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十九章 巧舌如簧

李梦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光绪以自己过人的胆识和行动,终于打动了“黑飞侠”――石永活,并成功的将其收入自己的麾下,成为一名难得的猛将。但由于石永活毕竟是太平军的后代,他的身份在慈禧等人眼里,仍然被看做大清的乱党、大清的敌人,因此光绪深知对于他的归顺,慈禧绝对不会应允。再说几天前,石永活曾经大闹皇宫,还险些取走慈禧的性命,如让他随光绪回宫并陪伴自己身边,慈禧绝对不会容忍。不仅会治石永活的罪,还有可能会给光绪穿小鞋,使他本来就不利的境地会更加变得严重。考虑到这些因素,光绪决定让石永活暂且留在东北,仍然做他的山大王,并委托他负责护送醇王反乡等事宜,暂且不要随他进宫,如有什么意外需要其尽力的时候,定会有人暗中联系他的。光绪对石永活的行动做了周密安排之后,就雄赳赳、气昂昂地踏上了返京的征程。

对于光绪如何返京的事宜咱暂且不提,先来说一下先行返京的李鸿章。李鸿章陪伴光绪巡阅北洋水师即将结束的时候,忽然收到慈禧的一纸调令,让他速回北京就缅甸的问题和英国人进行谈判。

前文我们已经提到过,缅甸是大清的番属国,拥有着和越南一样的地位,也是中国西南地区的屏障,它的存亡和大清的安危至关重要。1884年爆发的中法战争最终使法国打开了中国的西南门户,眼见在中国的利益竞争即将出、处于下风的英国也不甘示弱,它借机发动了对缅甸的战争,妄图在中国谋得不可告人的利益。

缅甸争端爆发后,由于缅甸国势衰微,加上又没有得到大清军队有力的援助,因此面对英军于1885年发动的第三次侵略缅甸的战争,缅甸只有无限制地选择退缩。缅甸国王也驰往大清面见慈禧,要求给予大力的支援。虽然缅甸是大清的番属国,但大清在是否援助缅甸的问题表现的相当迟缓和不尽责任,以慈禧为首的中央集团,总是静观其变,而不想拿出解决问题的应对办法,总是希望能有什么捷径能避免发生战端,因此它总是极可能地想尽一切办法尽量避免之,以致不断贻误良好的战机。

在英国向自己的番属国下手的当初,无论英军在军队的数量上还是在对地域环境的掌握上都远逊于清朝,但无奈的是,大清无能的官僚们不知把握战机,反而陷于无味的论争,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主战派与主和派的论战。主战派认为在维护大清宗主国地位的基础上,应当积极向应缅甸国王的请求,发兵缅甸,抵抗英军野蛮的侵略,以捍卫中国边疆的安全。而主和派却基于中法战争的教训,援引越南的例子,主张损失一个番属国的名誉对大清没什么大的影响,如果因此而将大清拖入战争的深渊,那就有过之而不及了,因此竭力主张对那些名义上的东西不要也罢,为少惹些不必要的纷争,还是以口头向英国提出交涉为好,最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由于大家意见分歧严重,使得中央的决策一时难以决断。中法之战的恶果对大清统治者的影响是震撼,可谁成想战争的阴霾还没有散去,又一场战争又燃起了战火,国力正急剧下降的大清也不得不为发兵与否做长远的打算。由于担心再一次地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大清拒绝了缅甸国王的支援要求,而只是口头上向英国提出自己的严正交涉,希望英国能维护大清对缅甸的宗主权地位,而英国却打着不知道中国的宗主地位的幌子下继续对缅甸发动猛烈进攻,最终完全占领缅甸。战争结束后,为争取对缅甸的合法地位,同时也为了向大清施压,英国开始了就缅甸问题的谈判。可大清先前派出的谈判代表,都未能使英国满意,慈禧无奈,才下诏让李鸿章尽快参与谈判。

在历史上李鸿章的命运一直都是和卖国条约联系在一起的,这使它对软弱的大清极为不满,而又使自己成为历史的罪人而痛心不已。但面对此中惨淡境地,他只能自我解嘲说:谁让自己就是吃大清的皇粮过日子的呢,真是有苦无处诉啊。作为大清的一名老臣,他多么希望能在自己垂暮之年,看到大清的崛起,以使自己不在卖国条约上签上自己的大名啊。少年光绪的出现可以说给了他无限的希望。李鸿章认为光绪虽然年少,但却抱有难得的凌云之志,他处事果断,思想先进,礼贤下士,气度不凡,头脑冷静,面对困难不屈不挠,颇有一种力挽狂澜的气魄,如果大清由他来统领,想必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这个老头子也再也不用看洋人的脸色行事了,大清也终于可以在洋人面前扬眉吐气了。在和光绪近两个月的相处中,李鸿章对光绪颇为欣赏,两个人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了,李鸿章那颗因国势落魄而抑郁多年的心,也逐渐地活跃起来,他浑身精神抖擞,决定尽心辅佐明主,为大清的崛起尽自己最后一份力量,因此他一改先前无限接近慈禧的态度而迅速投靠到了光绪阵营的一边。但他深知自己如此作法,一定会使慈禧不满,看来以后自己的日子还要有一段时间在步履蹒跚中小心翼翼度过了。

在回京的路上,李鸿章一方面为光绪的前景担忧,一方面又为自己即将到来的遭遇而忧心忡忡。自己此次回京不单单是在卖国条约上签上自己的大名,甚至还要遭受慈禧猜忌和处罚。想到此,李鸿章就为慈禧那种狭隘的心理存有很大的不满,看来自己又要把自己为官多年的老狐狸经拿出来应用一番了。李鸿章在心底也就想好了应对慈禧的对策。

经过一路颠簸,李鸿章终于顺利抵达京师,他也顾不上旅途的劳累,就急急忙忙地赶往储秀宫请示慈禧去了。

此时的慈禧正安逸地躺在太师椅上,听荣禄回报京师的防御情况呢。这几天没了刺客的惊扰,加上接到世铎报告说他已经抵达岗山、即将对土匪发动围剿等消息的时候,慈禧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妥善地进行,一想到大清的江山将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她心里就得意地有点忘形。

听到李鸿章有事求见后,慈禧得意的神情顿时变得冷若冰霜起来。他挥了挥手,荣禄知趣地退到内室。“快请李中堂进来。”

“微臣李鸿章叩见太后老佛爷,老佛爷吉祥。”

“李爱卿快快请起。”

“谢太后。”说完,李鸿章拖着疲惫的身子站了起来。

“李爱卿这一路行来,真是辛苦你了,先向本宫说说有什么新鲜事吗,好久没听李鸿章为本宫讲述奇闻逸事了。”

“老佛爷,这一段时间微臣一直呆在水师,没有搜罗到什么奇闻逸事,不过微臣给您带来了一件稀罕的礼物。”

“礼物?难得李中堂有心啊,什么礼物快让本宫瞧瞧。”

“来人呢,快把礼物献给老佛爷。”说完,一个小太监手持一个鸟笼子进来了。

“我倒是什么稀罕礼物呢,原来是一个八哥。”

“老佛爷,您可别小看了这只八哥,她可会说很多话呢,不信您瞧瞧。”说完,李鸿章向八哥怒怒嘴,八哥就心领神会地叫到:太后吉祥!”李鸿章又怒了怒嘴,八哥又欢快地叫到:“老佛爷万寿无疆。”接着八哥又说了很多恭维慈禧的话,高兴的慈禧满脸向绽开了花似的。

“李爱卿啊,你是真有心机啊,你用此招想让本宫忘记不快是吧。”李鸿章一听就一愣,他心里明白慈禧仍然是想揪他的小辫子。

“老佛爷,您这话从何而来,难道宫中有人惹你不快不成。”

“李鸿章,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啊。本宫问你,你这两个月来有没有作对不住本宫的事啊。本宫可听说你眼里已经不把我这个老太婆放在眼里了。”

“太后明鉴,这一定是有人诬陷微臣,微臣这两个月一直守在皇上身边,微臣对老佛爷一片衷心,怎么能作出对不住老佛爷的事呢。”

“那我问你,皇上此行做了那么多的事,你怎么不向本宫请示呢,难道是你纵容皇上的不成。”

“太后,微臣想您一定是听信了奸臣的谗言,微臣陪在皇上这么多天里,一直为维护我大清的利益而效劳,皇上做出的每一项举动也都是为了捍卫大清的利益不被列强甚至是蕞尔小国日本所侵犯。微臣觉得皇上做的没有错,因此才没有阻挡他。微臣斗胆说一句不忠的话,就是老佛爷您处在当时的环境下,也会义愤填膺地做出很多惊人的举动的,况且我大清现在需要勇气和列强竞技啊。”

“皇上现在还年幼,他只会意气用事,你难道不知道太平军是我大清的敌人吗,那你为什么不阻止皇上私自放走太平军的余孽呢,你们在外面做了那么多事,却一件也不向本宫禀报,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本宫的存在啊,李鸿章啊,本宫以往那么地信任你,没想到你倒和本宫玩起猫腻来了。”

“老佛爷息怒,微臣对大清的心一向是忠心耿耿的,微臣觉得您对皇上有偏见,皇上是您一手拉扯大的,他从您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皇上经常向微臣提及,如果没有老佛爷的栽培,他不会果断和勇敢去做那么多事。微臣知道皇上也有点心高气傲的毛病,遇到那么多事,也不先请示一下老佛爷,就擅自做出了自己的主张。但当时的环境极其复杂,机会也是稍纵即逝啊,皇上果断地做出那么多的决定,他用自己的魄力向世界证明了大清绝对不是好欺负的,大清一定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自强。太后,您如果不相信微臣的话,过两天,您再询问一下李总管,看看皇上的举动有没有错。”

“李鸿章听你这么一说,皇上所作的都是正确的,难道是本宫有心在挑他的刺不成。”

“微臣不敢,微臣猜想您可能是因为皇上年幼,怕他做出不当的举动吧,以微臣两个月的观察,微臣发现皇上不但处处想着大清的江山社稷,他还时时牵挂着老佛爷,当他在海边享受夏日的凉爽时,他没有为自己的舒服生活而庆幸,他考虑的反而怎样缓解老佛爷您在宫中的炎热,他还告诉微臣说以后一定要为您在圆明园的旧址上在修建一座园林。当李总管向皇上表述这一要求时,皇上竟然答应要从每年拨给北洋水师四百万两的白银中抽出二百万两用于重修颐和园。老佛爷依您看皇上的这片孝心难道不是很可贵吗。”说完李鸿章竟然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

听完李鸿章的讲述,纵然有着铁石心肠的慈禧,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怪罪光绪好了,她心里想:难道是我错怪他了。慈禧对跪在地上的李鸿章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忽然想起了谈判的事,就急忙说到:“李爱卿,今天先暂且谈到这儿吧,你速去军机处找庆王商谈和英国谈判的事吧,一定要以大清的国体为重,不可再蓄意向英国挑衅,以免再惹出什么不必要的争端。”

李鸿章走后,慈禧不禁犯了难,如果光绪无心冒犯我的话,下一步我该如何应对啊,这个狡猾的李鸿章就会迷惑本宫,现在倒好,经李鸿章一说,光绪倒成了大清的顶梁柱了,既仁孝,又有魄力。好像大清的振兴没有他不行了似的。如李鸿章所言属实的话,本宫就暂且忍耐一下,如光绪有心冒犯本宫的话,本宫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正当慈禧为李鸿章的话而迷惑的时候,忽然韩玉贵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老佛爷,李总管回来了。”

“小李子回来了,那皇上呢?”

“奴才只看见李总管在几个人的陪同下向京城而来了,没有见到皇上的影子。”

慈禧一听心里不禁嘀咕到:“李连英没有理由不陪着光绪一块进宫啊,难道中间又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