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六篇 再战日本 第十二章 战场绑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特种部队是现成的,而且魏明涛早就预料到会动用特种部队,所以很快就让部队进入了战斗状态,只不过,在行动之前,还必须要拿到可靠的情报,不然的话,行动就是盲目的,最终带来的结果也不会让人满意,而问题就出在了这个情报环节上。

余彬到了40军军部之后,等了足足两天,才收到了总参谋部送来的情报,而且,这还是一份很不完整,实际上没有多少意义的情报!

“妈的,这些情报机构的人都是吃干饭的,竟然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一看完,余彬就破口骂了起来,这里不是总参谋部,他很自然的把平时压抑在心底的怨恨发泄了出来,“老魏,你来看看,我们那么多的情报机构,竟然连个叛军的消息都搞不到,这些情报人员是干嘛的?”

“老余,这事我看不能怪情报部门的人,毕竟日本叛军的情况很特殊。我不瞒你说,前段时间,我都想让几个自己人打入叛军内部,但是后来放弃了,知道为什么吗?”余彬有点疑惑的看着平静的魏明涛,摇了摇头。“很简单,日本地方政府早就想办法开始渗透到叛军内部,他们都是日本人,要渗透的话,自然容易多了,但是你知道结果吗?十二个地方政府的谍报人员全都被叛军发现,接果全的完蛋了,另外还牵连了几百人进来,据我所知,其中还有一个我们长期在叛军内部卧底的特工,死得很惨,他的脑袋是在九州发现的,四肢在四国,躯体则在东京外面的一座垃圾堆里!”

“叛军的反情报机构有这么厉害?”余彬倒吸了口冷气,看来这确实不能怪情报部门,这些叛军还真有两手。

“事实不是这样,叛军只是非常残忍!”魏明涛冷笑了一下,说到,“你看过之前提交给总参谋部的作战报告吗?”

余彬点了点头,每一份40军的作战报告他都看过,而且看得非常仔细。

“在洛美村,叛军为了防止有人泄露他们的消息,所以把200多名村民全都杀害了,而在其他的地方,这类事情也经常发生,现在我们可以确认的是,在这场战役的前半个月中,至少有5000多名平民因为知道了叛军的部署,或者是调动情况,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而被叛军集体屠杀。现在,你认为叛军在管理自己情报方面,会轻易的让我们的谍报人员渗透进去吗?”

“哎!”余彬长出了口气,说到,“看来,要搞清楚叛军部署情况,抓两个舌头确实不容易啊!”

“呵呵,没你想象的那么困难,其实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预料到了!”魏明涛说着就站了起来,“走,我带你去看点东西,也许对我们的行动有帮助!”

余彬惊讶的看了魏明涛一眼,马上跟了出去:“你有什么好东西还藏着,我是说你这两天怎么一点都不急呢!”

“其实不是什么好消息,也不算藏着,我本想能够搞到直接情报的话,那就是最好不过了,而现在看来,我们必须得采用‘B’方案了!”

两人离开了军司令部,朝着这座军事基地的后面走去,很快就到了一座仓库外面,两名看门的卫兵立即向两位将军敬礼,然后打开了仓库大门上的一扇小门,将两人放了进去。

“老魏,你跟我搞什么鬼?”看到仓库里杂乱对方的一些物资,余彬有点生疑了。

“你耐心点,我保证你看到之后会很满意的!”两人又穿过了两扇小门,最后走到了一扇有两名卫兵看守的门前,“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报告军长,李刚上尉说,军长来了就请立即进去,他们取得进展了!”

“很好,你们继续留在这里,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来,明白吗?”

“明白!”

魏明涛点了点头,向余彬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就鱼贯而入。里面是一个小房间,只亮着一盏不足15瓦的小台灯,显得很昏暗。房子中间是一张书桌般大小的铁架桌子,在台灯前面的那个人正趴在桌子上,身上的衣服很破烂,而在台灯后面还有一个人,只不过整个人都隐没在了黑暗里,只有一双眼睛在闪动着。

“这是干什么?”余彬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审讯室,这显然是违反规矩的。俘虏是不会由部队直接审问的,一般的情况下由战区司令部的宪兵负责审问,而魏明涛这么做,显然有违军规。

“老余,我可是把我的所有秘密都告诉你了,你可别上去给我打什么小报告!”

“我是那样的人吗?”余彬看了魏明涛一眼,问到,“这是你们抓到的俘虏,好象40军不收俘虏吧!”

魏明涛笑了笑,对台灯后面那人说到:“李刚,让他醒过来,我要亲自问话!”

那名军官站了起来,身材非常的魁梧,而他很快从屋子一角提了一桶冷水过来,一下就泼到了趴在铁桌子上的那名俘虏身上。这时候余彬才看清楚,这不是一名日本人,而是一个美国人,至少是一个西方人!然后余彬就惊讶的看着魏明涛,他在魏明涛提交的作战报告里面可没有看到一点这方面的东西!

“看清楚了吧,这小子是个美国人,是被美国政府派到日本来的军事指挥官,只不过,他运气不好,被老子给抓住了!”魏明涛笑了起来,“当然,这事我没有向上面报告,怕引起更大的纠纷,而且我就知道这些美国人肯定能够在关键的时刻发挥重要的作用!”

“老魏,你抓了多少这样的俘虏?”余彬知道魏明涛的能力与脾气,所以现在也不是很惊讶了。

“不多,三十多个,都分散关押的,我就想从他们嘴里搞出点有用的情报来,这不,现在就派上用场了!”说着,魏明涛就坐到了那名军官的椅子上去,这才发现只有一把椅子,“李刚,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给余将军找把椅子过来!”

半天,李刚才有点尴尬的包着个板材箱跑了回来,这里看来没有多的椅子了。余彬也不介意,就坐到了板材箱上面,看着魏明涛怎么审讯这个俘虏。

因为这些美国俘虏早就被隔离审问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了尽量搞到有用的情报,而且时间比较充足,所以审讯的时候没有使用会对大脑产生破坏作用的药物,而是直接通过拷问的方法进行的。眼前这名美国人的抵抗精神就已经崩溃了,李刚仿照满清十大酷刑搞的审讯手段还没有用完一半,他就把什么都交代了出来。

魏明涛只是简单的问了几句,确认这个美国佬的神经确实崩溃之后,就满意的点了点头,拿着李刚整理出来的审讯资料,与余彬离开了。

回到军部,余彬就有点迫不及待的翻看起招供的资料来,这下他也有点兴奋了。“老魏,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一手啊,看来你应该去总参谋部的情报处某个位置,我想你肯定比那几个草包干得要好得多!”

“老余,这玩笑开不得,我仅仅是偶而为之,如果长期干,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而且此事你可得给我保密,现在就我们两人知道,如果泄露了风声,可别怪我不客气!”

“放心,我们两个老战友了,还有什么不可相信的呢?”余彬现在是拿到了自己想用的东西,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看来,这些美国佬都还是贪生怕死,连他12岁开始泡妞的事情都交代了出来!”

“其实并不完全是这样,老余,你没有在前线与美国人打过,对他们的了解不是很多!”魏明涛坐了下来,摸出烟来,点上了一根,“在澳大利亚,那些美国兵确实很怕死,只要我们猛的一打,他们就逃了。但是,在新西兰,美国兵的抵抗却非常的顽强,其战斗意志不在我们之下。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美国人有自己的缺点。在澳大利亚,他们认为还有路可退,所以不肯全力死战,但是在新西兰不同了,他们已经无路可退,海空通道都被我们封锁了,那么个弹丸之地,他们根本就无法坚持。所以,打得非常的顽强,让我们损失了很多兄弟。而这就是美国人的通病,给他们一丝生存的机会,他们就不会卖命的去打,而只要把他们所有的生路都堵死了,那他们就会玩命的跟你干!”

“看来,我应该把你这意见向上面汇报一下,以后我们就按照这办法打美国佬!”余彬笑了起来,“好了,我们先说正经事吧,现在既然已经有了可靠的情报,那下一步怎么办?”

“特种部队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但是在此之前,我们先看看别的方面的情报,相互印证一下,这样才能确定情报的可靠性!”魏明涛说着就招手把一名参谋叫了过来,“侦察部队与空军的侦察报告送来了吗?”

“报告军长,侦察报告我们已经收到了,现在正在处理,请你们稍等一会!”

“老魏,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几板斧,不但是打仗的料,搞起这类小玩意来,也得心应手,我得向你学学了!”

“这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不说也罢!”魏明涛尴尬的笑了一下,“好了,情报处理应该结束了,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走到了战区地图前,中央处理器正在把处理好的情报显示在地图上。

“美国佬交代的东西没有问题,他肯定是把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余彬看着地图,深感40军的工作做得非常细致,而这是任何一次特种作战行动能够获得胜利的先决条件。

“虽然他全招了,但是不完全!”魏明涛将地图上的两处地点放大,“你看,这里一个是叛军的前线指挥部,一个是他们的后方指挥所,而在美国人招供的内容中没有这两个地点的任何一丝线索!”

“你是说,叛军连他们的顾问都瞒着,连美国人都不信?”余彬皱起了眉毛。

“美国人在日本按的什么心,你我都清楚,那叛军的将领肯定也很清楚。他们是相互在利用,既然是利用关系,那么叛军为什么要相信美国人?”魏明涛冷笑了一下,“但是,这就给了我们机会,如果他们拧成一股绳子的话,那我们到哪去搞到这么多的情报呢?”

“这到也是,看来我们走运了!”

“这话说得早了一点,等到行动结束之后才知道我们的运气怎么样!”魏明涛抬起了头来,“老余,你看看,我们这次应该怎么行动?”

“老魏,你这就在给我出难题了,我可没有你那么多领兵打仗的经验,而且现在是在你们40军的地盘上,该怎么干,你做决定,我这需要最后的结果!”

“你小子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这一招狠,真的够狠!”魏明涛笑了起来,“那好,既然你不肯,那我就来指挥吧。我想,这次我们主要突击敌人的四个指挥部,两个前线军指,两个后方指挥部,最远的在北海道的函馆。虽然规模大了一点,但是我们军的特种大队的人数足够分配。而在这四次突击中,只要有一个地方得手了,那么我们就成功了!”

“必须要做到隐秘,而且行动要迅速,如果叛军猜到了我们的意图,就算我们抓到舌头的话,那恐怕也没有多少用了!”

“对,所以我让部队今天晚上就行动,同时做好审讯方面的工作,只要今天晚上一抓到舌头,明天一早我们就能拿到情报了,然后再让特种部队出动,一次端掉他们所有的窝点!”

“这需要跟驻军司令部联系一下吗?如果他们隐藏武器的地点太多的话,那么我们的特种部队肯定不够用!”

魏明涛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暂时没有必要,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毕竟泄露了出去,这个行动都得失败。另外,我们军的突击部队也完全可以当特种部队使用,所以在兵力上不存在问题!”

“那就听你的安排,这次务必要打点小鬼子的大规模报复能力,不然日本就将变成没有丝毫用处的地狱了!”

当天晚上,张德彪的部队就出发了,因为要分头行动,所以他带领一队人马,杀向函馆的日本临时政府所在地,而副大队长率领一队人马杀向青森的叛军司令部,另外还有两名中校中队长各率领一队人马杀向叛军的前线指挥部。

我们单看张德彪这路特种部队的行动。离开基地之后,运输机很快就离开了陆地上空,然后在海面上以不到20米的高度迅速向北飞行着。叛军没有雷达,但是在各地都有眼线,所以只有在海面上飞行,才能够尽量保证特种部队的行踪不暴露。而这一队人马有24人,组成了三个战斗小组。张德彪的用人观点一向是不在多,而在精。24人全都是最精锐的战士,个个以一挡百!

在飞到函馆东面150海里的地方,运输机立即爬高,上升到了21000米高度,这是美国运输机经常走的一条航线,所以他们准备伪装成美国运输机,让叛军使用的那种低性能的导航雷达无法确定他们的真实身份。

在函馆市上空,24人都从运输机上跳了下来,采用的是高空跳伞方式。只不过,他们现在不需要依靠降落伞了,而是在距离地面500米左右启动单兵飞行器,然后平稳的降落在地面上。

“快把东西收拾好,一小组在前,三小组断后!”一着陆,张德彪就忙碌了起来,很快他们就确认了自己的位置。与预定的着陆点完全一样,他们准确的降落在了市区北面的垃圾场里,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基本上没人在这里活动。

三支作战小组迅速分散,依靠精确的导航系统,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前进方向。为了支持特种部队作战,此时在函馆市南面250公里处,一架无人导航飞机正在4万米的高空飞行,为参加作战行动的四支特种部队提供导航信息。

临时政府的首相官邸就在市区的北面,当然张德彪他们没有想过要去绑架临时政府的首相,那里可驻扎着整整一个营的卫兵,他们不是怕打不过,而是怕打草惊蛇,最后捞不到什么好的结果。

这次,张德彪他们袭击的目标是叛军临时政府的防务长官,即相当于国防部长这样的官员。而情报显示,临时政府的国防部长是一个好色之徒,而他经常出没的地方是一家高级酒店,说白了,就是一家妓院,专门为临时政府的高级官员提供发泄的场所!

很快,24人就借着夜色的掩护,来到了酒店外面。因为函馆市经常遭到轰炸,所以到了深夜,街上的行人很少,偶而开过的几辆汽车,也是一些官员的,大概这些临时政府的官员都知道他们的命不会太长,所以有了机会,就纵情的享乐!

“三小组掩护,一,二小组跟我上!”借着攀爬设备,两个小组的16名特种兵迅速的从酒店的外墙向上爬去,而每到一层,都会有4名特种兵用携带的仪器搜索房间里面,以确认那位好色的防务长官有没有在这个房间里。

搜索行动进行得很顺利,而正如同后方的的情报人员判断的一样,这位早年丧妻的防务长官现在还在酒店里面,他所在的房间是八楼靠东的那套高级套房,里面至少有三个人。

“大队长,这个小鬼子看来还喜欢玩虐待游戏!”一名负责侦察的特种兵把探测仪器的屏幕转到了上校这一边,上面正显示三个人影在里面,而且做的是一些猥亵的动作。

“你小子别给我乱想,现在可是在执行任务,军长说了,这次任务非常重要,如果失败了,你我都走不了干路!”张德彪皱了下眉毛,“确认就是我没要找的人吗?”

“确认,与目标特征完全吻合,像狗一样趴着的那个就是他!”

“好,一小组在外面看着,准备接应人质,二小组更我冲进去,爆破手准备行动!”

“大队长,我们还是按原计划撤退吗?这可太危险了,如果这么一炸,那么肯定会让周围的警卫部队察觉,我们连冲出市区都困难!”

张德彪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太心切了,差点忽略掉这个重要的问题,他尴尬的笑了一下,抬头向上面看去,而前来接应他们的飞机正在外海盘旋,这时候他看到了房屋的顶层,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立即联系接应飞机,让他们靠近一点,我们发出信号之后,他们立即到房顶上来接应我们,让三小组先上去!”

“好!”通信员立即开始联络,最后向大队长做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一切都搞定了,而原先留在地面准备接应的三小组也立即爬了上来,先一步到了屋顶上去。

这时候,爆破手也在房子的墙壁上装好了炸药,负责突击行动的特种兵立即隐蔽了起来,免得被自己的炸药给炸伤了。随着一下猛烈的爆炸声,房子的墙壁出现了一个2米高,4米宽的大洞,房间靠外的墙壁几乎全被炸掉了,而且爆破的准确性相当高,没有伤到仅距离5米的队员!

爆炸声还在回荡的时候,张德彪已经一下跃了进去,两名妓女以及正在与她们玩虐待游戏的,脖子上套着一个项圈,身上一丝不挂,装成一条狗一样的临时政府防务长官被爆炸以及随后冲进来的如同鬼魅一般的特种兵给吓傻了,连动都不会动一下。

张德彪两枪就放到了那两名妓女,他不会容许自己犯任何错误,虽然女人没有抵抗能力,但是谁知道她们会不会惹来麻烦呢?而紧跟着进来的两名队员立即将枪口对准了房门,第三批进来的两人架起了已经瘫痪在床上的临时政府防务长官。

这时候,守在门外的保镖也反应了过来,但是他们一冲进来,就立即被密集的子弹射倒了,随后赶到的保安人员根本就不敢拿他们手里的小手枪去与全副武装的军队打,那比送死还要愚蠢。

两名负责押送的特种兵将那个赤裸的男人绑了起来,然后装到了一个专门用来放人质的口袋里面,然后就带着他从外墙向楼顶爬去。

张德彪先确认了房间里面没有了其他人,然后指挥部队立即撤退。而这时候,他看到了那名防务长官的公文包,立即上去拿好,对着门口扫射了一通之后,才跟着队员朝屋顶爬去。

这家酒店只有10层楼高,这已经是函馆市最高的建筑之一了。而问声赶来的警卫部队立即包围了大楼,但是当他们发现袭击者没有要从地面逃跑的意思之后,立即知道上当了,并且马上组织人员向楼顶冲锋,只不过,早已经在楼顶待命的特种兵根本就没有给这些乌合之众一点机会,十多名警卫部队的人员被打死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冲上来了。

“接应我们的飞机什么时候到?”

“还有五分钟!”

“妈的,真他妈的慢!”张德彪啐了一口唾沫,向楼下看去,这时候大批的军警正在增援,而且叛军连坦克与自行迫击炮车都开了上来,显然他们不会眼看着袭击者逃走。

“狙击手,给我干掉那名叛军的指挥官,我们还得坚持一下,我可不想吃炮弹!”

一名拿着狙击步枪的特种兵点了点头,那名叛军的指挥官距离大楼大概有600米,这个距离根本就不算远,而且他肯定没有想到对方会有狙击手。只是略一瞄准,一发子弹就呼啸着脱离了枪口,而那名叛军指挥官也应声倒下了。

“大队长,接应的飞机到了,但是他们要求我们先干掉研制火力,不然他们无法降落!”

“真麻烦!”张德彪骂了一句,把枪背到了背上,“给我火箭筒!”

一看到大队长的行动,其他带有压制武器的特种兵立即行动了起来,纷纷用火箭筒与单兵导弹瞄准了下面的那些装甲目标。不到一分钟之内,所有围上来的叛军坦克与自行火炮全部被摧毁掉了,而这时候,在上空盘旋的运输机才缓慢的降落了下来。

“爆破手,将屋顶装上炸药,用遥控引信,老子要给叛军一点厉害看看!”

不用多说什么,4名爆破手立即就在屋顶的几个结构承力处安放好了炸药,并且装好了遥控引信,而此时,别的队员也把那名已经昏迷了过去的临时政府防务长官押上了飞机。其他的队员也纷纷登机,准备撤离战场。

所有人都上了飞机之后,运输机开始垂直上升,叛军此时肯定后悔没有带单兵防空导弹来,不然这架运输机肯定跑不掉。而当运输机上升到了5000米高度的时候,任何单兵防空导弹都没有用了。

张德彪坐在运输机的舱门边上,他示意飞行员放慢了飞行速度,然后用夜视望远镜看着酒店的屋顶。叛军涌上了房顶,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里已经成为了死亡的陷阱。而当叛军一出现混乱的时候,张德彪立即按下了遥控器上的起爆按钮。

一团桔黄色的火球升上了天空,而运输机也立即加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四支特种部队的行动基本上都成功了,只有袭击能代的叛军前线指挥所的那支分队受到了顽强的抵抗,两名队员受了重伤,只不过都没有生命危险。而这次一共抓到了7名舌头,这比魏明涛规定的还要多三人,那三个倒霉蛋都是被特种兵临时带走的。

“张德彪,把俘虏交给审讯的同志,你带着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肯定还有行动,我要你们都养足精神,到时候的行动更加危险,明白吗?”

“是,军长!”张德彪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军长,这次我们干得不错吧,你有什么奖励?”

“你急个屁,快给老子滚,现在就要奖励,小心老子把你给撤了,盯着你那位置的人可不少!”魏明涛说着,就一脚踹了过去。

“谁?谁敢与我竞争?”张德彪大叫了起来,但是也赶紧溜了,而参加行动的特种兵们都大笑着离开了。

余彬看着这伙年轻的特种兵的背影,还真有点羡慕他们的精力与能力,只不过,他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也不可能实现他成为特种兵的梦想了!

“老余,我们也回去休息吧,审讯的事情,我们管不着,而且也帮不上什么忙,有了结果的话,会有人来通知我们的!”

余彬苦笑了一下,跟在魏明涛身后会了军指挥部:“老魏,我可没有心情去睡觉,这次的行动我们成功了一半,如果能够及时的套出情报的话,那我们就成功了一大半!”

“你是担心叛军会把剩下的基因武器转移走?”魏明涛坐了下来,点上了根烟,他其实也没有心情去睡觉。

“是啊,我们这次行动的针对性非常强,是个人都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如果叛军及时判断出我们的意图,那肯定会转移那些基因武器,而今后要想再找到线索的话,那麻烦就更大了!”

魏明涛点了点头,摸着额头想了一会,然后说到:“那我们得做点什么了!”

“主要是要阻止叛军的情报传递能力!”

魏明涛拿起了电话:“帮我接空2师师长,我有急事找他!”

一会,电话通了,明显空军师长对于被人在半夜从床上叫起来,不怎么高兴。

“老严,这次有件事情要麻烦你了……你们那还有一些干扰弹吧……对,就要那种,你帮我对叛军后方基地去投上几枚,让他们在12小时之内无法使用无线电通信手段……对,还有,让你们的部队都活动起来,这次没有限制,可以自由轰炸战线后方任何地区的任何暴露的叛军,你们尽情的炸……放心,我同意的,就这么做,投的炸弹越多越好……那好,麻烦了,半夜打搅真是不好意思!”

魏明涛放下电话就笑了起来,余彬也笑了起来:“你小子的鬼主意就是多,现在我们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就算叛军知道了我们的意图,他们现在也无法调动兵力,更不可能将藏起来的基因武器转移!”

“还没完,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魏明涛又拿起了电话,这次他是命令自己前线的部队把所有侦察部队都放出去,同时让军直属的远程炮兵团做好了战斗准备,只要前线侦察部队发现了目标,就立即进行炮击。

在双重打击下,叛军更不敢轻举妄动了。而接下来,两人也没有什么事好做了,但是都不想去睡觉,最后两人决定去下几盘象棋,这总比坐着干等好吧!

天快要亮的时候,一名参谋跑了进来,审讯结果出来了。两人立即停止了对垒,整理了下衣服,就朝审讯室走去,看来一切行动都非常顺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