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二十六章 执迷不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自从奕匡收受了平乡八郎的贿赂后,他的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经常在慈禧面前为小日本吹风,劝她接受平乡八郎的建议。实际上慈禧对日本国根本没有任何好感,在她眼里日本这个蕞尔小邦就是一个蛮夷,它根本就没有资格向大清国攀亲。所以起初对奕匡的建议她是充耳不闻,还警告奕匡不要上了小日本人的当。

但随着事态的发展,慈禧的态度也开始有些转变,当她得知西方列强都在紧紧地盯着她的所作所为的时候,她心里也担心这次行动会引起它们野蛮的干涉,毕竟光绪在列强眼中的形象要远远好于她这位阴险毒辣的女人,为了能使列强对自己的地位认可,慈禧觉得很有必要搞一场革命外交,以和列强建立互相信赖的关系。

由于对列强威慑太过敏感,慈禧也渐渐地感觉到大清国在对外力量上的淡薄,她认为大清之所以会屡遭列强的侵犯,就是没有搞好和它们的关系。自己的利益屡遭侵犯,也主要是因为大清没有自己的同盟国,因此才会成被众强联合欺负的局面,如果自己有一个强大的联盟力量支持自己与外敌对抗,大清的国运也不会衰败到今天的地步。慈禧想来想去越觉得联盟重要。她觉得自己一定要做第一个敢于和列强结盟的女政治家。

慈禧又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她认为自己正处在重掌政权的关键时刻,如不好好迎合列强,势必会遭到他们的干涉,万一的行动不合他们的意,他们很有可能就会向大清示威,逼她退位以让位于光绪,那就得不偿失了。由此在严峻的政治形势下,慈禧也觉得很有必要向列强示好,以取得他们的支持。现在既然小日本主动向我大清伸出了橄榄枝,自己为何不借此作为外交的突破口呢,先在亚洲建立一个共荣圈再说。

想到此,慈禧一改过去敌视小日本的策略,决定和它们合作,以共同致力于亚洲的振兴。她还梦想着自己某一天会成为全亚洲的女王呢。为了能和小日本的关系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慈禧特意在储秀宫召见了平乡八郎。

储秀宫:慈禧和颜润色地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上,平乡八郎恭恭敬敬地站在她的对面。

“本宫听说,贵国有意想和我大清建立商业上的贸易往来,不知消息确切否?”

“回太后,现在大清帝国在您的统帅下每天都焕发出新的生机,如果依现在的速度发展下去,敝人相信大清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亚洲之王啊,我们日本国在大清面前也只不过是一个蕞尔小邦而已,如不早早地依靠大清帝国这棵苍天大树,恐怕我们就没有什么发展的机会了。”

“你们日本国最近发展也很快啊,听说你们日本国在经过了什么明治维新之后,国力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大有超过我大清的势头,本宫还听谣传说你们日本国暗中想对我大清图谋不轨,不知这些谣传是不是真的啊。”

“虽然我们日本国经过明治维新后实力有了一定的提升,但和贵国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至于外界说我们伺机对贵国图谋不轨,那绝对是西方列强的恶意中伤,先前由于我们的无知,也确实在很多地方做了对不起贵国的事,不过我们现在已经认识到贵国和我们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是我们最可靠的同盟。我们的真正敌人应该是西方列强。这也是日本国派我来贵国交涉的重要原因。”

“这样想就对了啊,想想以前我们两国之间相处的多么融洽,那感情简直胜过亲兄弟,可是随着我大清国力的衰弱,你们日本国竟也充当起西方列强的马前卒来,不断在我们沿海巡滋闹事,太让本宫伤心了。既然你们已经认识到错了,我们大清也对你们的过失不再追究,希望我们以后能结成亲密地联盟,共同对抗西方列强对我们东亚的侵略。”

“皇太后圣明,大清帝国有您掌舵,真是百姓之福,国家之幸啊。”

“不要在奉承本宫了,本宫只不过是为了大清的子民略进绵力罢了。不知你们日本国才取什么方式和我们大清合作呢。”

“回皇太后,我们日本国想从两国接近的地方建立一个东亚共荣圈,主要致力于发展大清帝国、朝鲜王国和日本国三国的经济和军事,以逐渐形成一股对抗西方列强的力量。”

“你们的想法很有创意啊,那三国结邻的地方不就我我们的东北吗。”

“老佛爷英明,正是此地。”

“选择这样的地方,相必你们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东北不仅我大清的龙兴之地,更是一个资源极为丰富的地方。况且其战略地位还极为重要,依本宫看你们选择这样一个地方很是别有用心啊。本宫先前曾听人说你们日本国曾想以朝鲜为跳板来觊觎我大清,现在你们这样的举动不正验明了这个谣言了吗,如果谣言属实,我大清可能还会因此落入你们日本人的圈套了呢。”

“皇太后,敝人想您还是对我们日本国有成见,您想想看,我们日本国在贵国这个庞然大物面前只不过是一个弹丸之地,我们哪有那样的野心吞并大清帝国,这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吗?”

“谅你们也没这个胆,尽管我大清遭受了多次西方列强的欺凌,但面对日本国的侵犯我们是不会容忍的,你们别忘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我大清现在的实力对付你们日本国还是绰绰有余的。”

“是,是,皇太后教训的是,我们日本国这所以急着要和大清帝国联盟,也正是基于其中的原因,如果整个东亚没有贵国的庇护,恐怕我们都要遭受西方列强的灭顶之灾了。”

“既然如此,本宫就暂且信你们日本国一回,如果你们不按大清的章法办事,做出了有损我大清国的事,也别怪本老太婆翻脸不认人。”

“我们日本国一定严格服从贵国的一切指示,尽心尽力为东亚某福利。”

“这就好,本宫也不为难你们,就答应你们在黑龙江化出一片地方,作为东亚共荣的试验基地,如果能搞的好的话,就在整个东北大面积扩展,但咱们先把条件讲清楚,我们大清只负责资源饿劳动力方面的适宜,至于资金方面完全由贵国负责,不知这一过分与否?”

“至于合作的条件,我们会尽量按贵国的要求去办理,待我回国请示后一定会给您最满意的答复。”

“那好,至于具体的操作你就和庆王商量吧,一切全权由他负责。”

慈禧一句话,奕匡就摇身一变成了中日两国贸易的全权负责大臣了。这一下子可乐坏了这个视财如命的大逆贼了。由于平乡八郎先前就和打过交道,深知只要在此人面前多花点银子,一切事情都很容办托,因此他在暗中又向奕匡孝敬了很多银子,奕匡对平乡八郎也越来越信任,对他提出的请求几乎完全照办,到头来就好像平乡是全权大臣似的。在两个人的密谋下,最终决定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的同江城附近划定一片地方作为两国合作的基地。事情办妥后,奕匡不免又收受了大量的贿赂。

虽然和日本的合作是在暗地里进行的,但凡事没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几天很多大臣都对奕匡做的这个丧权辱国的勾当有所耳闻了。他们纷纷上书慈禧,要求向大家澄清此事,并一再陈述日本的狼子野心,劝慈禧不要听信谗言,而误了军国大事,但慈禧对这些抨击一概置若罔闻,不予理睬。大臣们对慈禧如此的执迷不悟,深感痛心,也逐渐对她的专断作风流露出极大的不满。他们多么希望英明果断的光绪皇帝能早日执掌大清的朝政,带领清国走向繁荣富强啊。但是顽固的慈禧竟然为了手中的权利,而置大清的国运和苍生的生存于不顾。因此他们对慈禧越来越失望,而对光绪则表现出极大的向心力。

在这些大臣中对慈禧的行为最为不满的当属李鸿章了,虽然李鸿章还在为缅甸争端的事而操心,但他对京城中发生的变故还是了然于心的,当他得知光绪被慈禧软禁在宫中的时候,他就对慈禧的行为极为不满,他深知这是慈禧拖延放权的一个伎俩,同时也是她周围那些佞臣们鼓动的结果。李鸿章本想就此事向慈禧表明自己的看法,劝她为了大清的利益而早些归政于光绪,但他又担心会因此而使光绪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因此李鸿章就暂时忍耐了慈禧的举动。但是当他听说慈禧将要和小日本合作时,他就再也不能忍受对慈禧的不满了,他觉得慈禧这是把大清的江山往虎口里送啊。小日本对大清的野心,人人皆知。没想到她竟然会与它们为伍,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更为了他经营多年的北洋水师,李鸿章冒着被罢官的危险向慈禧上了一道奏章。

“臣李鸿章上奏:近闻蕞尔小邦日本有意要和我大清结为联盟,太后本着友好的态度接纳了它们的请求,此举也深合我中华礼仪之邦之表现。但对于日本国我们大清不可无防备之心啊,日本国表面上打着振兴东亚的名义,实际上则内含着不可告人的狼子野心啊。世界各国都深知朝鲜乃是我大清的附属国,是我大清的友邦,日本国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大清和朝鲜与它同流合污呢,其意很明显,就是要假借这次虚伪的贸易交往,而将我大清和朝鲜托入它们布置的陷阱之中,以实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太后有所不知,日本国觊觎我大清久矣,难道十多年前的教训还不够吗,日本国凭借着几艘破渔船就想在我们的宝岛台湾兴风作浪,可见其昭然若揭的狼子野心,先进日本更为了达到它阴险的目的而加紧招兵买马,据微臣探知,日本几乎将国家收入的一半用于更新军事装备、训练和购买舰艇,其耗资几乎将超过我们大清国,一个弹丸之地为何要维持一支如此庞大的军队呢,其意很明显就是要把炮口对向我大清,它们也想趁列强欺凌我大清的时候,尾随在它们之后,以分取一杯羹,两个月前,就在皇上御驾巡阅水师的时候,它们竟然毫不顾及我大清的颜面,竟然暗中偷袭我北洋水师,想以此威慑皇上,多亏皇上英明果断地发出了痛击敌人的号召,这才挫败了它们的阴谋,也极大地鼓舞了我大清将士保家卫国的军心。可是自从小日本遭受重创后,它却不知反省,反而对我大清更加嫉恨在心,它们时刻都在关注着我大清的一举一动,寻找对它们有利的时机,以挑衅我大清。反观我大清,由于皇上在巡阅水师的时候,表现的太过张扬,深为您所不满,您一气之下就把皇上给囚禁在宫中,此举的本意只不过是想教训一下皇上,让他收敛一下锋芒,以更好地统领大清罢了,但这一信号在洋人那里却有着反差极大的暗含,它们认为我大清可能又要发生什么大的政变呢,因此为了在这次斗争中谋取有利于本国的利益,它们都对此事表现出了极大的关切,表面上它们一个个都按兵不动,实际上都在酝酿很大的阴谋啊,如果它们串通起来要挟我大清,那我大清可要遭受更大的灾难啊。现在小日本已认为我大清有机可乘了,它们这才打着加强贸易往来的幌子介入进来,它们表面上说是为了实现东亚的共荣,实际上是想借机在我大清安插它们的势力,如果我没有预料错的话,它们名义上派来的技术和工程人员,实际上都是受过特殊驯良的军事人员,如果要这些人肆无忌惮地活跃在我们的东北,后果不堪设想啊。因此微臣斗胆恳请太后不要因为一己之利,而置大清的江山社稷于不顾。更不要因为一场不该发生的宫廷政变,而葬送了皇上的前程!微臣说句至诚的话,现在的光绪皇上实在是我大清少有的英才,微臣恳请太后为了大清的江山,为了大清的黎民百姓,对皇上多一份宽容,及早归政于他,好让他统领大清早日走出落后挨打的局面。请太后三思。李鸿章顿首。”

李鸿章洋洋洒洒一席话既道出了慈禧的用心,又道出了小日本的野心,真可谓是一箭双雕啊。他把奏章写好后,连夜就呈递给了慈禧,慈禧看到这份奏章后,就仿佛被一枚重弹击中了似的,顿时瘫倒在地,久久没有反映过来。过了很长时间,慈禧才缓缓地说到:“好一个李鸿章现在竟敢责骂起本宫来了,本宫难道不知道小日本的野心吗,但相对于日本的隐患,内患更令人担忧,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对于外敌只要好好顺从它们的意愿,就不会危及到自己的地位,但内患才是致命的啊,根本就没有和谈的余地,唯有你死我活的争斗!

面对李鸿章的真挚恳请,慈禧不觉得自己作错了什么,反倒觉得加强对内政控制的必要性,因此她也没有听从李鸿章的建议断绝与小日本的往来,反倒为日本进入的途径更加大开方便之门,以至于最后终酿大祸,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