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无聊的隐居生活 第四章引狼入室

ddtt 收藏 30 68
导读:狙杀悍将 无聊的隐居生活 第四章引狼入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把跑车开到路边,车熄火之后怡慧下了车,直接走到许睿坐的那家小店前边,看着坐在那聊天的许睿和吴哲。

她往那一站,许睿和吴哲马上就不说话了,因为有些事还是不让外人知道的好,还好话题没深入。吴哲用眼角扫了这个老女人一下,看她穿的都是名牌时装,身上还散发的高档香水的味道,就知道有来头,他站起来说:“你有客人我不打扰了。”

他要走,许睿高兴还来不及呢,但是脸上没一丝表情,他一般从不把想法挂在脸上,即使不高兴也没人能看出来,他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其他的也没说什么,怕他还来找自己,所以更不敢说什么‘下次再来’‘有空常来’的话。

转身走之前,吴哲还想说句话,但是见这老女人站在这发呆,说了怕外人知道自己和许睿谈话内容,就用很生疏的法语说道:“你应该回来,有很多大事值得我们去做,即使我们不开原来注册的公司,也还是要积极的面对这个世界。”

这段话不是英语,怡慧一个字也没听明白,她只懂点英语,没想到和许睿说话的这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会法语,好多人国人连英语都不会。他既然说法语给许睿听,那肯定是话中的内容不想让自己知道,只想让许睿一个人听,说法语只是想把要说的内容加密,那许睿肯定会解密。可许睿没上过高中,她无数次看过他的个人简历,他只是个清洁工,怎么还懂法语,为什么简历上没写?这其中一定有原因,她太想知道其中的原由了,每个人都是有一点好奇心的,她虽然年纪不算轻,工作也很忙,但她想知道关于许睿的一切。

等吴哲走了,怡慧才提着手提袋站在他面前,小声问:“可以在这里坐一会么?”她见到许睿很开心,但不知道说些什么,站在他对面总感觉有点尴尬,见到他总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像站在火堆前一样温暖。

因为怕见到她,所以许睿和他面对面的时候无话可说,白天的事还记的很清楚,不过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好,每天上班还是要见面的,驳了懂事长的面子,还要从新找工作隐居起来,太麻烦了,先给老女人一点面子吧。许睿拿出一张面巾纸铺在一个椅子上,很小声的说:“请坐吧。”

老女人坐下之后问:“你吃饱了没,要不我请你吃西餐。”

许睿心中轻蔑的‘哼’了一声,她真以为我是个穷小子。太好了,看来我伪装的不错。心说话我吃鸟个西餐,在美国吃了两年,又在刚果吃了两年法式西餐,闻见牛排就恶心,想起来法国奶酪就想吐,闻到美国炸鸡的味道就心烦,还有难以下咽的鹅肝汤,油腻的汤里除了胆固醇还有什么。但是不能和她说实话,绝对不能说自己去过美国,也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吃过法式西餐。他只好假惺惺的说:“西餐很贵,我那好意思让你请,等我赚到钱,我自己请自己吧。”

老女人笑了几声,盯着许睿,轻声慢语的说:“你想赚钱,是很容易的,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当总监,工资很高,你想不想赚?”

居然用钱拉拢许睿,许睿真实哭笑不得,其实许睿不穷,也不缺钱,只是不想露富而已,他根本不稀罕月薪1万,老女人出错招儿了,但是又不能当面戳穿,只好谦虚的说:“我连高中都没上过,干不了总监。”其实这话是真话,他的确没上过高中,初中毕业就去了美国在CIA的培训中心上了2年学,后来当私人保镖去了,还当过安全顾问。(其实当的是雇佣兵)

“学历不重要,你只要肯学,就能把工作做好,你考虑一下,给我个答复,我希望是越快越好。”怡慧盯着他没完没了的看许睿,都把他看的不好意思,他只好低着头,尽量不看老女人那双几乎要喷火的眼睛,尽量不去闻她身上散出的香水味儿。

如果换了别人,或许会答应,受到一个女老板的青睐不是什么坏事,被一个有钱的老女人爱上也不是什么不幸,如果许睿真是个穷的饭都吃不开的穷小子,他也许会有意讨好这个老女人,靠她可以过上有钱人的日子,可以过上不劳而获吃喝享受的生活。这可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选择她就能住上高档的独立式别墅,可以每天开着一百万以上的跑车四处玩,可以在五星级酒店里吃早点,这是多么大的诱惑呀。

实在没说的,许睿只好摆肉头阵,一句话不说,看老女人要说什么。许睿看他不说话,就继续找话题找机会,“这里离你家不远吧,能不能请我进去坐坐?就算公司领导关心员工,做家访,好不好。”

坐在这里被过往行人看着,也不是什么好事,不知道的路人还以为许睿在‘钓’有钱的老女人呢,还是回家去吧,她想去就让她去,看看她到底想怎么样,“好吧。”

许睿走前边,怡慧走后边,离开这招人眼的马路边。


他家距离小巷子不远,是一座很旧的四层住宅楼,楼道里根本没灯,漆黑一片,怡慧吓的不敢走,紧紧的揪住许睿的袖子,躲在他身后。

许睿看他怕黑,就掏出打火机,把楼道照的很亮,领着她回到自己家。

“随便坐吧。”许睿把她请进家,打开客厅灯,随手把门关上。

这套住宅是很老式房屋,没装修过,客厅挂着一盏并不很亮的普通电灯。家具很简单,只有一个长条沙发和一个茶几,还有几个破木头凳子,然后什么都没有,连个电视都没有。怡慧把手提袋放在沙发上,看了看这空荡荡的客厅,然后坐到沙发上,“你就住这里呀?”

许睿直接去了卫生间,只客气的“恩”了一声,就打开水龙头,脱下T恤衫,用自来水洗头洗脸,拿毛巾擦着身上的汗。洗完了就随手从晾衣架上拿过一件洗完晾干的背心穿上。怡慧在客厅坐不住,也走进卫生间,安静的站在他旁边,等洗完脸才说:“我帮你洗衣服吧。”

“不用了。”许睿转身出来,坐到客厅上的一个凳子上。

“我是你的客人,你怎么也不给我倒杯水?太不礼貌了吧?”

他随手从客厅角落里的纸箱子里拿出一瓶子矿泉水,放到茶几上。

“就给我喝凉水呀?”

“我这没热水。”许睿把矿泉水自己拿了起来,拧开瓶盖就喝。

“你怎么这样?”老女人假装生气。

许睿就把拧开盖子的矿泉水递人怡慧,老女人拿过矿泉水喝了几口就放在茶几上,“你坐我旁边好吗,我想和你说说话。”她装出可怜的样子给他看。许睿无奈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灯发呆,他知道过不了几秒,老女人又要发动攻势,还是给她点便宜吧,自己需要这个工作来隐蔽身份,如果没事做自己会闲的发荒的,自己虽然有一些存款,但是不够后半辈子花,也不够养老,400元的工资虽然不多,也比没有强。

他猜的一边没错,怡慧闲不住,到嘴的‘肥肉’她那肯放弃?这次机会有是难得的好,不怕有人看见也不怕被人打扰。她靠到许睿身上,摸着他的脸,很快的就把涂着口红的鲜红嘴唇贴过来。

他感觉一个油腻的东西贴在自己脸上,这还勉强能接受,如果她吻自己的嘴怎么办?把她扔一边去?还是不这样的好,能躲就躲吧。他把脸稍微转了一下,怕那猩红的嘴碰到自己的嘴。

怡慧看他并不反抗,就得寸进尺,把手伸进他的背心里,两只手并用,平行推进,一路上没遭遇到任何有效抵抗。他身上凉凉的,皮肤也不错,摸上去很舒服,如果夏天抱着他睡肯定不用开空调,他身上怎么这么凉呢?她的双手继续探索着。和他在一起的感觉真好,如果他只属于自己就好了,可惜他不喜欢自己,该怎么办呢?还是趁他没反抗,先把好事做成了吧。

她使劲靠在许睿身上,踢掉脚上的鞋,整个人几乎躺在沙发上,然后右手继续搂着他,把左手疼出来,解开自己的外套上的扣子,然后迅速解开衬衫的扣子,速度快的惊人,没用几秒上身就只剩下一件基本透明的名牌‘降落伞’,下身已经也是只有一件了。

“喂,你不嫌凉呀,干嘛把衣服都脱了,这里有这么热么?”许睿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是还继续装傻,假装不知道。

“傻小子,你不会我教你,我这里有点热,你帮我看看。”怡慧从他的眼神里发现他的确不像会的人,就用左手拉着他的右手,放到自己胸上边。

他使劲把手收回来,依然稳当的坐在那。怡慧看他不给面子,有点生气,但还不能发火,得罪了他以后自己可就得不到他了。“你这人总是冷冰冰的,我这么爱你,你对我一点也不关心。”

许睿虽然活了不小的年纪,但是他依然区分不出喜欢和爱的区别,也假装听不懂她说什么,“你还是穿上衣服吧,让别人看见可不好。”

“这里又没别人,你怎么不看看我?”她还继续挑逗着许睿。

这时候许睿家的门外突然有敲门声。这都快半夜了,谁这么无聊,来找许睿呢?现在没人知道他住这里,敲门的可能是仇人也许是朋友,管他是谁呢,最好先把这个发骚的老女人藏起来,万一是仇家找他,也不至于牵连到别人。许睿几乎在几秒内考虑好这一切,马上抱起老女人,拿上她的衣服,轻轻的“嘘”了一声,轻轻的抱着她走进卧室,把她放在自己的床上。

他又回到客厅,把她的包和鞋拿上,一齐放进卧室。把沙发整理一下,然后站在门口问:“谁呀?你找谁?”他做好格斗准备,因为房间内没武器,只好用手了。

“我是铭基,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现在的住处。”

知道不是敌人以后,许睿打开门,把铭基请进家里来。


铭基长的一米八的身高,有点偏瘦,留着短短的头发,很随便的穿着一身地摊儿上买来的衣服。他每只手拎着一瓶子酒,外套的口袋里放着用塑料带装的下酒菜。他满脸的胡子懒的刮,虽然只有二十岁出头,但看起来是一脸沧桑,两只醉眼直直的看着许睿,假装喝多了的样子。

“盯着给我相面呀?进来坐吧。”许睿把铭基让进客厅随手把门关上。

两人分宾主落坐后,铭基把买的小吃和酒都放在桌子上,然后使劲的用鼻子吸了几下空气,鼻子发出的声音很像吸白粉的人发出的声音,然后长长的把气吐了出来,“你这里来过人,是女人,似乎很有钱,我闻这香水味儿不像普通香水,估计她岁数不小了。”说完这些,他懒散的向后靠去,靠在沙发靠背上,右手放在沙发上,忽然他摸到了什么东西,举起来借着灯光一看,是一根三十多公分长的头发,绝对不是男人的头发,看发质十分好,他笑了一下说:“这个女人营养一定不错,而且肾也不虚,属于精力旺盛型的。我真不相信这是在你家里,怎么会有女人的头发,难道你忍不住了?”

听着他说话,许睿感觉到脸有点发热,一句话也没说。

躲藏在卧室内的怡慧知道有人来,打算听听外边说什么。其实她根本不打算躲,就想让外人看见,这样可以向外人证明自己是‘光明正大’的交往,反正自己没老公,许睿没女友,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所以她一点也不怕,连衣服都没穿,只穿着内衣就从床上下来,找到一双拖鞋换上,轻轻的站在卧室门口听着陌生男人说话。她发现许睿认识的这个家伙很聪明,听说话声音也不错,估计也是年轻力壮的男人,这个男人居然靠气味和头发判断出自己的大概情况,这家伙太聪明,不过找聪明的男人并不合适,聪明的人一定攻于心计,肯定喜欢算计,这样的男人可找不得,不过他蛮幽默的,当个普通好朋友也行。她真想穿着内衣跑出去,告诉这个家伙自己是许睿的女朋友,那是件多么自豪的事呢?许睿也没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假正经伪道学么?越装的不好女色的男人越好色。反正自己有的是钱,这年头有钱什么人都能摆平,多不过再花几个,给他找个小的,拿钱当绳子还怕牵不住他?


坐客厅里的铭基拿起茶几上的一瓶子轩尼诗XO,打开瓶子把酒递到许睿面前,“你别告诉我你现在不喝酒,反正我不是每天让你陪我喝,就再破一次戒。”

许睿正心烦,但不好意思驳了朋友的面子,拿过酒就痛快的喝,像喝水一样。铭基自己也熟练的拿起酒瓶,往嘴里狂灌下去,他一向是喝水像喝酒一样,酒精麻醉自己的时候,会忘记童年的痛苦,忘记学生时代不愉快的记忆,可以忘记战斗中的伤痛。

茶几上摆着五香花生米、松花蛋、五香豆腐干、麻辣鸭丝,铭基还没吃饭,肚子早唱了空城计,他抓起吃的就往嘴里放,这里不是没筷子,而是他不想用,只有下手吃东西才能找到过去的那种感觉。

喝着酒吃着菜,铭基心里舒坦多了,又想起刚才的话题,“她到底是谁呀?肯定比你岁数大,你到底喜欢不喜欢人家,要不喜欢明告诉人家别拖着,要喜欢就找,这年代谁会在乎你老婆比你大几轮?”他说完,还发出难听的笑声,不知道笑自己说这些话无聊,还是笑自己无聊才说这些话。

听他这么说,许睿头更晕了,“你能不能说点别的,大半夜跑到我这儿,就说这些,你想让我失眠?”

“不说了,喝酒。”

两人喝着闷酒,喝到十点,铭基才离开。


等他走了,许睿长长的出口气,总算是走了,要不自己的面子都会在今天丢尽。喝了一瓶子酒,感觉非常不爽,真烦。他走进洗澡间,用凉水冲着自己的脑袋,冲着自己的身体,他想清醒一些,然后忘记白天的烦恼和不愉快,好好的睡一觉,然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这样就不心烦了。

洗完澡,许睿穿着一个短裤回到卧室,他可能喝多了,忘了卧室里还有个人。他顶着昏昏沉沉的头走进卧室,一头倒在床上,正要抱着枕头睡,忽然发现身边躺着个人,老女人什么都没穿,正侧躺着看他呢。

“你怎么什么都不穿,快起来穿好衣服回家去,我不习惯旁边有个别人。”许睿有些醉,而且非常累,实在不想多说一句话。

怡慧拿毛巾被给他盖上,然后抱着他使劲吻着他的脸,“我就爱你我那也不去,我要和你在一起,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自从见到你我谁也不喜欢,只喜欢你,你这样对我算什么呢?”

许睿暗自骂道:我他妈的现在算什么,就为安全的多活几天还要被这个老女人占便宜,这样活的太他妈的没意思,还是死了轻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