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战神 正文 第一卷:铁血丹心卷 (下卷) 第三十七章

天下战神将军 收藏 1 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的其他平行时空,请务将其与书友所处现实世界挂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不负文责。

***********

看着手中厚厚的上访材料,王龙也陷入了思考。二十多年前,当小兰的外公牺牲在这片荒芜、贫瘠的黄沙中后,小兰的母亲就傻傻的决定要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也奉献给这片土地。她做到了,作为一名优秀的植物学家,小兰的母亲这二十多年来将根扎在了这片土地,为寻找能治理沙漠和培育各种耐沙耐干旱的植物,二十多年的苦心钻研终于到了收获阶段。可就在这时候,却突然发生了作为实验林的林木被大面积盗伐的事情。

其实所谓的盗伐分子,不过是林地周遍的那些维族人,砍树也不为别的,只不过是拿来烧火盖房子。在维族人看来,这树是种在他们的土地上的,因此他们砍两棵来盖盖房子烧烧火是应该的。看着自己苦心钻研数十年才培育出来可以防沙固土,改变新疆地区沙漠化土壤结构的“高科技”树被人砍了去烧火盖房子,这种心疼是可想而知的。小兰的父亲一怒之下孤身一人搬进了实验林里和那些盗伐分子对抗,其结果自然不会好到那去。

虽然小兰以前也求遍当地的乡镇领导,可是每次乡镇领导来解决问题之后,反倒砍得更严重了,原因是当地的维族人是不鸟这些什么汉人领导的。这一次更是严重,因为林场的职工在一次抓盗伐的行动中误伤了两名前来盗伐树木的维族人,居然引发了一场维汗大战。冲突中,小兰的父母均被打成重伤,小兰母亲苦心经营了二十多年的林木被毁于一旦。而且那些觉得还不解气的维族人还扬言要把林场的所有汉人全部杀干净,吓得许多林场的老职工纷纷举家迁徙,现在整个林场只剩下了小兰父母还在苦苦支撑。

虽然小兰的外公是那位让人景仰的著名科学家,可是现在的社会本就是这样,就算他活着也不见得会怎么样,更别说还死了二十多年。这一次小兰揣了上访信来阿克苏就是想找找当地的自治区领导,谁知道却是到处都吃了闭门羹,时间一拖再拖之下生活拮据起来。还一不小心被人给拐卖了,到现在小兰自己都还没搞清楚她是怎么被人卖掉的。

抓了抓脑袋,王龙也有点烦闷,现在自己的屁股都还擦不干净呢,又惹上这么摊子事情。看了看周围那些兄弟期盼的眼神,王龙也是无奈的笑道:“那你们想我们怎么帮他们?给他们钱重新买树苗还是帮他们把那些当地人打一顿?或者干掉几个让他们老实点?”看看那些兄弟也没言语,王龙继续道:“说白了,就算是当地政府都不好解决这个问题,况且‘我们不是政府’,大家有见义勇为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得讲究方式方法。”说到‘我们不是政府’这几个字的时候,王龙加重了语气。在新疆地区,民族矛盾和民族纠纷是时常发生的事情。这几年来,整个新疆因为这样的纠纷引发的冲突和血腥暴力事件就时常发生,比如说前几年乌鲁木齐的友谊商场爆炸事件就把一整座七八层高的商场给炸没了,还有石家庄的居民楼爆炸事件等等,而政府却完全封锁了消息,只是说是“东突”分子干的。(注1)

可实际上新疆到底有多少“东突”分子,王龙他们再清楚不过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小兰他们一不想搬走,因为这毕竟是他们工作生活为之奋斗了数十年的土地,那份感情太浓烈了。二是他们想要要找回公道,希望政府出面来治理那些维族人。三是希望能间接的引起国家政府的关注,在工作研究上能得到国家的资金援助。虽然这招一石三鸟之计连削带打好不厉害,但也太过于理想化了。

众人也思考着王龙的话,现在大家都知道S.S.W正满世界的找他们,说危险也还是有那么一点危险的。就如光头所说的,当前重要的是将‘东西’安全的送到北京去。至于彭小兰,就算他们去了又怎么样,难道真是把那些偷树的维族人全部打一顿?这未免太简单了一些吧。

就在众人开始闭嘴思考问题的时候,坐在门边的山羊突然猛的起身一把就把门打开了,众人回头一看,却是小兰在偷听他们说话。此时的小兰,还是那一身妇女的打扮,一条新疆地区妇女常用的包头花手绢将她一头的黑发包裹了起来,可能是刚洗了澡和被人抓到的缘故吧,原本看着略带风霜的面容现在带起了一丝红晕,一副江南特色的细眉大眼,外加高挺的鼻子,比起白天那老妇女的样子要顺眼多了。

尴尬的看着屋里那些大眼瞪小眼的男人们,小兰现在也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对她来说,今天白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好象做梦一样,从被人卖到被人救。抬眼看了看那个好像是领导的男人,这个拥有着一双充满了智慧的眼睛,阳光般的笑容和棱角分明国字脸的帅气男人也用那种深沉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由心中一痛,只听她委屈的说道:“我…我…刚想敲门的……”

看着她依旧保持着那个手握拳头的姿势,众人心里释然,作为狙击手的山羊拥有非常人可以理解的洞察力,这一点大家都是知道的。因此很简单的推测出,小兰刚靠近门就被山羊发现也就很正常了。

“进来吧,坐……”王龙又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二十二岁女人:一身土得掉渣的料子衣服因为里面所穿的棉袄为显得臃肿,难得是她袖子上居然还穿着两个袖套,一条看起来很像学校的校服样的裤子,还有脚上穿的是一双看不清嘴脸的运动鞋。加上头上那条花头巾,给人的感觉和《秋菊打官司》里面的秋菊真的有九分相似了。

“你的事情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没拿出一个好的办法,也刚想找你来着。”王龙若有所思的想了下,这才开口道:“这样吧,既然你信任我们,那么你想我们怎么帮你,你尽管开口,只要我们能办到的就一定会帮你的……”

彭小兰低着头,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一个多月来,四处奔走上访的结果不是到处被人踢皮球就是吃闭门羹,别说那些人看见穿成她这样土了吧唧的人会爱理不理的了,就算整个阿克苏地区能知道彭加木是块什么秋洋芋的人也不见得有几个。她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相信,这几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大点不多的年轻人,会将上访材料交给他们。但现在看来,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最起码他们知道自己的外公是谁,而且看得出来,他们很尊敬她外公。

可是现在,彭小兰自己也困惑起来,自己能要他们帮什么忙呢。虽然她没有存心偷听,但是她还是听见了王龙那句语气很重的‘我们不是政府’。

他们不是政府…………

看着低着头的彭小兰,九班众人也是沉默。确实,他们不是政府,不能用政府的政令或者其他什么政策性的文件批文或者什么比较官方合法的手段去帮助她,因为在中国像她这样遭遇的人何止千万。而她,也并不因为她外公是谁就能拥有一些所谓的特权,因为她外公只不过是一个死了二十多年的小小科学家而已。

人走茶凉,人死如灯灭,人情冷暖不过如此。

先前老鼠也曾经上网搜索了一下关于彭加木家人的消息,希望对小兰的身份得到一些佐证。可是上百度一查,除了一些关于彭加木光荣的消息以外,没有得到任何的只字片言。

“我…我想……”思考了良久的彭小兰,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

中央军委秘密会议室

小小的会议桌上,一排军帽整齐的摆放着。

而一群老人,正围在会议室一头的投影仪前观看着一段视频画面。画面上显示的似乎是从一些监视仪器上剪辑出来的画面,镜头中好象是两帮人在激烈交火的镜头。除了没有声音难以达到音效渲染的效果以外,整个战斗看起来异常激烈,甚至在一处看起来似乎像是一个小型街道的地方,双方的死伤达到近百人,只见火光当中,不断的有人中弹倒下,也不断的有人发起冲锋。

而这两帮人,身着的却都是绿色的军装。

良久,看完了小电影的老人各自悄声议论着会到了会议座上。只见坐在主位的正是中央军委的迟老将军。

“我说老迟啊,你难道就这么让那小子继续闹下去?”最先发言的是一个挂着两个星星的老将军,语气中也没一点没带什么情绪,好象刚才观看的只不过是一部战争电影而已。迟老对老将军的问题没做任何表态,只是习惯性的扫了扫在坐的其他人问道:“你们有什么看法?”

看着其他人不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就是装聋做哑不表态的摸样。迟老在心里暗笑:“都是一群老狐狸……”

清了清嗓子,迟老向会议桌子末端一个空着位置注视了良久这才道:“鉴于事态发展已经不受控制,并且因为张浩和他的‘利剑’的事情,这已经引起了中央和主席的注意。因此我和老张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将这件事情向中央和主席汇报……”

“我反对……”还是那个一开始发言的老将军,只见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反对,这是我们军队内部的事情,应该由军委来解决,我不赞成将这些情况汇报给中央和主席,这样让咱们部队的脸往那搁……”

“老王,现在不是内部不内部,脸面不脸面的问题。这个事情已经关系到国家的安全……”迟老看着拍桌跳起来发火的老将军,一点也没反应,还是用那种不温不火的语气继续说道:“白城研究所里汇集了全国各行各业的科技精英,这批人无论谁发生了什么意外或是有所损伤,都将是国家最巨大的损失。因此我们不能把这个事情隐瞒下来,这是对党和国家的不负责任,也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

“可是……”老将军还想说什么,却被迟老一把打断:“别可是了,S.S.W是从你们三十八军分出去的,你给我把这副担子挑起来。如果那些科技人员出了什么意外,咱们就等着一起上军事法庭吧…………”

=================================================================

注1:

就官方公布的和非公开的数据来看,1990-2001年间,“东突”在中国境内外策划的一系列暴力攻击事件案件竟多达近400起,直接造成平民伤亡约千人,物质损失不计其数,不仅影响新疆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对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的社会治安也造成一定威胁。

再看看“东突”恐怖势力的攻击活动:主要是实施爆炸、暗杀、投毒、纵火,制造动暴乱,袭击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务人员。它们在公交汽车上制造爆炸事件,对反对其行为的各族关键人物进行暗杀,在民众的饮用水源和食用品中下毒,在商场等公共场所纵火,在密谋策划的动暴乱中“杀汉灭回”,有组织有预谋地袭击公安干警,甚至把干警在因特网上“宣判死刑”,并公开他们的住址、电话和工作单位,号召能靠近他们的人去执行死刑,制造极大的心理恐怖。在其活动的受害者中,不仅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不仅有“异教徒”,也有伊斯兰宗教人士;不仅有汉族人和回族人,还有维族人,甚至有维族的小学女学生。在此期间,“东突”势力受科索沃危机、车臣战争和阿富汗内战等重大事件的影响,他们从科索沃阿族解放军、车臣非法武装及塔利班极端宗教势力通过武力和恐怖手段或赢得实质性独立或实际控制绝大部分领土中得出结论,要“解放新疆”就必须利用暴力手段进行恐怖活动。于是,它们一方面组织人员去阿富汗、车臣等地受训参战,以取得实战经验回新疆展开“圣战”,另一方面又派遣受训人员潜入新疆作乱,制造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恐怖暴力案件。尤其是盘踞在阿富汗的艾山买合苏木集团,更是在拉丹的直接资助培训下形成了一支千余人的恐怖武装,成为“东突”恐怖势力中的精锐之师。2002年,该组织涉嫌袭击美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被美国务院列为国际恐怖主义组织名单。(中国目前认定所有的‘东突’势力都是恐怖组织,而美国只承认了其中一个,这一点很耐人寻味)

911之后,在国内外的反恐合作下,东突势力很难再有什么大动作。但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东突势力仍然很令人头疼,而且解决起来难度高。首先,他们是极端民族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结合体,一般称之为"三位一体"(即"以分裂为目标、以宗教为外衣、以恐怖为手段")的政治势力,比较危险和狠毒;其次,他们跟国外有联系或者以外国为活动基地,并且有些外国势力插手较深(想想美国为什么会释放马哈苏德回中国继续制造恐怖活动),中国只能通过外交努力与其所在国共同解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