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八章 暗流(二)

lovedxy2003 收藏 23 48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9/


1945年8月9日晚十二点,哈尔滨原伪市政府所在地,中G北方局副书记高G临时卧室。

屋子里坐着七八个高级干部,其中三个是东北局的委员,余下的都是联军中的师旅长或者政委。

屋子里响着高G愤怒的声音:“这样下去还得了吗?红军来帮助我们是为了早日打败日本侵略者,他们只不过要求我们让出哈尔滨让他们有地方驻扎,刘云凭什么不让苏联红军进城?在中央工作的时候我就向主席建议过这个刘云来历不明,放任其指挥一方的军政大权会产生很重要的后果;而且我还听说这个刘云经常向中央发电报,严重干扰迷惑中央的决策方向,对中央的命令也是阴奉阳违。其中在42年我党内外交困的时候鼓动“集总”发动《华北战役紧急动员令》,在没有军委批准的情况下就擅自和宫崎旅团决战,使我党在42年遭受到重大的损失。可惜当时主席听不进我的话,那个抗战的形式异常的严峻、刘云打仗又确实有两把刷子,所以主席就破格把他提到一方要员的位置上。结果怎么样?这次中央之所以表现的怎么迟缓和犹豫肯定又是有些同志参和在里面。这是什么问题?这是对党的绝对领导权力的挑战,是个人野心的体现!刚才我在东北局常委上提出来的时候任弼S同志还批评说我过于敏感。我真的过于敏感吗?苏联是我们的老大哥,GC国际和我们中国GCD又是在老大哥的领导下才发展壮大,我们和苏联之间有理不清剪不断的关系。刘云同志又将没有丝毫根据的推测电报发给中央、鼓惑我们中央的某些领导,在中央产生了巨大的确分歧。一些同志为了维护全党的团结不住的退让,所以至今才迟迟不肯作出决定,把哈尔滨兵团三十万将士置于刀口浪尖。仅仅今天白天的战斗就有大约三万人牺牲了,同志们,这是没有价值的牺牲啊?他们没有倒在侵略者的枪口,而是在某些人的驱使下死在了我们志同道合的同志的枪口下。这是背叛,这是对GCD革命可耻的背叛,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背叛。”

高G阴着脸看着坐在屋内的几个人,将他们的表情记了下来。

“是啊!刘云同志下令向苏联同志开枪,导致整个形式变的非常的危险。高书记,您是我党资深的领导同志,可不能放任这个局面不管啊。否则,我们哈尔滨兵团几十万将士就要完蛋了。”坐在高G下手的一个中年军官说道(此人原山东抗日根据独立团的团长,奉命北进后在林B手下)。刘云执掌哈尔滨兵团后大肆扩充,长期跟在刘云手下的绥远系大小干部统统鸡犬升天,纷纷变成统兵上千上万的师旅长,而他这个独立团的团长名义上虽然连升了两级,可手下除了能控制自己那一千多原班人马之外一个人也指挥不动。

“是啊!高书记您要拿定注意啊!”屋子里的人纷纷附和。

坐在高G下手的原华东整风委员会一个委员试探着问道:“如果我们采取积极的措施和手段……”

“不行,现在局势这么紧张,怎么能怎么做!”下面的一个人立即开口反对。

高G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悠闲的说:“怕什么?我们这是在坚持真理,让党的决策向正确的方向发展。苏联的同志那边你们放心,到时候由我出面交涉。”说完向几个人意味深长的瞟了一眼,众人会意。

他礼貌地将几个送出门口,望了一下天空,夜色更沉了。

#

“卖报卖报,苏联红军突袭哈尔滨抗日联军,联军伤亡惨重!”

“卖报卖报,美国在日本长崎投放第二颗原子弹,美英两国再次敦促日本投降!”

“卖报卖报,委员长视察平津,同傅作Y将军进行亲密会谈!”

…………

8月10日的北平街头,受到北方寒流的影响,天空中灰蒙蒙的一片,数个光着脚Y子的报童跑在这早晨在街道上扯着嗓子大声叫卖报纸,期望能多挣两个铜板,好让自己能吃上一餐热气腾腾的晚饭。

“喂,小孩,给我一份报纸。”

一个头戴着黑色圆帽,穿着青衫的中年人叫过一名孩子要了一份报纸,看着头版上那又大又粗的标题,中年人心头不由的一跳。

“组长,我们真的和苏联打起来了?”跟在他身后的一个年轻人悄悄走上来问道。

“恩,看来这消息假不了。”为首的中年人沉声说道,将报纸夹在自己的腋下继续向前走去。

“大家都GCD,怎么打起来了?”

“不要乱说。”中年男人喝住了身后那个嘀咕的小伙子。

两人走到一家茶馆前,和接洽的人对了暗号,到二楼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不久就有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坐到他们对面。

“邓组长,军统的头子戴L今天从天津到北平来了,估计是去拜访蒋介S去了。”坐在中年人对面的是一个穿着长衫的中年人,他一面注视警戒着四周的情况一面压低声音对对面的人说道。

说话的正是平津地区地下党负责人王良。

“我们已经接到消息了,正在密切地监视。该转移的同志都转移了吧?”

“都已经安全地转移了,中央命令我们平津的地下党和抗日除奸团的成员继续隐蔽,如今全国的政治形式很微妙,说不定那天内战就打起来了。”

“是啊!”邓海公还是从双方控制的报纸的论战上看到了强烈的火药味,如今日本人快投降了,GCD和GMD在长江沿线和江南地区发生小规模的交火,由GMD控制的《中央日报》天天叫嚣GCD今天袭击了那里那里、某个党国要员又在报纸上发表评论说GCD破坏国家的团结稳定。幸好平津地区由傅作Y控制,而傅本人和GCD关系不一般,加上双方又共同组建新军还在东北和日军作战,所以傅Y默许《新华日报》在平津地区发行。两边的报纸在上面不停地论战,口水仗倒也打的热闹!

然而自从蒋介S前天从西安飞到北平后,向傅作Y要求查封在平津的《新华日报》,但傅作Y表面答应下来,但却迟迟不执行。于是蒋介S暗中指示军统特务暗中下手,组织起流氓分子和黑帮攻击了《新华日报》位于平津印刷厂,所以这几天《新华日报》发行都是个问题。中央命令地下党和抗日除奸团的成员们不得暴露身份继续潜伏,将在平津地区潜伏一年以上的同志都送到东北去,北平解放后地下工作者的名单可能落在了GMD方面。

“海公同志,你们行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啊!”王良也属于奔赴东北的成员之一。

“保重!”

“保重!”

平津地下党委的同志起身就走了,邓海公望着窗外朦胧的天气。

如今全国的政治形式就好象这朦胧的天气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变的明朗。

#

北平,西山别墅。

“校长,学生前来戴L前来问安!”穿着整齐GMD少将制服、戴着一层不染白手套的的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局长戴L在将配枪交给门口的警卫后走进了蒋介S的,向最高领袖敬礼。作为黄埔六期的毕业生,他这么称呼蒋介S无可厚非。

“雨农啊,来,坐!”蒋介石指了一下椅子。

戴L那敢真坐下去,只小心翼翼地沾了半个屁股。

“听说GCD和苏联干起来了?”看来这个蒋某人的消息也不怎么灵通,也是在今天早上知道的消息,而这时离苏共大战已经十几个小时了。

“是的,我们的人(军统特务)发报来说昨天上午开始GCD就和苏军发生了零星的交火,后来仗越打越大,G军伤亡惨重!”

“哦?”蒋介S眼珠立刻转的飞快。

看到最高领袖这副表情,戴L自然知道这为聪明绝顶的光头肯定又是在打什么主意。

“雨农啊,说说你的看法!”

“学生惶恐,不敢乱说。”戴L知道最高领袖早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想法,要自己谈谈纯粹是在考量自己。光头就是喜欢玩高深的东西,这次给自己机会谈谈看法就是表现一下他作为一个领导者谦逊和博大胸怀,让人感受自己受到领袖的重视。戴L这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就是说的再多、说的再准确,领袖都只会按照自己的思路行进下去。

“不要紧张,随便说说。”

“学生认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以共军在哈尔滨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抵挡住苏联的攻势的,估计GCD在装模做样地抵抗一阵后就会撤出哈尔滨。”戴笠小心翼翼地看着蒋介S的脸色道。

“毛泽D是个聪明的家伙啊!”蒋介S不无感慨地道,自从这人接手GCD的军政大权后,GCD就一天比一天强大。去年赫尔利促成的国共合作不了了之,而毛泽D又一直我行我索地干着,中共最使蒋介石劳神费心大问题。GCD利用8年的抗战,硬是从延安那个穷的鸟不拉屎的地方杀出一条生路,如今光正规军就有120多万,还不包括200多万的民兵。GCD控制的“解放区”遍布东北、华北、华中和华南各地,总面积达95万平方公里,人口近1亿。如今日本人兵败如山倒,GCD又在美国人的支持下一路杀进东北,哈尔滨以南除了辽东半岛之外已经占领的差不多,而自己的嫡系精锐部队则还在东南沿海和台湾南朝鲜瞎转。

“我也害怕他们来这一招,装模做样地打了一下就跑了,斯大林占了哈尔滨肯定要挟我们让外蒙古保持现状啊!”在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就向蒋介S要求外蒙古保持现状,看来蒋某人心头还是装有国家的。

“不过听说打的很激烈,我们的人发报的时候都还在打!”

“哈尔滨兵团的指挥官叫刘云吧?听说这人还是很有指挥才能,和傅作Y合作的不错。我准备把南朝鲜卫立H集团派到东北去,如果让GCD在东北站稳了跟脚,接受日本人留下的工业基础,对我们来说是个很大的威胁啊!”

“校长准备让美国人帮忙?”

“让美国朋友帮忙把我们的军队送到辽东半岛,反正他们的舰队一天到晚在东海转来转去的无所事事。虽然已经注定抢不过GCD,但收复辽东半岛也聊胜于无。”

“GCD抢底盘是很厉害的,如果我们去晚了恐怕连烫都没的喝了。”

“不错,江南的事你组织的怎么样了?”

长江以南的地区在国军美械师的攻击下纷纷收复,当地的伪军纷纷投降。由于美国害怕中国的内战将蒋介S的精锐不多调到沿海、台湾一带,所以这里的地盘基本上就被战局天时地利的GCD“抢占”了。蒋介S以国民军事委员会最高首长的身份发布命令要求倒戈的伪军就地维持治安和GCD武装园地驻防,戴L奉命组织中国交通总局,将原军统武装“忠义救国军”和倒戈的伪军组织扩编为交警总队,就地维护治安,等待国民政府接收。当新四军前去接收政权的时候和“交警总队”发生交火事件,GMD就在报纸上大肆吹嘘GCD主动攻击他们。特别是在国统区,由于舆论工具大多数为GMD所控制,很多人都相信GMD的话语,弄得GCD很是被动。

“对了,今天你有没有派人去破坏GCD的报纸?”

“没有,今天几乎所有的报纸都在报道苏联和共党在哈尔滨冲突的事情,《新华日报》却只字不提。”

“好哇!这几天不要派人去骚扰他们了,让全国的民众看看GCD的反应也好。”

“学生知道。”戴L忙答应下来。

“雨农啊,我想邀请毛泽D到重庆来谈判(蒋介S还没有还都),你认为怎么样啊?”蒋介S抬起青花大茶杯,吹了吹里面的茶叶。在赫尔利的调节下双方谈也谈不拢,撕又撕不破,双方都在拖延时间,调整部署,他打算以此为契机,打乱GCD的部署。

“毛作为GCD的最高统治者,恐怕不会轻易答应校长您的要求吧?”

“诸葛亮在刘备三顾茅庐之后都答应出山相助,大不了我蒋某人做一次刘备吧!”

送走戴L后,蒋介S召见了陈布雷口授了意思,经过陈布雷的润色,第二天一篇电文出现在了《中央日报》的头版面头条上。

“毛泽东先生勋鉴:倭寇投降,世界永久和平局面,可期实现。举凡国际国内各种重要问题,亟待解决,特请先生克日惠临陪都,共同商讨。事关国家大计,幸勿吝驾,临电不胜迫切悬盼之至。蒋中正八月十日 (历史上是8月14日)。 ”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