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八十三章 剔除汉奸

六指君1 收藏 40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李远强正想说都是党的队伍何须要分彼此,刘云又摇摇手制止了李远强的话头,继续说道:“咱们这大青山是一块天然的宝地,咱们身边既然有千里马,为何还要骑马找马呢?”

李远强皱起眉头,刘云的理由非常的牵强,而且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好像他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些什么。

李远强看着刘云的笑脸,缓缓地说道:“好吧!这次行动的目标就先按你的意见执行。”李远强对刘云的意见还是有一点的,但是现在还是让步吧!总不能让游击队分裂吧!希望刘云以后能够察觉到自己的错误。

刘云看着李远强皱起的眉头,笑着说道:“老李呀!这样吧!我们用一个折中的办法,我们两人的两条意见各自只采取一条,怎么样?”李远强铁道战略观点还是非常正确的,铁路不是在北方吗?干脆发展一支铁路游击队!

李远强考虑了几秒钟,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也好!那么我保留截断鬼子的铁道线。”虽然向大黑河发展也非常的重要,但是通过截断鬼子的交通线而取得的战果更大。

刘云将手在地图上一拍,手掌落下的地方正是桃林镇,说道:“我选择搅翻桃林镇。”

桃林镇是李远强心头的永远的痛。考虑了片刻后李远强将头猛地抬起,对刘云说道:“好!这个我支持你,你要多少天的时间?”

刘云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很随意地说道:“去去就回来,哪还用那么长的时间?”呵呵,特种兵渗入敌群杀个把人算什么?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在鬼子凶残屠刀的威胁下,桃林镇那一带的老百姓哪里还敢跟游击队接触?!游击队必须报复桃林镇的屠村元凶,否则以后的工作就很难开展。

潘贵二懒洋洋的趟在地上打起了瞌睡,通过几天的接触,总算搞明白了一件事情,原来这里的长官不兴打骂,既然这样那就还是好好的休息一番吧!

二连的一个排长灰头土脸的站在一边潘贵二的身边,想上去来硬的、发脾气却又害怕被潘贵二痛殴,想就这么走开又丢了面子。游击队的军纪很严,任何干部都没有用武器威逼战士的想法、习惯,这样一来就真的拿潘贵二没有办法了。

愤怒不已的排长的身上早有不少污尘了,这是开始发脾气时被潘贵二摔在地上“修理”后留下的证据,而周围的一溜战士见识了潘贵二的厉害后,也不敢帮干部修理潘贵二了。场面异常尴尬!

不久,有战士火速叫来了马常青,马常青的听到潘贵二这件事情后,哪里还顾得什么纪律?!骑着战马狂风般的杀到。

等到刘云听到风声的时候,两个大汉早就吼叫着扭打在一块了,地上的坑坑洼洼和破碎衣物就说明了搏斗的激烈。到达现场后,刘云好奇的将手抱在胸前观起战来。

两个牛人抱在一起吼骂着在地上扭来扭去,大概二十多分钟过去了,终究还是马常青的耐力更胜一筹,潘贵二连接挨了几拳后手脚立刻放慢了。

“不好!”刘云飞快的向场地中间跳过去,马常青这个小子打得兴起要下毒手了。“砰”的一声,潘贵二的太阳穴挨了重重的一拳,接着,马常青翻身骑在潘贵二的身上,带着呼呼风声的拳头再次对着潘贵二的脑门狠狠地砸来。

“住手!”刘云在后面险险的一把拉住了马常青沉重的拳头,而潘贵二却得到了极为宝贵的机会,“啊”的大叫一声后将一根有断口的木棍向马常青刺去。

“啊!”马常青一声惨叫,结实的木棍插入了肩膀,鲜血顺着伤口流出来了。刘云生怕马常青报复潘贵二,大力将马常青抱起,对身边的战士喊道:“快点叫医生来,最好是米院长亲自来。”

马常青受了重挫后反倒是冷静下来了,站起来后一咬牙将两根手指宽的木棍从自己的身上拔了下来,然后瞪着通红的眼睛看了看潘贵二,捂着流血不止的肩膀转身走了。有刘云在这里怎么能够再丢干部阶级的脸呢?

刘云对几个战士使了一个眼色,冷声喝道:“上刺刀!”然后指着潘贵二喝道:“押住他,如果胆敢反抗就地正法!”

几柄刺刀狠狠的顶在昏头昏脑的潘贵二的胸口上,一阵生痛后,潘贵二终于知道自己犯下了弥天大祸,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

“将他暂时关押起来!”刘云说完就去追赶马常青,希望这个小子不要伤到骨头就好。至于那个潘贵二,他的身手的确不错,如果他还可以教化,那就让他到首长们的身边来做专职保镖。

经过米俊的亲自检查,马常青的伤势并不特别严重,上上药就完事了。而将马常青刺伤的潘贵二最终被转让到了马常青的身边,这是马常青自己向刘云特别要的,马常青觉得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这种亏,非要将这个小子的倔脾气扭过来不可!

原本目中无人的潘贵二也知道自己胜之不武,特别是通过“实践”知道游击队有比自己更厉害的家伙后,在心理上的打击是巨大的!唉!潘贵二一番思索后还是决定老老实实的留在游击队。

根据桃林镇的游击队员介绍,出卖游击队的小混混叫做徐益,而桃林镇接替毛利小五郎的鬼子军官叫做清水一正。

刘云为什么要选择桃林镇呢?说来说去还是有一点愧疚心理,不是自己凭空冒出来,人家的桃林镇游击区也不会覆灭。

话又说回来,鬼子实在是太猖狂了,老百姓很可能会心寒,那么无论如何也要让鬼子和汉奸们体验屠杀平民后的血腥报复的!

这次马常青是不能伴随自己左右了,人家还有骑兵队要领导呢!而且伤还没有好,特别是侦察任务非要骑兵队的人不可,那么在拳脚方面能够和马常青不相上下的潘贵二就是不二人选,还要带上李向阳,至于另一个狙击手钱丁苏不能入选,他的体力是比较差,还有就是姚柱子,虽然他的拳脚方面比潘贵二要差得多,但是能负重,可以携带大量的弹药。

当天下午,刘云带着几个特种队员出发了,为了能够迅速的到达目的地,马常青的骑兵队空出了几匹战马带着他们南下,马常青则亲自骑马将一行人送到南方的桃林镇。

鬼子的封锁实在是太厉害了,几个人走走停停躲躲藏藏的,居然多花了一倍的时间才赶到桃林镇。

两天后的深夜,大家围坐在一起吃了一些干粮。刘云对马常青关切地说道:“常青你先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好奇心别太重了,这几匹战马你也一起带回去。”

马常青不解的接过刘云手中的缰绳,问道:“大哥,你们回去怎么办?这几匹战马还是在身边吧!”

刘云呵呵一笑,说道:“我怎么会没有代步的战马?去抢鬼子的战马就是了。”

马常青对着刘云会意的一笑,大哥总是这样,一个字——坏!对这刘云说道:“大哥一路保重!我先回去了!”又指着潘贵二恶狠狠的说道:“你要好生的帮助营长。”最后对各人挥挥手,然后狠狠地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在“蹄儿”的马蹄声中带着其他的几匹战马绝尘而去。

等到马常青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下之后,几个人才拍拍身上的灰尘向桃林镇走去。

李向阳边走边对刘云问道:“大哥!我们现在到哪里去?要进城吗?”其他几个人也转头向刘云看过来。

刘云摇摇头,说道:“进什么城?!我们先去将徐益这个狗汉奸杀掉!”又抚摸着李向阳的肩膀说道:“对付强大的敌人不要想着一次就能解决,而是要先吃掉它的爪牙,削弱它的力量后,最后再吃掉它这块菜心!现在鬼子在农村的力量非常薄弱,只要我们在农村里站稳了脚跟,鬼子下到农村后就只能抓瞎了,所以那些铁杆汉奸必须坚决镇压!”

徐益关上自家的房门,一不小心口中喷出一股腥臭的酒气,然后一步一晃悠地走到自己的卧室里,卧室的床上坐着一个畏畏索索的女人,徐益嘿嘿一笑,从身上的长袍马褂里取出一把驳壳枪,这玩意儿顶得自己的腰上一阵生疼,在女人的面前示威性的晃了晃后放在桌子上,挨着女人的边坐下后发现女人不怎么乐意,一声冷笑后,醉醺醺的说道:“你男人都同意了,你他妈的还给老子使脸色?信不信老子带人将你全家都抄了?嗯?”

女人原本俊俏的脸色涨得通红,头栽得更低了,徐益正要伸出爪子就要给女人剥衣服,这个时候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徐益大怒!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来打搅自己的好事情,对着大门口吼叫道:“是哪里来的王八蛋?信不信老子一枪打爆你的头?滚!给老子滚!”

徐益一声吼叫后,门外的敲门声暂时停止了两秒钟,然后却是更加剧烈的敲门声传来,好像不是有人在“敲门”,可能外面的人在大力的踹门,要不然门框怎么都会在摇晃呢?!

徐益提起驳壳枪,大声咒骂着向门口跑去,还没有挨近大门口,结实的木门连同门框一起倒了下来,门口站着好几个彪形大汉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看到几个彪形大汉后,徐益的心中顿时开始发慌了,连酒都醒了大半。

叙益正要将拿着驳壳枪的右手悄悄的向上举,眼前一道的白光一闪,一把匕首深深的扎入了大腿,徐益忍着痛举起了手中的驳壳枪,却又是一把匕首飞过来扎中握枪的右手。

刘云对着李向阳不满的说道:“都这么多天了,怎么你的匕首投掷能力还是那么差?”

李向阳摸摸脑袋不好意思地傻笑几声,然后飞快的扑到徐益的身边,狠狠的一脚踢翻正要爬起来的徐益,然后抬起脚残忍的对着徐益的脑袋狠狠地踹下去,一脚、两脚……。

徐益发出的哀号声渐渐得越来越小,脑袋上满是鲜血如同摔裂的西瓜一般,最后李向阳大吼一声,抬脚对徐益的喉骨狠狠地砸下去,徐益沙哑的叫了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后不再动弹了。

等到李向阳结果了徐益的性命后,一回头正要向刘云邀功,却发现刘云目不转睛看着自己,李向阳摸摸脑袋,不解的问道:“咋啦?大哥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呀?难道这人不该死吗?”

刘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回答李向阳,慢慢的走到徐益的身边撕下他衣服上的一块布,然后粘着他的血在地上写了一些威胁鬼子的话。

其他几个人又将徐益的家里洗劫一空,枪支弹药和银元钱财统统卷了腰包,姚柱子还将那个吓晕了过去的女人捆起来背在背上,这倒不是劫色,而是为了安全起见,到时候再将这个女人随便丢到哪里。不久几个人消失在夜幕里。

一行人又赶到了桃林镇的外围,自从刘云将鬼子在桃林镇的军营炸掉后,鬼子们不得不又在废墟上重新修建军营,加上从外县调集过来的鬼子骑兵队暂时没有回去,所以伪军们可就没有地方睡觉了,有些伪军不得不在城外搭起了帐篷。

走出了老远,李向阳总觉得刘云不怎么对劲,要不然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和别人说话呢?当然更没有和自己说话,这是怎么回事?李向阳憋不住了,一把拉住健步如飞的刘云,问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不高兴呢?是不是那个汉奸让你不高兴了?”

刘云停下脚步,伸出手在李向阳的脸堂上摸了摸,然后又将手放在李向阳的肩膀上,想要说话却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血腥报复那些鬼子和汉奸是自己定下的,但是杀人和虐杀是两回事,迅速而冷静的击毙敌人才是合格的特种兵,而虐杀只会让李向阳变成禽兽!

李向阳察觉到刘云的心情非常不好,立刻紧张起来,抓住刘云的手臂摇晃着问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看到李向阳如此的关心自己,刘云欣慰的一笑。

“向阳!”刘云说道:“我给你安排一个非常不寻常的任务,你能不能做得到?”

李向阳想都没有想,立刻回答道:“鬼子的大官我都可以打死,这有什么难的?你说吧!”除了“点杀”鬼子军官以外还能有什么别的任务?“点杀”这里的鬼子军官还不容易吗?!

刘云知道李向阳所指的是另外一回事,摇着头说道:“我的这个任务说简单也的确非常简单,但是你不一定能够做得到!”李向阳的胃口立刻被刘云吊了起来,期盼的看着刘云。

刘云一扫脸上的阴霾,摸着李向阳的后脑勺,哈哈笑着说道:“我要你下次杀人的时候不能带着感情,也就是不能有喜怒哀乐,即使是你最痛恨的人你也不能有愤怒的感觉,你要感觉自己就好像对着木靶射击一样。当然,更不能有那种为了体验杀人快乐而杀人。”

“为了体验杀人快乐而杀人?”李向阳抬头不解的望着刘云,怀疑地问道:“就是这件事情?这就是你给我的任务?”

刘云在李向阳的肩膀上不中不轻的砸了一拳,说道:“就这你还不一定能够做得到呢?”

“哎哟!”李向阳一声尖叫,抱着肩膀连连后退几步,拳头立刻对着刘云挥动起来了,不屑的说道:“切!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吗?这点事情都不能做到吗?打人还这么痛!”

县城外稀稀拉拉的驻扎着一些伪军,刘云猜测那些草棚、军用帐篷里面大多都没有人,不然为什么没有灯火呢?更离谱的是哨兵少得可怜,观察了一阵后,居然没有游动哨兵!

原来这些伪军也不是傻瓜,首先是军官们纷纷跑到镇上找地方睡觉去了,接着下面的兵的也一样纷纷开溜,对于伪军官兵来说,只要明天一大早能够及时赶回来点名就可以了。

伪军的营地用稀稀拉拉的木板围起来,两个看门的伪军跺跺脚,不屑的对着身后的营房“呸!”了一声,妈的!凭什么日本人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老子却要在这里挨苦受冻?

黑暗中,几个人对刘云看了看,刘云摇了摇头,这些小小的虾米不值得动手,需要赶快的杀掉屠村的元凶——鬼子军官清水一正然后立刻回去,只要让日本人知道游击队不好惹就可以了。

毕竟游击队没有实力和时间与鬼子在这里耗下去,鬼子可以用大量老百姓的生命来威胁游击队,而游击队却只能偷偷摸摸零敲碎打,所以报复的范围越小越好。

李向阳放下手中的步枪,不满的抿抿嘴巴,跟在刘云的身后一溜小跑离开了。

鬼子的临时军营里,几个膘肥大膀的大汉正在折磨奄奄一息的陈大伯,细小而坚韧的皮鞭撕裂后空气发出尖锐的啸叫声,然后“啪”的落在人身上,陈大伯无力的睁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这鬼子在说的什么已经完全听不到了,迷糊间突然向一边歪倒昏迷了过去。

一个鬼子马上端来一盆冷水泼在陈大伯的头上,“噗!”的一声后,陈大伯皱皱眉头艰难的摇了摇头,眼前的看到的情景比昏迷前要清晰的多了,连听觉也恢复了不少。

一个鬼子对陈大伯示威的举起皮鞭,然后又对常玉清示意的看了看,常玉清立刻跑来轻声地在陈大伯的耳边说道:“老头!别硬抗了,太君说了,只要你交待了就可以放你走……”

“呸!”不等常玉清说完,陈大伯一口带着血迹的口水吐到了常玉清的脸上,骂道:“狗汉奸!滚!”常玉清恼火的站起来用手帕抹掉脸上的口水,骂道:“不知死活的老东西!”

清水一正端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陈大伯,眼睛中净是愤怒!等到常玉清骂骂咧咧的走过来了一后,清水一正抬头问道:“常君,那个老头还有利用的价值吗?”

常玉清回头看了看陈大伯,这个老人已经被摧残的差不多了,照这样下去很可能过几天就会死掉,对清水一正敬了一个军礼后,恭敬的回答道:“太君!和您猜想得一样。”说完作了一个砍头的手势,清水一正立刻站起来,用日语对着几个鬼子说了几句话。

听到清水一正的话后,负责拷打的鬼子们立刻如同泻了气的皮球,纷纷收拾随身家伙离开,一个鬼子临行前又狠狠地踢了陈大伯几脚,陈大伯低低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清水一正大跨步的在青石块的地面走着,军靴的后跟有节奏的摩擦着地面,周德贵这几天都没有出门,而是在家里拜菩萨,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那个老头肯定会招供自己的秘密,换了自己也会这样做!没想到担惊受怕了几天后并没有日本人过来抓人,嘿!菩萨真的显灵了,可能是日本人下手太狠,一个不小心将那个老头的脑袋打坏了!

游击队全军覆没了,这以后也总算平安无事了!趁着心情愉快,周德贵晚上带着几个部下出来散散心,刚刚出门就看到了清水一正,周德贵夸张的叫道:“太君!您也出来了?”

清水一正回头看了看,发现是周德贵,理都没有搭理周德贵,又板着脸继续走自己的路,倒是常玉清回头对周德贵笑了笑,说道:“太君今天辛苦了,正要回去休息!”

周德贵和常玉清有些臭味相投,私人交道还挺不错!得知清水一正要回去休息了,周德贵立刻对着清水一正的背影喊道:“太君!一路好走!”等到清水一正走远了,又狠狠地对着地下吐了一口口水,身边的一个小伪军见状附和道:“大哥,我也是非常的讨厌这个日本人!”

周德贵立刻伸手在那个小伪军的头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训斥着说道:“你在胡说什么?皇军是那么好得罪的吗?刚才我不过是口水多了一点,吐掉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

小伪军连连说道:“口误!口误!”心里却在大骂周德贵,好话歹话都让你说完了。

另一个伪军见状,贼笑着说道:“队长!别想这些烦心事了,咱们晚上去哪里消遣消遣?”

听到这话周德贵立刻开始绞尽脑汁的思考起来,这个小地方还真是鸟不拉屎!吃没有大饭庄,喝没有大酒楼,玩没有名戏班,乐更没有大春楼,犹豫了半天才对手下说道:“咱们去抓蛐蛐玩!”几个部下闻讯立刻泻了一口气,还玩这个?周德贵看到几个部下一副不满意的样子,皱着眉头的说道:“你们想到哪里去?去吃富满记?人家已经和陈篙塔上了关系,我总的给人家陈篙一点面子吧?昨天才去吃完人家,想再去吃那也得等几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