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二十二章 光绪遭囚

李梦 收藏 8 45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二十二章 光绪遭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在午门突然发生的变故,也使得光绪和慈禧的矛盾陡然之间升级。眼看两人之间就会爆发一场大张旗鼓地对垒。但是异常聪明的光绪仔细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以退为进。在当前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如果不顾一切地和对手争拼的话,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因此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以及五百名弟兄的性命,面对慈禧飞扬跋扈的淫威,光绪极不情愿地屈服了。

“亲爸爸,儿臣不知京城会发生如此多的变故,刚才儿臣也是一时性起,这才做的有些鲁莽,还望亲爸爸不要责怪,以后有儿臣守候在亲爸爸身边,如果有人在肆意威胁亲爸爸,儿臣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不知者不为过,你在外面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顾得上想起我这个老太婆啊。皇上快叫你这五百名将士疏散一下吧,一个个见了本宫都好像见了有深仇大恨的人似的。”

光绪也觉得在慈禧面前表现有点太张扬了,他急忙命令士兵们向太后行礼,听到光绪的命令,刚才还昂首挺胸齐刷刷站着的五百名士兵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一起跪倒在地向慈禧行跪拜之礼。他们的喊声如洪雷一般响亮,把慈禧吓得连打了几个寒颤。慈禧看到这五百名士兵的架势,心里暗暗佩服,她深知光绪的这五百名精英绝对顶她三千御林军好使,若留他们在宫中把守,我想搞点什么小动作也是妄想啊,万一哪天他们向我发威,逼我交出政权,那就大事不妙了,为以防万一,还是及早把他们遣散的为好。最好是想法把他们收拢到荣禄的军队中去。想到此,慈禧就开始算计起这五百名士兵起来。

“儿啊,现在你已经到了皇宫了,也就安全了。这五百名将士也就没必要留在皇宫里,现在我大清正是用人之时,如皇上能把他们编入到我大清的军队中去,这对我大清的军队来说可是如虎添翼啊,不知皇上对本宫的看法同意与否?”

“这……”光绪一听就很为难,他知道这是慈禧试图想解除其护卫的一个伎俩,现在偌大的一个皇宫,已经被荣禄的军队里三层、外三层地给包围起来,现在只有这五百名将士是自己最可信赖的人了,如果把他们给遣散了,我可就成了他们的鱼肉,任他们宰割了。慈禧好毒辣啊。但她说的又合情合理,如不答应她在礼节上又说不过去。

“皇宫就是儿臣的家,能天天守候在亲爸爸身边,儿臣当然安全了。只是这五百名士兵都是草莽之士,没有经过任何正规的军事训练,如果把他们编入我大清的军队中去,儿臣担心他们会扰乱军纪,坏了我大清军队的名声,依儿臣之见,还是让他们留在儿臣的身边吧,平时儿臣无聊的时候,也可以仿效一下高祖爷学学训练军队的技巧。”

“这么说皇上是不愿意服从本宫的建议了,皇上有心学习训练军队的技巧,本宫并不反对,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把这些不懂规矩的士兵放在皇宫,万一他们哪天造反起来,大清的江山就会毁于一旦啊,本宫知道你舍不得这帮和你出生入死的士兵,但皇宫毕竟不是训练军队的场所,再说把他们融合到御林军中去,皇上你也可以随时调遣啊。你不要在反驳了,就这样说定了。荣禄,这五百名士兵就暂且编在你的武字军里面,你一定要好好对待这帮士兵,一定要为皇上把他们训练好,如本宫发现你有半点不用心,一定严惩不贷。”

“微臣一定尽心尽力,绝不有负圣恩!”说完荣禄就对罗荣光说:“罗将军,请你率领弟兄们前去报道吧!”

罗荣光根本就没有理他,众将士也都高昂着头,根本就没有把荣禄放在眼里,荣禄一看极为不快,大叫一声:“来人那,把他们给我轰到午门去。”说完一对士兵就呼啦一下围了过去。

但这五百名将士仍然面不改色,“我们一心效忠皇上,一心以服从皇上的命令为天职,任何人都无权命令我们。”这一席铿锵有力的话语,简直就把慈禧给气晕了,“好,本宫叫你们只以皇上的命令为天职,来人那,全部把他们给我包围起来,一个也不准放走,如有谁胆敢反抗,格杀勿论!”慈禧歇斯底里地命令着荣禄。一时间将近五千名武字军呼啦一下围拢了过来,将他们团团围在中间。面对如此盛大的场面,五百精英毫不胆怯,一个个都扯出身上的军刀,摆开架势,就想来一场大屠杀。

光绪深深地为弟兄们的义气所感动,他觉得事情照现在情况发展下去,不但自己会背上大逆不道的罪名,更重要的是这五百名好兄弟也将会白白地送上性命。自己即使不幸惨遭慈禧的暗算,也绝对不能把他们的命也给搭上。

就在两军即将发生冲突的时候,光绪大声喝到:“都给朕住手,成何体统,俗话说兵合一处、将打一家,你们倒好就知道在窝里斗,如照这样下去,我大清没被别人打垮,自己已经先把自己给整垮了,既然你们如此对朕衷心,朕就成全你们,罗荣光你率领他们即刻返回到大沽口,负责守护大沽口的安危,如敢有半点懈怠,朕一定不会轻饶你们。”光绪此举的用意很明显,他完全是想保护这帮弟兄,他深知如把他们留在皇宫,早晚有一天他们都会惨死在慈禧的手下,现在先把他们遣散回去,也是保存有生力量的一个办法,虽然有他们在皇宫防御,自己的安全会大有保障,但另一方面也会加剧慈禧的猜忌之心。自己现在毕竟还是大清堂堂正正的皇帝,即使他们对我不满,有心想把我废掉,也不会把我做掉,如果把这支忠义之师给保留下来,自己将来还可以重整旗鼓,再来执掌大清的朝政,振兴中华!

罗荣光看光绪想把他们遣散回去,就有点犹豫,他深知光绪现在正处在危险的境地,现在皇宫之所以布防的如此周密,就是用来对付他的,看来皇上此次将会有大难临头,而我等将士深受皇上恩惠,怎能看着皇上深陷危险境地而不救呢,这样还算什么忠义之士。

“皇上恕微臣不能从命,微臣深知皇上现在深陷危险境地,有人欲对皇上图谋不轨,为了皇上的安危,微臣就是拼掉这条命也要守在皇上身边,众弟兄为了皇上的安危,今天正是咱们尽忠的时候,希望大家一定不要临阵退缩!”罗荣光一席话,使众将士情绪陡然高涨起来,“为了皇上的安危,我们绝不会退出皇宫。”

现在可好,光绪有心保护他们,而他们为了忠义竟然不服从命令。“胡闹,朕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有谁敢把朕怎么样呢,你们不要多想了,尽快回到你们的阵地上去,罗荣光你也不要让朕为难,否则朕将你革职,朕限你们在半个时辰之内迅速撤离皇宫,否则朕将以扰乱皇宫罪将你们下狱。”

这时王五也赶紧劝罗荣光,让他不要让皇上再为难,好好保存这点实力,然后再图大计。罗荣光实在没办法只好率领众弟兄撤离了皇宫,一场争斗最终以光绪的屈服暂告段落。

看到光绪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如此地胡作非为,慈禧早气的浑身哆嗦了,“好啊,皇上你现在能耐不小啊,竟然会怀疑本宫意图陷害你,还调遣军队来要挟本宫,本宫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何能耐要和本宫作对!来人那,将皇上给我软禁在毓庆宫,没有本宫的命令任何人也不得接近他,如有人胆敢违抗本宫的旨意,格杀勿论!”说完一甩袖子气呼呼地走了。这时一个小太监过来对光绪说:“皇上,请吧。”事到如今,光绪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他在几百名御林军的“保护”下,回到了阔别两个月之久的毓庆宫。

再说慈禧回到储秀宫后,他就急忙颁发了一道旨意:革除大沽口总兵罗荣光的职务,撤销对郑观应、冯桂芬、伍廷芳等人的任用,同时将王五驱逐出皇宫。慈禧气愤地像发卡片似的拟定了一张张罪状,这样凡是光绪心仪的人物,她都要么革职要么流放。一时间光绪营造的少壮派阵营被慈禧在顷刻之间就给破坏了。收拾完光绪的助手们,慈禧又决定向光绪动刀,她要一一清点光绪的大逆不道的行为。

毓庆宫:一个毫无生机的地方,夏同善正费力地为光绪讲解忠义之道,光绪无精打采地应付着,整个寝宫冷冷清清。光绪看着窗外的阳光,他的心也充满了无限的遐想,他思念自己的老师翁同和,他想念北洋水师的将士们,但他更思念罗荣光他们,现在不知道他们都怎样了,听宫里的太监们说,好像自己以前招募的人才全都被慈禧给罢黜了,都是朕害了他们啊。可恨的慈禧,如有朝一日,朕能重掌大权,一定把你打入冷宫。光绪在心底正狠狠地咒骂慈禧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太监扯着公鸭嗓子高声叫到:“皇太后驾到。”

“微臣夏同善恭请皇太后圣安。”“夏爱卿请起。”

慈禧走到内宫就一屁股端坐在龙椅上,而光绪连正眼瞧她都没瞧一眼,仍然高昂着头,望着天花板。夏同善使劲地拽了拽他的衣服,但他仍然故作不知。慈禧看在眼里就大为不悦。

“好啊,本宫本以为你好好反省几天就意识到自己的错了,没想到你这么无药可救,你真是愧对我大清的列祖列宗。你现在羽毛丰满了,敢和本宫作对了。”

“儿臣并没有作错什么为何要反省。”

“你没作错什么,你私自向出卖国家主权向美国借款,这没错吗,你不经过本宫的允许就和日本订立条约,你没错吗,还有你私自斩杀礼亲王世铎,纵容太平军余孽胡作非为,你没错吗。还有你率领军队骚扰皇宫,难道这还不够大逆不道吗。”

“国家财政吃紧,儿臣之所以向美国借款也是无奈之举,况且这对双方来说也都是互赢互利的,儿臣又没有白白地将大清的疆土倾手送人。”

“那你这是指责列祖列宗出卖国家主权了。”

“儿臣不敢。”

“那你为何私自斩杀世铎,即使他犯下了滔天大罪,也应该交吏部处置,你这样做,以后让那些做臣子的还如何效忠大清。”

“世铎打着剿匪的名义,沿路肆意劫掠,骚扰百姓,还抢男霸女,作战的时候,又临阵脱逃,有此大臣主掌朝政,实在是大清之祸,儿臣不杀他不足以平民愤。”

“好一个秉公执法的皇上,但本宫问你,你又是如何处置太平军余孽的呢,本宫听说你不但没有剿灭他们,反而还让罗荣光他们结交为兄弟,可有此事。”

“有,儿臣知道太平军是我大清不共戴天的敌人,但儿臣也知道之所以会爆发太平天国运动,也都是我大清的官僚们腐败无能造成的,他们只知道中饱私囊、收受贿赂、鱼肉百姓,自己整日生活在花天酒地之中,而大清的百姓们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无人问津,他们唯一的能做的也就是拿起手中的武器,反抗这个暴虐的政府。儿臣深知百姓力量的强大,但靠一味的镇压绝对不是解决的办法,要使大清的江山能永远固若金汤,唯有依靠天下苍生,儿臣不愿再制造杀孽,所以才和太平军的余孽交好的。”

“反了,反了,你好大胆子,现在倒处处指责起列祖列宗的不是了,看来你是想依靠老百姓的力量向本宫示威了,本宫就让你猖狂,看你究竟有何能耐改变大清这片天!来人那,一定给我严守毓庆宫,好好给我看守这个大清不孝的子孙。”说完慈禧就气呼呼地走了。

储秀宫:慈禧呼呼地喘着粗气,李连英在旁边不停地伺候着,淳亲王奕淙、庆亲王奕匡垂立一旁。

“本宫今天叫你们来,是商量一下皇位继承的问题,现在的皇上太让本宫失望了,他简直就是一个大逆不道的子孙,本宫说什么也不能再容忍他了,本宫决定将其废掉,更换大统。”

慈禧一语既出,两个王爷都惊诧不已,但转眼间脸上又都挂着阴险的笑容。这一天总算盼来了,奕淙心里想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