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十八章 勇闯虎穴

李梦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光绪用极刑惩治了世铎之后,也没有在山海关逗留,就率领着王五、罗荣光等一干人等,火速赶往岗山匪窝。

经过近一天一夜的奔波,大部队终于看到了那高耸的辽宁屋脊――岗山,光绪命令大军在离岗山十里左右的地方安营扎寨,然后亲自领着王五和罗荣光前去观察地形。来到岗山跟前,他们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寻找入口和思索攻山的办法。光绪粗略估算了一下,这座山大约海拔1000多米,地势极为险要,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周围草木丛生,几乎找不到一个进山的入口。光绪看罢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可如何是好呢。

正当光绪冥思苦想的时候,忽然听见有喽罗兵在叫喊:“请问下面是大清的妖皇吗?我们大王有请,只要你肯上山,我们大王保证绝对不会伤你一根头发,如果你想阴谋攻山,那就别怪我们大王对你和你的父亲不客气了,我们大王给你一个时辰的思考时间,一个时辰之后,如果还没有接到你的答复,你就等着在山下替奕缳收尸吧。”

光绪本以为自己的行踪已经很诡秘了,没想到还是被人发觉了,现在自己已经暴露在人家面前了,可以预见土匪们的防御是多么的严密和周到,光绪认为再想试图攻山也没什么意义了。只好只好回到营地商量对策。

“皇上,土匪一向狡诈多端,您万万不可上山啊,万一您有个三长两短,大清的江山社稷就危险了。”

“对啊皇上,土匪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您堂堂一大清的皇上怎么能向他们低头呢。”

“众爱卿的意思,我理解,可如果朕不上山,他们就会将醇王杀掉,这岂不让朕背负了一个不仁不义不忠的骂名吗。朕看这些土匪也都是些有义气的汉子,想必他们不会对朕下死手的,如果他们有心害朕,刚才他们就可以放冷箭将朕置于死地啊。大家不要过于担心,朕不会有事的。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朕今天就要闯一闯这龙潭虎穴,说不定还会有意外收获呢。郑观应你留守在这里,王五、罗荣光你们带十名士兵随朕上山。”

光绪安排好了一切后,就义不容辞地踏上了岗山。光绪向山上的喽罗们打好招呼后,接着山门大开,一条羊肠小道映入眼帘,光绪在王五等人的护卫下,拾级而上。只见这条小道刚开始极为狭窄,可走不了多久后,就越来越宽,直插山顶。沿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戒备极为森严。在几个喽罗兵的引领下,光绪他们也不知转了多少弯,终于来到山顶,只见一座像庙宇似的的房子出现在眼前,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忠义堂。一看就知道是土匪坐地分赃的地方。

在大厅内,两旁站满了手持大刀的壮汉,一脸的杀气腾腾,令人看了之后都不寒而栗。王五和罗荣光以及另外十名士兵都紧紧的握着手中的腰刀,眼睛机警的环顾着四方,以防发生什么意外。而光绪却丝毫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他镇定自若的站在大厅外,昂着头,一脸正气!

“贵宾远道而来,顿时使我们这个贼窝蓬荜生辉啊,哈哈。”一阵清脆的声音传入光绪耳朵。听这声音,光绪觉得很耳熟,好像在哪个地方听过似的。莫非此人我认识。

随着声音刚落地,一个漂亮的小伙就来到了光绪的面前。只见这个小伙手持一把宝剑,穿着一身白衣服,显得异常英姿勃发,精神气十足。光绪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怎么会是你?”

“正是在下,光绪你还记得在下,在下深感荣幸啊。”

此人是谁呢,他不是别人,正是光绪放走的石永活!

石永活怎么会在这呢,原来他自从被光绪放走后,就一直走南闯北,干了很多替天行道的大事,他暗地里搜集了很多贪官污吏的名单,并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将他们杀害,把他们的财富分给穷苦老百姓,由于他作案的时候总是穿着一身黑衣服,像燕子一样飞来飞去,人们就送了他一个外号,称他为“黑飞狭”,极受老百姓爱戴。有一次,石永活在东北查到了一个贪赃枉法的劣绅,他就悄悄地潜入东北的地盘,谁知在路过岗山的时候,竟然被一群土匪给盯上了,这帮贼真是没长眼睛,竟然碰上了作贼的祖宗。经过一阵简单的厮杀,岗山的土匪的老大就被石永活给解决了。这样岗山的群匪一下子就陷入了群贼无首的局面,在他们的一再央求下,加上石永活本身也是没有固定的安身之处,他就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成了岗山的新大王。

新大王上任三把火,首先是断绝了与清廷的勾结关系,遣散了世铎派来的内线;其次对喽罗们约法三章,不可肆意骚扰百姓和欺男霸女;第三加强对他们的训练,使之成为一支具有较强作战能力的匪军。

从石永活整顿岗山的一些动机来看,他可能有重操太平天国旧业的想法,在他心里他一直把大清当成他最大的敌人,刺杀慈禧和光绪就是他人生的最大目标。为了达到这样一个目标,他一直都在苦苦地寻觅机会,就在光绪御驾巡阅水师的时候,他组织了一次刺杀光绪的阴谋,但被挫败了,自己还险些命丧大海,多亏光绪手下留情,他才得以活命,经此劫难后,石永活就觉得欠着光绪一个人情。你还别说,石永活真是一个重情意的汉子,虽然他和大清有不共戴天之愁,但是仇和义他分的很清楚,即使是仇人的恩惠,自己也要报答。恰好前山大王和世铎勾结将奕缳给扣押在山上了,石永活觉得虽然奕缳以前也曾镇压过太平天国运动,但他毕竟是光绪的父亲,自己正好可以借此还清他的人情,就这样他就把光绪给请到山上来了。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石壮士,感谢你对醇王的不杀之恩,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向朕道来,朕能满足的一定尽力满足。”

“光绪,在下没有什么恳求的,这次把你请到山上来,也只不过是还你上次不杀之恩的人情了,从此以后你我仍然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石壮士,怎么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啊。现在中国正处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困境之中,列强对她虎视眈眈,随时都想侵吞中国的领土,外敌当前,作为华夏民族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把家仇放一放,一致对外才是啊。如果我们只顾兄弟阋于墙,这样只会给外强以可乘之机啊,到最后遭殃的还只会是中国的老百姓。朕也自知大清的先祖们实在有愧与大清的子民,他们没有保护好大清的国土,更没能够制止贪官污吏对百姓的盘剥,酿成大清今天惨淡的地步,他们担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朕也对你父辈们的反抗深感理解,当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无力为他的子民谋幸福的时候,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的举起造反的大旗,但现在境况变了,大清即将就要遭受亡国灭种的危机了,在今天这种情况下,是不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拧成一股绳,把矛头对准列强呢?石壮士,朕敬重你是一条汉子,才不忍杀你。今天能在此相遇,也是你我的缘分,朕的意思你也明白,现在大清正是用人之际,朕希望你能加入到我们的阵营中来,一起为大清的子民谋幸福!”

“呸!就会妖言惑众,满族遢子,中国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你们酿下的祸,本人发誓要诛杀你们这些满人,也是为了中国的黎民苍生出口恶气!”

“石永活,你不要出口伤人,我们皇上一再对你客气,你怎么就不明事理呢,在下以前也是一个粗人,对满族的那些王公大臣们也是打心底地愤恨,恨不得把他们全都给诛杀了,但自从我遇到皇上后,我改变了我的想法,我们这位当今圣上,他真是一位难得的明君呢,在下亲眼见他为穷苦人民生活的艰辛而自责不已,亲眼看见他为大清军事的崛起而不知休息,亲眼看见他为求贤而礼贤下士。再说对你的威胁吧,他明知此行凶多吉少,但为了不背负不忠不仁不义的骂名,他义无反顾的赴你这个鸿门宴,在这样的英明君主面前,你怎么就是一个铁石心肠呢,你想想看如果现在混乱的中国,能有他这样一个人来掌舵,中国何愁不会把洋人驱逐出境,中国的人民何愁不会幸福安康,中国的未来何愁不会光明。”

王五一向少言寡语,没想到今天却说出了这么多大义凛然的话,连光绪都禁不住在心里佩服地五体投地。

石永活也确实为光绪的胆略所折服,在他第一次遇见光绪的时候,他就觉得他将是为当时死气沉沉的中国注入活力的最重要的人,他处事的风格,他果断的作风,他谦逊的态度以及他求贤若渴的举动,都表明了他是一位卓越国家领导人。就说这次吧,他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真是勇谋过人啊。换一个层面上说,在当今动荡的中国,如果只是一味的沉浸于内部兄弟之见的厮杀,可以说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将是历史的罪人。能为一位明主效劳,也是每一个人的荣幸。石永活思索着其中的利害,刚才那颗紧绷的心开始有点收缩。他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王五是好。

光绪也觉得石永活有点心动了,就趁热打铁说:“石壮士,令尊是太平军中难得的一位骁将,也是朕心中极为仰慕的英雄,待大清的危险过去后,朕一定重新为翼王正名,标榜天下,朕也衷心希望你能继承你父亲的意志,多为中国的老百姓做些大事!”

石永活经不住一再的劝说,他终于下定决心要跟着光绪干,但自己以前把弓拉的那么满,怎么也得找个台阶下吧。他把牙一咬,仍然装作很气傲的样子说到:“你们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本人怎么可能和你们同流合污,如果你们有谁能胜过本人,本人就接受你们的要求,从此以后不再与大清为敌!”

光绪深知他这是为自己找台阶下,以名正言顺的臣服于大清。还没等光绪发话,心急的王五就蹦出来了,“在下不才,请石壮士赐教。”

在岗山山顶一个宽阔的场地上,二人就演绎了一场比武对决。只见二人不住的移行换位,施展出自己的毕生所学,格斗在一起。你一个举火烧天势,他一个鹞子翻身,打得难解那份,两人大战了一百回合,没分胜负。忽然王五虚晃一招跳出圈外,“石壮士武艺高深莫测,在下认输了。”

石永活深知王五有心谦让于他,在经过刚才的一番争斗中,他深知王五的功夫绝对不再自己之下,只是王五过于谦虚,不好意思在众人让自己难堪罢了。光绪见时机成熟,急忙说道:“不打不成交吗,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切磋武艺还有的是时候。”

石永活此时再也不一味挑衅下去,他急忙跪倒在地说道:“草民石永活一再冒犯皇上,罪孽深重,请皇上责罚。”

“石壮士,快快请起,你能归于朕的麾下,实在是朕的一大荣幸呢,朕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责罚你呢。”说着,光绪就把石永活给拉了起来。“多谢皇上大恩大德,以后草民一定尽心辅佐皇上,为大清效劳,万死不辞!”

接着王五、罗荣光等人也都向石永活表示祝贺。光绪看着眼前这三位爱将,忽然有了个想法,为什么不让他们成为志同道合的好兄弟呢。

“朕有一个建议,不知三位同意与否,朕想御赐你们三人结为金兰之好,不知三位可否愿意。”

光绪话刚说完,三人急忙跪倒在地:“承蒙皇上恩赐,我们三人愿意在皇上面前结为兄弟,请皇上为我们主持仪式!”

石永活赶忙吩咐喽罗们准备香火和蜡烛,就在忠义堂大厅内,拜起了把子,根据年龄排行,罗荣光老大,王五老二,石永活老三。经过这番结交,三人的感情加重了许多,就是这三人在以后为光绪的执政立下了汗马功劳呢,这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石永活归顺光绪之后,他赶紧命人把奕缳等人请到了大厅,父子相见又是一番酸甜苦辣。看到奕缳遭此劫难,光绪在心底恨透了慈禧。他发誓如不把慈禧打入冷宫决不罢休。但奕缳警告他说:“皇上,您现在万万不可和慈禧作对,您现在羽毛未丰,绝对不是慈禧对手,微臣希望你在未亲政之前尽量为慈禧是从,暗地里培植自己的力量,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向慈禧兴师问罪。如您现在就大动干戈,未免不会不被罢黜啊,皇上还是要三思而后行啊。”

石永活也赶紧劝戒光绪万万不可鲁莽行事,并将宫中的情况详细向他说明。他将慈禧现在的举动,以及皇宫周密的防御情况都一一向光绪做了说明。光绪知道慈禧此举绝对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也深知自己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与慈禧对抗,但忍又要忍到何时呢?自己马上就要进宫了,怎么面对宫中复杂的形势呢?难道自己以前苦心经营的大计又要泡汤了不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