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近水 下部 <<近水>> 第二十三章 情之初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8/


“这事本来我也想找你谈的,现在你忙我也忙,俩个人总没冲在一起的时候。原来想等大家都到龙城后再好好聊聊,既然今天你问起,我也就一并说了吧。我入伍以来就一直做工程,可能也是工作的关系,人也放得开点。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扛粒将花,现在也杠上啦。不管是不是要脱下这身军装,我都知足。我也不怕说句坦白话,你在总政干的是教员培训的工作,就你肩上的这粒花也是到头啦!你呢!带过兵打过战,又整天跟一群年青学员在一起,我也是天天跟着班年青人在山沟沟里转,再加上你我家里都有孩子,对年青人的想法还能跑了去?不管小飞知道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事,也不管他懂多少我们不懂的东西,可毕竟现在还是个小孩吧?咱怎么对他,他也就怎么对咱。你对他笑他也就笑,你天天一副只谈工作的样子,他也只能是跟你只谈工作。所以呢!倒也不是说他对你有什么想法,才会跟你没什么话聊!小飞这个少年人很对我心思,每次打电话来都会跟我开开玩笑,做事又细心,又勤恳!他干的活一点也不比咱俩少吧?一个少年人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啦!咱俩都是知道保密条例的人。有些事不该让咱知道,咱也不能怪他不告诉我们吧?说白了,中央安排咱俩一起,无非就是看我的工作经验加上你的笔杆子,互补着帮小飞一把,教教他,将来这可是有大用的人啊。老陈啊!我比你大了一岁吧!反正咱俩现在也是绑在一起了,我也就直说了,你在总政里留下的学究样,我都有点受不了,更别说小飞这么个少年人啦。刚发的规章制度你也看了,你就没看出点什么?那哪是军队的那一套啊?我看将来咱俩都得把军装脱了。这也好,反正在军队里也升不到那去啦,兴许脱了军装还能往上走走。就算走不动了,那也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你是政工出身的,心比我细,这些道理我知道你都懂!可能也是刚回一线来,一时不习惯,慢慢来吧!小飞这孩子信的过。中央派你来除了让你的笔杆子能让这个部门能正规化一些,还有也是希望你能用你培训经验好好教教小飞。不过你现在的方法可能不是很适合小飞。呵呵呵!”

任渡没有猜错,这些话就是老王跟老陈说的。老陈一直以来都为跟任渡之间的关系烦恼,总是有感于任渡跟老王之间的和谐氛围,也就越想打破跟任渡之间的这种“感情危机”人越在神秘的工作里心思越会变的多起来,他一直都想着任渡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上次朱副总理过来会对任渡有一种很亲切的关爱之情?为什么任渡能在中南海里出入呢?。。。。。。。。老陈是一步步的从地方部队爬到总政来的,虽说干的是没有实权的教育培训的工作,可毕竟也是懂得很多人情世故的,这次却任凭他怎么想也想不出一个能站的住脚的理由,这次借着跟老王谈资金的事顺便探探口风。有些道理自己懂跟别人当面提出来根本是两回事,当老王跟他说完这些话后,老陈细细一想,不管自己还有什么野心,现在的事实是自己被调到这边来了,想走可就不是他能说了算的。再看看眼前的这个自己还不是十分了解但绝对庞大的计划,兴许像老王说的从这里也能往上再升升,总比待在总政里等着别人给机会要好吧!想开了的老陈并不缺少与人沟通的能力。所以才有了让任渡奇怪的表现。任渡只所以会想到,也是昨天通电话时从老王的几次暗示里琢磨出来的。对于他人心理的把握和了解,不管脑子里装了多少这方面的东西,还是要靠经历才能真正学会!

终于有些明白了的任渡,混身轻松的站起来,最起码身边暂时是消除了一种可能的隐忧。忽然有了想去学校迎新年晚会看看的念头,于是叫上两位‘黑衣人’离开了联络处。

任渡的学校是用一个倒闭的老船厂厂房改建的,门是四通八达,这为任渡平时的自由进出提供了便利。也没有自己的礼堂,所以只好在大学里租个礼堂办这场晚会。这时已是下午1点多,比晚会开始时间晚了几十分钟。任渡在礼堂里走了一圈,只在最前面找到一个座位。这里是老师的座位区,也没几个学生愿意往这里挤!只是没办法找到其它的位置才到这里将就着。陈孙俩人则在楼梯型的过道里站着。

台上演的,边上坐的,自己都不认识。任渡看了一会就觉得没意思了,起身准备离开。当他站起身时,视线被定在了舞台边上候演区里。通往候演区的门刚刚被人轻推开一条缝,门缝中一个女孩的侧影就像一幅画般映入眼帘。一身圆领褶边白裙,一顶花帽轻轻的掩在头上,乌亮的长发从脖颈间白晰透红的肌肤上划下,轻轻的披撒在胸前,佼美的侧脸从发隙间露出尖挺的鼻梁,不停眨动的眼睛正专注的看着台上。边上或站或动,同样着装的身影,让坐着的女孩显得更加的恬静安祥,只有紧闭的双唇透出一丝因即将要上台的紧张。

任渡在身后伸手摸索着座位坐下,两眼一刻都不曾离开。

“那个女生是哪个班的?”任渡呓语着不知道是问谁。

“嘿嘿!“一声带有明显淫意的笑声从边上传来“看上她啦?”

任渡一下被这句话唤醒迷茫的思绪,才想起边上坐着的人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连忙掩饰道:“。。嗯?。。哦!不是!”转头看着那个年龄跟自己差不多的男同学问道:“你是上一年级的?”

“是啊!”男同学回答到,欠身过来轻轻推了推任渡,满脸暧昧挤眉弄眼的问道“要不要我告诉你她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啊?嘿嘿嘿嘿。。。。”

“我说你才多大啊?怎么笑的这么下流呢?好好笑不行吗?非要这么阴阳怪气的!”任渡一听到那个男的笑声,忽的一下从座位上跳起,两眼瞪着他大声的喊道。

这样的笑声与暧昧的话语在男的之间本不为过,任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或许是心里希望女孩注意到他的强烈欲望,让他不自觉的用这种方式表现了出来。看到这边的情况,陈向东俩人赶紧向这边移动,以防任渡会有什么不测。因离舞台很近,台上正在用稚嫩的嗓音极力的模仿刘德华唱着‘一起走过的日子’的学生,不由的被这一声喊惊的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赶紧找着节拍,继续唱着,但紧张已让他再也无法合上音乐的节拍了。边上的人也都看向了任渡,眼前的男同学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居然只是傻傻的看着他。任渡从悄悄看向女孩的余光中看到了女孩瞪正着他的大眼睛,尽是疑惑的样子。

“呵呵!。。。”任渡为自己的形为也感到好笑,轻轻笑了一下掩饰着尴尬,抬手暗示正在往这边移动的陈向东不用过来,重又坐回座位对身旁的男同学说道:“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男同学轻轻的回了声,别过身子再也没理会任渡。或许是一个高年级学长被学弟这样喊过,居然没胆子站起来,自尊心受到打击的缘故吧。任渡比起同龄人,除了外表上的成熟,还给人一种从内发出的压迫感,确实让学校里也不会有人敢出来找他麻烦!

几分钟后,任渡看完那个女孩的表演,选择了离开。路上陈向东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被孙立文掩嘴偷笑着拦住。

年少的任渡,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情窦初开,青春期冲动!那个女孩注定今夜会入他梦中!伴随着美妙的梦境,翻过1993,迎来1994。。。。。。。。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