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八十二章 战略走向

六指君1 收藏 35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鲁敬就被带到王家村村民的面前。同时,王打铁指挥民兵将几个闹事的“刺头”押了出来。

刘云向那些刺头看去,有没有搞错?几个年轻人“造反”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一个爷爷也当了一回“刺头”。

“乡亲们!我是王打铁。”王打铁站在高处大声地向村民们喊道:“你们听游击队的话好不好?游击队是不会害你们的……”

好什么好?再在这荒山野岭呆下去就要病死拖死了!村民们可没有兴趣听王打铁说这种废话,一个个对着王打铁翻起了白眼,场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见到王打铁受到了冷遇,刘云快步走上去将其换下,大声说道:“乡亲们!游击队说话是算数的!”指着鲁敬继续大声说道:“这次我带来了一个人,如果你们听完他说的话后还是想走,游击队决不阻拦!”

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在安静的人群中响起:“有什么好听的?听完了我还想走!”刘云立刻向下望去,除了已经变得躁动的人群外又哪里能够找得到刚才的捣蛋鬼?!唉!刘云微微苦笑一声,即使是找到了那个捣蛋鬼又能怎样?

局促不安的鲁敬走到刘云的身边,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原本紧张的心情现在更加紧张了,鲁敬甚至觉得自己的两只脚都不听使唤了。

见到鲁敬的紧张样子,刘云微笑着安慰道:“老同志别紧张,就当在家里说话一样。”

“家里?”鲁敬不解的望着刘云。

“对!你平时是怎么和你家里人说话的,那么现在就怎么说话!”

家?家早就已经没有了,回忆了几秒钟后,鲁敬对着刘云苦笑一声,说道:“长官!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鲁敬将那一天的所见所闻绘声绘色的全部说了出来,有村民遇到不解提问的时候,鲁敬甚至用手脚比划来表达。讲到最后,鲁敬不知不觉间流出了眼泪。

“他哭了!”一个小孩子笑着指着鲁敬对身边的大人说道。

大人狠狠地一拍小孩的屁股,也不管小孩是否哭脸,威胁道:“再说话我打你!”

刘云则来到“刺头”群里,对那个上了年纪的老爷爷礼貌的敬了一个晚辈礼,然后叹了一口气低沉的说道:“老人家,不是游击队要强留你们,实在是外面豺狼当道呀!”

老“刺头”发现是刘长官敬礼,急忙作揖还礼,颤声说道:“原来是老朽糊涂了,长官爱民之心天地可鉴!老朽再也不提‘回去’那两个字了!”

刘云急忙扶住老爷爷,笑着说道:“回去是一定要回去的,等我们打败了鬼子就可以回去了。”

“游击队就是好呀!”众村民这次是真的心悦诚服了!

在鲁敬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现身说法下,村民们躁动的情绪终于降低为零。接着,其他几个村子的村民同样在鲁敬的劝说下放弃了回家的念头。

带队人之一的王打铁看着村民们态度的大转变,嘿嘿笑着对刘云说道:“这些村民只怕请他们下山他们都不会再下山了。”

“嗯!”刘云点点头,说道:“不过老是这么藏起来也不是办法,咱们以后要藏在村子里!”

“藏在村子里?”王打铁不解的问道:“营长!你没有说错吧?”

看着王打铁不解的样子,刘云笑着指着一个老鼠洞,说道:“咱们要藏在地道里!要让咱们打得着鬼子,但是鬼子却只能挨打!”

王打铁皱起了眉头,挖地道管用吗?而且这种苦差事肯定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四十年代初是中日战争的相持阶段,那时候日本鬼子从前线抽调了大批兵力“扫荡”后方,共产党的各个敌后根据地陷入了一片灭顶之灾,只有早作准备才能减少损失,想到这里刘云伸手折断了一根路边的树枝。

另一边,许永明带着几个铁杆家丁也在艰难的寻找国军的残部,几天下来几个人都已经蓬头蓬脸如同叫花子模样了,家丁的士气也在急剧降低,口中也不知不觉地吐出诸多怨言。

一行人疲倦的坐在地上,肚子早就饿得哇哇叫了。许永明坐在地上看着跟随自己的几个家丁,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这几天辛苦你们了,让你们吃不好睡不好,我也知道你们颇有怨言,再问你们一次,想跟着我的就铁了心去寻找国军,不想跟着我的立刻发路费回去。”

听到这话后,彭之本立刻说道:“少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但是其他的几个家丁就不同了,都看着徐永明都没有作声,他们都处在极大的矛盾中,整个场面非常的安静。

就在几个人都在思考的时候,从边上的树林子里猛地窜出几个端着步枪的人来,许永明等人还没有做出反应,人家大声吼叫着,枪口飞快的顶在自己这边几个人的背心、胸口上了。

“报告!”一个士兵在草房外大声喊道!吕红秋放下手中碗筷,抬头回答道:“进来。”

“报告团长,在外围的弟兄抓到了几个来历不明的人,他们还带着枪,据他们自己交待,他们都是五里庄维持会的,想来投奔咱们,这几个人的安置请团长定夺!”士兵说道。

吕红秋一听说什么维持会,立刻恼火的回答道:“维持会的?拉出去枪毙!”那士兵听到这话后,嘴巴张开又马上闭上了,可是才转身吕红秋又喊道:“等等!你带我去看看他们。”

许永明等几个人被围坐在一个一块空地上,周围三个端着步枪的人兵不像兵、匪不像匪。

许永明开始为自己的处境担忧起来,如果他们是土匪可就糟糕了,抬头正想和身边的彭之本说话,身后立刻传来一声喝斥:“不许交头接耳!”许永明又不得不停止了交谈。

没多久,吕红秋大步走过来了,三个国军士兵立刻收枪敬礼,吕红秋对他的士兵稍微点了点头算是回了一个军礼,然后走到许永明等人的身边问道:“你们这些人谁是头儿?”

几个家丁立刻都望着许永明,许永明心头一阵光火,这些混蛋都是傻瓜吗?如果被这些“土匪”揪出来谁知道有什么后果?

许永明一抬头,发现“土匪头子”的目光已经落在自己的身上了,只得硬着头皮站起来,打了一个拱手说道:“我不是什么头儿,不过是年长而已!”

吕红秋对许永明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笑着说道:“好!现在国军决定正式征用你了!”又指着许永明身边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几个也一样,等一会儿就将收缴上去武器发还给你们。”

吕红秋身后的庞玉龙犹豫起来,小声的在吕红秋的耳朵边说道:“不怕他们是奸细?”

吕红秋转身笑着对庞玉龙说道:“多疑!我这百来人的小队伍还不值得日本人如此重视!”

两个国军长官正要转身离开,身后的许永明突然大声叫道:“长官请停步!我有话说!”

吕红秋转身用狐疑的目光看着许永明,庞玉龙也皱着眉头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如果这几个人不愿意被国军“征用”,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严厉的惩罚,甚至是枪毙!

许永明脱下身上的衣服,取出一个贴身的小包,层层解开后露出了一包灿烂的金器,周围的官兵们顿时看直了眼,许永明双手捧着小包裹递到吕红秋的眼前,说道:“这是我的献给国军的抗日经费!请长官笑纳!”周围的目光顿时都聚集到吕红秋的身上。

吕红秋发了一阵呆,直到庞玉龙推了推吕红秋,这才如梦初醒的连声说道:“好好!好!”大步跨上去拍着许永明的肩膀兴奋的说道:“有了你的这笔经费我的队伍又可以扛上一段时间了。”不等许永明开口说话,接着又说道:“现在我封你为排长,你带来的人全部给你指挥。”

吕红秋说完手就伸向许永明的包裹,许永明却突然将手中的包裹拿了回来,然后也不管几个国军军官变得难看的脸色,正色说道:“长官!这些钱都是用来打鬼子的……”许永明说到这里没有了下文。国军历来腐败,可不能让这些金器被国军的军官贪污私分了。

庞玉龙听到许永明的话后顿时大怒!一个箭步跨上去将许永明手中的包裹夺了下来,吼道:“你知道什么?”

吕红秋盯着许永明思考了片刻,伸手将庞玉龙手中的包裹拿过来还给了许永明,然后也正色说道:“这些钱你先留着吧!等到你认为应该交给我的时候再交给我。”说完又对着许永明微微一笑,点点头后转身就要离开。

“长官请留步!”许永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诚恳地说道:“长官!刚才是我小心眼,现在请长官收下。”说完将包裹高高地举过头顶,庞玉龙见状一声冷哼,一把重重的夺过了包裹。

吕红秋慢慢的走到许永明的身边,轻柔的将许永明从地上拉起来,笑道:“你的心思我知道,但是我绝对不是那种人,俗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以后会知道的。”说完又赞许的点点头接着说道:“你献军资有功,我问你,要你打战你敢拚命吗?”

许永明立刻抬头看着吕红秋,眼睛都不眨地说道:“既然来当兵,哪里还想过死活?”

吕红秋连声说道:“好!好极了!我升任你为连长,不过我现在没有多少人给你。”

刘黑七带着几个受伤的伪军找到了小林,隔得老远刘黑七就大声喊道:“太君!小林太君!想不到五里庄真的有土八路活动,我的队伍在搜查的时候遭到了激烈的抵抗!”

小林坐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用眼角斜斜的看了看刘黑七,翻译将话传给了小林之后,小林暗地里一声冷笑,这个粗野的男人肯定是抢劫的时候遇到了激烈的抵抗,至于遭遇到什么八路军肯定是胡编乱造的。只是想不到两百多人的“皇协军”居然在手无寸铁的村民手中有伤亡!

刘黑七跑上来了以后,发现小林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立刻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翻译,汉奸翻译在这个时候哪会去触小林的霉头,装作没有看到刘黑七,慢慢的转过身不理睬刘黑七。

刘黑七的满腔热情顿时被这两个人击得粉碎,小林性格古怪也就算了,没想到那个狗屁翻译也是如此的翻脸绝情。刘黑七等小林走远了,从身上掏出一把大洋也不管多少就塞入了翻译的口袋中,笑眯眯的问道:“老哥辛苦了,想不到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老哥的尊姓大名?”

汉奸翻译急忙说道:“你这是干啥?这样不好!”说完半推半就的推让了一下,这个动作立刻被刘黑七坚决的制止,翻译“不得不”笑纳,又笑着对刘黑七说道:“小弟姓王名温良。”

刘黑七也不和王温良废话,伸出手对这小林的背影指了指,然后又望着王温良。

这次王温良也没有了主意,对着刘黑七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耸耸肩膀示意自己也无能为力,刘黑七有一点恼火的看了看王温良,转身向小林的身边走去。

这次花费了大力气才平定五里庄,这种“战果”无论如何也要报上去,否则屠村的真相一旦大白于天下,其他地方的“维持会”兔死狐悲肯定会闹翻天,他妈的!日本人可以乱杀人,老子却只能偷偷摸摸的杀人,什么世道?

刘黑七眼睛冒着火看着小林的背影,这个狗日的日本人早就将当初自己救他一条命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了,他妈的!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将小林捆在自己的身上,否则自己很可能就再也不能在日本人那里混了。

小林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转身对刘黑七看了看,嘲弄地问道:“你回来了?战果大大的有?哼哼!嗯?”

小林说的这几句话倒是不用翻译刘黑七完全能够听得明白,对于小林的漠视刘黑七不敢表示不满,低头“哈依”一声,正色说道:“谢谢小林太君的鼓励,一切战果全部是太君的。”

小林抬头看着刘黑七,犹豫了片刻,终于用温和的声音问道:“你们的伤亡大不大?”

听到翻译将小林的原话告诉自己后,刘黑七顿时心花怒放起来,小林这个狗东西要战功而老子只要战果就行了!

刘黑七立刻“啪”的一声立正,然后顿首恭敬的对小林说道:“谢谢太君的关心,在太君的带领下,这次我们伤亡十几个人,抓住的游击队员已经全部处死,而且通匪的百姓也全部改邪归正。”

小林对于“百姓改邪归正”可没有兴趣,而是立刻对刘黑七问道:“你们手中的证据呢?”

刘黑七嘿嘿笑着说道:“我们已经缴获了四、五十支游击队的老式步枪,请小林太君过去察看。”要证据还不好说吗?只要不是将抢劫来的钱财上交就可以了。反正人都已经死光了,要怎么说还不是看自己的嘴巴怎样动而已!一旦拉上小林,其他上级和同僚还说个屁?!

小林满意的点点头,赞许的说道:“刘君你辛苦了!这次我们作战大获成功,哈哈哈!”

刘黑七从小林的身边回来后,心情大好,突然又想到了那个被自己逼得带头闯向许家大院的小兵,立刻对身边的王片丘问道:“你给我将上次那个作战勇敢的小兵带来,我要赏他。”

不久,那个小兵被带过来了,刘黑七笑着走上去狠狠地砸了那个小兵一拳,说道:“你这个杂种怎么还没有死掉?”那个小兵不知道什么事情得罪了刘黑七,脸色顿时仓惶起来。

刘黑七又走上去狠狠地踹了那个小兵一脚,小兵“哎唷”一声痛叫跌倒在地上,刘黑七看到那个小兵痛得不行了,这才停止了对小兵暴行,笑着问道:“你个狗杂种叫什么名字?”

小兵不敢久坐在地上,忍着痛“咕噜”一声爬了起来,低着头毕恭毕敬的回答道:“报告刘队长!我叫曾大米,上个月才加入您的队伍。”说完小心的抬头看了看刘黑七。

刘黑七满意的拍拍曾大米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还真能挨打!别人早就受不了我这三拳两腿的趴下了,你小子以后就做老子的贴身护卫,专门给老子背枪。”说到这里又从身上取出一大把银元塞到曾大米的手中,说道:“去找个女人好好了一乐,晚上别回来!”

王打铁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一个老篾匠手中的活计,老篾匠粗糙的双手此时变得异常灵巧,坚韧而布满细小毛刺的荆条在老篾匠的手中变成了绕指柔。

老篾匠抬头看了一眼全神贯注的王打铁干得更加卖力了,不久,觉得差不多要干完了,满意地说道:“我这把老骨头还行!”

王打铁看着手中粗糙的“鱼篓”,不相信的说道:“这个玩意行吗?能穿到身上去吗?”

一边的老篾匠连声说道:“行!当然行!虽然我这辈子都是编织竹条的,可是这种活计我也不在话下!”能够从游击队得到一笔生意自然是最好的,而且游击队从来都不会赊账。

王打铁又看了看将来要配备给战士穿的粗糙胸甲,对老篾匠说到:“现在我把这个拿过去给刘营长看看,他说行就行,他说不行游击队也就只能另找手艺人了。”

不久,这件粗糙的胸甲摆到了刘云的草房里。刘云拿起这件胸甲看了看,编制得非常的紧凑,又用手大力的捏了捏,想不到胸甲异常的坚韧,刘云禁不住满脸的喜悦,说道:“好!”

又将胸甲捆到一棵大树上,然后让战士用刺刀猛刺,“扑”的一声闷响,刺刀猛烈的扎入了胸甲,并且牢牢的扎入了树干,刘云的笑脸顿时没有了,王打铁飞块的走上去一看,刺刀完全刺穿了胸甲,皱着眉头想将胸甲扯下来,却怎么也扯不下来,胸甲还是相当结实的。

刘云思考了片刻,说道:“王连长,你对那个老人家再说说,这件胸甲还是不错的,就是不怎么结实,你和他再找找有没有更加结实的荆条,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荆条,看看用油浸是否可以提高胸甲的强度。”胸甲是绝对要装备的,游击队可没有本钱和鬼子拚刺刀。

吃完中饭后,李远强过来了,老远就问道:“怎么?我听说那个胸甲的事情完了?”

刘云点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就先放在一边吧!”想到小分队的事情,又对李远强问道:“这次我带人出去,你认为打鬼子的哪个地方比较好呢?哪个地方是薄弱环节呢?”

李远强想了一会儿,笑着说道:“还是老规矩,我们都把答案写到手上,怎么样?”

刘云一笑,拿起一只炭笔在手上写了“桃林镇”,又补上了“鬼子霸占的矿区。”然后等李远强写完了,两个人互相将手上的字迹露出来给对方看,李远强手上写的是“鬼子的铁路线”和“大黑河附近的维持会”。

两人相视一笑,这次没有取得意见的一致。

刘云笑着说道:“好吧!老李你先说说你的理由!”李远强在简易地图上划出了一个不规则的“两根面条”,说道:“这就是北边鬼子的运输线,只要咱们能够将鬼子的运输线切断,南方处于战略进攻鬼子的大部队非要闹粮荒不可!”说到这里李远强狠狠地一拳砸在“面条线”上,重重的说道:“老鼠虽小但可以弄死大象!咱们可以从这里将他们‘将死’!”

刘云笑着问道:“那大黑河呢?那立刻没有多少鬼子,为什么非要动那里的维持会呢?”

李远强微微点点头,说道:“我有这么一个设想,因为从大黑河可以顺流而下到达南方的x根据地,所以只要我们在大黑河站稳了脚跟,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和兄弟部队遥相呼应!”

刘云立刻皱着眉头思考起来,李远强说得不错,这样做的确有莫大的好处,但是游击队以后真正发展的方向却不在南方,而是在东北。林biao率部进入东北后,四野急剧的膨胀了起来,其总兵力比其他三个野战军的总和还要多,而且向北发展还可以脱离贺long而顺理成章的“回归”林师长的麾下。想到这里刘云对着李远强缓缓的摇了摇头。

李远强将刘云拉到简易地图前,不服气地指着地图说道:“现在你说说你的理由!”

刘云指着地图上的桃林镇说道:“老李!你说得非常好,刚才的大局策划我不如你。”说到这里刘云的脸色严肃起来,正色说道:“可是不管战略的走向发生什么变化,战略计划的成功实施还是要依靠一刀一枪的艰苦奋斗!只要我们自己强大起来了,何需与别人联手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