刘云当然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刘云一旦放下手中的累赘,论赤手搏斗又变得非常厉害了。李远强在赤手搏斗方面还算过得去,而刘云最精通的暗杀技巧对他来说则等于零。

刘云逼得李远强丢掉了手中的木棒后,丝毫不作停留又挥起了拳头,片刻后反而将李远强逼到了绝路上。李远强用眼角余光扫了扫身后高高的沙土层,没有退路了!想不到风水这么快就轮流转了。

“认不认输?”刘云学着李远强的口气问道:“嗯?”手底下却不作停留,再次挥拳。

李远强咬着牙齿狠狠地对着刘云的裤裆踢去,如果这一脚踢中了裤裆,刘云的后半生就会变成太监。而刘云的勾拳也正带着呼呼的风声向李远强的太阳穴砸来,凭着五百公斤的爆发力,一旦砸中了李远强的太阳穴,李远强的命都可能丢掉。

在一边观战的李信看到情形不对,立刻着急的大喊:“住手!”

刘云的拳头抢先要砸到李远强的太阳穴,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拳头突然张开成巴掌,“啪!”的一声拍在李远强的肩膀上,“哎唷!”李远强一声痛呼,再也站立不住向右边摔倒。而李远强砸向刘云的那一脚也在中途改变了方向,“噗”的一声狠狠地砸在刘云的大腿上。

对于李远强的那一脚刘云倒是没有太多的痛感,自己皮糙肉厚的也不在乎那点打击,后退一步后很快就站稳了脚跟。

李远强摔出去趴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坐在地上扒开衣服一看,肩膀上出现了清晰可见的“五指山”,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揉了揉,好痛!不满的对刘云说到:“我和你有仇吗?你自己看看这一巴掌,现在我的胳膊都已经提不起来了。”

刘云看了看李远强胳膊上的鲜红巴掌印,已经慢慢耸起来了,知道自己的这一巴掌肯定收拾得李远强不轻,笑着走过去的说道:“谁叫你那么欺人太甚?我这也叫‘正当防卫’!”

刘云将李远强从地上拉起来后,对身边看得目瞪口呆的战士挥挥手,说道:“你们该干嘛干嘛去!现在都结束了。”轰走了身边的战士后对李远强小声说道:“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入党是一件光荣的事情,特别是入了党就好比给自己披上了一层保护衣,对于刘云来说,入党的动机就这么简单。可是现在搞不清那个死鬼刘狗陀的政治面目,这就要李远强帮忙了。

李远强看着刘云笑容可掬的脸色,皱着眉头说道:“无事献殷勤,你有什么目的?”看到刘云摆出自嘲的样子,想到刚才吓人的拳风,接着问道:“刚才你怎么不一拳砸死我呀?”

刘云耸耸肩膀做无奈状,说道:“万一把你打白痴了,我到哪里去找一个像你这么优秀的政委?”又对李远强问道:“你怎么不将我踢成太监?像我这样的武夫多到海里去了。”

李远强指着刘云说道:“的确想过要踢死你,你还记得你的那个向北发展的计划吗?”

刘云恍然大悟起来,难怪开始那么狠,原来是重大决策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对李远强问道:“原来就是这种事情让我们的李政委耿耿于怀!”说完望着李远强嘿嘿笑起来。

被刘云说中了心思,刘远强一阵心虚后马上摇头,言不由衷的说道:“我可没那么小气!”

虽然看得出李远强的确在狡辩,但是刘云也不和他争辩,问道:“原来是这件事情,等我考察完了后咱们再合计合计!我明天就动身。”人家的确有理由生气,因为到现在为止自己也没有真正的下定决心。

如果向北方发展,那么游击队的实力就会受到巨大的限制,就算是将来融入了四野,也会因为实力过于弱小而得不到重视;如果继续留在本地,无论是向南(南方主力的支援)、向东(威胁日本人的铁道线)、向西(和兄弟部队互为犄角)发展,依靠这里得天独厚的天然条件,都有极大的作为,可是这样一来又不得不很痛苦的发现自己绑不上四野的战车了。

晚上,几个主要的连队干部全部集中到了李远强的房间里,六个村的村长自愿来了四个,刘云稍微问了他们关于村民的一些情况后,李远强来了,同时还带来一面镰刀斧头的党旗。

没多久,刘云和连队干部以及村长们一起光荣的入了党。虽然还有两个村长因为政见不同不肯来,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村长已经当到头了,也许今天、明天或者几个月后他们肯定会被撤掉。

而那些先进的村长们将在各自的村里发展小组和党员。只有李远强稍微有一点遗憾,连队干部们和村长们对入党没有太多的感觉。

马常青的一句话让李远强大受打击,当时小马看了看同僚,大咧咧的对众人说道:“咱觉得入了天地会?”

刘云慌忙给小马打马虎眼,说道:“天地会是为了推翻腐朽反动的满清,咱们共产党也是为了创造一个新世界,都是为了劳苦大众才造反的!”人多嘴杂,政治问题可不能小看了。

本来刘云也想虚报一个党员的身份,毕竟“刘狗砣”属于党员身份未确定人员,可是李远强却不答应,说什么不找到入党介绍人就不能承认是党员,刘云又能到哪里去找介绍人?

李远强是一个极端讲原则的人,在党性和做人方面思想境界得到了高度的统一,虽然刘云是一个大好青年,但是自己是知道他的底细的,可能他的确是红军的嫡系人马,但是他绝不是什么“刘狗砣”!刘狗砣自己又不是没有见过?那么刘云就只有在自己的介绍下入党了。

诸位新党员们互相勉励了一番后,李远强又告诉诸位新党员们每隔一定的时间就要过组织生活!

“组织生活”?这让新党员们不明白的摸起了脑袋。一个个疑惑的看着李远强。

刘云见状说道:“就是每隔一定的时间开会,商讨工作的情况,村长们介绍庄稼收成、和民兵的训练等等;而连队的干部则要介绍战士们的训练、士气是否高昂等情况,有问题要及时反馈。”停顿了片刻后,望着李远强继续说道:“组织生活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开展互相批评以及自我批评。不要怕丢面子,认真学习同行中的先进份子,改造自己的不足。”

李远强的眼睛在刘云的身上稍微逗留了片刻,侃侃而谈的刘云难道真得入过党?

刘云的目光向李远强扫过来,然后调皮的一笑,说道:“咱们还是请党的代言人来说主题。”又对着其他干部们笑着说道:“咱们的队伍是党领导枪杆子,以后我可要靠边站咯!”

李远强摇了摇头将心中的杂念甩掉,不理睬刘云的玩笑恶搞,正色对干部们说到:“刘营长说得很对,要积极地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要永远保持我们队伍的纯洁性!”

李信对于谁管谁比较关心,李远强的话音刚落就迫不及待地问道:“那么你们谁官大?”

对于这个问题别说李远强不会回答,就连刘云也不会回答。李远强皱着眉头看了看李信,装作没有听到,含糊的说道:“我们的队伍、我们的政权都是在党的绝对领导下!”

等到那一堆乱哄哄的干部们全部离开后,李远强对还留在这里的刘云说道:“小刘,我有一个想法,你看是不是应该将民兵的权力从村长的手里剥离出来,现在民兵的数量已经大大的超过正规军了,这也是一笔闲置的战斗力,咱们是不是要合理的使用呢?你认为呢?”

“民兵?”刘云摇摇头,说道:“那些老弱病残用来呐喊助威还差不多,打仗就别提了。”

“不是要他们打仗,而是将他们分离出来由专人管理,进行统一的训练。”说到这里李远强停顿了片刻,用低沉的语气接着说道:“你没有看到有两个村的村长不愿意加入共产党吗?虽然他们是村民们自荐的,但是还是不能在他们的手中留下太多的权力,你认为呢?”

对于这些权力交割的问题刘云没有太多的异议,说道:“这个我赞同,统一后的民兵组织就让王打铁来领导吧!”对于王打铁的能力刘云还是知道的,相信政委也不会有异议。

王打铁?李远强转念一想又点点头说道:“好吧!我赞同,他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刘云决定围着蓟县外围走一圈,回来之后就决定游击队的发展方向。

这次出来没有带着李向阳,这个小子的特种作战能力很不错,虽然年纪小,但是他足够可以训练那四个人(包括钱丁苏),他除了教别人练枪法,还有很多东西要教下去呢!

这次刘云身边带的是那五个愤英,随行的还有潘贵二和两个向导,这两个向导不是别人,正是铁思明和康富。

一行八人将要围着蓟县转一个巨大的圈,一路上既有荒山野林,也有漫漫草原、还有铁路线与大黑河。

铁路是必须要好好观看一番的,路上试着招募一些人手,看看局面。以后不管局面发生什么变动,铁道游击队是必须要发展出来的!这里以后必然要存在一把插向鬼子动脉的锋利尖刀!

刘云身边的五个愤英虽然暂时没有作为军官的那种指挥能力,而且单纯作为一个战士来说他们在某些方面也有很多的欠缺(以前在东北受到的军事训练很差),那么现在就要带在身边培养。

李远强培训那些战士,而刘云培养这些干部,刘云总觉得自己还是占了大便宜。

刘云甚至觉得需要开展一个扫盲班了,要培养战士们的民族主义倾向,你总得教会他们怎么写“中国”两个字吧?!而这五个人就是战士们的老师,因为知识就是力量。

上阳火车站的鬼子站长谷本肥丰哭丧着脸站在中佐竹田羽一的面前,自己管辖的地方居然发生了惊天动地火车颠覆案,从现场找到的蛛丝马迹来看,明显是有人在这里实施的破坏。

竹田羽一凶狠的目光渐渐的变得木然起来,缓缓地对谷田本肥丰说道:“谷本君,这次发生这种可怕的事情,现在就连天皇陛下都已经知道了,前方打仗的军官们非常的不满……”

谷本肥丰的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说道:“都是鄙人的不力,鄙人应当自尽以谢罪!”终于开始抽泣起来,断断续续的说道:“只是鄙人连累了竹田兄!请原谅!”说完弯腰深深鞠躬。

竹田羽一将桌子上的一把短短的武士刀甩到谷本肥丰的脚下,低沉的说道:“你去吧!”

谷本肥丰慢慢的弯腰将武士刀捡起来,然后再对着竹田羽一深深的鞠躬,等到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满是泪痕,抽泣的低声说道:“请竹田君多多保重!”说完飞快的离开了。

谷本肥丰手中的短刀是用来破腹的!火车颠覆案已经引起了日本帝国上上下下的不满。不但谷本要受到严厉的制裁,就连竹田羽一也受到了牵连,不久竹田就要被降职送上前线了。

“报告!”一个鬼子兵在门外大声地喊道!竹田羽略微一抬头,回答道:“进来吧!”

出现在竹田羽一视野的不是什么卫兵,而是一个年轻的帝国军官,从军服上来看他是一个中佐,竹田羽一知道这个人就是来接替自己的军官,立刻站起来卑谦地问道:“您来了?”

年轻鬼子军官很随意看了看房子四周的布局,点点头自我介绍地说道:“我叫做小笠黑夫。”说完向竹田伸出手,说道:“请多多关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