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在总参谋部开了两天会,魏明涛认识到了新的问题,即大批的军队撤出日本之后,40军的地位明显提升,但是40军的任务也明显加重了。原本40军执行的只是驻防任务,打起来有就相当艰苦了,而现在还要扩大任务范围,那就是在考验40军的能力了!

当然,这两天的会议对魏明涛来讲也是非常的无聊,一方面要向其他部队传授40军的战斗经验,同时还要向上级汇报作战经过。每天三场会议,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多少!

这天下午的会议结束之后,魏明涛在休息室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想独自呆一会,但是很快,余彬的到来,就让他的想法彻底落空了。

“老魏,有没有空,我们出去转转!”

魏明涛一愣,开始还没有搞清楚余彬是什么意思,但是见到对方有点紧张的神色,马上点了点头:“也好,这几天的会议确实让人太疲惫了,出去走走也好!”

两人都只带了一名警卫员,然后就离开了总参谋部。

“老魏,这次回来的收获不少吧!”

“说不上什么收获,只是觉得这样的会议不怎么有价值!”魏明涛苦笑了一下,“大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推都推不掉!”

“呵呵,看来你确实不是坐办公室的人。走,我们去喝几杯,别说我这几天亏待了你!”余彬说着,就直接朝路边的一家酒吧走去。

因为还是白天,所以酒吧里没有几个人,酒保一见到有客人进来,马上显得非常的热情。而这里靠近总参谋部,所以有什么军人来,并不显得奇怪。

两人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而警卫员则坐在附近,显得有点紧张,毕竟两人可都是将军,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责任可没有任何人来担当得起。

“老余,今天你找我出来,不会只是为了喝两杯啤酒吧,有什么事吗?”从余彬来找他,魏明涛就知道今天肯定有什么事情,不然余彬这个大忙人,怎么会无故的浪费时间呢?

“老魏,我们都是老战友了,所以要经常通气,这次我可给你带了条重要消息来!”

“好说,好说,老余,什么重要消息?”魏明涛一下来了兴趣,余彬长期在总参谋部任职,所以有很多内部消息,而这次专程把他找出来,自然是有很重要的消息了!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感兴趣,但是你先得答应我,此事只能你知道,不要告诉任何人!”

“放心,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魏明涛立即做出了保证。

“你的人我当然放心了,但是怕你一时管不住自己的嘴,一兴奋了,就到处说,那我不就遭殃了?”余彬摇了摇头,然后小声的说到,“日本要出大事了!”

“什么?”魏明涛一下就叫了起来,同时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然后小声问到,“出什么大事?”

“这是我们的情报部门才获得的消息,叛军已经控制了北海道的大部分地区,并且在本州岛北部地区建立起了根据地,马上就要成立临时政府了!”

魏明涛点了点头,用手转动着啤酒瓶,过了一会才说到:“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

“就昨天晚上收到的,是我的一个在情报处的同事告诉我的,肯定就是这两天的事情,现在总参谋长对此已经高度重视了,大概今天晚上就要开会讨论吧!”

“这也算不了什么大事!”魏明涛笑了笑,“以日本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仅仅依靠地方政府军是不可能镇压住叛乱的,而叛军要想有一个统一的组织,联合行动,就必须要有统一的指挥,他们成立临时政府只是迟早的事情!”

“没你想得那么简单,你在日本也快一年了,对那边的情况应该有很大的了解吧,你仔细想下,如果叛军成立了临时政府的话,那会是个什么情况?”余彬也笑了起来,但是他却笑得不是很自然。

魏明涛仔细的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这点很清楚,我们的平叛行动将发生质的变化,而且美国对日本的援助也就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恐怕太平洋上的战争就更加激烈了,而我们北进俄罗斯的行动恐怕要延迟了!”

“这是其次,打不打俄罗斯,以及太平洋战场上的变化,这与你们40军没有多大的关系!”余彬喝了口啤酒,然后问到,“你对40军今后的发展有什么想法?”

魏明涛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余彬会问出这个问题来,过了一会才说到:“这要看局势的变化,什么局势采取什么战术,只有这样才能够适应新的战斗!”

“对,这点我对你有信心,但是你没有考虑一下日本的变化会带来什么影响吗?”余彬看着魏明涛,他很了解这个老战友,虽然是名出色的军官,但是却很少在政治方面有杰出的表现。

魏明涛没有说话,余彬还以为他没有想通这一层,说到:“如果日本地区有两个政府存在的话,那么这就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平叛战争了,而是内战。这性质上的变化就必然导致40军的作战方式产生变化。另外,现在国内还没有要向日本地区增兵的打算,你说,你们40军今后会有多么重要!”

魏明涛点了点头:“多血提醒了,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既然日本地区的战乱已经扩大了,那为什么国内还不引起重视呢?”

“呵呵,其实这是我的猜测,如果你知道了国内对日本地区的基本态度的话,就应该不难明白了!”

魏明涛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了这一点,这时候他也恍然大悟。日本地区的战乱肯定在一时半会之间难以平息下来了,而这次中央政府肯定也铁了心要好好整治一下日本,所以没有想过要让战乱尽快结束。现在,一个地方政府,一个临时政府,这就已经构成了让日本打内战的基础,而只要日本陷入内战,那么一切问题就变得简单了!

想到这,魏明涛无奈的在心里暗暗叹息了一下。他并不赞成这样的安排,毕竟这很不人道,而且还带有很大的毁灭性质。虽然战争本身就是以毁灭以及破坏而出名的,但是另外一层的含义却是要阻止更大的毁灭与破坏。因此,魏明涛很不情愿继续在日本地区呆下去,但是现在看来,因为上一次的围剿非常成功,所以40军必然会继续留在日本了!

“好了,老魏,你自己想下吧,晚上的会议你肯定要参加,而现在总参谋部没有放弃向俄罗斯发动进攻的计划,所以你们在日本的地位仍然非常重要,如果今后需要在日本地区采取什么措施的话,那么40军就是执行总参谋部命令的最好部队,也是你们建功立业的……”

“老余,这点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了!”魏明涛打断了余彬的话,“晚上的会议我会参加的,但是到底该怎么打,这还要看总参谋长的决定,而不是我们两三句就能够说明白的事情!”

余彬惊讶的看着魏明涛,然后笑着点了点头:“老魏,看来你也有不小的进步啊。那就好,我们先吃晚饭吧,会议应该是在8点开始,还有点时间!”

“老余,你自己吃吧,我现在没有多少胃口!”魏明涛尴尬的笑了笑,他确实提不起多少胃口。

“那也好,你抓紧时间想一下40军今后的作战方针,在晚上的会议上提出来,这样40军今后肯定会得到重用!”余彬点了点头,还以为魏明涛在思考这方面的问题呢。“老魏,这次你可得感谢我,怎么样,我提供的这个情报有价值吧?”

魏明涛笑了起来:“老余,我当然得感谢你,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

果然如余彬所言,当天晚上,总参谋长就招开了一次特别会议,宣布日本地区局势的新变化,并且在会议上征求今后在日本所采取的政策方面的意见。魏明涛作为40军军长,且现在是驻日部队的主力,所以魏明涛被点名要做发言。

“总参谋长,我认为日本地区的局势变化确实非常值得我们担心,但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是不是应该更多的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呢?”魏明涛站了起来,显得很严肃。“自从我们将日本并入自己的版图之后,日本地区的动乱危机就一直存在,且各反叛组织就一直在活动,以往,他们进行的仅仅是恐怖袭击,而无法从根本上动摇我们的统治地位,但是现在不同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美国加强了对我们国内的破坏活动,而为了限制我们的手脚,在日本地区搞点风波出来,这是美国方面所必然采取的手段。而这次之前,我们对此重视不够,所以没有在叛乱发生的时候就将其扼杀在摇篮里面,导致叛乱进一步的扩大,最终达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

“魏军长,我们要的是怎么应付的办法,而不是对以前的行动做出检讨!”一名总参谋部的官员显然对魏明涛这种批评很是不满了。

余彬心里也暗暗吃惊,因为这与魏明涛下午跟他说的事情完全不一样。如果按照魏明涛的意思说下去的话,那40军就成了不想继续在日本地区呆下去了,那还了得,所他也暗暗为魏明涛捏了把汗。

魏明涛眼里的怒色一闪而过,接着就看着对面的总参谋长杨利威,似乎在按时那名官员还不够资格来做出指示。

“魏将军,你继续说下去,只有充分的了解我们的失误在哪,才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嘛!”发杨利威却显得很自然,点了点头,然后又认真的听了起来。

“正是我们在日本地区犯的一系列的错误,最终让反叛组织发展了起来,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正面面对,而不是逃避!”魏明涛有意的看了一眼那名官员,似乎在提醒他,只有敢于面对错误的人,才是最勇敢的,也是最聪明的人。“而现在,我们陆续从日本地区抽调走兵力,这其实也是一个错误。如果我们把日本地区的安全建立在依靠地方政府军的基础上的话,那根本就不牢固。我们40军有切身的体会,虽然地方政府军的作战能力不强,但是在围剿叛军的战斗中,他们根本就起不到多大的作用,而且只要没有我们的军队投入战斗,那么地方政府军就会变成一盘散沙,根本就没有战斗力!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我们一再削弱在日本的驻军,同时却将需要完成的任务继续提高,这是相互矛盾的。所以,要想镇压日本地区的叛乱,如果按照现在的方法发展下去的话,那么根本就没有一点前途!”

魏明涛的讲话结束的时候,杨利威睁开了眼睛,示意他可以坐下了。“魏将军的意见是很有道理的,但是我们需要明白一点,为什么要从日本地区抽出兵力呢?”

这一下,会议室内热闹了起来,魏明涛也松了口气,他已经尽自己的力把事情讲明白了,而到底能够收到什么效果,他不得而知,而且到底会怎么发展,这也不再是他所能够控制的了。

“老魏,你胆子不小啊!”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余彬抽空跟魏明涛溜到了外面,他边说,就边递了根烟过去,两人站在厕所门边就聊了起来。

“怎么,你害怕我得罪人?呵呵,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魏明涛得罪的人不少,但是我什么时候害怕过?我说的话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余彬摇了摇头,轻轻叹息了一下,说到:“我知道你的脾气,原先还以为你该了不少,但是现在看来,还是老样子,今后你得注意一点,要知道,你不是代表一个人,而是代表了一支部队。你倒霉了,那没有什么话好说,你也该倒霉,但是你要是牵连到了40军的话,你心里过得去吗?”

魏明涛苦笑了一下:“老余,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也一直很关心我们这些老战友,作为从40军出来的人,都知道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但是40军能有今天的成就,不是靠逢迎别人而得来的,靠的是自己的实力!”

“这点我清楚,如果仅仅在军队里的话,你这话是对的,但是当你涉及到政治的时候,就应该多考虑一下!”余彬见魏明涛还没有反应过来,心里也很是着急。

“你放心好了,反正我该说的话也都说了,该做的事也都做了,到底会有个什么结果,这就只有看运气了!”

两人说完,就回到了会议室,大会还在继续,讨论非常的激烈,而现在意见基本上分成了两派。一派的意见是主动出兵,用更多的部队进行镇压,而另外一方的意见则认为还是应该坚持以前的政策,让日本人自己去打,而不是浪费自己的兵力。

对魏明涛来讲,他对两种观点都不赞同,这不就成了打烂仗吗?日本地区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然这里曾经爆发了数次危机,但是总不能让两亿多人就这么自生自灭吧!

杨利威参谋长显然很不满意,因为这次会议并没有讨论出一个什么结果来,这时候他看到魏明涛回到了会议室,就对他使了个眼神,让他跟着自己又离开了大会议厅,进了旁边的一间小办公室。

“坐吧,魏将军,你在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行动,确实让人感到很佩服,不愧是我们的一员猛将啊!”

“总参谋长,你这就过讲了,说实话,那还是大家的功劳,如果没有各兄弟部队的配合,我们也不可能获得胜利,而且这是后方总指挥的指导有方……”

“呵呵,魏将军,这可不是你的真实态度啊,就我所知,在战场上,40军很少听过指挥吧?”杨利威笑了起来,“当然,这不算什么大错,我当年在基层部队的时候,与你也差不多,但是人慢慢的就变了,特别是到了总参谋部来之后,变得来我自己都不认识了!”

“总参谋长……”魏明涛也有所感触,接触的事情越多,接触的人物越高级,那么这个变化就越大。

“呵呵,但是现在也习惯了,而且我自己都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还是坏!”杨利威笑了笑,“好了,我们谈正经事吧,你是不是很反对我们现在在日本所奉行的政策?”

魏明涛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总参谋长的神色,然后点了点头:“对,我确实对现在的对日政策非常的反感,虽然我们两个民族之间有着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仇恨,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一个国家的统治之下了,就应该放下这种仇恨吧!“

杨利威点了点头,说到:“你这种观点很正统,我们以前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你想一下,50多年来,我们在日本地区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当年,日本的内战结束的时候,他们国内是一片什么样子?你应该不清楚,因为那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但是我清楚,我是作为一名士兵到日本去的。他们的人不要说过上好日子,连吃饱饭都成问题。十多年的时间内,我们向日本提供了多少援助,你知道吗?可以说,整个日本当时就是我们养活的,为此,我们花了多少心血。结果呢,你看到了,现在的叛乱,大规模的恐怖活动,破坏我们的国家经济,危害到了我们的人民。你们40军部署在日本,对此应该有所了解了吧,他们不但把矛头对准了我们所有中国人,就连那些与中国人友善的同胞也不放过,你认为,对付这样的民族,对付这样的群体,我们还该手软吗?”

“总参谋长……”魏明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过了一会才说到,“你说的都没错,但是那只是一小撮人的行为,不应该将罪过归结于整个民族之上吧!”

杨利威冷笑了一下,说到:“很多人的观点与你一样,认为这是叛乱份子的错,而不是所有日本人的错。那好,我给你看点东西,你就应该明白了!”

接过杨利威递来的文件,很显然,这种纸质文件已经有很悠久的历史了,而且是绝密文件,所以没有电子版,不然现在根本就没有必要再使用纸张了。

看完了文件之后,魏明涛的神色变得非常的惊讶了,他知道这些肯定都是事实,总参谋长没有必要拿一些捏造出来的东西来说服自己的手下。

“现在,你应该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在日本采取这些极端政策了吧。你也应该明白,如果仅仅是有一小部分人要叛乱的话,那么这场叛乱早就平定下去了,但是结果却不是这样。叛乱的绝对不是一小部分人,而是整个民族。我们在日本实施的食物配给制已经大半年了,按理说,叛军没有了食物来源,他们早就饿死了,而且美国向日本输出的也只是军火,而没有粮食。但是结果呢?叛乱不但没有停止,而且其规模还越来越大,为什么?这就值得我们思考了!”

魏明涛点了点头,沉重的说到:“总参谋长,我明白了!”

“那你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办了吗?”

魏明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那就好,既然你都知道应该怎么办了,那我就对你有信心,说实话,我们也不想在日本地区采取这么极端的政策,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病就得用猛药!”

给魏明涛最大冲击的还是杨利威给他看的那份文件,这彻底的改变了魏明涛对日本问题的看法,就如同总参谋长所说的一样,日本地区的问题由来已久,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所以要解决日本问题,就要从长远看,而不能急功近利。而镇压失败之后,日本已经成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地区,特别是在大量的工厂转移之后,日本地区的叛乱对中国来讲,已经对战争产生不了多大的影响,中国已经将这里当做一个战区看待,因此,怎么解决日本问题,就要从战争的角度来看,而不再是一个国内问题了!

第二天,魏明涛参加了最后一次会议,最终得到了在日本行动的进一步指示,即以内战的方针来指导今后的行动,用日本人对付日本人,中国军队尽量减少干预的力量,只在一些必要的场合出现!当然,重点仍然是打击日本的叛乱部队,以消灭其有生力量为主!

当天下午,魏明涛就坐上了飞机,返回了日本。此时,他已经下了决心,知道40军今后应该怎么办了!同一天,中国中央政府宣布了对待日本叛乱的新政策!

大规模的战乱不可避免,为了减少人道主义灾难的发生,中国政府同意让部分日本人转移到朝鲜半岛与中国大陆,当然,这部分人的数量有着很大的限制。最初批准转移的人数只有不到100万,而相对于日本地区2亿多的人口来讲,这确实不值得一提。但是,仅仅就这一个政策,就在日本引起了很大的恐慌。

毫无疑问的,中国将要在日本采取铁血政策了,这是一个信号!而这在日本人之间引起的恐慌极为巨大,大部分年纪超过50岁的日本人都经受过内战的苦难,知道再打一次内战将会是一个什么后果,所以都想离开日本,到没有战乱的地方去。但是,100万的定额确实是太少了,而所有离开日本的渠道都在中国的控制之下,如果没有拿到移民许可证的话,那根本就无法离开日本!

魏明涛范围日本之后,指挥40军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接管了东京周围地区的所有机场与港口,由他们来确定什么人可以离开日本,什么人必须得留下来。

战争的恐怖气氛瞬间就密布在了整个日本上空,每天,在东京国际机场,以及码头上都聚集着成千上万等着离开的日本人,但是他们中间真正拿到了移民许可证的人却少之又少,很多人都是想在这里等待机会,希望能够找到离开的办法。

仅仅一个月之间,就有数十人因为偷偷爬上客机的起落舱,然后在高空因为缺氧而死。另外还有数千名偷渡者被海军的巡逻队抓获,全部遣送回了日本,光是抓到的蛇头就超过了500人,而这些发战争财的人无一例外的全都被判处极刑。

日本的混乱还在继续,仅仅在公布了移民政策之后不久,中国就决定减少向日本地区提供的粮食援助,这是对付叛军的第二种手段,即掐断叛军的食物来源,让他们无力再战斗下去。按照新的配给制度,平均每个日本人每一天能够获得的食物不足基本需要的80%。也就是说,大部分日本人都得饿着肚子生活了,而在这一情况下,叛军能够从平民中征集到的粮食就更少了!

这一政策带来的不仅仅是恐慌,而且还更加激化了日本的内部矛盾。在叛乱发生之前,日本国内基本上分成了三派,一部分人支持叛军,希望日本获得独立,另外一部分人则不赞成独立,因为同中国合并之后,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第三部分人的态度却摸棱两可,即希望独立,但是又不愿意放弃获得的利益。而在内战爆发之后,第三部分人占了绝大多数,而现在,新的政策一开始实施,这立即让第三部分人分成了两部分,日本社会的主要观点集中到了两个极端。支持叛军的人认为应该坚持战斗到底,只有这样才能够保护日本民族的利益,而反对叛乱的人则认为是叛军导致他们现在无法生存,所以应该将叛乱镇压下去,恢复日本的平定,这样才能够让所有人过上安定的生活!

这就是日本内战的基础,也只有当一个社会分成了两派根本就不能够妥协的集团的时候,才有内战的动力。很快,就因为粮食危机,最终导致叛军与地方政府军之间爆发了数次大规模的战斗,日本内战开始了!

魏明涛是看着这些政策逐步生效的,他一方面为国内的政客们感到惊讶,这么简单,但是却有着巨大效果的办法都能够想出来;另外一方面,他也为自己的部队担心,只要粮食成为了比黄金还要贵的东西,那么今后40军在日本的行动肯定会少不了,而且战争会越来越激烈,到时候40军在这场内战中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

魏明涛还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有了新的任务,总参谋部直接下达命令,让40军结束为日本地方政府军的培训工作,全面转入战斗状态,准备配合地方政府军围剿叛军,而培训工作则交给了由国内调来的专业训练部队!

这是中国政府在日本地区采取的第三个政策,即在叛军还没有完成整编与集结之前,集中力量尽可能多的消灭叛军,为地方政府军创造出休整与扩充的时间来!

临时政府的所在地设在了北海道的扎幌市,而当时对地方政府构成最大威胁的是活跃在本州岛北部地区的叛军。所以,围剿的第一步行动就是要将本州岛上的叛军全部消灭掉,然后再寻找机会打过津轻海峡,杀到北海道去!

当时日本的情况是,叛军的大本营在北海道,这里一直是中国统治力量最薄弱的地区,但是这里的自然条件也最恶劣,资源最为贫乏,人口也最少。所以,几十年来,中国在北海道的统治其实都是象征性的,真正的统治大权还是掌握在了叛乱份子手里。而在日本南部地区,特别是九州与四国都在中国的严密掌握之中,即使叛乱发生的时候,九州与四国受到的影响都很少,在这里,叛军根本就找不到支持者。只有本州岛的局势最为复杂,这是日本四大岛中最大的一个,也是人口最多的一个,所以双方都以争夺本州岛为重点。其实,可以看出来,这与日本前一次内战时的情况相差不多,只不过以前是七国混战,而现在是两个集团之间的战斗而已了!

40军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即就将培训任务移交给了新到来的部队,然后将军部设在了东京北面的宇都宫,并且开始在这里集结部队,囤积作战物资。

很快,总参谋部批准了日本地方政府军的作战计划,而40军在这次作战行动中的主要任务就是协同地方政府军向北进攻。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魏明涛接到了总参谋长打来的电话,这才是40军的真正命令!

为了能够将活跃在本州岛上的叛乱份子清除掉,这次地方政府军投入了足足25万的大军,分成东中西三个集团,沿着本州岛,成三个并行路线向北进攻。而担任支援任务的只有40军,以及部分空军。魏明涛作为40军军长,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中国军队方面的最高指挥官,由他全权负责调遣地面部队与空军的行动!

当然,魏明涛心里很清楚这一仗应该怎么打,但是他没有将这一想法告诉给日本地方政府军方面,而是自己做出了安排。国内的意见已经非常统一,不管是谁获胜,消耗日本的有生力量是最关键的。当然,最终还是要让地方政府军获得胜利,不然今后的仗就很难打了,只不过,这个胜利是要建立在巨大牺牲的基础之上,而不能让地方政府军轻易的获得胜利!

总参谋长似乎担心魏明涛没有完全的理解这一含义,还专程让魏明涛的老上级跑了一趟日本,给魏明涛当面传授机宜。对此,魏明涛也没有什么办法,他并不傻,反而相当的聪明,在明白了国内的态度,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之后,他根本就不需要别人的任何提醒,就能够把事情办得很好。这就是魏明涛的才能,也是他的特长,只要确定要达到什么目的,那他就能够自己想办法去达到这一目的,而不需要中途大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