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二十五章 东亚共荣

李梦 收藏 2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清国的中枢发生如此大的变故,深深地吸引了众列强的眼球。他们纷纷表示对中国的动态将一如既往地进行严重关切,必要的时候为了维护本国的利益不被侵犯,不排除干涉中国朝政的可能,由此可见列强完全无视中国主权的存在,凭强力肆意干涉中国的朝政。可就在众列强假惺惺地以观望的姿态任由北京政变发展的时候,小日本却已经在暗地里启动了拉拢慈禧排斥光绪的“黑暗行动”。

为了能成功地介入中国的朝政,日本当局决定先从军机处下手,自从世铎被光绪枭首后,现在主掌军机要务的重担就落在了庆亲王奕匡的身上,这个奕匡并非是正宗的嫡系皇族,先前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郡王,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朝廷中枢。就因为如此,他一直过着比较落魄的日子,深为众亲王所歧视。虽然奕匡的境况不佳,但他却不甘堕落,一心想着自己某一天一定会飞黄腾达,因此为了能使自己的仕途一帆风顺,他经常厚颜无耻地向世铎行贿并进献谗言以诋毁世铎的政敌。世铎看奕匡是一个比较能说会道的人,就对他欣赏有加,并把他推荐给了慈禧。也该着这小子时来运转,由于奕缳遭受慈禧的陷害而被罢黜,为了填补满族王公的位子,他就被递补上去了,从此也就堂而皇之地入主军机了。但由于此人心术不正,因此对金钱和权利就极为贪慕,经常收受贿赂、卖官鬻爵,上任不到两个月就聚敛一大笔财富,深为那些正值的朝臣所垢病。

日本的特务间谍们早就对奕匡的这种欲望探查个一清二楚了,他们觉得为了迫使慈禧就范,唯有从这个贪财的亲王入手。为了能顺利攻破奕匡,日本情报局特地组织了以平乡八郎为首的攻坚集团,负责摆平奕匡。

这一天,虽然满京城为皇上被囚禁的事闹得不可开交,但以慈禧为首的后党集团们却仍然是听之任之、不置可否。他们觉得那些老百姓只不过是受了一些御史们的挑唆,随便嚷嚷几天罢了,过不了几天,就会平息下去。他们认为现在最紧要的事还是尽快扶植起新的褚君来,唯有这样他们地位才会得到保障。虽然慈禧和荣禄已经在暗中为慈禧配置了一种慢性的毒药,但不知为何光绪喝了几次后,却不见有任何病危的表现,久而久之也就抹杀了慈禧的耐心,光绪一日不死,她就一日无法按自己的目的选立新君。奕淙等人曾力劝慈禧强力废掉光绪。但慈禧深知如在光绪幼年的时候废掉他还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而现在却很难行得通。这个光绪不仅以自己果断和年少有为的形象赢得了老百姓的尊重,甚至还深得朝中那些汉族大臣的支持,这些汉人一个个不是封疆大吏就是在朝中权利显赫的重臣,甚至以前曾完全听命于慈禧的李鸿章现在也渐渐地臣服于了光绪,这对慈禧来说不可谓不是一个莫大的打击。现在她的力量已经遭到了严重的削弱了,如果她不考虑实际而盲目地动武的话,最后遭到沉重打击的还不一定是谁呢,因此慈禧认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轻易使用武力。因此在废黜光绪的问题上慈禧也就只能选择无限期拖延了。

虽然慈禧暂时对光绪仁慈了起来,表面上她希望以此会淡化老百姓以及众臣对她的质疑,但暗地里她仍然没有放弃要废黜光绪的要求,她一边密令奕淙继续为她考察新君候选人,一边又令奕匡利用总理衙门和洋人接触的机会,向洋人承诺绝对不会因此事故,而损害他们在中国的利益,以寻求他们的支持。

一日,奕匡在自己家的府院里悠闲自得地品茶,茶刚刚泡好,一名家丁进来向他禀报说,有一个日本的商办有一些商务上的事要拜见于他。奕匡一听就一愣,因为现在总理衙门很少和日本有什么商贸上的接触,凡是此事一般也都是交由通商管理大臣管理,今天怎么跑到他这来了。但奕匡一听是一个商办,他心想其中的好处一定是诱人的,就这样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他的心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他急忙命人把那个东洋鬼子给请到客厅。

不一会管家领来了一位戴着墨镜、穿着笔挺的黑色西服日本人进了客厅,“庆亲王您好,我给您请安了。”说完深深地鞠了一躬。奕匡一看就大为一愣,他没想到这个小日本的中国话说的这么流利。

“不知阁下是哪一位,应该如何称呼?”

“哦,敝人是负责日本对外商业贸易的,贱名平乡八郎。此次受商务部委托,想和中国成为商业上的伙伴,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庆王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但本王有一事不明的是,贵国先前对我大清很少交往,在商业上更不屑于与我大清合作,为何此次又亲自上门来寻求商业上的合作呢,不知贵国意在为何?”

“先前我日本国对贵国确实有些偏见,错误地认为贵国只是墨守成规,不思进取,在商业上可能也不会大有作为。但近几年经过我们仔细观察发现大清帝国在慈禧皇太后的统领下,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我们略为估算了一下,如果贵国按现在的速度发展下去,用不了几年贵国将会成为亚洲最繁荣的国家,贵国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众多劳动力资源,如果贵国把两者相结合起来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可就令人刮目相看了,我们日本国人少地微,正需要中国这样的资源支持啊。”

奕匡听了平乡八郎的奉承话心里简直就乐开了花,他也不动动脑子仔细分析一下他的话水分有多少,见是好听的话就全盘接受,简直是太无知了。“平乡先生对我大清的成绩可是了解的很透彻啊,不瞒你说,我大清在英明的皇太后的引领下,可以说每天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贵国的皇太后真是太伟大了,我日本国在这方面和贵国相比简直相差的太远了,以后我日本国一定以贵国为榜样,共同促进东亚的繁荣发展。”

“呵呵,互相学习。不知阁下此番来中国要和我们做哪方面的生易啊。”

“敝人深信庆王对当今的国际局势早已熟烂于心,敝人斗胆在庆王面前班门弄斧,也谈一下自己对当今国际局势的一些看法。可以说现在世界的发展完全是控制在西方列强手里的,他们依靠自己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力量,使他们的利益触角伸向了世界每一个角落,当然我们亚洲也已经被他们严重染指了,就连作为亚洲老大的贵国以及我们日本都深受其害,在不同程度上丧失了国家主权。面对西方列强的飞扬跋扈,实在是难以让人忍受。但我们偌大的一个亚洲面对他们的侵略除了盲目的臣服之外,又能做什么呢?敝人时常思考,难道我们没能力和他们平起平坐吗,事实上我们是有这样的能力的,之所以会造成今天的局面,也只是因为我们亚洲人太愿意自甘堕落了,我们黄种人的智商绝对不低于他们,关键是我们心不往一处使,这才让西方那些强盗有机可乘。因此为了改变当前被动挨打的局面,我们亚洲尤其是我们东亚应该顽强地拧成一股绳,共同和西方列强对抗。现在贵国无论是在国力上还是在面积上在亚洲的都是首屈一指的,因此我们就尊奉贵国为我们的龙头,共同掀起和西方列强对抗的潮流,组建一个崭新的东亚共荣圈,以形成我们自己的经济势力范围,共同对抗西方的商品倾销。不知庆王对我的建议有何意见。”

‘组建东亚共荣圈,这听起来还真有些意思,如果我们亚洲能拧成一股绳,那么西方列强还真的拿我们没办法,先前列强对外扩张的时候靠的是坚船利炮,现在他们扩张靠的都是经济渗透啊,如果我们能有利地抵抗住他们在经济上对我们的压力,他们的进攻也就不战而退啊,平乡阁下的建议真是妙啊,难得平乡能为亚洲深谋远虑啊。”你看看奕匡已经愚昧到什么程度了,随便让平乡八郎给忽悠一下,尊称一下中国亚洲的老大,他就真的以为中国是亚洲的老大了,有这些不学无术的人执掌大清朝政,大清不衰败才怪呢。

“依庆王的意思是您对敝人的建议也认同了吗。”

“这个建议不错,但本王认为如果实际操作起来,恐怕还有些难度啊,一方面是亚洲国家太多,且参差不齐,很难完全把他们统一起来,即使只在东亚执行也很难奏效;另一方面西方列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能任由我们胡作非为吗。本王的意思是不好操作啊。”

“如果从开始就在全亚洲实行这样一个宏大的计划确实是有点难度。正因为如此,为了避免引发不必要的争端,咱们可以从小做起,也就是先以贵国为中心,然后加上我们这些零星的小国慢慢发展,终有一天会成大器的,如果贵国能引领中国走出西方列强侵略的阴霾,贵国对亚洲功劳可是永炳史册的啊,再说贵国在亚洲的独霸地位谁也无法撼动了。”

“呵呵,阁下的建议实在是技高一筹,不知道阁下是如何规划这一远大目标的呢。”

“敝人认为贵国最好先从东北地区建立一个东亚共荣圈,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地方,一是因为东北地势广阔,资源又极为丰富,有着发展经济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另一方面东北周围的朝鲜和我们日本都是贵国的友邦,执行起来也较为便利,不知庆王以为我的建议如何。”

“选择在东北建立东亚共荣圈,恐怕有一定难度啊,阁下有所不知,我们皇上打着发展大清军事的旗号,已经把东北全部化为军事禁区了,他认为这里是大清的龙兴之地,又和多国交界,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因此选择在这样的地方营造共荣圈,本王认为我们的皇上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你们的皇上,难道现在大清不是完全由慈禧太后掌控的吗。据敝人所知你们的皇上还没有亲政呢,他怎么有权干涉呢。”

“阁下有所不知啊,两个月前我们的皇上亲自巡阅了北洋水师,又实际查看了东北的布防,认为东北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并因此在东北大兴兵工厂,扩建水师呢,选择这样的地方他怎么会同意呢。况且他对你们日本国也没有什么好感,看来阁下的东亚共荣的梦想恐怕要泡汤啊。”

“敝人以为你们的皇上对我们的日本国还是有很多成见的,先前我日本国确实做出了很多有损两国邦交的事,但经过认真反省之后,我们深为自己的过错而自责,我们开诚布公地希望中日两国能真正的合作起来,以共同对抗西方列强的进攻。敝人衷心希望庆王能向皇上进言说明其中的利害,以造福中日两国人民。”

“阁下的建议太中肯了,我会向太后禀报此事,力劝她老人家接受阁下的建议,即使皇上阻碍也没用,现在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应该无心操管此事了。不过本王也不敢打保票此事就一定能办成。但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利益,本王会尽力而为之的。”

“庆王真乃中日两国人民的守护神啊,敝人没有什么可以孝纳庆王的,这是我们日本国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收下,说着从皮箱里掏出了二十万两银票。奕匡一看间银票两眼顿时放出金灿灿的光芒,他毫不犹豫地接过银票,“好说,好说,这事就交给本王了,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利益,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东亚共荣将成为现实。”

“敝人先代日本国民感谢庆王的厚恩了。如果日后清国对外有什么好处,凡是能让我们日本国分一杯羹的时候,还望庆王能暗中倾斜一下,我们日本国自然不会亏待庆王的厚恩的。”

经过一番奉承和行贿,日本的间谍终于打入了清国的中枢――军机处,并套住了视财如命的奕匡,就这样日本就像一把利剑一样刺向了大清的胸膛,面对大清的又将是一番严峻的考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