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二部风起西北 第三章 黎明前的暗夜

qianqian1940 收藏 1 65
导读:铁翼鹰扬 第二部风起西北 第三章 黎明前的暗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公元1928年2月21日

柏林西郊,国防军第8医院4楼,特别病房

“汉斯。冯。西特克将军?”我有些吃惊的看着站在我病床前的这位国防军少校。

“是的,将军阁下。冯。西特克将军希望能在今天下午稍晚的时候和古斯塔夫。克虏伯先生一起拜访阁下,我奉命前来请示阁下是否合适。”

“好的,请你回复将军,我会随时恭候他和克虏伯先生的到来。”

目送着少校的离去,我陷入了沉思。对于古斯塔夫。克虏伯的来访我一点也不感到惊奇,我很清楚那几份武器图纸对他的分量,倒是西特克将军的来访让我感到吃惊。我以养伤为由入住柏林西郊这个国防军军医院已经两天了,名义上我是受兴登堡总统的私人邀请来德治疗,实际上可能兴登堡总统有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也是个问题。但现在西特克将军这次探视无疑不是私人性质的。

“汉斯。冯。西特克?”重复着这个名字,我回想着他的生平:出身军人世家,父亲是一位将军。1885年他加入父亲所在的亚历山大皇帝卫兵团,效力于旧帝国陆军。一战时,作为总参谋部的军官,在1915年组织德军在东线的格里斯突破俄军防线,战功卓著,因此获得最高军事勋章PourDeMerite(普鲁士勋章)。战争结束后,他担任过凡尔塞谈判的德方代表。1920年6月,卡普政变后3个月,他成为后来的国防军的缔造者,德国陆军司令,直至1926年10月,因擅自允许被废黜的德皇的孙子威廉王子作为正式军官,参与国防军演演习而被迫引咎辞职,从坐了7年的德国重整军备总设计师的位置上推了下来。他平时沉默不语,难以捉摸,偶然开口,则出言简洁,语条讥讽,因而有“斯芬克司”之称。但这个作风严谨,不苟言笑的普鲁士人不仅只具备他所称的“默默无闻为军队献身的传统精神。”战争后期,他处理了一系列棘手的问题,给灰心丧气的盟友奥匈帝国和土耳其打气,显示出富有耐心、狡诈机智和外交才能。他博览群书,阅历丰富,能讲德、法、英三种语言,谈论音乐、艺术就和谈论军事一样驾轻就熟。英国驻德大使达伯农爵士评价他“头脑比其拘谨的军人外表宽广;见识比其严谨整洁的外貌广博”。

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元老级人物来看我,肯定不止探病这么简单,可是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来看,派个内阁部长来都是看得起我们的了。我们一没钱二没权,只有一块比德国不知贫瘠几倍的不大的地盘,是什么劳烦这位元老亲临呢?

窗外一片雪白,冬天的柏林果然是最美的,纷纷扬扬的小雪片向人们诉说着宁静与安详,我一时不由的看痴了。来到这个时代后,一直在忙,连续几个月竟没好好的休息过,心智损耗地很厉害,我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已经没有像以前那么敏捷了。看着窗外的景色,我似乎感受到了自然的召唤,于是我放松了身体,轻轻地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

也不知过了多久,雨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轻点!他难得睡个好觉,别去吵他。”

说话间我已经睁开了双眼,刹那间一种久违了的轻松感袭遍全身,眼前的东西鲜亮起来。

“你看!你这个笨蛋!你把他吵醒了!”

我转头看到雨霏叉腰瞪眼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正在挑一个医生的不是,桂炉则在一边用一副“你死定了”的眼神看着他。

此时那医生真是感觉比窦娥还冤,心想:明明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在讲话,自己自打进门来那里发出过一点声音?不过想归想,他还是摆出一副认罪伏法的样子。开玩笑,跟这个魔女理论,自己嫌命长了啊!这可是两天以来用无数个医生护士的血泪换来的教训啊!

“老大,你醒了啊?这是国内刚刚发来的电报。”桂炉递给我一份电文。

“怎么了?阿雪,出什么事了吗?”雨霏看我拿到电报明显一呆,立刻关切的问道。

“没事”我眉头一舒立刻明白过来,自嘲地笑起来,任由雨霏不满的将电报劈手夺取。电报是翔天拍来的,只有短短的一句话:西宁叛乱,已经平息。我拿到电报呆了一呆,是因为怕他们看不透这声东击西之计,但意识到这是一份普通电报而不是加急电报,旋即明白他们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西宁是我们的老窝,民心安定,不用我们多说,老百姓自己早就防着那些劣迹斑斑的反动分子,平日里想搞点小动作都没门,现在胆敢在西宁叛乱?不用动用我们的部队,光是西宁的老百姓每人一口唾沫就淹死他们!到后来越想越好笑,大哥他们是什么人?难道连这么简单的诡计都看不透?看来是自己整天神经崩的太紧,过虑了。

“切,这些家伙是白痴啊,这么拙劣的诡计也拿出来骗人!”雨霏一脸不屑的将电报揉成一团扔到墙角的废纸篓里一边对我说:“安心养你的病啦!这些小丑我看交给李小阳这个弱智都轻轻松松摆的平,不要说大哥他们那种人精,没你的事呵!你给我安安心心的呆在这里休息,真的不行不是还有我在嘛!真要上了战场,你还未必能赢我呢!大哥他们发这个电报也是来告诉你,叫你放心!你以为他们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发个电报来玩玩啊!”

“是——,我的大小姐!桂炉,最近德国政界军界有什么大的动作吗?”

“哦,昨天晚上听说他们老头子(兴登堡总统)和这一界内阁又起冲突了。内阁集体指责兴登堡总统纵容国防军不遵守凡尔塞和约发展军备,并且还和共产党苏联合作。不过这次兴登堡总统没有这么容易再解散内阁重选了,昨天晚上的争论中,内阁明显得到了英法两国的支持。看来德国的动作太大,引起他们注意了。经此一争,德国和苏联半公开的军事合作要告一段落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嘛!英国怎么会坐视德国和这个资本主义的头号大敌——苏联眉来眼去的呢?一个军事实力强大的苏联,只会成为大英帝国窥视已久的目标——巴尔干半岛的有力竞争对手。况且,一个军事实力过于强大的德国也不符合英国所谓的大陆均势政策的要求。法国人很不得此时德国就此亡国灭种,当然更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德国人强大了。这还用的着你说?!”雨霏在一旁抢白道。

桂炉明知不好惹,可是实在忍不住在一旁插嘴道:“小姐,我们怎么说也是职业军人,你怎么好象比我们都懂啊?”

“那是因为你太笨了,哼!”

我笑道:“桂炉啊,不是我打击你。这小丫头可是拿到军事学、历史学、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五个博士学位的啊,哈哈。。。。。。要来真的,你还。。。。。。”说到这里我忽然灵光一闪,“雨霏,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桂炉笨啊!”

“不是,前面那几句!”话问出口我就想到了:对了!正因为这次不能再度换选内阁了事,但国防军又不甘心就此停止发展军备,所以西特克将军要来找我!我猜的没错,他不是私人来访,他是整个国防军和兴登堡总统的代表!大西北那相对与世隔绝的地理位置,那广袤荒凉的戈壁正是德国国防军秘密发展军备试验新式武器,甚至进行新战术演练的好地方。谁会想到德国会在相隔十万八千里的中国大西北发展自己的军事工业呢?何况名义上在中国投资设厂内阁也没有什么站的住脚的理由反对,毕竟中国现在还不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用这来替代苏联就再好不过了!这样我也不必再花什么口舌去说服他们将尽可能多的武器和机器生产线运往西北了,只要我们愿意,他们还巴不得将重工业和武器生产线都搬过去呢!

疑团、难题尽解,我兴奋的长身而起,也顾不得没穿外套,一把搂过雨霏在她腮边狠狠的亲了一口:“你真是个天才!”也不管愣在那里的她,紧了紧桂炉替我披上的大衣,大步流星的想屋外走去。

出了屋门才听道她的叫声:“啊——!要死了!秦雪!你这个色狼!当着人家的面,你竟然。。。。。。喂!你去哪里?等等我!你这个。。。。。。”

叫声中夹杂着我爽朗的笑声,于是医院再一次陷入了混乱之中。。。。。。

中华民国,兰州郊外

一辆西北边区政府的汽车在新建的柏油公路上呼啸而过,扬起了漫天的灰尘。远远的兰州(已改名)那饱经风霜的西城门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不同于往日,此时的西门显得格外的戒备森严。门口两侧用沙包堆起了工事,还架着两挺重机枪,门洞里站着一个排的战士,荷枪实弹,盯着进进出出的人们。门口的两个负责检查身份证的军官挥手示意司机将汽车开到一边停下,后座的车窗拉下,递出一本军官证。那军官看到后座中间的军人,赶紧“啪”的一个敬礼,也没敢去接递出来的证件,让开身子示意手下放行。

于是汽车缓缓的开进了兰州城。

大街上的行人不少,但多数都行色匆匆,不时的可以看到有巡逻的战士走过。龙翔天示意随从放下窗帘,淡淡一笑:“看来,是有点风雨欲来的感觉啊。”

的确,最近兰州城里的气氛一直很压抑。我的至今“昏迷不醒”以至出国治疗、前天西宁的那场小规模叛乱、还有压在前线的西北军马鸿逵、韩复榘部的6万大军,这一切像一块大石头重重地压在人们的心上!他们明白,在过了几天好日子之后,战火马上就要降临在他们头上了。他们深深的担忧,为近在眼前的战乱,也为了乱世之中自己这迷茫的前途。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为自己的前途而忧虑,正好相反,某些人为此是大大的欢喜、甚至欢呼雀跃。

城东的一所大宅内:

与门口、院子里那些保镖护院们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氛不同,屋子里显得十分的热闹和轻松:一张名贵的圆桌上摆满了菜蔬,中间一个硕大的火锅冒着热气。主人,兰州城有名的大财主张大宏抖着满脸的肥肉,高举酒杯向着上首二人道:“来,为庆祝日本勇士的壮举,并预祝我们下一步行动成功,川田先生、高长官、诸位,干!”

众人忙纷纷举杯,几杯下肚,川田小次郎便轻飘飘起来,张大宏在一旁讨好道:“川田先生不愧为关东军的高参,水平一流!小小的一个声东击西之计就将皋兰城里的匪军大部调到西宁去了。”

“是啊是啊,我们马司令也再三要我替他向川田先生和大日本关东军致谢啊!”那高副官也不甘落后。

“哈哈哈,这个的,意思小小的!我们大日本关东军是很愿意帮助像张先生和马司令这样的民主人士的。我们关东军愿意帮助西北的老百姓在张先生和马司令的带领下获得新生!”川田小次郎喷着熏人的酒气对他们二人狂吹道。

一干人等马上大灌迷汤,感激涕零纷纷表示永远不会忘记“伟大无私、英明神武。。。。。。(因过于肉麻,此处省略200字)的大日本关东军的恩德!

正陶醉间,眯着眼睛,几杯下肚已有几份醉意的川田小次郎看到在角落那一桌有一个陌生人坐在那里,不由一怔,回头狐疑的问张大宏:“张!那边的,大大的桑么是什么的干活?我的没见过的!会不会政府间谍的干活?”

张大宏他们听他比划了半天才弄明白,几双眼睛对视了几眼齐声大笑起来,直觉得天下没有比这更好笑的事,张大宏笑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川、川、川田先生,哈。。。他、他绝对不可能是政府的探子。他、他、哈哈哈。。。。。。”

川田小次郎呆呆的看着他们,实在不明白自己的话哪里这么好笑。其实也难怪他,别看着个人外貌平平无奇,他可是被称为民国第一奸商的山西商人枭小!他的卑鄙无耻在中国可是有名的,而且专对政府下手。在他出道的这几年里,大到北方的北洋政府、南方的国民政府、中到各路军阀、小到国内各个财团,没被他诈骗过的恐怕十个手指头就数的过来。哪个政府不在通缉他?说他是政府的探子,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笑声中,高副官附在川田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川田小次郎顿时眉开眼笑,连呼:“有西!有西!人才!大大的人才!”

笑声中宴会的气氛达到了高潮,然而,古人云:乐极生悲。那么明天,等待着他们的,又将是怎样的命运呢?

政府大楼的阳台上,此时有三个人正在纳凉。

其中一个正漫不经心品着红酒的身影忽然道:“酒是不错,就是这里没有灯光。喝好酒不仅需要如此优美的环境和味觉上的享受,视觉的享受也是必不可少的。”

左边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望着漆黑的夜空幽幽道:“四弟,不是没有灯光,是今天的夜色特别的深特别的浓,光都被这浓重的黑暗吞没了啊!这黑暗很有点压抑感啊!”

右边那个潇洒的倚在扶拦上的男人,优雅的转过头来:“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最浓的,不是吗?”

黑暗中三双明亮的眼睛对视片刻,没有丝毫预兆的,他们都轻笑起来。夜更浓了,但这笑声却在夜色中传出了好久好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