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2/


1998年,带着一腔报国的热血,怀着对军人无限的向往,我如愿以偿分配到了边防部队。我是地方大学入伍的,所以军营中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与充满诱惑,报到前我就知道,边防部队的职责非常重要,而且经常要面对一些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因此不论是为了完成自己神圣的使命还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练就一身过硬的军事本领是摆在面前的头等大事。

看过无数的电影电视,看到剧中部队的训练很轻松,这让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觉得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很简单,那些训练科目自己应该能够很轻松的完成。可是真正到了自己上训练场时,我才发现自己把军人的含义想象得太简单了。在教导队里,我们要完成战术、越障、军体、投弹、射击等军事训练科目的考核,还要完成作战、情报、军需、补给、运输等初级军官课程的学习,每天的训练日程计划里,科目、具体内容、目的和要求、方法和步骤等一大堆内容需要我们去背。因为我们训练结束后都是要下基层部队带兵的,所以不但所有的科目都要合格,而且还要通过在教官训练我们的过程中,学会如何的组织士兵进行训练。会讲、会写、会做、会教就是上级对我们的总体要求。

一开始的队列、枪械、射击训练让我把自己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我从小就在军营中长大,12岁开始接触枪械、练习射击,一般的老兵可能都没我打的子弹多,所以我们第一次打一练习时(100米固定胸环靶),我就打出了96环的好成绩。

可是接下来的战术训练我就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对我来说,已经开始有点难度了。

爬战术那可是累人的活,不过却是在战场中保命的基础,所以我们也没敢怠慢,老老实实的按照训练大纲的要求做。匍匐前进看起来是最简单的,可是一天训练下来,左手关节处都是又红又肿,可是第二天又是继续训练,趴在地上往前移动时痛得我冷汗直冒,左大腿外侧也是被地面摩得火辣辣的,那滋味可真是不太好受,几天下来,手都差点抬不起来,可是每天都要走路呀,手臂一摆动,冷汗和泪水一起都流了下来。

还有就是攻防的转换训练,教官一声“前进”,我们就要侧着身、弯着腰往前跑之字形,教官一声“卧倒”我们都要马上做出反应,借着冲力在趴下的同时身体向前滑动一、两米。这要小看了这个战术动作,在实战中如果你被敌人突然火力袭击,你不能及时趴下来就有可能成为靶子,而且你虽然趴下了,但是你是在原地趴下,那样你的位置还是暴露了,敌人向你的位置扫射有可能还是会把你打死的。别小看了趴下这个战术动作,如果你没有经过训练,没有掌握方法及技巧,那么你的手腕脱臼或是骨折那是不可避免的。右手持枪左脚蹬地作为缓冲以及向前滑进的动力,左手掌立起支撑上身向前滑进。有的战友没能掌握好,往往是手掌平撑地,结果手腕受伤了,继续前进时单手拿着枪往前跑,而教官再次下达“卧倒”口令时,由于没有了右手的支撑,整个人重重的砸到了地上,虽然如此,可是没有一个人主动要求退出训练,也没有人喊痛或哭泣,痛得眼泪直冒的倒是有不少。因为我们心里都很清楚,如果训练成绩好的话,可能会去一线作战部队,反之那就有99%的机会是去机关从事文职工作。为了自己的理想,我们每个人都把心思扑在了训练上,再怎么样的伤痛我们全都忍着,我们这次要去的可不是一般的一线作战部队,而是刚刚成立的一支还没有历史的部队,谁不想去用自己的热血谱写部队的历史首页,谁不想把自己的名字留在首任各级主官表上,所以再怎么苦,再怎么累,我们也绝对不退缩、不放弃。每个人从军的机会不多,从军后进入一线作战部队的机会更不多,而进入一支刚刚组建的队伍的机会那就更加少了,每个人只有一次拼搏的机会,当时我心里想,除非是把我从训练场上抬下去,否则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也许当时我们都是这样想的吧。

后面,还有更多、更苦、更累、难度更大的训练在等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