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二十七章 狼狈为奸

李梦 收藏 2 14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二十七章 狼狈为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李鸿章为了使慈禧能对小日本的不良居心有所警觉,就冒着被革职的危险,向她进献了一封痛陈利害的奏章,以希望她能够悬崖勒马,及早和日本断绝关系,以粉碎日本的阴谋,并殷切地希望她能够早日归政于光绪,以挽救大清帝国的颓势。这本是忠言逆耳的举动,可是慈禧却对此毫不领情,反而深为李鸿章向光绪投诚所不满,她觉得李鸿章这根本就不是请求,而是逼宫!由此她就李鸿章怀恨在心,她本想将其官职一撸到底,以彻底除去这个绊脚石,但由于李鸿章现在正负责和英国就缅甸问题谈判的全部事宜,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将其给革职,势必会影响整个谈判得失,以使得英国从中投机取巧。但不惩罚一下李鸿章,慈禧心里的那口恶气就出不来,因此在不影响谈判的前提下,慈禧做出了对李鸿章革除文渊阁大学士的封号,并责令他一定要认真办好谈判适宜,尽一切可能维护大清的利益,言外之意,如果谈判失利,李鸿章将会遭受更加严厉的处罚。

另外在对日态度上,慈禧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过激,对小日本的底细还没有真正弄明白就草草答应了它们的要求,实在是对大清非常不利,李鸿章说的并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现在的大清已经是一头人见人欺的羔羊,也不排斥小日本趁机咬它一口的可能。因此对于和日本合作问题,她责令奕匡一定要严格办理,决不能容许小日本做任何小动作。

没过几日,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的区域,就出现了一支施工队伍,这支队伍里既有留着长辫子的中国人,也有一些矮小的日本人。他们仔细地勘察了当地的地形,然后选择了一个合适的地域,不一会就树起了一个很大的招牌,只见上面书写着:“中日商业贸易交换基地”。看来日本建议建立的东亚共荣圈已经正式开工了。但这个东亚共荣圈究竟是一个什么名堂就不得而知了。相信其中的曲折只有奕匡和平乡八郎才能明白吧。

就这样一个目的极不明确的工程就在中国东北的大地上紧急的施工着,朝中大臣对此事虽然是一百个不乐意,但懿旨已下,又有谁敢说半个不字呢,他们再不满也只能在心中发发牢骚罢了。李鸿章在朝中的地位是何等的尊贵,但他的话都不能对慈禧有任何反应,别人说的话又能有什么分量呢。


毓庆宫和往常一样沉寂,自从光绪被囚禁在之后,他就再也没开心过,既为自己和大清的遭遇而忧心忡忡,又为自己对窗外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而烦恼。他的新任老师夏同善看到他如此地为大清的社稷担忧,也对他充满了怜悯之心,心中就一股想把他放出这个牢笼的冲动,但慈禧的命令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着他,使他不敢做出半点举动。可就在慈禧不顾大臣的反对而和日本合作的时候,夏同善也深为慈禧的举动而不满,他几次都想进言,但都因为自己懦弱的性格而打了退堂鼓。这一天,当他得知日本已经正式介入东北的领地时,这个士大夫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愤,他深为大清的龙兴之地遭受日本的蹂躏而强烈不满。他来到毓庆宫后,也不为光绪授课,就一个劲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还不住地唉声叹气。光绪看到一向温文尔雅的老师今天竟会如此反常而极为不解。

“夏爱卿,莫非你今天有什么不适吗,如不能坚持上课,您就先回家歇息吧,朕会及时复习功课的。”

“皇上,微臣没什么大碍,只是……,唉!”夏同善欲言又止,他真想向光绪一吐心中的不快,但慈禧的无情又时时在威慑着他,使他不敢越雷池半步。

“夏爱卿,看您的举动好像有什么不祥的事发生,你不妨告诉朕,也希望朕可以为你排忧解难。”光绪真诚地看着夏同善。

说句实在的,虽然夏同善是慈禧派来监视光绪的,但近半个月的相处以来,这位深忧国家社稷的士大夫对光绪也是由衷的钦佩,他那种临危不乱的气概,他那种敏捷的思维,他那种深陷囹圄而心有天下的至诚都深深地感染着夏同善,他觉得当今天下如能有这样一位明君执掌朝政,一定会扭转乾坤,再现大清的繁荣富强。因此久而久之,他的心也就逐渐地向光绪靠拢。但碍于慈禧的压力,他一直未能向光绪表明心迹。今天面对大清即将遭受滔天大祸,他再也顾不上畏惧慈禧了,他决定向光绪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以期望于他能力挽狂澜,制止慈禧不可利于的举动。

“皇上,大事不妙啊。”

“夏爱卿您不要激动,慢慢说,莫非朝中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不成。”

“皇上,小日本的势力已经深入到我们东北了。前几日,一个小日本向老佛爷献言说要建立一个什么东亚共荣圈,说要帮助我们大清实现称霸亚洲的目的。可明眼人一看都明白这一定是小日本企图深入中国境内的一个伎俩,其用心极为险恶。可是令众臣万万没想到的是老佛爷竟然答应了它们的请求,并在东北化出一片地方来,让它们施工建设,现在工程已经破土动工了。”

“有这等事,小日本垂涎我大清久矣,它很早就希望以朝鲜为跳板,然后侵占东北,最后进而侵占整个中华,看来小日本已经开始行动了,如果小日本的计谋得逞的话,我大清的江山就很危险了,太后怎么这么糊涂啊,朕先前已经和小日本交过几次手了,它哪里是希望我大清称霸亚洲啊,它最终的目的只不过是要实现它自己的霸业罢了,不行朕决不能任小日本在我大清的领土上胡作非为下去,朕要去面见太后,让她撤销与小日本的合作。”

说完,光绪一甩袖子就想往外走,可门口两个军兵愣是死死地把门给守住了,“大胆!放朕出去!”“皇上息怒,老佛爷有命,没她老人家的话,谁也不可以离开毓庆宫半步,否则就要了我们的狗命,奴才恳请皇上体谅一下我们做奴才的难处。”

“朕要和太后回报军机大事,误了国家大事你们能担负得起吗,快放朕出去,有什么责任朕一人承担!”光绪大声吼到。但两个士兵仍然没有半点通融的意思。光绪气的像狼一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嘴里还不停地大骂卖国贼之类的话,就在他骂在兴头上的时候,一声公鸭嗓子把他吓了一跳:“皇太后驾到!”

“微臣夏同善给皇太后请安。”

“是谁在这大骂卖国贼呢,没有一点修养!”

“亲爸爸,是儿臣心中不满。您怎么可以让小日本在我大清的领土上兴建什么贸易合作基地呢。”

“那是皇上在指责本宫的不对了,看来你最近没有好好在反省自己的过错啊,本宫不是警告过你吗,国家大事自由本宫论断,用不上你操心,等你反省好了,本宫自会让你主掌朝政的。”

“儿臣最近一直都在认真反省,儿臣也没有半点责备亲爸爸的意思,只是儿臣担心您会上了小日本的当啊。”

“本宫在朝那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要你来提醒本宫,它一个蕞尔小国还不敢把咱们大清怎么样。”

“亲爸爸,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日本国虽然是一个小邦,但它的野心却极为膨胀啊,儿臣在巡阅水师的时候,就曾经从一个间谍手里缴获一份日本国的行动纲领,它们既定的目标是先征服朝鲜,然后以朝鲜为跳板,侵占整个东北,最后进而侵占全中国。它们为了实现这一不可告人的目的,已经在暗中竭尽全国之力扩充海军和陆军了,在它们眼里中国就是它们最大的敌人,中日之间的战争也绝对是不可避免的。亲爸爸您千万不要日本人的当啊。”

“要你这么说,我大清国还有可能会被小日本吞掉不成,我怏怏中华是它小日本的几十倍,它一个蕞尔小邦还能蛇吞象不成。你的见解纯属扯淡。现在日本国口口声声地说有意要臣服于我大清,重回先前藩属国的地位,这难道不是我大清再现当年万国来朝的第一步吗。我们只是提供物力和人力,它们提供资金,最后收益的还是我们大清,这有什么不好?”

看来慈禧真的是被小日本的伎俩所迷惑了,她现在竟然做起万国来朝的春秋大梦来了。

“亲爸爸,儿臣说什么也不会听任日本在我大清胡作非为的,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儿臣有责任粉碎日本的阴谋。”

“看来你这不是和日本过不去,而是和本宫过不去啊,好!本宫就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能耐和本宫作对!哼!你就永远在这反省吧!还有你这个不忠的夏同善,以后也不用再来这上课了,回家养老去吧。”说完慈禧就气呼呼地走了。

慈禧回到储秀宫后,先是把几个宫女给大骂了一顿,但心中的恶气还是没有吐出来,她又命李连英把奕匡给找来商量对策。不一会,奕匡神色紧张地从外面进来了。

“奴才给老佛爷请安了,不知老佛爷这么急召见奴才究竟有何事啊。”

“何事,本宫看你那个和日本合作的计划马上就要泡汤了。”

“要泡汤了?难道老佛爷您认为其中有诈!”

“不是本宫认为其中有诈,是那个该死的皇上想要拆本宫的后台,他处处与本宫作对,本宫实在是再无法忍受他了。依本宫看,只要他还一日留在宫中,本宫就不会有好日子过啊。”

“可他是一个很不好惹的刺头啊,先前咱们使用了那么多手段,可没有一样在他身上奏效的,您说怪不怪。”

“总之本宫不管他有三头还是六臂,一句话,尽快要让他再本宫面前消失,否则日后面壁思过的可就是你我等人了。”

“奴才明白,奴才这就回去思量对策。”

奕匡也深知光绪是一个不可不除的大患,可他实在想不出究竟用何种办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他消失,而又不至于会引起朝臣的猜疑。为了能确保东亚共荣圈顺利建立下去,同时也为能够从中捞取更多的好处,奕匡急忙让人把平乡八郎请来商量对策。

“平乡阁下,咱们的工程可能要遇到大麻烦了,听说外我们的皇上对贵国颇有成见,他发誓一定要将贵国的势力驱逐出中国,现在就连皇太后都拿他没办法了。不知阁下以为如何才能度过难关啊。”

“真没想到贵国的皇帝被囚禁在宫里,还会有如此大的威风,如果日后让他成为皇帝,大清的朝臣可能要忍受他的独断专行了,敝人真为你们这些亲王的后路担忧啊。”

“是啊,当今的皇上是一个权利欲极强,而心胸又极为狭窄的人,先前的礼亲王世铎已经被他斩杀了,如果他当政的话,我们这些经常与他作对的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甚至连皇太后都有被打入冷宫的危险啊。因此皇太后现在也不能容忍他了,她老人家要求我尽快想办法把他解决掉,以绝后患!本王这次找你来,也是想看一下,阁下有什么锦囊妙计吗?”

一听要拿光绪开刀,平乡八郎顿时来了精神,他此番来中国的目的,一方面是为洞开的中国东北的防线,并把自己的势力安插在东北,以图日后里应外合攻陷中国。其另一方面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离间慈禧和光绪的关系,并希望能借慈禧的手将光绪这个日本最大的绊脚石给解决掉。现在他的势力已成功地进入了东北,如果再把光绪给解决掉可以说就顺利完成任务了。

“不知太后希望如何处置皇上呢?”

“最好是神秘地消失,现在大清的百姓和朝臣都对他报有很大的希望,如果能让在大清合理地消失,那将是最好的办法了,这样皇太后也就不用承担阴谋害死他的骂名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可以借机来演一场戏啊,我此番来中国随行带了很多大内高手,我可以在贵国的配合下,将光绪神秘地劫到日本。这样光绪光明正大地从皇宫消失,而你们也尽力保护他了,这样他被绑架也就不会在和皇太后有牵连了,说不定还会有人怀疑是乱党将光绪给劫走了呢,等我们把光绪劫到日本后,你们的地位可就高枕无忧了,说不定皇太后还有可能会成为中国的第二为女皇啊,当然我们两国之间的合作也会更上一层楼了。”

“妙啊,平乡阁下真不愧是日本国的精英啊,好,那就阁下的意思去办,待我禀明太后,选择一个合适的日子,我们就依计行事。来,为我们的合作愉快干杯!”

就这样,在奕匡和平乡八郎地密谋下,它们就商定了对付光绪的办法,虽然他们以为自己的计划周密地天衣无缝,操作起来绝对会大功告成。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隔墙有耳啊。就在他们加紧密谋的时候,一个神秘的黑衣人已经早早地在奕匡家的房顶上蹲点了,他把这个机密一字不落全部铭记在心。看来一场明争暗斗又要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