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5/




当昆廷踏上归途时,我正在率军围歼着已经被分成两半的顽抗份子,我说道:“肖恩啊,有劳你去应付一下伊斯那群人...如果还是不降的就一个不留,嗯...不过千万要活捉伊斯!我可是答应了昆廷大哥的哦....呵呵.”

“哎。。你又给我找难题了!我可不敢保证交给你一个完完整整的人给你啊,只怕万一不小心给你的只有就快要挂掉的人形也不一定哦!”


“呵呵。。那也没问题!只要不弄死就好!”我一摆手,黑日就率着一队特战士,‘护’着我去沃尔特的十余万残兵前,只见在对方的大将指挥下,残兵们正排着方形阵与我军对峙。


我对着他们冷冷的说:“二年前我说过:我将对你们沃尔特再次来犯的军队毫不留情的,难道没有人知道?”


“好大口气!要不是你们凭着武器的强大令我军士气大降,我们才不会败在你们手里的!如果是一对一,我汪直元今日就能率部突围而去!”一名粗壮魁梧的大汉端坐在一匹红色骏马上,从己营策骑而出。


“是吗?沃尔特杀我大哥,你说我能让你们毫发无伤的突围吗!”我挥手示意,紧跟在我身旁的旗手立即挥舞大旗,在军旗招展下,围攻的战士们动作整齐的弯弓搭箭,箭尖都对准了包围圈内的沃尔特士兵。


精钢锻造的箭头闪烁着慑人的寒芒,更添了几分杀戮的气氛。在近二十万强弩的齐射下,即使是现在的我也很难全身而退,而沃尔特军更自然是不能独存的了。于是他们那点仅存的一点士气也完全瓦解了。


“我再说一次,不想自己变成箭猪的就马上放下手里的武器自动走出圈外受押!否则——死!”


“少说废话,死也不过是一瞬间罢了!”


“好!是条汉子,就凭你这句话!我和你公平的打一场,只要你能胜了我,你就可以全身而退。——如何?”


“好!”在暴喝声中,汪直元闪电般拿出交叉挂在背后的双剑,全身发出强大的气势,向我冲来。看他的实力已经到达了中阶剑师的阶段了!


我没有和外面所谓的强者交过手,所以不由手痒起来,左手一翻暗魔刀就出现在我手中,我顺势略略一劈,一股强大且略带杀气的刀气就有如实物,充斥在天地之间,呼啸着向着汪直元而去。


见我随手一招就已经有了这种威力,他眼中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但瞬间之后,又显示不屑之色,剑光一闪,手中精芒流转的一长一短的利刃幻化成了两团白芒,破开我的刀气,狂风暴雨般向我刺来。


我微微一笑,也不躲避,暗魔刀带起一片寒芒,劈向汪直元,恰是他硬接我上一招刀气,心浮娶燥、新旧之力交替的刹那。汪直元也算甚是相当了得(当然比昆廷和肖恩还相差悬殊,但也不愧为沃尔特的骑兵大将),立即双剑一变,迎上了我的那一刀。


“爆尘一字剑*白霜!”一点白色光芒在两剑相交之处绽开,并以极快的速度向剑身散开,直到双剑完全笼罩在白色光华中。“锵”一声,刀剑首次交击,两股力量撞在一起,只见刀剑交击处闪出一阵强光,“轰”光焰迸射,我们被这股爆炸后的能量抛了开来,,不同的是我依然是一派气定神闲的缓缓落下,而汪直元则在落地时往后直退了几步勉强才站住脚,要不是我只用了三成功力又在刀剑相接前卸去五分力道,要不是恐怕这时他就不会只是站不住这么简单了。


“怎么样?还‘不赖’嘛!再来啊!”


“我。。。。。”在那一瞬间,汪直元掠身而起,向离他最近的一名我军战士攻去,想要趁机逃回沃尔特境去。


‘呵呵,终于逃了?!’我看着他如苍鹰展翅般的身形,嘴上浮现一丝微笑。


“哪里去?”黑日大喝一声,不顾汪直元为了逃跑而使出的攻击,任由劲力打到身上,双手正握‘创世神’赠与他的那把厚背刀,翻腾的内劲直向刀身涌去,在寒天气劲的注入下,刀身逐渐发生变化,在一阵耀眼白光后,一个足有十个刀身大小的巨型刀芒在刀身出现。


“冰风斩!”随着黑日的大喝,刀光向着还没落地的汪直元飞速射过去。一眨眼间,刀光就来到他的背后。


汪直元一声暴喝,他竭尽全力,左右两把剑交织成密集的防御网。“嚓”一弱不可闻的声响后,白光持续向前飞进,直到消失在视线之外。由海底寒铁精炼而成的‘混元刀’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呀!


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我已经清楚了黑日的脾性:是个十分视恶如仇、鄙视临阵脱逃的翼人,尽管平时说话十分轻柔,一但火起来,百匹马也拉不回。


我策骑来到被这幕惨景吓呆了的沃尔特士兵面前,一丝微笑浮上面容,温声说道:“你们还要顽抗到底?可愿意为我效忠么?”


惊讶和喜悦的神色在沃尔特的每个士兵的脸上浮现了。在这个残酷的战国时代,我竟然轻易的饶恕了他们这些自问必死的敌对将士,这是他们从没有想到过的事。


不知是在谁带领下,近二十万士兵抛下了手中的武器,重重跪在我面前,大声高呼道:“我们愿意为主公效命!”在旁戒备的我军战士见状也大呼:“万岁!万岁!誓死追随大人!”


在这震天的欢呼声中,一轮红日正缓缓落下,为这血红的大地添上了黄霞的光辉,似乎在庆祝这一场仗的结束。。。。但是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