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的其他平行时空,请务将其与书友所处现实世界挂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不负文责。

***********

“哈哈哈哈,素素终于醒了……”一个白发老人步伐稳健的快速走进了房间,在他身后还分别站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和一位身穿职业女性套装的中年妇女。

老人将手上拿着的军帽顺手递给一旁随行的警卫员,直接走上来就摸王龙的脑袋:“嗯,我的乖孙女还是那么漂亮嘛……”


虽然很不爽被敌人摸脑袋,但是王龙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在白灵的示意下,轻声的叫了句“爷爷”


“呵呵,不错不错,还没犯迷糊,还记得爷爷……”白老头有点高兴的对身后的两人说道:“上次我来这办事的时候,这丫头闹着要回家,我没答应,还给我使小性子呢,说什么以后不叫我爷爷了……”


说着白老头转过脸神秘的冲王龙眨了眨眼睛道:“这次,你既然主动叫爷爷了,那爷爷就卖你个人情吧。过几天你身体复原了,就和你妈妈回家吧……”


看着孙女白素还是那种忧郁的,病怏怏的表情,并没有因为能回家而高兴的样子,白老头不由眉头一皱。由于这一次的以外事故,直接的造成了白素的超能力消失,并且作为国家最高安全保密单位来说,就算白素失去了超能力也是不可以回家的,可是在亲情方面,白老头也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儿子、儿媳。


早在白素很小的时候,就被发现她居然可以猜出大人做梦的时候在梦中所做的一切,到后来,还是白老头力排众议将白素送进的这个基地。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得不让白老头心疼啊。于是在多方面的斡旋下终于说服了有关方面,终于可以让失去超能力的白素回家了。


看着还是一脸难过的孙女儿,白老头抓起孙女儿的手轻轻的在手心挠了两下:“怎么,笑都不给爷爷笑一个,那爷爷可就改变注意了哦……”


回家?不是吧,现在还要跟着那个一直阴沉着脸的中年妇女回家。王龙现在真的是思维混乱了,到底是自己被人家换了脸还是怎么了,这个事情太古怪了,想不通啊想不通……


如果说按照现在的科技变个脸应该难度不大,对方完全有可能换了王龙的脸去骗取九班其他人口中的情报。但是,为什么要把王龙的脸给换成女人脸呢?血型吻合?这个理由也不太充分啊,而且你光是换脸也就算了,怎么可能连手和胸,还有小弟弟给换了吧!现在的换脸技术有这么先进吗。


难道,是换了脑子?


如果是换了脑子的话,那么这些又来干什么?


演戏?骗自己入局?


难道,是在对方都不清楚的情况下换的?那不可能啊!


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想归想,王龙现在可不想把事情弄僵,于是还是顺从的挤出了一个笑脸。由于现在这张脸是一张美人脸,王龙那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在这张脸上则成为一种带着忧伤的凄美笑容,看得几人都是心中一痛。


一个超能力者失去了超能力,就好比一个武林高手被人废去了武功。尤其是这一个月来,因为失去超能力的关系,白素的身体情况急速的恶化,不但全身原本白皙的皮肤发黄老化,就连眉毛都全白了。在来见白素之间,白老头亲自去和基地的专家恳谈良久。专家根据目前的情况来推断,白素可能属于被人“破功”这种类型,也就是终身都无法恢复她的超能力了。并且在身体方面,除了现阶段已经出现的征兆以外,可能近期内,白素的一头黑发也会慢慢变白。


而那个给王龙削梨,但是王龙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名字的美女此刻突然两眼泪水喷涌而出,站起身来扑到了老人身后的那个老垮着脸女人身上。


“妈……呜呜呜……”这个断了两根肋骨和手骨只是哼哼了几声的美女,现在居然哭得跟半大的娃娃似的:“妈,都是我的错……都是我错……”


“好了灵灵……”白灵她妈虽然眼睛也老红老红的,但还是能忍。只见一汪泪水在眼框里面打转,就是不掉下来。“灵灵,这是好事,最起码素素可以回家陪妈妈了不是……”轻轻的拍了拍还在肩膀上哭泣的女儿,用手抚摩着她身上还打着吊带的手臂,一时间正个房间居然安静了下来。


白老头看着这一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很明显,白老头感觉得到自己儿媳妇那淡淡话语里的恨意。如果当年不是一意孤行的将这个唯一留在儿子身边的孙女送到这来,或许这个公媳关系要比现在融洽一些。


虽然军人有特权,可以多生一个,可惜他们白家却注定没有子嗣来继承他白国锋和他儿子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白定邦手中的战旗。姐姐白灵很小的时候就通过特殊渠道进行了秘密的培养,也成就了现在的“夜莺”老大,对此儿媳没有什么怨言,默默的接受了,可是小孙女原本是打算留在儿子身边的。如果不是当年自己一得知孙儿有特异功能,就不顾一切的的疯狂举动,或许现在的白素正和同龄的小孩儿一样在快乐的上着大学,交个男朋友什么的。


房间里很安静,除了偶尔几声白灵的哭泣。王龙一脸木然的看着眼前的四人,脑子里一片混乱。


“就是那小子,就是那小子害的人,我要杀了他……”哭泣中的白灵似乎想到了什么,直起身来一边抹眼泪一边愤愤的准备冲出去杀人……


“等一下……”床上的王龙终于说出了他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


*****************************************************************************


强光,一种亮到及至的强光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视网膜神经。众人纷纷受不了这种让人窒息的眩目强光,都闭上眼睛。只有加百列却是双眼睁得大大的,不过如果仔细点看的话,就能发现在她的瞳孔上,正有一层薄薄的东西在起着作用。


终于,在长达十多秒的光幕结束后,出现在所有人眼前的是一条金属质地,充满了科幻感的长长过道,过道呈圆型的柱状,一道道蓝色的光芒从圆柱体的四壁上透射出来,仔细看起来,似乎墙体是由一环环的银白色墙体和蓝色发光体组合而成。只见加百列率先步入了过道之后,示意众人跟上。


“公元354年12月25日,一对夫妇在伯利恒的一个马槽里降生了一名叫做耶苏的婴孩,多年后,这名婴孩在耶路撒冷的山颠向世人颁布了十戒,并且告诉世人,他将离去,但会再回来。并且他回来的时候,既是主持最后审判的时间。”


“于是在他离开之前,他将神赐给他的启示,传给了他的门徒约翰……”加百列静静的述说着,似乎在述说着一个别人的故事。


在众人的慢步中,终于来到了一扇巨大的金属门前。站在队伍末端的彭荔回头看着来路,只见那一层层的蓝色灯光开始关闭,那条进入通道的大门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


“从此,人们在绝望中等待着他的归来,虽然知道他回来的时候就是举行最后审判的时候,但人们还是期待着他的救赎……。”加百列轻轻的用手在金属门前一挥,只见这扇圆形的金属门了无声息的呈螺旋型从中向四周开启。


一个空旷的房间里面装满了穿着各式各样服装的人在忙碌的穿梭着。似乎这里只是一个中转的站台,不过这些人里面似乎没有人对他们这些新来者感到有兴趣,各自都在低头穿梭着。仔细观察,发现这个大厅的四周居然有八条通道和十六扇看看起来应该是电梯的门型建筑物,并且这些建筑物面前还大量的人员在排队等候。


在奔走的人群当中不乏一些一面奔走,一面不忘用手中的纸笔记录的着什么的人,还有一些甚至嘴里咬着面包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直接靠在墙上书写计算着。


两个字,繁忙。


进入房间以后,虽然彭荔和一起进入这个地方的其他人都感觉到十分困惑,但是慢慢的她就从这些正在忙碌的人身上感觉到一种东西,或者说是一种在信念驱动下产生的能量。这和几十年前的她在大学校园里,在工厂里,在建设基地里所感觉到的那种东西是一样的,并且还更为强烈。


或许,我们可以将这种感觉起一个很实际的名字:大跃进式的精神动力。


进入这个房间以后,加百列奇怪的停止了歌唱式的解说,出奇的站立在大厅的中心看着他们。彭荔有点紧张的看了看她以后,马上又把目光转移到别人的身上,只见大厅里虽然人群汹涌但却出奇的安静,只有时不是时因为激烈讨论而爆发出来的各种语言单词,就在众人都困惑的时候,一名和彭荔同来的中年男子突然脱离队伍冲上前去,抓住了一个正快步从通道走出,并准备向另外一个通道离去的金发老人:“佛兰克教授……”


“你是谁?”这个被叫做佛兰克教授的老人正一脸思考问题的摸样,突然被人在行走中抓住,还差点跌倒。“我是比尔,比尔霍里,1978年麻省理工大学毕业的比尔霍里,是您的学生……”


“比尔?你是小比尔,噢……太好了,太好了我正缺少一个助手,你知道,关于等离子体涡流和旋涡形磁场的研究…………”佛兰克教授一把拉着比尔霍里就往前走,而且看得出比尔霍里已经完全的忘记了自己拉住佛兰克教授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思维已经被带入了那个“等离子体涡流和旋涡形磁场”里面…………


“杰克博士…………”


“内森教授…………”


“真田导师…………”


不一会,彭荔这群新来人当中纷纷有人从忙碌的人群找发现了自己的熟悉的人,并且大多数在和对方短暂交谈之后居然都义无返顾的跟随对方离去,不一会整个队伍就只剩下了彭荔和两男一女。


就在加百列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一直迷茫着想寻找什么熟人的彭荔终发现了一个人影,只见她稍微忧郁了一下这个人影就快速的钻进了一部电梯,思考了一下,彭荔还是追了上去。就在电梯的门快要关闭的那一刹,彭荔终于按到了开门键,只听见一声惊呼在这个大厅里响起。


“爸爸………………”


***************************************************************************


“等一下……”脸色苍白的白素从床上坐起,有一点惊慌的叫了出来,只见脸上没有什么血色的白素虽然化了装和擦了粉,但是那苍白的样子还是很吓人的。


只听她犹犹豫豫的轻轻说出一句话来:“他……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哼,他还死不了,强壮得跟小强似的……”白灵越想越来气,自己和妹妹都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可是那个男人却只是全身七孔流血而已。不但没有受什么伤害,而且全身的伤口居然神奇的不到一个星期就自己痊愈了,还没有在皮肤上留下一丝伤疤。虽然现在还是属于昏迷阶段,需要通过进食胃管来维持生命,可一个多月过去了,不但肌肉没有丝毫的因为长期不活动而萎缩掉,居然还增加了十多斤的体重。


现在的他简直就像一头睡着的蛮牛,简直健康极了。不得以早已经将他搬离了病房,放到了一间专门的监护室,防止他一但醒来会武力伤害到其他人。而且在白灵看来,那个人能这么快的复原和发生奇迹,肯定是他偷了妹妹的超能力,当下闷哼了一声不顾旁人的阻拦夺门而去…………


唉,自己的身体啊,看来要倒霉了。


“他还在昏迷阶段…………”那个花白头发的老人补充了一句,也摇摇头跟了出去,可不能让白灵给弄死了。


王龙郁闷的叹了一口气,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考虑起了眼前的形式,很明显,现在这个身体应该是那个叫做白素的美女的,既然自己现在被换了这个身体,那么白素肯定得到了自己的身体。


交换,比《夺面双雄》更牛逼的交换。可是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办呢,用这个身体跑路?那不是说要当一辈子的女人?


可这个全身没一点力气的身体怎么可能搬得动自己那两百来斤的身体跑路呢?不管了,一定要先把自己的身体偷回来,再看看想点什么办法换回来,老子可不想做女人。


看着眉头皱成一团的女儿,白素她妈心疼了,赶紧走到床边来抓住女儿的另外一只手心疼道:“素素,别想那么多,过两天咱就回家啊……”


“回家……”有点失神的王龙看着这个原本垮着脸的女人,发现她挂在眼睛里的泪水终于洒了下来,突然不由自住的也跟着念了一句,泪腺也不受控制,冷冷泪水夺框而出…………


回家……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最最盼望的事。


终于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