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随笔 中越边境见闻 中越边境见闻之我所认识的越南兵

452245 收藏 3 882
导读:边境随笔 中越边境见闻 中越边境见闻之我所认识的越南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2/


我到分队后第一次听到与越南兵有关的故事是关于国旗岗。我们分队驻地是在三个边贸集市中最大的一个,小镇街尾连着越南那个小镇的街头,两个国门相距50米,在中间是一块界碑,距界碑5米处是各自的国旗。每天我们和越南驻军都会派人在各自的国旗下站岗,大家可别小看了站国旗岗,那可是一名真正军人素质的体现,直接关系着我们国家的形象。在国旗下站岗是从1989年边境恢复正常后开始的,当时是单岗,一开始是每两小时换一次岗,两个哨兵在各自的国旗下大眼瞪小眼,后来我们的前辈们为了和越南人较劲,改成了三个小时一岗,越南小鬼子也还真是不含糊,立马也改成了三个小时一岗。不久我们又换成了四个小时一岗,越南小鬼子也马止跟了上来。


当我接手这个辖区时,已经换成了六个小时一岗,原来的单岗也换成了双岗。大家在办公室里坐着六小时不动可能有很多人都能办到,但是在办公室里站上六个小时那就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行的了,如果说要在烈日、寒风、暴雨下站六个小时那可以说得上是酷刑了。现在我们原本打算恢复两小时一岗,在哨位上撑把太阳伞,可是越南方面还没改时间、还没撑太阳伞,我们实在是没有脸这样做,要不然中国人民还不把我们骂死了。


我挺佩服越南军人的那股不服输的精神,但是看到他们一付精神不足、憔悴消瘦的样子,我心里觉得还是很爽的。越南军队在这里只驻扎了一个加强分队,也就是50个人的样子,可是我们这边的就不一样了,我们分队加上边防检查站、边防派出所、边防分队、边防连队等单位那可是一大帮人,挑几个素质好的兵站岗那可是一抓一大把,怎么的也要把越南人比下去。毕竟我们当年有900多名前辈长眠在这里,越南也有将近2000人死在这里,我们认为我们当年打的是一场正义的战争,同样越南方面也认为他们是正义的。无论我们还是越军对当年长眠在这里的烈士都怀着崇高的敬意,谁也不想在先烈们的眼皮底下丢脸,没办法,只有硬撑下去了,除非越南方面先顶不住了我们才考虑改。


第一次与越南兵接触是在我接管后的不久。我们驻地的边贸集市是五天一街,在街天中越两国的边民是不用办任何手续就能出入两国境内的,当然,进入对方国境后的活动范围只能是在集市内,如果超出了这一范围还是会有麻烦的。那时我有几个朋友来看我,他们说没出过国,所以想在街天时过去看一看。因为办手续实在是有点麻烦,而且他们一看就不是边民,有可能会被对面的越南兵拦住,所以我决定带他们过去试试。我带着几个朋友向边境线走去,在超过界碑前我把肩章、臂章全部取了下来,当时我心里也没底,不知道对面的越南兵给不给我过去。当走到关口时我把肩章、臂章、证件递给了那个正在值班的越南兵少尉,表示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过去看看。谁知道他竟然猛个摇手。我一下泄了气,原来这样是不行的,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允许越南的军人踏上我们祖国的领土。


正当我要带着朋友们往回走时,那个越南少尉竟然对着我叽叽咕噜的说话,我实在是不知道他想干嘛,只能莫明其妙的看着他。只见他重复的把手放进裤子的口袋里,我一下子昏了,这小子想要搜身呀。我一个军官竟然被越南兵搜身,这个脸可要丢大了。正当我还在想要不要给他搜身时,只见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他的证件,然后放进了裤子口袋里,当时我一下就明白了过来,把我的肩章、臂章、证件放进了裤子口袋中,那个越南少尉笑着挥了挥手,于是我带着朋友走进了他们的国门。


在越南小镇玩够了之后,我竟然看见那个越南少尉也许是换了岗,也在街上转悠。我走过去和他打了个招呼,我突然想和他照张相,可是我实在是不会说越南话,于是我用普通话很客气的问:“请问,我能和你照张相吗?”,只见他一头雾水的看着我,于是我又用粤语问了一遍,还是没反应。用边境上的土话问,没反应……用我家乡的土话问,没反应……用四川话问……没反应。没办法,我只好用英语问,可是他竟然还是没反应。我当时真是郁闷死了,怎么越南的少尉连这么简单的英语都不懂呀!看来越南兵只习惯听得懂中国人说“诺松如叶,宗都宽轰堵柄”。


这时我朋友拿出照相机用手比划着我和那个越南少尉,那小子椤了一下,然后把手摆得象电风扇似的,嘴里连连说:“肉,肉……”原来越南的军官还是会说英语的,我当时真是佩服得那个五体投地!


我曾站在楼上看对面越南兵的训练,他们训练得很辛苦,强度也很大,单兵战术也搞得很好,可是我还是觉得,如果再次开战,光我们分队就能灭了他们。越南兵,小样,没什么了不起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