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二部风起西北 第二章 策定皋兰

qianqian1940 收藏 1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戴锷!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你一天的时间,我要你在天黑之前给我把那三个日本猪的嘴撬开!我要知道他们的详细计划!”空翼隔着桌子用前所未有的恶狠狠的语气冲着戴锷道。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戴锷也用前所未有的严肃回答道。

出了办公室,戴锷劈头就问早就等在外面的日涂龙(一天涂龙):“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头,都按您说的准备好了。”一天涂龙恭谨的回道。

“好!”戴锷死死的盯着东方的天空,露出了一丝残酷,“王八蛋!小日本,你们居然敢刺杀老大!我今天要整的你们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西宁,一家普通的饭馆,不大的门框上,布帘翻卷着,里面三三两两坐着几桌客人。这个时候年轻人都去干活了,所以大多是老人在一起喝茶聊天。

“诶,听说了么,秦司令被刺了!听说是宁夏的马胡子(马鸿逵)他们干的!”一个老者压低声音对同桌的说。

“听说了,我那小子现今就在边区政府当差。听他说,昨天,陈、龙二位副司令坐飞机赶到东边的西宁去了呢!”

“哎,说起秦司令还真是个好人!自打他来了以后,我们老百姓可过上好日子了。上个月我们家小三子把田卖了,进城来什么食品厂工作。起先吧,我还不同意!你想啊,这田可是俺们庄稼人的命根子,把田卖了我们靠什么吃饭啊?可现如今他一个月赚的比原先我们一家五口子一年赚的还多啊!”

“那是,换了是以前我们哪能坐在这里喝茶?每天吃饱饭就不错了,哪个还有闲钱来这里。不过,就是你老哥说的,原先那西北军每打这过,不抢劫抓女人就不错了,送点钱货消灾那是免不了的。自打他的兵来了以后,不抢不闹还帮咱修屋子挑水叻。”

“就是,你说那马胡子真不是个东西!这么好的人也要谋害,这不是不让咱过好日子吗?”

“嘘,轻点。”

“怕什么,这里是西宁!不是宁夏!就像秦司令的兵说的,这是咱老百姓自己的地方!自己的地方只要不犯法,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就是,说的好老哥!”旁边桌几个喝酒的老人接口到。

“老哥,你知道秦司令他怎么样了吗?”

“咳,这天杀的奸细,将秦司令伤的挺重的,听说现在还没醒呢!愿老天爷保佑秦司令快点好,我那口子天不亮就去城东的关帝庙求关老爷保佑秦司令去了。”

“那些奸细呢?”

“都叫秦司令手下一个叫柏俊的长官打死了,说起这个柏俊啊,可厉害着呢,据说。。。。。。”

西宁和皋兰到处流传着我遇害的各种版本,但是各种版本有两点是相同的:一、我重伤不醒,西北边区政府和军队群龙无首;二、那几个刺客都被击毙。而这正是我们想让某些人得到的消息。

皋兰,戴锷的临时审讯处。

按照戴锷的吩咐,三个日本人被分开审问。

戴锷来到关押第一个日本人处,这是一间典型的牢房,四壁挂着各种刑具,当中架着一个火盆。戴锷露出了招牌式的傻笑,只是在跳跃的火光中显得有点阴森。

“小子,叫什么名字?”他笑眯眯的问那只日本猪。

。。。。。。

“哦,不说吗?不要装傻了,我知道你听的懂中国话。那些,你看,对了,墙上挂的、还有地上放的,对了,都是为你准备的!哈哈,满意吗?”

“哼,我们都是天皇最勇敢的武士,不会向你们这些支那猪屈服的!”

“哦?是吗,好啊!来人,先给他上老虎凳”

“什么?你。。。。。。”那个日本人没想到戴锷问都不问就下令用刑。

果然一如戴锷所料,这是个死硬分子,几次下来虽体无完肤却死撑着不肯开口,有时还憋出几句“武士道精神”。戴锷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吩咐道:“拿进来吧!”

日涂龙闪身进来,手里提着个竹篓。

“把他的裤子扒下!”戴锷笑嘻嘻的说。

手下闻言三两下动作,那个日本人的下身就光秃秃的,显露在众人面前了。

日涂龙将竹篓口覆盖在他下体处,用绳索绕过他的屁股缚了个结实。

那日本人骇然道:“你们想干什么?”

戴锷一边看着手下把竹篓的另一端盖子掀起,将田鼠放入竹篓内,一边笑嘻嘻的说:“没什么,只是这些小东西好几天没吃了。哈哈哈,你既然精通这武士道的大无畏精神,那就为了他们牺牲一次吧!”

“你、你、你好毒啊!啊——!快拿出来,你要知道什么我都招了,啊——,快、快啊!!!”

“哈哈哈,你们问吧,如果等下有一句和其他两个不对的地方就只好让他再炼炼武士道的大无畏精神了。”戴锷笑着向外走去。。。。。。

很快情况就查清楚了,原来这几个日本人是受日本关东军指派来西北,意图在这块相对独立的土地上寻找代理人,以便将自己的势力渗透进来。这几个日本人凭借在皋兰的办事处的掩护,在西北几省四处活动,寻找地方势力合作。不久他们就和马鸿逵、石友三他们勾结上了,本来打算帮助他们挤走邓宝珊一手窃取甘肃政权,谁知被我们捷足先登。于是他们一直潜伏在皋兰,谋求机会夺取甘肃。这次我们将两个师调离后,他们认为机会来了,于是派人勾结了皋兰城内的反动分子,计划先暗杀我,然后趁群龙无首之时在前线发起佯攻牵制住我方部队,再派一师骑兵突袭“空虚”的皋兰城,之后趁我方军心大乱之时,前后夹击,一举歼灭我们的部队,夺取甘肃全境!

戴锷拿着这份情报满意的笑了笑,冲着日涂龙道:“快,备车。”

戴锷进门时我们四兄弟刚好在聊天,那天的一枪没能要了我的命,刚好打在雨霏送我的航空纪念章上,再加上又是手枪子弹,威力不大,才入肉两分就没戏了,只不过伤了两根肋骨。不过这也搞的我够呛,昏迷了12小时才醒。

一旁的雨心给我在背后垫了一个枕头,扶我在椅子上半坐着,又紧了紧盖在我身上的毛毯才在一边坐下。

我看了看进来来的戴锷,颔首示意他在一边坐下。

空翼接过他递过去的报告略微看了一下,转递给大哥道:“关东军胃口不小啊,把手伸到这里来了。三哥,马鸿逵后天会来偷袭我们。”

我轻轻笑了一下,受伤初愈后的脸显得有点苍白,瞧的余下五人一阵心痛:“这些只是眼前的危险,打仗么就由子剑他们去好了,眼下我们要考虑的是我们今后要走的大方向问题。”

翔天道:“凭我军的实力拿下宁夏,甚至陕西、绥远是没有大问题的,但是要和冯玉祥的30万西北军拼恐怕还不够些。”

“所以,这次我们一定要把西北军打痛!”我看着壁炉里欢快跳跃的火苗道:“只有让他们认识到我们有两败俱伤的实力,才能打消他们大规模报复的念头。况且这次老蒋一定会阻止冯玉祥对我们的行动,保护我们这支力量,以便与为他拖住西北军,再说自始至终都是西北军理亏,老冯爱惜名声也断然不会公开大举进犯的。”

“恩,以后和西北军就要和平相处了。”振涛道。

“可是,蒋介石那里。。。。。。”戴锷忍不住发问道。

我淡然一笑,空翼道:“这个么,最好办了,我们先跟老冯打个招呼,相信只要一翻暗示,他也不会不知道老蒋的用心。之后我们和他搞个协定,时不时的在两军边境搞几次演习不就成了。这样既锻炼了部队,还能哄哄老蒋,何乐而不为呢?”

“边区政府在这次战斗以后将会拥有3到5个省,在没有什么大的外部威胁后,我们是该好好搞搞我们的经济建设问题了!”我说。

“是啊。”主管政府工作的翔天说:“我们前期建立的都是一些重工业,农业方面虽然实行了一些改革,但是力度不够,所以成绩不怎么理想。”

“各位首长,我再提个问题。”戴锷忍不住又道:“虽然我不管经济工作,但是我很不理解我们为什么不阻止土地的兼并,现在有很多本来分到土地的农民又卖了自己的地。”

“这个问题问的好,戴锷,我很高兴你能关注这些。首先,这些农民再度失去土地后,他们是否还是在为地主种地呢?不是,他们进了工厂工作,他们赚到了比原先更多的钱!这比他们守在那块土地,上赚那么一点钱远远好的多!这样才能让他们生活的更好!这是站在他们的立场上看。再换个角度看,我们政府要振兴工商业、甚至农业,我们也只能这么做。首先,我们的工商业要发展就意味着需要大量的工人,这些工人那里找?就是从这些把地卖了,出来工作的农民兄弟中找!其次,西北的土地适合大规模的机械化农场式管理,这样才能以最小的代价产出最多的粮食,而这一切都需要土地一定规模的集中在几个人的手里。不过戴锷,你也要管经济的!你的情报部门不仅要关心军事政治方面的,也要关心经济方面的!一个高明的情报人员可以从经济上的动作分析出对手的军事政治动向啊!”我盯着戴锷意味深长的说。

“是!老大,我明白了!”

我转头对大哥他们说:“不仅农业,工业也还需加强啊!留给我们的时间不会很长了,我们要尽快建立起自己完整的工业体系!这些,靠我们从那个时空带回来的几套设备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找一个盟友!”

“对!这个盟友必须有很强的经济实力!而且要有野心发展军事实力!这样我们才可以利用我们目前手上的一张王牌——向他们提供军事技术帮助,作为他们援助我们的回报!”大哥若有所思。

“这样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最好的选择是——德国!”空翼笑道。

“是啊,我们还可以让德国将这里作为他们新武器的试验场,这样他们不必再去苏联开什么合资企业了,哈哈,还可以名正言顺的叫他们给我们送几条武器生产线来。”二哥也高兴道。

“但是,希特勒呢?纳粹呢?我们难道支持他们去迫害犹太人吗?”在一旁的雨心问道。

“他嘛。。。。。。”我看着炉中的火焰将我的脸映的红红的,看起来比刚才精神了点:“还记得上次晚上,我们在纽约帝国大厦的天台上聊了什么吗?”

“记得!你还说过,有没有他,二战的爆发都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

“凡尔塞和约可能要算是近代史上最恶劣的的和约了。”我点头同意道:“美国总统威尔逊所倡导的民族自决观念,就原则而言,固然无可厚非,但实际上,却使德国在所有战败国中成为唯一的受惠者。就领土和人口而言,德国的损失相当有限(领土7、3万平方公里,700万日耳曼人口),在整个欧洲,她仍然是最完整和最强大的民族集团。但人口和民族的的丧失终究会引起德国收复失地的强烈意愿,同时又制造了少数民族问题,成为德国侵略的借口。而奥匈帝国的瓦解造成了欧洲中央的权利真空,诱使德国这个新强权去填补。”

翔天道:“三弟说的没错,我在国防大学时就曾经研究过这个问题。他们想把德意志帝国改造成典型的民主国家,甚至比他们本身还民主。战后所制定的新德国宪法在当时欧洲可以算是最进步的,但此种民主制度是由敌人强加在德国人身上的,所以,他们不但没有好感,反而会有强烈的反感。”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德国人天生有服从权威的传统,在没有王室作为效忠对象时,现在这个德高望重的兴登堡元帅暂时被用来填补这种心理真空。但这只能作为一种代用品,不能完全满足日耳曼民族的精神需要。所以在魏玛共和国时代,德国人在精神上,始终充满了无力感。这种情况下,希特勒、纳粹党、第三帝国的兴起也就代表了一种自然的趋势。而且这样的一个德国的出现,符合我们的利益!所以我们要和德国建立紧密的联系,必要时可以暗中帮他一把,让他提早上台!”我接着道,“我已经联系了德国驻华大使陶得曼。明天,我就动身去德国!”

“是官方访问吗?那要不要准备一下。”戴锷问。

“不,是兴登堡总统的私人邀请。”我冲他眨眨眼,“我是去接受治疗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