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安烽火 德安烽火 第四章 初次接敌

caishen1990 收藏 5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46/


正当萧寒检查完罗明远家的“藏身洞”,说服了吴甲长要罗明远家换个地方时,突然传来几声枪响,紧接着一股黑烟隔着山头从山那边升起。


萧寒参加游击队四年多,从一个对战争一无所知的毛头小伙子,成长成一个游击队副中队长,经历的大小战斗四十多次,已经能对山区的枪声相隔多远,是什么枪打的,过去,是汉阳造、老套筒还是德国造都已经能做到一入耳就能判断出来,现在和日本鬼子交手也三四次了,这的枪声一响,他立刻就判断出来了:是鬼子的三八大盖,枪响的地方就在柳田付家!


“有情况,走,到王家山头看看去。”萧寒双眉紧蹙,脑子里紧张地判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难道鬼子这么快就来了?“小刘,你赶回中队报告,老吴叔你回村通知大伙儿做好准备上山!”


小刘和吴甲长答应一声,转身奔各自的方向而去,萧寒大手一划拉其他的三名战士:“跟我走!”带头往大山洼外飞奔,三个战士各自握紧武器,跟着萧寒就走。


出了大山洼里把路,顺山势向左转过一个小山嘴,就看着半空中飘起的烟更浓了,四人加快脚步,就听得“啪,啪,啪——”又是几声枪声,萧寒抽出腰间的驳壳枪一挥,命令:“上这山!”脚下不停,领着三人跳下小路,顺着杂树丛中的一条砍柴小道向山上爬去。


四个人爬上山顶在浓密的杉树、樟树林中蹲下身子向枪响的地方眺望,一幅惨剧依稀可见,居住着二十来户人家的付家,乡亲们的茅草房都燃烧着大火,火势顶着浓烟不断向半空中升腾然后向四方飘散。断断续续的枪声里,隐隐约约的,狗叫声、大人小孩的哭喊声杂着大火烧着竹子的“噼里啪啦”声不断传来。


萧寒肯定地道:“是鬼子!鬼子来了!”接着咬牙道:“这帮畜牲,大家注意隐蔽,走,再往前靠!”说着话,脑门子上青筋凸起。


山下一条小河沟直通付家村庄外,在初冬时节水边裸露出大片石子,沟边长满了芭茅,四个人俯着身子顺小道下了山,跳进小河沟,猫着腰快速向村庄接近。


看看差不多,萧寒做个手势,停住了脚步,四个人子弹上膛,做好战斗准备,趴在沟沿上向外观察。只见离四个人趴着的沟边不到三十米外,四、五十个头戴钢盔穿着土黄色军服的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将乡亲们团团围住,右侧方高处两脚叉开站着个鬼子军官,手里柱着指挥刀,不时发出阵阵不可一世的狂笑,身边一边架着一挺机枪。


一边的战士吴魁举枪就要打,萧寒伸手将他的枪按住,小声道:“等等!”


小吴急道:“打吧,再不打,乡亲们就要遭敌人的毒手了!”


萧寒的眼中也是急得直冒火,但是作为一个指挥员,他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救出乡亲们是最重要的,他压着心头对敌人的怒火,略一沉吟,轻声道“不能硬打,要把敌人引开,这样,四洪同志,你顺原路返回,通知部队来接应,我们三个把敌人往村子后面的山上引!”


等战士刘四洪答应一声跑远,萧寒招手将剩下的两名战友叫到身边,低声问道:“同志们,我们只有三个人,敌人多出我们十多倍,你们怕不怕?”


“不怕,拚掉一个算一个!”


“怕个鸡巴,打吧!”


“好样的,这样,你们一个人给我瞄准一个机枪手,我说打,就一齐开火,打他个措手不及!”萧寒用坚定的目光看看他的两位战友,点点头,一拳砸在地上:“鬼子军官就交给我啦,枪声一响,大家就借浓烟掩护快速向山上边打边撤,一定要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身上来,给乡亲们争取时间,明白吗?”


两名战士点点头,慢慢将长枪从芭茅中伸出,屏住呼吸瞄准着各自的目标!


原来这五十多个鬼子正是平野从县城派出来的,目的是为在各乡建立据点长期占领勘察建造炮楼的地点的,上午八点刚过由中队长三木率领乘坐一辆卡车从县城出发,一辆带斗的三轮摩托在前面开路,沿乌石门古驿道经白果——聂桥,准备中午赶到车桥。


谁知道过了白果没多远,卡车熄火了,鬼子兵只好派出五个鬼子兵回县城找车子来拖,再留下七个看着车子,其余的下车步行朝车桥方向进发。


鬼子官兵自从打进中国,一路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原来这片土地上的守军早就被大日本皇军赶到几百公里以外去了,心里压根就没想到山里还有另一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路轻松走来,两条罗圈腿吃够了苦头,但却没见到任何敢于袭击他们的力量,心里更加放松,队形也越来越散。


看看中午时分到了,鬼子才走到离柳田付家半里许的路上,偏偏村上一位妇女在路边的田里挖红薯,没有注意到鬼子来了,几个鬼子一看见她,嘴里叽里呱啦嚷着就围过来,妇女吓得丢下红薯转头就往村里跑,鬼子跟在后面追着追着就进了村了,这妇女在三转两转进了家门,后面跟下来的鬼子追丢了人,竟然兽性大发,中队长三木手一挥,鬼子兵把村子给围上了。


穷凶极恶的鬼子兵先是点火把把村上的房屋挨家挨户点着,把没躲出去的乡亲们逼出来赶到村前的一块洼地,几个奋起反抗的被鬼子当场开枪打死了,架起机枪就要行凶。


三木柱着军刀,看着被大日本皇军武力下的中国百姓在刺刀下哭泣,在血泊中呼号,高兴得咧开大嘴发出阵阵狂笑,四周的鬼子兵了跟着乐不可支,不时朝天放上一枪取乐。


三木正得意忘形,手一挥就要命令机枪手扫射,准备把这村子给屠了!就听得“啪啪啪——”枪声突然从自己身后响起!


枪正是萧寒他们三个人打的,萧寒口中轻叱一声:“打”!三人手中的武器同时开火,三粒复仇的子弹准确地击中了鬼子中队长三木和旁边半蹲着的两个机枪手,由于三人和敌人靠得如此之近了,他们能清楚地看见三木的身子突然一震,脑袋飞溅出一逢血花杂着白浆,身子往前一栽,两个机枪手正听令准备开枪,也是突然脑袋一歪,倒在地上两只脚在地上只是蹬——


趁着鬼子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得一愣,三人从地上爬起弓着腰向一旁的烟火中疾冲过去,跑了几步,萧寒还猛地站住,回头“啪——”又是一枪,把追在最前面的鬼子兵打个嘴啃泥,这才转身大跨几步一头轧进浓烟中!


鬼子的反应倒也不慢,枪声响起,指挥官三木和两个机枪手突然被不知道从哪里射来的子弹打倒,也只是怔了怔,三人身形一暴露,再也顾不上枪口和刺刀下的群众,哇哇地叫着就冲三个人撤退的方向边打枪边追了过来,乡亲们一看,知道危难关头来了救星,机会难得,呼啦一声,四散逃个一干二净!


三人脚下不停,任凭鬼子的子弹在身边“嗖嗖——”地破空飞过,边跑边不时的朝后面放上一枪,穿过烟火,迅速地上了村子后面的山,借着山上的树林灌木丛,抽空隐蔽一下,沉着冷静地瞄准抢在前面的鬼子兵射击,然后又交替掩护着钻进林子深处。


鬼子兵只听得枪声不时响起,同伴不时倒下一个,就是看不到向他们开枪的人,地形不明,敌人不明,不知再追下去还会碰上什么,加上指挥官又中弹生死不明,不由得生了惧意,只朝着面前阴森森的林子茅草深处猛烈地开火,打得山上的茅草如刀割一般四下乱飞,却再也不敢再往下追了。


此时,萧寒他们早就不在鬼子的射击目标之内了,鬼子如雨点般的子弹并没有伤着三人的半根汗毛,鬼子朝空处打枪的时间,他们早就钻进了山另一边的山沟了。可是三人也并没有撤,待得鬼子停止射击,三人又从另一面钻了出来,偷偷爬上山头,远远地看着鬼子收兵,抬起六、七具尸体狼狈地返回了县城,相顾而视:以自己区区三人之力,不但救出了上百个乡亲们,打死了几个鬼子,自己竟然毫发无损,不由得兴奋得跳了起来。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