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灭日 第一部分 跨秦空兵 第四集 土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0/


杨骅打个哈欠,蹲在一株三米高的异种草后拉屎,蹲了十分钟,屁都没放出一个,当才吃的野猪肉和野鹿肉混在一起,消化不良,导致出现当前的尴尬。杨骅提起裤子,懒洋洋的走出草丛,已在大森林里走了几十里,根本就无法找到出路,没有尽头,没有目标的找,不饿死也得累死,他已经疲倦了,只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阵子。

前方有一株中空的树洞,估计那是一只头熊的老巢,或者住着其他的异种动物,杨骅小心奕奕的走了过去,将身子躲在树后用一根从树旁折下的长树枝缓缓伸进洞里面,没有声响,杨骅大喜,又拣了一块石头扔了进去,仍然没有动静,杨骅得意的将头伸了进去,这一伸可好整个身子栽了进去,这哪里是个树洞,分明是个深穴,也不知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杨骅身子一栽进就直直落了下去,下面很深,而且漆黑无比,杨骅什么都看不到,只是骇然的尖叫着,突然他的头撞到一片湿漉漉的水堆里,头皮发凉,身子跌落了下来,整个人落进了一个水汪里。

水很深,杨骅摆过身子努力向前游去,下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他只好往前瞎游着,用手边划水边摸索着,突然手碰到一个东西,一个极熟悉的东西,人头,一个人的头发和头皮头骨,杨骅心里一冷,知道是一具死尸,他本想丢下那个死人,但心想或许从这个死尸的身上能得到这个森林的秘密。

杨骅拥着那个死尸向前奋力划去,不知道这树洞穴下面的深潭是否有尽头,若是一口大井那就麻烦了,杨骅已吞进几大口水,知道是淡水,这森林里有淡水肯定就有土著人,但这如果真的是一口大井那就很可能是个圆型状的,也就是说无论从哪里游都是没有尽头的,外面的那个树洞穴很可能是个特殊的“井”,现代人的井大多都是一样的口朝上,土著人的或许是用这种口朝里穴朝下的井,这样可以避免有毒的虫子和野兽糟蹋井水。

杨骅这样想着心里竟有些害怕起来,正当他感到有些绝望的时候,突然又抓住了另一样东西,这东西他更熟悉,是一个人的帽子,而且是空军专用的帽子,没错,他用手摸索着帽徽,更加疑惑了起来,竟是中国空军的国徽,也就是说是一颗五角星。

杨骅觉得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他努力的往前划游着,身体上拖着那个死尸很不好受,但一想到这具尸体很可能是中国人的,于是就更舍不得放弃了。也不知划了多久,杨骅突然能看到了些亮光,是太阳光,前面的水清澈了起来,一扫黑暗,杨骅清楚的在水中看到了一个人的双腿和脚丫子,这是一个活人的,因为它们在晃动。

杨骅猛的向上游着,头终于冲出水面,同时那具尸体也露出了水面,他朦胧中看到一个绝美的红头发少女在吃惊的向岸上跑,同时他听到那少女在叫救命。杨骅从水里上了岸,才看到自己是从一条大河里游上来的,那个树底水潭竟是通往这条河的。他将那具尸体拉上了岸这才看清这具尸体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个日本人,一个日本老人,白白的眼珠子,蓬松的白头发,满脸的皱纹,全身都白了。

杨骅一阵恶心,自己竟然救了一个“日本鬼子”,他又将那个头盔拿过来看,头盔正是中国空军专用的的,也就是说这个老日本人很可能是跟头盔的主人在水底搏斗而被淹死,因为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杨骅这时发现他身上穿的衣服很是奇怪,只所以认定他是日本人是因为他穿着日本的黄军装,但军装上的标志却让杨骅产生了兴趣,因为那上面绣着几行日本小字,杨骅懂日语,那上面写的是“日本科学研究协会”,这个日本老鬼子很可能是一个科学家。

杨骅翻弄着老鬼子的衣服却只搜出一件东西,这东西再普通不过,只是一块石头,一块黑石头,上面有些白色的花纹,但绝不是大理石,也不是世界上他所知道的任何一种石头,因为上面有他所没有见过的正在移动着的神奇线条,那线条是红色的,好象是一种生命体,这是杨骅的一种直觉告诉他的。

这石头究竟是什么?这时一道太阳光直直照下,杨骅手中的石头竟然发出了一道血红色的光芒,杨骅突然感觉身体不适,意识到这块石头伤人类的身体,刚想将石头扔掉,但双手竟突然不听使唤了,那黑色的石头在他的手中缓缓的颤动着,杨骅只觉一股如遭电流过击般的感觉传遍全身,突然啪的一声脆响,那石头爆炸了!杨骅猛然被一股强大的弹动力摧得向后跌去,连翻了三个跟头,垂倒在一旁,过了老会才能站起来,观看四周大吃一惊,只见周朝如被火烧一般都成了黑色,他突然想到了那道直直射下的太阳光,抬头望太阳,只见并无异状。

他感到自己有些神经质了,但也隐隐的感觉到当才的石头好象发出了一种辐射,导致周遭的环境内的生物全部死亡,自己的身体也受到伤害,他有些骇然,因为许多军事废墟内有这么一种石头可以发出辐射,对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体进行摧毁,这种石头被称为“核废料”。不知自己是否已中了辐射,如果是,很可能日后会患有黑血病和癌症导致人死亡的疾病。杨骅有些郁郁不欢,如果自己不去摸那老日本人的衣服就不会有刚才的事情发生了,他感到头有些昏昏的,隐隐有种要爆炸的感觉。

过了很久杨骅突然发现自己坐在刚才那条河边,当才自己好象不知不觉中就晕了过去,也不知道怎么会来到这条河边,他站了起来,自己身上的所有武器和设备都在,他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恐惧感,仿佛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

这时只听身后有人说话的声音,他猛的一转头,只见身后突然间出现了一群的人,一群黑人,赤身裸体,下体用一些树叶和亚麻类布遮着,最后面是一个白人少女,红头发,长得很美,正是刚才他刚出水面时看到的那个少女。

那少女的穿着也跟他们一样,只不过全身都用树叶遮出,杨骅知道这是一群土著人,也就是中国话所说的“野人”,他友好的向他们笑了笑,土著人却都在后退,其中一个首领模样的老年人对着那个少女叽里咕噜的问了一连串的土语。那少女不住的点头,又不住的摇头。

那老土著首领望着杨骅叽里咕噜的问了一句土语,杨骅一句听不懂,用英文道:“你们是什么部落的吗?你是酋长?”那老土著首领与土著人一起面面相觑,那少女突然害羞的走到前面,对着杨骅打了一个手势,这手势是在询问杨骅怎么会从水里面突然钻出来。

杨骅哑然失笑,心道:“自己拖着一具死尸突然出现在水面上已经非常匪夷所思,而且那死尸还是一个白眼珠子白头发的老人,这少女一定将自己当成鬼怪了。”于是笑着打手势回答她,自己是人不是鬼,自己是军人,说着将手中的头盔举了起来。

那老土著首领一看到头盔大声欢呼了起来,他好象认得这个头盔,土著人围着那个老日本人的尸体一起念着什么,仿佛是咒语类。老土著首领上前亲吻杨骅的额头拉着他的手向所有土著人欢呼。杨骅感到莫名其妙,但见那个红头发的白人少女正对着他笑,这少女看似美国南方人,不知怎的会与土著人住在一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