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十六章 醇王回归

李梦 收藏 4 42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十六章 醇王回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在光绪的授意下,张之洞将武举的种种弊端进行了淋漓尽致的阐述,并把它提升到事关国家存亡的高度,他的用意很明显,在现今的环境下,为了提升大清的军事实力,就必须有一批高素质的将领,要将那些有勇无谋的武夫们剔除将领之列。

张之洞的一席话,对那些靠武艺混机于将领之列的人,不啻于一个晴天霹雳,如果张之洞的建议得到了执行的话,自己的饭碗还不给砸了。因此,等张之洞陈奏完之后,还没等光绪发话,就有一帮人上来辩解武举的优越性了。

“皇上,张大人的话有失偏颇,如果依张大人所言,我大清流行那么多年的选举军事人才的办法,岂不是一无是处了。我中华儿女与洋人有很大差别,洋人身强力壮,对习武不感兴趣。而我们的身体较为单薄,唯有通过练武才能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张大人何必要将养人的办法强加于国人之身呢,再说弓、矢、刀、弩、石都是中国的传统本领,怎可为了洋人的淫技而放弃呢?俗话说,开弓以验横力,掇刀以验直力,舞刀以验横直力,宜留之以待才勇之士。所以武举制度万万废不得。请皇上明鉴!”王毓藻痛哭流涕地说道。

张汝梅也进言道:“皇上,洋人的火器弊病较多,经常出现走火的事情,害人于不知不觉中。”

“张大人,你这是借口,虽然火枪还不够完善,但它较大刀长矛来说毕竟是先进的,并且随着技术的更新,它的一些毛病也会被剔除的,张大人难道没看到敌我两军进行交战的时候,敌军的火器的威力有多大么,虽然我大清的军队也配备了一些火器,但他们的射术,在下实在是不敢恭维,既然我们已经引用他们的火器了,也就该改改老习惯了。”

“皇上,微臣以为西方的火器威力确实无比,随着西方火器技术的发展,现在的世界已经变成了‘弹药世界’,弓、弩、刀、枪等传统技艺的威力确实已经大减,不应再成为检验人们武功的主要方法和标准,必须改弦更张。但眼下中国风气未开,尚不能完全废除科举考试,微臣以为可以设置一个武备特科,以‘格致’等科学技术和洋枪、洋炮作为考试科目,而‘旧制之武乡、会试’等采用原来的办法就可以了,至于功名的分配,只须将每届武乡、会试和童子试的录取名额,分拨一般给武备特科就可以了,待吾辈特科的考试方式行之有效的时候,再在全国拓展,然后逐步废除之,不知此意可行否。”老臣曾国荃上奏到。看来姜还是老的辣,曾国荃的一席话既维护了那些传统阶层的利益,又部分满足了光绪的要求,真可谓是一石二鸟啊。这下子可让一心想废除武举的光绪为难了。

“嗯,张大人所言甚是周到。不知众卿家有何意见?”

“皇上,微臣以为现行的武举考试中的从武童生到武举、武进士,每隔三年提升一级的办法流弊甚大,此举使得很多英才难以尽快得到任用,微臣以为应不分年限,任用一切优异的人才,不应为无聊的条条框框所约束。另外,张大人所言甚是,今日用兵,专恃武器,外洋各国枪炮之制日出而益精,武学教练之法日推而益密。然则武科取士,断宜专习武器,别定良规,然后无所习非所用之弊。”高夔进言道。

看到高夔说的有理有据,光绪满意地点点头,当即就决定说,凡是有勇有谋的士兵或武人,都可以破格录用,但前提必须由主管选拨的人亲自考核以后才可决定,如有人擅自混入军队谋取职位的话,一经查出,一定严惩不贷。

“高大人,如果依你所言,在下担心会出现考生为了应付考试,而自购枪械,久而久之就会导致火器散落民间,并可由此惹出不少乱子啊,看来不要一味地看到其利处,而不顾其大弊啊。”

“微臣以为对此不应过于忧虑,为防止有人利用火器威胁社会安定。我们可以制定一个‘营武、学堂、武科三事合一的方案’,即只允许军队里的士兵参与应试,将考试生源严格限定在军队官兵,地方的兵勇可以应考武童试兵勇取进武生后仍在兵营充武者,准应武乡试;兵勇取进武举后仍在兵营充武者,准应武会试;其以拔实缺外委、实缺把总、候补千总者,准应作为武生应试武乡试;以补实缺千总、守备者,准作为武举应试武会试。非现在营武之兵勇,不准应试武童试,非现在营武之武生、武举不准应武乡试、武会试。如果此举能顺利执行的话,武科将会成为军队的专利,它一方面不仅可以避免民间拥有枪炮等武器而导致社会混乱,另一方那个面用科举功名作为军队官兵的晋身之阶,又有利于激发军人的进取心,提高他们的素质。届时我大清的军队将会成为一支威武之师,用不了几年,我大清的军队也就可以和洋人的军队相提并论了。”张之洞兴致勃勃地说道。

看到张之洞把自己想说的都给说出来了,心里就非常满意。“众卿家,所言都极为有道理,现今洋人的火器已经主导了世界的军事局势,我大清要想不成为洋人欺凌的对象,也想在强国中谋得一个席位的话,就必须加强对先进武器的运用与测试。当然对于我们流传多年的强身健体的武艺,我们也不可放弃。因为在战场上,除了远距离的射杀,还有近距离的肉搏战,如果我大清的将士每人都有一身好武艺在身的话,也可彰显我大清士兵信心和勇气。因此两种技艺都不应荒废!朕决定从下年起,在军队中,对士兵和将领的考核采用武备特科和武举两种方式。具体的考试仍仿旧制为三场考试,不过内容要有大变化。第一场考试为枪炮准头、军操合演以及对武器的装卸拆等技巧;第二场考试为各式体操及马上放枪、步下刺杀的技巧;第三场考试为测绘、工程、台垒、铁路、地雷、水雷、舆地、战法等学问。不知大家以为朕的建议如何。”

光绪的一席话无疑对那些依靠传统技艺吃饭的将领是一个全新的考验,表面上,武举考试的制度没有废除,但其考试办法已经完全改变的面目全非了。有些人心里想反对,但看到光绪如此威严地端坐在朝廷之上,都低下头一言不发起来。光绪看到台下没有人表态,就朗声说道:“既然众卿家都没有异议,对武举的改革就这样定下了。从下年开始,朕希望在每一支军队里面都可以认真执行此种考试办法,如果有人胆敢阴奉阳违,朕一定不会手下留情!此事事关我大清命运,朕诚心希望你们能多为大清提拔一些优秀的人才以为大清造福。”

“皇上圣明,微臣等一定齐心协力协助皇上完成霸业。”

经过一番争辩,武举制度虽然没有被判死刑,但它陈旧的东西也已经被剔除的差不多了。看到自己的满意作品,光绪满意地笑了。他之所以要从改革武举开始,并不是仅仅因为武举的选材办法过于落后,主要是因为军队中的将领大多都是那些王公大臣们的心腹,对朝廷的命令大都是阴奉阳违,有的根本就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光绪对此早已经恨之入骨了,但由于抓不到他们的把柄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无奈之下,光绪想到了改革武举的策略,他希望能通过此举尽快提拔一批优秀的军事人才,以为自己所用,并借此打破传统势力对自己的摺肘。

但依现在的局势来看,光绪要想在军队中安插自己的人还需要一定时日,看来裁减军队中的冗员、编练新军又要往后拖延了。虽然要迫不得已往后拖延,但光绪坚信待时机成熟的时候,自己一定会把军权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里的。

朝会结束以后,光绪回到了毓庆宫。他还没有坐定。小张子就急匆匆地从外面跑了回来:“皇上,大喜事。”

“小张子,你急匆匆地究竟有什么大喜事啊。”

“皇上,醇亲王回来了。”

“哦?醇王现在在何处。”皇上也满脸喜色地说道。虽然奕懁并不是自己的亲身父亲,但想到他为了自己的皇位竟然忍受了那么多委屈,光绪也觉得非常愧疚。再说现在自己的地位还极不稳固,有很多大臣根本就不服自己,处处与自己作对。醇王的回归无疑会在无形中增加自己说话的分量。

“皇上,醇王正在厢房等候呢。要不奴才把他请进来吧。”

“不用了,朕要亲自去见醇王。”说完,光绪还郑重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然后在小张子的引领下来到了毓庆宫的厢房。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光绪就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在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光绪不由得一震,心想此番磨难对老爷子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光绪急忙紧走几步,抬腿进了屋里。奕懁一看光绪进来离开,急忙整理衣服就要跪倒,光绪赶紧一把把他拉住,自己扑通一下给奕懁跪倒了,看着下跪的光绪,奕懁吓得差点没晕了过去,他也赶紧挣脱光绪的双手也扑通一下跪了下来。站在门口的小张子明白此刻他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就知趣地关上门,做起守卫来了。

“皇上,您这是折杀老臣的阳寿啊,微臣担当不起啊。皇上快起来。”奕懁眼泪汪汪地说道。

“阿玛,都是孩儿不好,让您受这么大的委屈,孩儿不孝啊。”

“皇上快别这么说,能为皇上分担忧虑,是微臣的责任。今天能看到皇上独掌朝政,微臣已经非常欣慰了,微臣希望皇上日后能以大清的江山社稷为重,做一个有为的好皇帝,以重振大清的隆威。”

“阿玛,儿臣一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的。”说着,光绪把奕懁给拉了起来,在光绪的搀扶下,奕懁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看着奕懁满脸的白发和苍老的面容,光绪揪心一般难受。想想半年前还叱咤风云的醇亲王今天竟然会变得如此落寞,真是世事难料啊。

“阿玛,您在辽东的这些时日过的还好吧。没有人再找您的麻烦吧,孩儿不是早就派人去接您了吗,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皇上不满你说,经此一劫后,微臣本已看破红尘,决心不再对世事有什么眷恋了,想想昔日整日在勾心斗角中周旋实在累了,能远离京城,好好修养一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就这样微臣回到辽东后,就对世事不再过问了。微臣也斗胆没有遵从皇上的旨意随石将军回宫,还望皇上不要责怪。”

“孩儿不怪您,孩儿明白您这么多年在官场实在不容易,既要应付慈禧的猜忌,又要在宦海中躲避明枪冷箭,能归隐于山林绝对是一个最好的归宿。今天阿玛重新回宫,一定牵挂孩儿吧。又是孩儿连累了您。”

“皇上不要自责,微臣此次重返京城也是希望在垂暮之年能为大清的崛起尽一点责任。现在大清正处在多事之秋的时代,微臣怎么能安心独处一室,而置大清的安危于不顾呢,否则大清的列祖列宗也不会饶恕我这个不孝的子孙的。”

“阿玛能回来再好不过了,您不知道孩儿现在是处处被那些老臣摺肘的一点办法没有,孩儿很想尽快实现大清的崛起,因此提出了很多改革措施,但都遭到了他们无情的否决,孩儿恨不得都把他们给罢黜了,以好为自己的改革扫清道路。”

“皇上,这可万万要不得,纵观历史上的大小改革,无不遭受了大大小小的阻力和挫折,要想进行一场成功的改革,凡事还是需要有耐心的好,切忌存有一蹴而就的心理。”

这样奕懁开始为光绪讲起改革之道来了,究竟奕懁如何为光绪支招,且待下文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