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六十三章 要命的潜入

六指君1 收藏 34 4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六十三章 要命的潜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井口见到佐佐木望着地图一阵发呆,不由得问道:“佐佐木君,你在想什么?”

“帝国军队已经整装待发,可是因为没有可靠的情报而不得不停下观望。”佐佐木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认为刘云所部到底是在调虎离山呢?还是在围魏救赵呢?”

井口沉默了才半天说道:“‘支那’兵法说过,不打无准备之仗!”如果派出去的部队中了游击队的埋伏,渡边都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井口老半天后揉揉有些发麻的后颈,随后说了一句废话,“总而言之,我们受到了他们的攻击。”

“帝国军队的情报来源过于匮乏,而且情报的传递也过于缓慢!”佐佐木有些烦躁不安狠狠吸了一口烟,盯着地图的眼神突然一亮,既然被八路军外出攻击“皇军”的地盘,不管他们用什么计策疑惑“皇军”、不管他们有多狡猾,毫无疑问他们肯定派出了部队,也就是说大青山“治安区”兵力空虚……

“传令!”佐佐木站起来大声对一旁的鬼子尉官命令道:“立刻命令小野带队潜入大青山地区实施反游击战。”

“攻敌所必救!”井口也马上明白过来了,忍住兴奋补充一句,“要分批潜入,从多方向、多批次潜入他们的控制区。”

佐佐木忍不住得意起来,笑着说道:“让小野紧急集合马上率队出发,不要过来复命了,让他进入‘治安区’后用铁的手腕绞杀一切反抗,顺便让他记得带上电台,有危险我会在‘治安区’外围接应他。”

“佐佐木君,我现在去集结军队!”井口站起身笑着说道:“我要亲自接应小野。”

#

一、三、四连到达攻击点后,将万镇围得严严实实。

找到一个射击死角,刘云一边命令战士们架起轰天炮,一边不经意的倾听着鬼子据点大院里传来的谩骂声,日伪军依托刚刚修建起来坚固的炮楼有一阵没一阵的盲目扫射。

轰天炮就像一个大青蛙一样张着黝黑的“嘴巴”。“报告团长,弹药已经装备完毕。”一个新参军的技工大声对刘云喊道:“可以实施点火了。”

这轰天炮的安全系数目前还不是很高,刘云挥挥手,示意附近的战士立刻离开,这才命令道:“点火!”

“轰!”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后,裹得严严实实的十几斤炸药包“嗖”的一声飞了出去,转眼间就没入鬼子的大院中。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来,鬼子大院里火焰弥漫,隐隐约约哭喊声一片。

趁着日伪军震惊而安静下来间隙,刘云让战士向里面外号叫“老刀子”的伪军队长传话,“……老刀子,看在你也是中国人的份上赶快投降吧!我们八路军的炸弹非常厉害,再来几次你和你的日本主子都逃不了一死,还等什么?杀掉身边的日本人‘反正’……”

良久,喊话的大嗓门战士终于泄气了,炮楼里除了不断传来一阵子弹“回话”以外,伪军根本就没有骚动起来!

“团长!还是狠狠地打吧!”毛四一愤愤地说道:“瞧它们的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刘云又何尝不想打,但轰天炮的炮弹极为消耗材料,弄炸药材料的王打铁已经向自己叫苦多次了,即便是此次作战也不过携带了五颗炮弹而已,偏偏这玩意儿的准头极差,如果摆在这里的是一门迫击炮而不是这个土制轰天炮,刘云也不会这么好声细气的给伪军们打宣传战了。至于原来缴获的那门迫击炮则因为弹尽粮绝被珍藏在团部。

黄青海指指用厚实棉被和八仙桌做出来的“土战车”,说道:“像上次一样,待会儿用烟熏死它们,然后再用这玩意儿上好了!”

正在说话间,“轰!”一枚鬼子的榴弹落在几十米外的地方,一阵风刮过后,爆炸后腾起的烟雾、灰尘很快就被刮走了。

看到风势强劲,刘云立刻无奈的摇摇头,说道:“风太大了,用烟熏没有效果!鬼子还有掷弹筒,并且准头还不差,土战车派不上用场。”看了看轰天炮,那技工正在费力的安装炸药包,只能依赖轰天炮的准确度了,对技工说道:“先将这些炮弹全部轰完。”

没多久,就像老太婆吃豌豆一样,以五、六分钟为间距,轰天炮一枚接一枚砸向鬼子的大院,在巨大的爆炸声中,群死群伤的日伪军在一片刺鼻的硝烟味中仿佛感觉到了世界末日,有大口径重炮威力的炸药包无情的考验着日伪军耐心。

“这是最后一枚了。”装填火药的技工抬头对刘云说道。

刘云挥挥手,示意发射!又对整装待发的二连说道:“待会儿炸弹爆炸后‘土战车’立刻跟上,强行……”说到这里突然皱起了眉头,鬼子的新炮楼估计是水泥还没有完全凝固,三番两次受到强烈的爆炸冲击波之后,居然“哗啦、哗啦”几声巨响后垮塌了。

隐蔽在角落里的战士们立刻兴奋的吼叫起来,“好!”“炸得好!”“快出来吧!乌龟壳没了!”……

几秒钟后,驻地的隐约传来了一阵阵杀喊声,吃够了苦头的鬼子害怕自己被八路军轰死在巢穴里,开始自己主动突围了。

刘云大声吼道:“快准备反冲锋!鬼子扑上来了!”透过硝烟,隐隐看到距离两百米处黑压压的一片日伪军冲出来了。

“都别开枪!”赵延轻声安抚那些有点躁动不安的新兵,说道:“等敌人接近了再打,打掉他们的气势后咱们再冲锋,要节约子弹。”

鬼子冲锋的队伍很快就到了一百五十米的地方,带队的鬼子尉官有些心惊胆战了,对面居然静悄悄的,但是可以肯定他们绝对没有离开,没错!放眼看过去他们就趴在对面,甚至不时有刺刀在晃动。

鬼子尉官正满怀心事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紧随其后的鬼子兵眼尖,看到指挥官的后脑勺上冒出了一个血洞,顿时停下脚步哇哇的叫了起来,鬼子冲锋队伍的队形稍微被打乱了。

刘云拿起一个掷弹筒,对着那几个围在一起的鬼子发射了一枚榴弹,“轰!”榴弹爆炸后,其他鬼子兵不敢胡乱停下脚步了,在鬼子准尉的带领下越发迅速的向独立团的阵地冲过来。鬼子对于自己的刺刀格斗技术还是非常迷信的。

鬼子接近一百米后,“开火!”刘云向下一挥手,战士们纷纷开火,急速接近的日伪军就像割麦子一样倒下了一大片,游击队的机枪猛烈的开火后,鬼子的机枪手也马上实施火力掩护。片刻后,鬼子的散兵线冲到了距离独立团阵地不足五十米的地方。

“扔手榴弹!”赵延一声大吼,战士们纷纷甩出手榴弹,在剧烈的爆炸声中,鬼子愣是没有从硝烟中冲出来。

硝烟渐渐散去后,林黑羽远远的看着八路军战士和那些被炸的灰头土脸的日伪军猛烈的撞击到一起,对李向阳说道:“这里暂时分不出胜负,我看鬼子支持不住了还是会向院子里面窜的,走!咱们绕过去,去打据点里面的鬼子。”

李向阳低低的应了一声,提着三八式步枪跟上林黑羽,王永贵则弯着腰小心翼翼的跟在李向阳的身后。

和刘云以前所料想的那样,久而久之之后,林、李二人的分工变成了林黑羽出主意和协作,而“笨脑壳”李向阳则负责实际操作。

没多久,三个人潜入到了据点大门的附近,李向阳穿着扒来的血迹斑斑的伪军军装,躺在一具才死没多久、鲜血淋淋的鬼子尸体边上实施狙击,由林黑羽在几十米外的一处高地上负责瞭望附近的敌情。

王永贵手里握着林黑羽的驳壳枪,轻声对林黑羽问道:“鬼子不会发现他么?”

林黑羽没有搭话,而是飞快的对李向阳竖起手掌,李向阳马上停止小动作躺在地上装死,几秒钟后大门开了,几个留守的鬼子端着枪大声嚎叫着窜了出来,准备增援正在激战的鬼子。

林黑羽掏出一颗手榴弹狠狠地甩了出去,“轰!”一声巨响后,三十多米外六个正在急速奔跑的鬼子只剩两个了,而且这俩鬼子还带了伤。

瞭望塔上的鬼子突然听到眼皮子底下传来了爆炸声,慌忙端枪向下射击。

“嗒嗒嗒……”一梭子子弹打在林、王二人的身边,尘土四溅,王永贵灰头土脸正要暗叫“糟糕”的时候,李向阳一抬头,“啪!”的一枪解决了瞭望塔上的鬼子兵。

“好险!”王永贵仰面躺在地上,忍不住抹掉额头上的冷汗,衣服上一个被烧焦的弹孔就在肩膀上。

“还愣着干什么?快扔手榴弹!”林黑羽喝道:“把枪也还给我。”

两个鬼子兵跪在地上开了两枪,却都没有命中目标,只好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向林、王二人扑来。

林黑羽见到王永贵还在发呆,愤怒的从其手里一把夺过驳壳枪,对着已经冲到几米外的鬼子兵连开几枪。

“仆、仆”两声后,两个鬼子兵就像装满大米的麻袋一样摔倒在地上。林黑羽狠狠地推了一把王永贵,骂道:“孬种!”然后对已经爬到大门口的李向阳喊道:“估计里面没什么人,我先进去看看!”

李向阳点点头,站起身将大门轻轻的挤开一个逢,丢入一颗手榴弹,爆炸片刻后没有人还击,林黑羽这才一闪而入,紧接着后面的王永贵捡了一支步枪也跟着进去了。

院子里面原本还是有十几个日伪军伤兵的,自从李向阳甩出的手榴弹在院子里爆炸后,惊慌失措的日伪军伤兵就以为八路军已经攻进来了。

鬼子宁死也不愿意投降,七、八个鬼子伤聚在一起扯手榴弹“回”日本“效忠”天皇去了。

听到近距离的爆炸声后,林黑羽一愣,“怎么还有动静?”王永贵因为开始受了林黑羽的刺激,立刻喊打喊杀冲在前面。

“回来!”李向阳立刻大喊:“危险!”

林黑羽目瞪口呆的看着王永贵的背影,也只好拼命的追上去。

王永贵赶到爆炸的地方后,几个伪军伤兵正端着枪试图反抗,“举起手来!”王永贵吼道:“否则打死你们!”

十几秒钟后,惊慌失措的伪军们被王永贵缴械,跟上来的李向阳拍拍王永贵的肩膀,赞许的说道:“好小子!我要定你了!不过下次别这样,回去了还要再好好练练基本功。”说完从一个伪军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装在自己的口袋里。

几个伪军对于俘虏他们的小八路不是那么服气,李向阳看在眼里,冷笑着对王永贵说道:“上去教训他们一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大爷!”

王永贵立刻抄起枪托向伪军砸下去……

日伪军很快就抵挡不住独立团占据绝对优势兵力的打击,首先,那些伪军纷纷跪在地上投降了,鬼子虽然愤怒但是却无可奈何,片刻后,无计可施的鬼子开始溃退了,他们纷纷转身向据点跑去。

“嗒嗒嗒……”接近据点大门的鬼子遭到了无情的射杀,冷不防被打倒了十几个。

李向阳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站在瞭望塔上狂笑着,手底下利索的操作机枪向下面惊恐万状的几十个鬼子猛烈开火……

万镇的鬼子被聚歼后,独立团一边分出部分战士打扫战场,一边分出部分战士发动群众。不少镇民从家里走出来好奇的看着这支杂色军队,也有一些热情的老百姓主动和战士攀谈。

刘云带着几个暂时没有任务干部在镇上遛马路,因为这是独立团第一次实施主动进攻,并且还用较小的伤亡成建制的消灭了日伪军各一个小队,光复了两千多人的镇子,干部们几乎心花怒放,在刘云的身边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咱们的轰天炮只剩下一枚了,需要补充了。”赵延向闷不作声刘云提醒道:“是不是需要再准备一点?”

“传我命令!”听到赵延的话后,李信立刻对身边的警卫战士说道:“让根据地的王区长给前线准备更多的轰天炮炸弹,鬼子必然不会甘心失败,我们要保住这个镇子就得付出更多的牺牲,就得……”

“喂!喂!”刘云皱着眉头打断李信的话,说道:“李副团长,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而且我也没有下令要固守这个镇子,等后面的工作组开上来了后,我们就撤回根据地。”

“什么?”李信的脸上一片惊愕,片刻后又立刻明白了。

“以前我是怎么说的?‘存地失人,人地皆失’你们就忘记了?只要消灭了鬼子的有生力量,整个蓟县都是我们的!”刘云严肃地说道:“待会儿钟副政委的工作组过来后,你们就准备率队撤退,动作利落一点,缴获的装备全部带走。”

那些干部们怏怏的散去后,赵延暂时没有离开,对刘云问道:“大哥刚才也是因为这件事情不高兴?”

刘云点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我也不愿意将吃到嘴边的肥肉再吐回去,一个镇子足以养活一个连队,我现在的任务是带着你们这支宝贵的队伍毫发无伤的回去。”

#

八路军和鬼子的防线齿牙交错,独立团实施的收缩防御,将兵力集中在一个地方,大多数时候兵力集中在王家村及其附近的村子,外围的地盘仅仅依靠民兵维护,一旦鬼子开过来了就全部转入地下;鬼子实行的是分兵把守,各处都有留守兵力。

此时,小野的两百多人的特务队却分成几路悄悄开到了独立团控制的地盘。

和大青山根据地老区不同,新开辟的外围的那些村子的情况还很复杂,“软硬件设备”远没有老区成熟,基础工作上留下了很多缺口,很多时候都是小野“孝敬”了几根香烟后,手持木棒、劣质土枪的民兵就会大手一挥,让小野的便衣特务队很顺利的通过了。比起鬼子的封锁政策,根据地的自我防护还远没有成熟。

小野的特务队陆陆续续开到了老区后,情况就不是那么好了,山里的民兵们翻来覆去的在这些乔装打扮的特务队身上打量着。

“还是他妈的怪事!”一个民兵嘀咕道:“这外来做生意的、探亲的今天怎么这么多?”

“怎么回事?”宋意带着五连训练,正好路过,见到民兵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为难,好奇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情况倒是没有,就是根据地扩大后,来往的人多了起来!”民兵发现宋意连长,立刻站直了腰回答。

“这是正常现象!”宋意笑着回答道:“以后根据地扩大了,来来往往的人会更多!”

“可是今天来的人特别多!”民兵忍不住插嘴道。

“哦?!”宋意立刻皱起了眉头,外围那些村子的人吆喝的不少,干活的却不多,真要有什么敌人被他们放过来了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对民兵问道:“他们离开多久了!”

“他们向着这条路走了,才离开一会儿,你们可以追得上。”民兵对着一条马路一指。这是到王家村最近的一条小路!

宋意来不及再说什么,对身后一招手,吼道:“跑步前进!”

在汉奸的带领下,小野带着一路上渐渐汇集的三十几个日本特务拼命地向前赶路,只是有一点让小野感觉非常意外,因为以往几次率队来大青山“治安”的时候,几乎每次来这里都是“人迹罕至”,现在终于知道原来“支那”老百姓没有躲入山林的时候居然这么多,更严重的是,居然让小野没有地方能够偷偷汇集后面跟上来的人马。

“站住!”总算见到前面有一帮人了,宋意大声吼道:“再不站住就要开枪了!”

小野身边的特务们立刻紧张的向小野看过来,然后又条件反射般地开始集体加速,小野也傻了眼,眼看着就要到达王家村了,居然半途功亏一篑。

追逃了老远,“啪!”一声枪响,宋意忍不住对天鸣枪示警。

“站住!”小野突然一声尖叫,大声嚎叫起来,“我们都是良民,怕他们那些臭当兵的干什么?”在小野的示意下,特务们纷纷停下了脚步。

宋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跟了上来,因为过于剧烈运动,导致眼睛珠子也时时向上翻动,片刻后才断断续续的催问道:“谁、让你们跑这么快、的?”又对跟上来的那些脸色苍白的战士们命令道:“给我将他们、全部围起来!”

战士们上气不接下气的将一干特务们团团围了起来。

“上、刺刀!准备射击!”宋易再次命令道。

战士们立刻“哗啦、咯吱”的拉枪栓和上刺刀,见状,有些日伪特务脸色稍微有了变化。

“长官!您这是干什么?”小野熟练的掏出一根香烟递上去,喘着气说道:“我这人从小就害怕当兵的,见到长官您一幅要打要杀的样子,又不知道您为什么生那么大的脾气,嘿!不光我被吓傻了,我这家族的一大帮小子也被吓傻了,所以这才没命的逃跑,不过我后来又想到您是八路军呀!不会杀老百姓,嗨!我又停下了!”

宋意不客气的一把打开小野的手,看了看眼前这人,一幅典型的老油条形象,绝对不是什么能够被吓傻的良民!喘着气审问道:“你们、是哪个村的?”

“我们是黄梅乡黎子村的。”带路的汉奸急忙代替小野回答,小野则在一旁憨憨的傻笑,宋意又特意刁难般的问了好几个问题,日伪特务回答得一丝不漏,甚至宋意还指定特务中的个人回答问题(点中了汉奸特务),也还是找不出什么破绽。

难道真的没有问题?宋意只好最后来回走动几个圈观察了一下,板着脸看了看如释重负的小野,片刻后对端着枪如临大敌的战士们说道:“收队!”

趁着战士们放下枪口的时候,宋意突然笑着对小野等人说道:“塞哟拉拉!”

小野立刻感觉不妙,果然,自己的部下中有傻瓜也非常礼貌的回答道:“塞哟拉拉!”

宋意立刻抬手对着汉奸扣动了班机(刚才一直都是这个汉奸和宋意交涉,让宋意误以为这个家伙是带队的头),“啪!”一声枪响后那个汉奸捂着胸口栽倒在地上。

双方一愣后,马上“噼噼啪啪”的近距离交火了,顷刻间双方都死伤惨重,战士们打完了枪膛里的子弹后,立刻端着步枪用刺刀向特务们猛扎。

五连没有经过战火的洗礼,而手枪几乎是刺刀白刃战的天敌,和特务们贴近的战士们纷纷中弹倒下去,后面的战士有些惊慌失措起来。见到战士有些混乱了,宋意忍不住大声吼道:“都他妈的稳住!扑上去贴身和他们干!用刺刀和他们干!他们的火力已经弱了!”

在一瞬间付出一半伤亡后,仅存的十几个特务在小野的指挥下集中火力打开一个缺口,然后没命的狼狈逃窜。宋意哪里肯放过这些特务,在宋意以身作则的带领下,少数作战勇敢、杀红了眼的战士端着刺刀大声吼叫着,不要命的向急于逃跑的特务们穷追猛打。

“连长!身后有人在偷袭我们!”有战士突然焦急的大喊道,紧接着,一枚手榴弹向宋意所站立的地方飞来,一个战士大吼一声,将宋意猛地扑倒在地上,没等宋意叫出声来,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