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南洋 正文 引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7/

1998年8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一辆黑色牌照的雪铁龙高级轿车停在门前。一个戴着红色肩章的值勤武警战士过来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做在后座的印尼驻华大使,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接过前座印尼一秘的证件,扫视了一下还给对方,后退一步挥手示意放行。这个年轻的战士用拒绝向异国使节敬礼,表示了自己内心的愤怒。

外交部长唐部长一脸凝重,印尼驻华大使感到他伸过来了手有些凉。

唐部长用手指敲击着白瓷茶杯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大使阁下,我国政府对贵国出现的针对华人的骚乱深表遗憾……”

时隔不久,雅加达法新社报道:印尼武装部队总司令维兰托也与其他高级军政要员异口同声,声称没有证据显示5月曾发生广泛强奸案。据《共和日报》报道,维兰托说,经过调查之后得出的结论显示,强奸案的消息完全不确实。

维兰托说,强奸案的消息纯属谣言,根本找不到确实证据。

……………

“啪”地一声,罗勇关掉了显示器,颤抖着手点上一支烟,袅袅青烟中,刚才看到的那一副副血腥暴虐的图片不断地浮现。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看到这样的图片和消息都会感到愤怒,何况是一个军人,而且还是一个即将被派往印尼的军人。由于印尼局势持续紧张,为了保护我驻印尼大使的安全,中央决定成立一个保护小组奔赴印尼。小组成员有五人,组长是罗勇,副组长陈大为,组员分别是丁宏,冯建国,邓飞。

罗勇看了看时间,才8点过一点,离跟兄弟们约定的时间还早,网是不想上了,正寻思着干点什么。台面上的手提电话响了,罗勇看了一下号码,是张燕妮打来的。张燕妮是军区医院的一个护士,相貌虽然不怎么样,但身材一流。两人虽然算不上是才子佳人,但却是一见钟情。罗勇明天就要去印尼了,张燕妮此时打电话过来,自然是来提前送行的。想起女朋友那迷人的身材,罗勇的某些部位起了反应。两人虽说都是军人,但也是现代人,相识一段时间后,男女之间该做的事情都做过了。

罗勇按下了接听键,说了声:“喂。”

“喂什么喂啊,这么久才接电话,老实交待,是不是趁我不在,做什么坏事去了?”“你不在,我跟谁做去啊!”罗勇笑着说道,空着的左手忍不住在裤裆上摸了一下。

“你今晚过来不?”罗勇问道。

“我想啊,可我过不了,我在值班!”

“哦,这样啊!”罗勇有点失望却又有点高兴。失望的是女朋友今晚不能过来,高兴的是今晚可以跟兄弟们狂欢了。

“哼,我过不来,不正好放你大假,让你可以跟你的弟兄们鬼混去!”

“哪里,哪里,我是老婆如手足,兄弟如衣服的。为了兄弟,我是两肋插刀。但为了老婆,我思插兄弟两刀。”罗勇连忙表真心。这时突然想起了门铃声。

“哼,得了吧你,开门去吧,你那帮弟兄们来了吧!”

“嗯,我去看看,我们回聊啊。”说完,罗勇对正电话亲了两下。又问道:“亲爱的,听到了吗?”这时门铃又想起来了。罗勇想到:“妈的,这谁啊?”

“听到了,块去开门吧!”

“好,拜拜!”

“拜拜!”

罗勇放下电话,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谁啊?”没有人答应,只是门铃又被按了两下。

这下罗勇火了,猛地一拉开房门,刚要骂人,发现却是张燕妮。嘿嘿一笑,伸手猛地把她拉了进来,门随即被关上,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罗勇的大手隔着衣服在张燕妮的身上摸索了一阵,弄得她是娇喘连连,下体激烈地扭动着。罗勇左手顺着她的臀部摸了下去,然后“嘿”地一身,把她抱了起来。张燕妮则用两手揽住他的脖子,两人互吻着进了卧室。

某大排档,四个军人模样的男子正坐在一张桌旁,桌底下已经仍了十几个空的啤酒瓶了。

陈大为把烟头往地下一仍,又用脚尖踏上去磨了一会,骂道:“骂道,老大搞什么鬼啊?还不来!阿飞,打电话去催催。”

“哦!”邓飞掏出电话,按了几下,然后放到耳边听着,说道:“喂。老大啊。你搞什么啊……啊,哈哈……那不打扰大哥您了,您慢慢做,别急着追求速度,要讲求质量,喂,喂……哈哈……”邓飞放下电话,对着一班正奇怪地望着他的弟兄们说道:“老大在交功课呢。“

“哈哈!”男人们都笑了起来。冯建国举杯说道:“来,老大交功课,我们喝酒。来,干杯!”

“干!”四个玻璃杯在空中互撞。

雅加达国际机场。五个气势彪昂的中国男人一字排开推着行李车往外交通道走去。五人穿着统一颜色的西服和戴着墨镜,一字横排地走着,又是中国人,其嚣张跋扈的样子立即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几个印尼保安和军警则在一旁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自从排华事件发生后,华人是走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华人在这时候回来呢?

罗勇冷眼看着大厅里面的印尼人,想起某网站上对印尼人的描述:印尼人是什么样的人呢?曾经有幅画面这样:一个对你微笑着的印尼人,一脸洋溢着亲切,往下看,手上提着一个滴血的人头~~

罗勇一边想一边走,全没注意到迎面走来一个也推着行李的印尼人。罗勇把他撞倒了,那人从地上爬起来,见是中国人,刚想开口大骂,却见罗勇摘下墨镜,冷冷地看着他,眼里透出一股杀气。那人愣了一会,终究不敢开口,悻悻地弯下腰去收拾被撞得满地的行李。附近的一个印尼保安想过来,被他旁边的一个军警拦住了。军警对他说了几句什么,那个印尼保安退了回去。陈大为摘下墨镜,看着那保安,低声对旁边的丁宏说道:“妈的,那条死猪怎么又不过来了?”丁宏也摘下墨镜望着那军警对陈大为说道:“好像旁边那个跟他说了什么。”

那个军警和保安见这五个中国人都注意着自己,便借着巡逻慢慢地走开了。五人在原地站立了一会,见没人过来干涉下什么的,都有点失望,只好继续推着行李车走了。

罗勇一行五人走出机场,正在兜客出租车都蜂拥而来,见是中国人,又马上四散而去。罗勇等人也不在乎,站在门口抽起烟来,顺便欣赏着异国的风景。邓飞则是斜眼看着附近几个穿着拖鞋,正无所事事地在那里闲逛的印尼年轻人,那帮人也正好奇地看着他们。邓飞对罗勇说道:“妈的,这帮猪猡,有时间在这里逛,也不去想办法挣钱!反倒说我们华人窃取了他们的钱财!”

两人正谈话间,一辆车头飘扬着中国国旗,挂着使馆牌照的红旗轿车停在了他们面前。那帮印尼人一看到飘着中国国旗的汽车,想上来,但看到罗勇众人盯着他们,迟疑一会,不敢上前。

开车的年青人对罗勇说道:“你是罗勇吧?我叫沈博,来,上车,不用理那帮印尼猴子。”罗勇上车后,问沈博道:“连大使馆的车他们都想动!这帮印尼猴子也当真无法无天了!”陈大为说道:“我倒希望刚才他们能冲上来。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干他几个,他妈的,来到这里,我只想动手,不想开口。”说着,把指关节弄得“哒哒”响。

汽车驶入了快速车道,一路奔驰向大使馆跑去。雅加达地处热带,此时又恰逢多雨季节,天气更是变化莫测。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间,便是乌云盖顶,一道道火舌不时地破云而出,隆隆的雷声由远而近。稍顷,大雨倾盆而下,能见度不到十米。由于这里是快速车道,沈博不敢停车,只好打开大灯和雾灯,小心翼翼地行走着。

雨越下越大,雨点砸在车窗玻璃上,发出“啪啪”地巨响,似乎要把车窗玻璃砸碎一样。沈博一边开车,一边骂道:“妈的,印尼这鬼天气跟这里的人一样讨厌。”说完,看看表,又骂道:“靠,这表怎么停拉!现在几点啊?”

罗勇看看表,发现自己的表也停了,真奇怪的时候,其他四人也都说表停了。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只是,沈博大叫一声,罗勇顺着他的眼神往油表一看,只见那指针在疯狂地转动着,可是车却还是刚才那样的速度在前进。罗勇他们自然不信邪,但此时的事情实在太过怪异,一个个都吓得脸色苍白。

汽车又行走了一段时间,终于慢慢地停了下来。车刚停下,那雨也骤然停下,刚才因大雨而被阻挡的视线也豁然开朗。然而,大家并没有因此感到高兴,相反,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尤其是沈博,他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拼命地擦着自己的眼睛。

这眼前的一切实在太过怪异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