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五十六章 鬼子特种小队

六指君1 收藏 1 28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五十六章 鬼子特种小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独立团的“扫荡”进入第五天,因为连日行军打仗,干部战士们都疲劳不堪,这个时候原主力连队邹大兴和曹造材所部的优秀素质开始绽放出来,当一、二连疲倦不堪躺在地上大呼小叫的时候,依然能够保持战斗力的是老红军四连,无需下令习惯性的派出警戒线的也是四连,行军中仓促间能够爆发战斗力的还是四连。这让那几个想当营长的本地干部汗颜不已。

“你们连队的战斗力还真是顽强!”刘云笑着说道:“等回到了根据地我给你们请功,号召别的连队向你们学习!”

邹大兴急忙摇头,谦虚地说道:“这哪成呀!”指着正在休息的四连官兵说道:“其实我们这么能跑也是被逼出来的,长征路上比这个悬虚的多着呢!打不赢那就得会跑,而且转移的时候也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哪像现在顿顿有饭吃!现在的条件比当初最困难的时候要好多了!”

刘云笑了笑,正要说话,有人大声喊道:“报告!”刘云一回头,是一个侦察连的战士,立刻问道:“有什么事情?”

“报告团长,根据我们的侦查,前方东马镇的鬼子据点兵力空虚,虽然有炮楼但还是可以发起进攻!”侦察员回答道。

刘云点点头,对身后瘫倒了一地的干部战士们喊道:“准备出发,到鬼子的大院里去休息、吃饭。”

毛四一背靠在一棵大树上,怨声叹气的说道:“这还让不让人活啦?”一边说一边向黄青海看去,那家伙正灰溜溜的从地上爬起来集合人马,早就没有什么火气了。

也难怪!这几天睡觉的时间很少,很多运动都在晚上进行,往往今天还在这里招摇,明天就跑到七、八十里外去攻打鬼子空虚的据点了。

黄青海也正向毛四一看过来,两下一碰头后马上撇开。“他妈的!”黄青海一声闷哼,这几天的大运动几乎将本地的干部战士累垮了,可老红军连队的那些人和刘团长等少数人就好像铁打的一样,说打就打,说睡就睡,这还是人么?

独立团运动到东马镇后,发现这次侦察连的战士情报有误,李向阳打死一个巡逻的哨兵后,立刻迎来了猛烈的报复,大批日伪军从据点里面开了出来,被独立团的战士架起机枪猛烈扫射一番,死了十几个日伪军后,鬼子又马上退了回去,然后高高耸立的炮楼里几乎每个射击孔里都在喷射着火舌。

“撤!”既然是硬骨头那就撤军,刘云指挥队伍有条不紊的准备撤离东马镇。

最后一名战士即将撤出的时候,刘云举起望远镜(中江的缴获)随意的看了看,偶然间炮楼上出现了一个鬼子军官,那家伙正在回头说着什么,不久炮楼上的火力也渐渐的熄灭了。

刘云的眼睛紧紧地落在那鬼子身上,还有两个下级军官正在他身边不知说着什么。

“报告!”侦察员过来了,犹豫了半天才不好意思地说道:“团长,我刚才找这里的老百姓了解了情况,他们这些鬼子是昨天晚上才开过来的,而我们的情报是前天的。”

“胡闹!下次再出现这种错误就让你和你们连长背处分!”刘云不满的说道,看了看炮楼,难道鬼子结束“扫荡”开始回防了?又皱着眉头问道:“其他据点的鬼子也回老巢了吗?”

“还没!”侦察员立刻摇摇头,说道:“根据刚才的侦察,镇上的老百姓说这些鬼子不是本地的,都是外县开过来的协助蓟县‘治安’的鬼子兵,大概有一个小队的样子,他们携带的武器都很奇怪,能够连射却又不是轻机枪的样子,带队的据说还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会说中国话的日本特别军官,附近还有些卖菜的老百姓也说鬼子昨天在镇上‘征收’了不少鲜菜,好像就是用来招待那鬼子军官的!”

日本特别军官?鬼子特种军官还差不多!这个年代用来巷战的日本特种部队,以小气闻名的鬼子花大本钱装备了进口的冲锋枪。刘云思索了片刻,问道:“附近有没有鬼子的大据点?”

侦察员摇摇头,说道:“从这最近的据点用最快的速度步行,大约也要四个小时以上,如果鬼子有汽车运送那就另当别论了。”想了想又对刘云说道:“鬼子想找我们决战都要想疯了,我估计他们一定会增援这里的鬼子。”

“传令!”刘云大声命令道:“停止撤退,准备进攻鬼子的据点!”没多久,撤退的队伍又马上掉头回转了。

这几天的急行军让战士们大多吃不消,战斗力衰退得很严重,刘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毕竟子弟兵没有办法和千锤百炼的老八路相比,再这么下去非得拖垮不可!现在只能以打促“和”,逼迫鬼子尽快结束“扫荡”。

据点里既然有外地的鬼子高级军官,把他打死后鬼子上层肯定震惊,而一旦成建制的消灭他们的特种部队后,鬼子就会慌忙撤兵回防兵力空虚的地盘。

“大哥!你这样做是不是疯了?”马常青骑马狂飙到刘云的身边,不客气地提醒道:“攻打鬼子坚固的炮楼只会徒增伤亡,我坚决反对!”

刘云摇摇头,说道:“这很好办!实施爆破作业!派出敢死队将爆破物放到鬼子的碉堡下引爆。”

“不行!”马常青断然拒绝,“大哥!我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打下这个炮楼,但是这简直就是让战士们送死!难道你忘记平常你是怎么说的?”

刘云饶有兴趣地看着马常青,将望远镜地道马常青的手里,说道:“你自己去看看吧!那上面有鬼子军官!”

马常青没有去接望远镜,依旧苦口婆心的劝道:“大哥!我不管什么鬼子大官,现在游击队好不容易变成独立团了,也就只有这么点本钱,难道你就忍心?别的不说,你怎么靠近鬼子的炮楼?”

“问得好!”刘云笑着赞叹道:“咱们的马儿成熟了!不是那种莽撞的雏儿了!现在召集干部们开一个小会,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李信才当上副团长,见到谁都是笑眯眯的,见到刘云要蛮干,此时在一旁寻思着是不是当一回忠臣?劝谏刘云的错误战术。

干部们集中后,听了刘云的意图后暂时都没有做声,紧接着居然全体反对,这些天吃惯了大鱼大肉,欺负那些小股的敌人都已经顺手了,现在再去啃硬骨头几乎每个干部都不愿意。

刘云好话说了一箩筐,将其中的利害关系说得明明白白,这些干部虽然反对声音小了,但还是不大情愿。

“少啰嗦!”见状,刘云发扬家长制的作风,命令道:“马常青带着骑兵队警戒,现在就走!二连准备打援,一连立刻给我到镇上收集辣椒,哪怕把这个镇子翻个底朝天也要给我收集大量的辣椒,但是拿人家的东西还是要给钱,还要准备几张大一点的八仙桌,十几床厚实的被子以及大量的木箱子,黄青海你给我记住,特别是木箱子越多越好,四连则准备实施攻坚任务!鬼子的增援估计四个小时后会赶到,所以我们要三个小时之内结束战斗。”

干部们散去后,刘云又命令实施攻坚的四连四处收集枯枝败叶。半个小时的功夫,二连将刘云所需要的东西从老百姓那里强买来了,特别是木箱子更是堆积如山,而四连也准备了几堆足有一人高的半干不湿的枯枝败叶在那里等着。

鬼子的炮楼虽然修筑在地势最高的地方,但也并不是没有射击死角,因为在抗战初期鬼子只重视战略进攻,并不怎么重视炮楼的作用,而且也并不怎么重视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

刘云命令战士们在炮楼的上风将枯枝败叶点燃,然后将几百斤红辣椒分批丢入火坑中,为了保证火源不被鬼子的掷弹筒炸熄,在火源的周围堆上了装满石头和湿土的木箱子,没多久,缓缓升起的黑烟向鬼子的炮楼飘去。

刘云的意思干部们都明白了,此时的风力不大,片刻后鬼子的炮楼肯定会被呛人的烟雾所笼罩,趁着鬼子无法瞭望的时候用木箱子将鬼子的护城壕沟填上,然后派出敢死队将集簇手榴弹送到鬼子的炮楼脚下,但是这也会付出伤亡,只是少一点而已!对于八仙桌和那几床厚实的被子却搞不懂了,子弹一样会穿透棉被和桌子!

“你们看好了!”刘云将已经完全浸湿的几层厚软被子中间垫上泥土,再放到八仙桌上,一辆土战车就出来了!

“这玩艺难道就不会被打穿么?”四连连长邹大兴不相信地问道。

刘云笑了一笑,说道:“浸湿的棉被如何能打穿?除非鬼子有掷弹筒,而且射手水平也够好,否则鬼子就只能等死了!!”说完对着土战车“啪”的开了一枪,然后示意干部们上前去查看!

桌子并没有被打穿!“好!进攻!”邹大兴兴奋的喊起来,“将鬼子的这个据点连根拔起!”即使是炮楼里面有掷弹筒,但是借着浓烟的保护,他们不可能准确击中土战车!

鬼子早就发现八路军不知道什么原因又突然回转了,除了做好战斗准备以外,还向蓟县紧急求援,除了等待八路军送到枪口上挨子弹以外,鬼子特种军官自认为已经固若金汤!

没多久,一缕辛辣的烟雾飘到鬼子炮楼里,不明所以的鬼子特务军官嗅了嗅,有些狐疑的走到射击孔里向外面观察,顿时只觉得毛骨悚然,外面厚厚的黑黄色浓烟正在向炮楼涌来。

鬼子特种军官立刻慌张的掏出手绢压住鼻子,大声嚎叫道:“这是催泪瓦斯!快用湿毛巾捂住鼻孔,否则会失去战斗力!”炮楼里面的其他几个鬼子下级军官慌忙上窜下跳,命令下面的日伪军士兵寻找浸湿防护。

“开火!开火!”那个鬼子特种军官又嚎叫着下令,八路军既然能够使用“生化战”,他们就一定会趁火打劫!“嗒嗒嗒……”鬼子炮楼里面的射击孔没有目标的喷射出了火舌。

刘云用掷弹筒炸毁护城壕沟附近的铁丝网后,见到鬼子的枪声越来越密集,笑着说道,“他们慌神了!”说完对着鬼子的炮楼一挥手,一个战士推着板车弯着腰将大大小小的木箱子推入护城壕沟,来来去去十几个回合,巨大的木箱子很快就将护城河填满了,紧接着四个战士扛着土战车,带着集簇手榴弹出发了,他们越过护城壕沟,蹒跚地向鬼子的炮楼前进。

漫无目的的子弹在一个战士的“战车”上打出了一遛遛弹孔,那辆“战车”立刻停下来了,正当刘云和其他干部们的心沉到谷底的时候,那辆土制战车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跟上前面几个土战车。

一阵风突然刮过来,辛辣的浓烟突然被卷的老高,刘云暗叫糟糕,“快!火力掩护!李向阳给我照着射击孔打!”

烟雾暂时散去后,鬼子惊恐的发现脚下有四辆“土战车”正在缓缓的接近,“给我打掉他!”鬼子特种军官站在射击孔处大声嚎叫起来,冷不防一颗子弹飞过来将其耳朵射穿了。

终于,一辆土战车身中无数子弹彻底不动了,剩下的三连战车蹒跚着艰难的开到了鬼子的炮楼下,风又渐渐地停了下来,浓烟缓缓的再次将炮楼罩住。

片刻后,“轰、轰、轰!”连续三声巨响,高高耸立的炮楼终于被炸开了老大一个缺口!可是刘云并没有下令趁机发动冲锋,因为此时鬼子还有能力反抗,而且鬼子依托残余的工事依然可以给独立团带来巨大的伤亡,用辛辣的烟再熏一熏,反正时间在游击队这一方,就算有大队的鬼子扑过来增援也可以一走了之!

“机枪火力掩护!”刘云大声命令道:“让我们的战士回来。”

“不打么?”邹大兴有点沉不住气了,说道:“现在鬼子正在慌张的时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点了!”

“不着急!现在鬼子比我们还着急!”刘云迎着皱大兴焦急的目光劝慰道:“我不会打那种消耗战!我还要把你们这些宝贵的干部战士全部都带回去!”

炮楼里面的鬼子特种军官的确比八路军还要焦急,眼前一摸黑,炮楼下面的墙角也不知道破损到了什么程度,而且辛辣的气味简直就让人失去行动力了,虽然开始的那一阵风吹开烟雾后,总算知道那不是什么“生化武器”,但是却怎么也想不通那种烟雾怎么会有类是催泪瓦斯的功能!鬼子特种高级军官艰难的看了看正在操作机枪的士兵,突然又跳了起来,这个时候也许八路军马上就要发动突袭了!不好!

“传令!立刻对八路军实施试探性进攻!稍微教训他们一番就马上退回来,如果八路军的火力凶猛也立刻退回来!”带队的鬼子军官用嘶哑的声音艰难的命令道,如果所料不差,碉堡破损后八路军肯定会趁机攻打!此时来一个凶猛的反冲锋可以彻底打消他们的作战欲望,凶猛的冲锋枪火力不是这些装备落后八路军所能想象的!

在鬼子驻军小队长的带领下,一个精锐的特种加强小队蜂拥而出,和特种部队军官所想象的那样,鬼子此次的进攻非常“顺手”,八路军一边稀稀拉拉的还击,一边缓缓后退!

驻军的鬼子小队长一边大声咆哮着向八路军猛追,一边不时回头看身后依旧浓烟笼罩的炮楼,“可惜松本阁下看不到!‘支那’步兵的战斗力真的很差!”

没多久,鬼子小队长又命令几个鬼子兵折返回去扑灭炮楼附近的烟雾源头,顺便加快脚步带着特种加强小队向八路军猛扑过来。

在鬼子凶猛的火力打击下,战士们开始出现一些伤亡,这还不算,战士们对于突然撤退的命令感到极端不理解,眼看着就要胜利在望了却非要撤退,这下好了,给人家追着屁股打!

刘云一边安抚干部战士们,一边指挥部队不紧不慢的吸引鬼子的火力,放眼望去,一起撤退的一连和四连有很大的差别,那些抱怨的、将“生气”写在脸上的都是本地的子弟官兵,主力团的老八路们则坚决服从刘云的命令!

嘿!自己这些带出来的这些家伙心理素质到底还是不如人家千锤百炼来的强!刘云寻思着将来回去了非要好好的给他们这帮家伙上上课不可!

“就地防御!”终于,刘云下达了停止撤退的命令,顺手端起三八式步枪将一个冲得快的鬼子准尉击毙。

“终于可以还击了!”一个战士欢快的叫着,飞快的架好机枪向对面急速扫射的鬼子扫射过去。

鬼子被突然突如其来的弹雨打倒了一大片,弯着腰奔跑的日伪军慌忙趴在地上。

对射了几分钟,莫名其妙的死了十几个后,鬼子小队长总算收起轻视之心,“撤退!”嚎叫完毕后带着将近八十多人开始缓缓的向远处的炮楼退却!

可是鬼子已经来不及撤退了,独立团的战士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上来,准备打援的二连也急速开了回来,一头撞上正准备撤退的日伪军。马常青挥舞着大砍刀带着骑兵队冲在最前方,大声咆哮着带着十几个骑兵抢先一头撞入鬼子的队伍,一瞬间的工夫,大砍刀带起一阵血雨,鬼子的特种小队冷不防被打乱队形,紧随其后的二连战士将鬼子的退路堵得严严实实。

“冲啊!”“杀啊!”战士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对鬼子发起了全线进攻,鬼子的冲锋枪在初始阶段给实施包围战术的战士们造成了很大的伤亡,成片的战士倒了下去,但是冲锋枪的子弹打完后还不如一根烧火根,很快,有打光了子弹的鬼子兵倒提着冲锋枪和战士们拼命,而战士们手中的刺刀则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刘云端起步枪找到了鬼子的小队长,正准备开枪,那家伙的脑门上却抢先被人开了花,刘云知道这是李向阳的杰作!这家伙已经越来越成熟,此时早就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两杆狙枪飞快的照顾鬼子兵,战斗的进程很快,一来二去激战中的鬼子越来越稀少了。

“缴枪不杀!”战士们大声咆哮着,将几个给鬼子带路的伪军逼降。

马常青砍死最后一个试图从地上捡步枪拼命的鬼子兵后,从还在疾驰的战马上利索的跳了下来,甩掉刀刃上的血迹,大声向刘云喊道:“大哥!真痛快!打鬼子还没有这么痛快过!”

刘云笑着点点头,说道:“现在可以全力进攻拔掉鬼子的炮楼了!”又看了看地上那些还能动弹的鬼子伤兵,说道:“这里的十几个鬼子伤兵全部给我拖到后面宰了。”

没多久,鬼子伤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老八路曹造材是四连的指导员,有些不忍心,走到刘云边上低声问道:“团长,这么做是不是违反了政策?国际公约规定是不准屠杀战俘的!”

“不、不、不!”刘云摇着头说道:“鬼子兵在中国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士兵只是用来作战的,而不是作为屠夫而存在,他们以往的所作所为已经不配享有战俘的待遇!而且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如果给与这些日本鬼子人道待遇反而会被他们认为是懦弱的象征,也会影响到战士们的士气。”

一旁的李信点点头,又好奇地问道:“那又为何要躲起来偷偷杀掉鬼子呢?”

刘云笑着说道:“怕违反国际公约,还怕那些鬼子看到后拼命反抗。”

几个干部相视一笑后又马上暗自嘀咕起来,原来鬼子战俘可以偷偷的躲着杀?!

没多久,十几个精锐战士穿上了稍微干净点的战死鬼子的军装,和那些“反正”的伪军一起向鬼子的炮楼冲去。

在碉堡上的鬼子高级军官——松本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该死的少尉居然胆敢盲目追击八路军,这种情况很容易全军覆没。

“他们回来啦!”有鬼子兵大声提醒道。松本立刻向外面看过去,透过渐渐熄灭的浓烟隐隐看到稀稀拉拉的三十多个人正在向炮楼涌来,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大串八路军追兵,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加强小队居然被打成了这个样子?在震惊的同时松本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有留守在炮楼上的伪军对逃回来的同伴嘿嘿傻笑着,逃回来的伪军虽然狼狈不堪,但此时也感觉到出奇的愤怒,又伪军指着上面的同伴骂了起来,“我操你妈的,看你妈!老子打了败仗你小子幸灾乐祸?!”

见到他们真的是“自己人”,松本在惶恐之余,心又渐渐放下来了,没料到屁股刚刚坐稳,炮楼的一楼就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糟糕!”沿着楼梯口往下一看,下面的入口已经被他们占领了。

一个身着鬼子军装的八路军战士一抬头,正好和松本来了个对视,“他们是八路军!”松本发狂般的嚎叫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