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二十一章 午门之变

李梦 收藏 2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毋庸置疑,光绪在御驾巡阅水师的这段时间里,确实凭借着他卓越的才能使大清赢得了列强对它的尊重。对于这一点慈禧虽然在心里不服,但她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埋怨光绪,毕竟这对大清来说是近年来难得的好事,说明大清的复苏仍有希望,如果不顾光绪取得的成绩而去指责他,势必会引起朝野的讥讽。因此慈禧能作的也只能是在心里生闷气罢了,但当他得知光绪在营造自己的小集团的时候,慈禧就开始有点对光绪不满了,她觉得这是光绪企图向她夺权的第一步,接下来的消息更让她加重了自己的想法,光绪竟然不顾她的口谕而擅自前往匪窝去解救奕缳,这不明摆着是维护奕缳而否定她对奕缳的处置吗,更令慈禧感到无法容忍的是光绪竟然借渎职罪的名义斩杀了她的心腹世铎。刚刚死了个丰升阿,现在又轮到了世铎,那接下来又会是谁呢,慈禧越想越气,她觉得如果在晚一点动手的话,说不定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了。为此他让人把荣禄叫来商量对策。

荣禄自从接管御林军之后,他就时刻坚守在岗位上,丝毫也不敢大意。令他欣慰的是,在这段时间里宫中一切平静如昔,再没有发生什么针对慈禧的阴谋,慈禧对他的行动也是倍加赞赏,并于昨日将他晋升为兵部尚书,负责调度全国的军队,朝廷事无巨细也经常找他商议,由此可见慈禧对他的信任。现在的荣禄真是如鱼得水,风光的很。

接到慈禧的命令后,荣禄急忙来到了慈禧面前。“老佛爷,不知您召见微臣有何要事。”

“现在宫中的防御怎么样?”

“回老佛爷,京城的防御现在已成固若金汤之势,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就连一只鸟也很难飞进皇宫。微臣对皇宫尤其是对太后的住所实行了严密的部防,具体由三层部队来负责,最里面的一层是微臣先前统帅的武字军,第二层是微臣挑选的三千名御林军,最外面一层是由世铎训练的虎神营。老佛爷您看微臣这样布置可否?”

“嗯,不错,绝对有固若金汤之势。今天本宫急着把你召进宫来也正是为了此事,皇上马上就要回宫了,对这个神秘莫测的皇上,本宫不得不防啊,何况他现在又在本宫头上撒野,让本宫怎能对他善罢甘休!”

“老佛爷莫非皇上向您示威了不成?”

“这个兔崽子他不仅向本宫示威,还杀了世铎以向本宫施压呢,你说本宫还能再忍耐下去吗。”

“有这等事,看来皇上真有独揽大权的想法啊。”

“看来本宫的大位也是岌岌可危呀,本宫本想着过完这六十大寿,就退居到颐和园颐养天年去了,没想到这个兔崽子竟然这么着急,现在就想逼本宫退位,这还了得!”

“皇上年纪轻轻就这么贪慕权威,如果将来他要他执掌大权,他一定要比秦始皇还要专制啊,那样的话我大清的黎民百姓可要遭殃了,老佛爷依奴才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给废了算了。”好阴险的荣禄啊,自己口口声声为大清的黎民百姓着想,实际上他才是一个比赵高还阴险的人物呢。

“现在整个皇宫已部防成固若金汤之势,相信他也没有能耐在这兴风作浪,待他回宫后,根据情况伺机行事,如他果真大逆不道地想逼本宫退位的话,本宫就立即召集群臣将他废掉。”

“也好,等他回宫后把他永久的软禁起来,磨磨他的性子,等一下微臣再给他点颜色瞧瞧。”说完,荣禄在慈禧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慈禧听后,微笑着点点头,“也好,先给他来个下马威,让他见识一下和本宫作对的下场。说完荣禄就出去安排自己的行动去了。

就这样整个皇宫在密不透风的防御下等待着光绪的光顾。

再说光绪,他收服石永活之后,稍稍安排了一下,就马不停蹄地向北京赶来,经过四天的长途跋涉,他率领的大部队终于顺利抵达了北京城。

进城之后,令光绪感到大为不解的是,昔日热闹非凡的北京城,现在不知何故却变得异常的冷清,并且在这种冷清之中还流露出一种肃杀之气,这一切让光绪看来都大为不妙。他细细思考了一下,他觉得一定是一股异己力量再向自己施压。他命令王五、罗荣广加强警戒,以防不测。

光绪率领着大队人马深入京城的腹地的时候,仍然不见有人来迎接,这使光绪大为光火,他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一个皇上,可整个京城就像死了一般,不见任何人的踪影。王五和罗荣广瞪着犀利的眼睛一刻不停地搜索着对自己不利的目标,可整个大街上除了他们根本就看不到其它人。这种景象在白天看来也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光绪深知这是敌对势力在向自己示威的一种表现,但他断定没有人敢在天子脚下对他这位天子怎么样,因此尽管面对着让人不寒而栗的环境,他内心也没有任何胆怯,仍是命令士兵们继续前进。在宽阔的街道上,五百多名精壮士兵就像一道线似的奔向皇宫!

不大一会,大部队就顺利地抵达了午门,此时仍不见有人来迎接,甚至连午门的大门面对他这位皇上都紧紧地关闭着,这让光绪极为不快。他命王五向城门的士兵叫喊让他们放他进去。可城门上的士兵听了之后却无动于衷。气的光绪在午门周围骑着马连转了好几圈。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左右,城门上的士兵才对光绪说:太后有令,军队一概不得入内,仅允许皇上带领五名护卫进宫。近来宫中发生多起士兵行刺事件,望皇上见谅!”

光绪一听就知道这是慈禧害怕他发动兵变而企图解除其武装的一个伎俩。但是如果不让士兵驻扎在城外,自己根本就进不了皇宫。没办法光绪只得让士兵驻扎在离皇宫一公里处,自己则带着王五、罗荣光和三名士兵进宫去了。

大门缓缓地裂开了一道缝,光绪骑着马如箭一般似的就飞了进去,其余五人也尾随其后飞快地闯进了皇宫。可刚等他们进入皇宫不久,外面就发生了一阵骚乱,好像是军对厮杀的声音,光绪闻听心中顿时涌起了一种不祥之兆,“卑鄙小人,竟然企图对朕的军队下手!”

怎么回事呢,原来光绪安排好那五百名士兵在宫外驻扎好后,自己就率领着王五他们入城去了,谁知就在光绪一行进入宫内,午门缓缓关上的时候,外面的五百名士兵却被躲藏在暗处的虎神营给围了起来。你想想看,门外那五百名士兵都是光绪精心挑选的精壮士兵,对光绪也是绝对忠贞不二,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他们能甘心坐以待毙吗,于是他们纷纷拿起手中的武器就和大约三千名虎神营的士兵打起来了。但是毕竟对方有三千多名士兵,这五百名士兵虽然尽力抵抗,也只能是节节败退,此时的形势万分危机。

光绪听到宫外发生了争斗,他深知自己的弟兄被暗算了,这些都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啊,自己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可是现在午门紧闭,自己用何种方法才能解救城外之危啊。光绪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骑着马不停地跑来跑去。王五和罗荣光对城外突然发生的变故也是震惊不已,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有人竟敢打皇上的主意,一时间他们也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还是光绪当机立断,他命令王五、罗荣光和其余五名士兵去把城门打开,把军队放进来。王五他们心领神会,骑着马就向守城的士兵杀过来了,守城的士兵没有料到光绪竟然会来这一招,还没等回过神来呢,几名士兵已经向阎王爷报道去了,另外几名士兵稍稍抵抗了一下,也都缴械投降了,降服了这些士兵之后,王五迅速地打开了午门,城门洞开后,已经有些力不可支的五百名士兵们就向一窝蜂似的闯入城门之内。在光绪的统领下,他们很快就整顿一新。城外的虎神营见光绪皇帝在他们中间,也就不敢有所造次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向皇宫的腹地深入下去。

经此变故后,光绪彻底地恨透了慈禧,他觉得即使慈禧对他再不满,也没必要使用如此阴险的手段来置自己于死地吧,看来今天此行我是凶多吉少啊。想到其中的利害,光绪也加强了对周围的警戒,五百名忠心耿耿的士兵紧紧地团结在光绪的周围保卫着他。随着向内宫的靠近,先前布置的防御情况也渐渐地现露在光绪的眼底,在通往太和殿这段路上沿途布置了很多御林军,个个精神抖擞,但在光绪这位天子面前一个个还是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当光绪他们即将抵达太和殿的时候,这时一些王公大臣们急忙迎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淳亲王奕淙,往后接着是庆亲王奕匡、兵部尚书荣禄等人。看到他们光绪就气不打一出来,他连马也没下,昂着头等着这帮乱臣贼子来朝拜。

奕淙他们一行走到光绪跟前呼啦一下全部跪倒在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微臣等迎接圣驾来迟,望皇上不要责怪。”说完一起让头触地,等光绪发话。光绪看到他们都心烦,他理都没理他们,让奕淙他们闹了个大红脸。“皇上,微臣等迎接不周,还望皇上责罚。”

“你们口口声声叫朕皇上,可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皇上的存在吗。朕出去才刚刚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你们就在宫里打起朕的主意来了,难道你们想阴谋替代朕不成!”

“微臣不敢,微臣只是不知皇上会来的如此之快,所以才胆敢没有前去午门迎接,还望皇上不要动怒。”

“朕也不稀罕你们这帮乱臣贼子的朝拜,可你们没有理由要对朕的护卫队下毒手吧,你们这种大逆不道的行径,是可忍孰不可忍,朕乃一国之君,难道区区五百名士兵也没权利统领吗,你们在暗中布置了那么多兵力,而且还心狠手辣的想置他们于死地,你们究竟有何居心。难道想谋反不成。”

“皇上责罚的是,城外的举动微臣等也是迫不得已,皇上您有所不知,在您出宫的这两个月时间里,宫中发生了多起士兵起歹心的事情,为了您和老佛爷的安危,微臣不得不防啊。微臣等对皇上的护卫队没有什么不良居心,微臣只不过是害怕他们惹什么麻烦,只是想暂时没收他们的武器,将他们遣散到一个安全地地带罢了,绝对没有想把他们消灭的意思。”

“一派胡言,有你们这样遣散军队的吗,你们明明就是在暗中布置好,对付朕的。他们都是朕亲自挑选的,难道他们还会对皇宫采取不利的举动吗,你们这是蓄谋已久的计划,告诉朕究竟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如不如实招来,朕一怒之下全部送你们去西天。”说是在的,光绪真的是出离愤怒了,自己是堂堂的一国之君竟然会遭受如此大逆不道的诬蔑和歧视,他不发火才怪呢。

“是我让他们这么做的。”忽然一个老态龙钟的声音叫了起来。光绪一听就知道是慈禧的声音,虽然光绪现在在心底恨透了慈禧,但他也不想现在就和他公开闹翻,毕竟现在对宫中的情况一无所知,明显地处于劣势,万一处理不当,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可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因此光绪决定适当地妥协一下。他从马上跳下来,走到慈禧面前急忙跪倒在地:“儿臣给亲爸爸请安了,亲爸爸吉祥。”

“儿啊,你就不要责怪他们了,他们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儿啊,你出宫这么些时日,这宫中发生的变故你也是有所不知啊,曾有人三番两次地想取本宫的性命,甚至还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的军事哗变,本宫可是天天都活在惊愕之中啊,因此为了预防不测,本宫就下旨宫中的军队除了荣禄统帅的之外,其它军队一概不准在皇宫十公里范围之内逗留,否则格杀勿论。由于皇上对此种缘由有所不知才会发生刚才的一幕,儿啊,你就给本宫一个面子,饶过他们这一次,下不为例。你们还不赶谢皇上不杀之恩。”

奕淙等人听后,急忙如磕头如捣酸似的向光绪认错。面对慈禧的淫威,光绪也不想公开和她翻脸,就勉强答应了慈禧的要求,放过了荣禄他们,但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置这五百名士兵,慈禧和光绪就发生了争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