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五十四章 骑兵

六指君1 收藏 1 1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五十四章 骑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刘三涌回到蓟县后立刻找到一个乞丐对换了一身衣服,又在臭水沟里面打了两个滚,修饰了一番后这才理直气壮的去会见佐佐木。在鬼子的军营外被鬼子哨兵砸了几脚,差点被当街枪毙后,刘三涌总算遇到了一个伪军军官同僚。

“报告!”门外的鬼子哨兵喊道。

“进来!”佐佐木一抬头,前面这个“支那”人浑身散发着恶臭,不由得皱着眉头问道:“你的干什么的干活?”

翻译传话过去后,刘三涌急忙点头哈腰的回答道:“太君,我的刘三涌的干活。”

佐佐木觉得这个人有些印象,仔细一想顿时勃然大怒,“啪!”的一声猛拍桌子,吼道:“为何只有你一个人回来?是不是暗地里和八路军私通的干活?”

刘三涌顿时吓得跪到地上了,编了一大箩筐自己如何“机智化装脱险”的谎话,顺便不时地插上两句自己在游击队受了不少苦的“事迹”,说到最后刘三涌忍不住哭了起来。

刘三涌编故事的时候,头上缠着厚重纱布的小林进来了,看到刘三涌跪在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忍不住将其提起来狠狠地甩了几个耳光。

“阁下!要这种人留在世上干什么?拖出去毙了!”小林将刘三涌重重的抛在地上,说完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对于小林来说,刘三涌这种无能的军官就应该被立刻处死!

“住手!”佐佐木大声命令道:“小林君请捎待,他是唯一从游击队手中生还的人,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问他。”

“给他端一杯热茶来,顺便给他准备一点食物。”佐佐木看了看狗一样端坐在地上的刘三涌,问道:“刘君,能说说你在大青山的所见所闻吗?”

刘三涌接过鬼子兵递过来的热茶,喝了一口后滔滔不绝的讲起了在大青山的所见所闻,包括在大青山见到的那支装备和人员奇差的游击队队员……,末了,刘三涌还将“无意中”听到的游击队的人都跟什么主力团开走了的消息也说了出来。

佐佐木闭着眼睛在思考,汉奸翻译有一句没一句的翻译仿佛没有听到一样。

半天后,佐佐木突然睁开眼睛问道:“刘君,你还记得‘匪首’的样子吗?”

刘三涌略一迟疑,点点头说道:“还记得。”佐佐木立刻笑着拍拍手,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年轻女人踩着小碎步过来了,佐佐木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正当日伪军军官疑惑不解的时候,那个女人端上来一套作画的工具。

“刘君,你过来!”佐佐木对着刘三涌一招手,很快,在刘三涌的指点下,刘云的一张粗略肖像画很快被画好了,“哈哈哈……”佐佐木笑了起来,“刘君,你先吃点东西,好好的洗一个澡,先在兵营里住下来,以后会用你的。”佐佐木挥挥手,将刘三涌赶走了。

“阁下!您难道要悬赏缉拿?”小林迟疑的问道:“您这样做会有损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军威!而且司令部知道了也一定会追究您的责任。”

“哈哈哈……,小林君别吃惊,我只是看看这个神通广大的刘云到底是何许人!”佐佐木冷笑着说道:“我现在终于见到这个能够将我赶走的人了。”

小林急忙劝慰道:“阁下息怒!根据刘三涌那个家伙的交代,游击队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到了进攻的最有利时机?”

佐佐木点燃一根香烟,半天才悠悠地说道:“如果你是游击队的军官,你会傻到将自己的底细全部亮给别人看的地步吗?”

小林一阵语塞,半天才支支吾吾地问道:“可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攻八路军的游击队?”

佐佐木弹掉烟灰,目无表情地站起身来说道:“等我的继任者来指挥你们打仗吧!小林君,你先下去吧!”小林看了看将脸别过去的佐佐木,只好闷闷不乐的退下。

佐佐木刚刚将烟屁股丢下,电话铃声响了,佐佐木拿起电话一听,立刻站起来“哈依”,电话那头的声音粗硬而愤怒。良久后佐佐木才失落的放下电话,又发了一阵呆才对门外喊道:“卫兵!”

没多久,佐佐木出动了蓟县宝贵的汽车到火车站去接一个大人物,一个将接管自己防务的大佐,而渡边美治给自己的处罚是留在蓟县协助那个家伙。

佐佐木知道渡边美治不想将事情闹大,所以自己的事情也一定没有捅上去,不过这一仗打完后,佐佐木很清楚自己肯定会被调走。

上阳火车站。小笠黑夫中佐带着一百来个鬼子迎接即将到来的新上司,四周的闲杂人等早就被赶走了,上阳站的站长水川阮三站得笔直左盼右顾,时不时地看看手表。

在火车站的一帮苦工们也被紧急集中看押了起来,鬼子兵将他们围在角落里。

“日!老子又不是游击队的人!”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忍不住低声咒骂起来:“开始挨了鬼子兵一脚,到现在腰上还在隐隐约约作痛,这些狗日的!”

“阎达发你听,有火车在叫,估计要进站了。”另一个汉子用胳膊肘碰碰身边皮肤黝黑的大汉,问道:“不知道这次来的又是什么大乌龟王八蛋?!”

阎达发冷哼一声,“鬼才知道!”半天才抱怨着说道:“这年头简直没法活人了,就连给鬼子做事也受这种怄气。”说完眼角向身边看押自己这些搬运工的鬼子瞟过去,他们的步枪都上了刺刀,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

“嘘!”一个中年人轻声制止道:“阎达发你小声点,别让那翻译听了去。”说完对着不远处一个鬼子尉官模样的人一指。

阎达发立刻停止了咒骂,汉奸翻译的歹毒是知道的,只是一口闷气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消掉,半天才狠狠地一拳砸在地上,“通”的一声闷响后,泥地上被砸出了老大的一个坑!

没多久,佐佐木带着一帮小鬼子赶过来了,被看押在角落里的装卸工见到连佐佐木都沉着脸出动了,顿时大吃一惊,开始纷纷猜测这次到底来地是多大的鬼子军官。

“多!”远远的传来了火车汽笛的鸣叫声,没多久火车喘着粗气缓缓地停了下来,从车上又飞快的涌下了不少荷枪实弹的鬼子卫兵,阎达发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一个意气风发的鬼子军官下了车,佐佐木走上前去恭敬的低头敬礼,两个鬼子军官稍微客气了一阵就上了汽车离去了。

“佐佐木那老混蛋怎么好像上级接见下级一样?……”阎达发还在思索间,有鬼子兵又在其肩膀上重重的踹了一脚,“哎哟!”阎达发一声惨叫,鬼子兵凶着脸叫了几句,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装卸平台。

阎达发知道鬼子兵的意思,他是想让自己上工了,慢腾腾的站起身来跟上自己的同伴,低声骂道:“呸!日你妈的鬼子!”

一路奔波后,佐佐木陪同井口小郎大佐回到了蓟县县城。

进入蓟县后,井口小郎左看右看看,街道上并没有什么行人,真正吸引井口小郎的是四周古香古色的建筑,半天才对身边的佐佐木叹道:“老同学,‘支那’的历史实在是让我感到自卑!而且,蓟县这个县城之大也让我感到吃惊,在帝国的幕府时期能够统治这么一大块地方一定是了不起的诸侯,可惜‘支那’人实在不知道珍惜。”

佐佐木赞同的点点头,说道:“华夏文明源远流长,大和文明也是源于华夏文明,可是近代的‘支那’已不配继续担当亚洲的领导者,只有大日本帝国才能击败西方的殖民者,亚洲是帝国的亚洲!!”

停了片刻,井口小浪笑着问道:“听说佐佐木君在蓟县遇到了相当大的麻烦?”

佐佐木急忙地头,说道:“请阁下恕罪,因为我的无能而未能做好本分工作。”

井口小浪笑了笑,宽宏大量的说道:“这些事情也不能全怪佐佐木君,这里的事情完毕后,我就动身向渡边阁下复命。”

“阁下!”佐佐木感激地说道:“谢谢您的信任,但是……”

佐佐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井口小浪挥手打断了,井口小浪思索了片刻,说道:“佐佐木君,你还是带我去作战室看看吧!”

两个老鬼子在作战室商量了半天,最终井口小浪放弃了马上急袭大青山根据地的方案,这次之所以让佐佐木大败并不是游击队的原因,而是八路军主力部队北上造成的。

“那么您的方案是?”佐佐木疑惑的问道:“难道要越境追击‘支那’主力部队?”

井口小浪点点头,说道:“在沂水地区的帝国兵力空虚,如果八路军在那里扎根那可就不妙了。”指着地图比划着说道:“八路军喜欢四处流窜,如果有可能,他们甚至可以返身回到大青山,这点很让人讨厌,所以非得用绝对优势兵力搜捕才能将其一网打尽。”

“那么请问阁下,您怎么处置眼下大青山这个顽疾?”

井口小浪笑笑说道:“在短期内我抽不出兵力实施‘治安战’,现在我只能用少量兵力把大青山的游击队困死。”

佐佐木点燃一根香烟,笑着说道:“阁下和我的想法一样,以前‘联合治安’行动屡告失败,就是因为大青山的地形复杂,在游击队的‘威胁’下村民们整村整村的逃走回避我们,甚至我们的高级军官也被他们的冷枪打死,在八路军游击队的威胁下,当地的‘维持会’也并不可靠。”

“那么阁下有什么好办法来困死八路军游击队吗?大青山没有多少粮食产出,也许过完这个冬天他们就会完蛋。”

井口小浪笑着说道:“怎样用少量兵力困死他们这是一个难题。”

佐佐木想了想,迎着井口小浪的目光坚定地说道:“这就需要阁下的帮助了,如果有足够的汽车来实施机动,一旦八路军游击队偷袭地方,‘皇军’就可以马上实施增援,游击队拼不起消耗,这样一来他们将活活被拖死!”

井口小浪缓缓的点点头,说道:“我会向渡边阁下说明您的困难,汽车很快就会给你派过来。”思索了片刻,继续说道:“仅仅有机动是不够的,还需要在主要的路口修筑碉堡。”

佐佐木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以公路为链、以碉堡为锁?”片刻后又摇摇头,说道:“只是这样一来工程很浩大,虽然对那些大股流窜的八路军来说简直就是天生的克星,但是对付几个土八路居然要如此兴师动众,这实在是太丢脸了。”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井口小浪上前接听电话,“哈依”一声后就长时间的充当听众,好半天一个要求都没有来得及提,电话那头就放下了话筒。

“渡边阁下怎么说?”佐佐木见到井口的脸色不怎么好,关切地问道:“是不是在催促进兵大青山的事情?”

井口沉着脸点点头,半天才说道:“只能这样了,遵从渡边阁下的命令,进入大青山寻找游击队主力作战。”

赵延带着三连越过蓟县后,鬼子也总算知道这送上门来的“支那”军队不过一个诱饵。

当鬼子将注意力放到主力团身上的时候,刘黑七的部下王片丘为了立功,主动请缨带着一百来人对着三连穷追不舍,没料到在野外反而被赵延打了一个埋伏,战斗刚开始的时候王片丘就被猛烈的机枪火力扫成了碎片,所部顷刻间崩溃。

逃回去的伪军引来了近百个日伪军,然后在伏击王片丘的地方再次中伏,三连用猛烈的火力凶猛的打击毫无防备的日伪军,混编的日伪军中绝大部分是伪军,带队的鬼子准尉在近距离被密集的火力击毙后,伪军仓惶而逃,留下的十几个鬼子被战士们轻松消灭。

紧接着赵延又随着伪军溃兵闪电般的返回,虎口拔牙在蓟县附近连端几个地主“维持会”,取得了大量的粮食给养,最后又化装成溃乱的伪军敲开了丹阳镇上的鬼子据点,将里面留守的少数鬼子全部杀得干干净净(驻扎的鬼子大部被抽调走了),一把火烧得鬼子据点红了半边天,小小军械库的爆炸声十里外都能听到。

附近距离不太远的伪军不但不敢增援,反而紧闭据点大门惶惶不可终日,连续祸害鬼子后,三连不但不“夹着尾巴”逃跑,反而在伪军的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的离去。

进入大草原后,三连的干部战士们兴高采烈,手里都是崭新的武器,弹药极为充足,机枪更是缴获了破天荒的十五挺。

姚柱子憋了半天才对赵延问道:“赵延,为什么你让战士们招摇过市,不怕那些狗腿子来追咱们吗?”

常逸斌笑着抢答道:“如果我们光明正大的离开,那些伪军反而害怕我们会有伏兵等着他们,所以他们反而不敢追来!”看了看赵延,又羡慕地接着说道:“只是换成我,只怕杀了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正在说话间,前面隐隐约约传来了枪声,负责前方侦查的战士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喘着粗气说道:“前面来了不少骑马的人,我不敢多作停留,就回来了。”

赵延想了想,命令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安全的回到根据地,不是找人打仗,现在大家都隐蔽在草从里,别惹他们也别暴露自己。”

很快,对面有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了,跑在前面的有三十来个人,还带着差不多六十多匹健马,而追的那一方将近一百来人,从服装上看是鬼子扶持的蒙古正规伪军,随着追击方枪声断断续续的响起,前面逃跑的人不断被击落下马,也有一些健马被子弹击中后长声嘶叫着一头摔倒在地上。

前面的人被追急了,也有一个人掏出驳壳枪还击,但是子弹大多落空了。

“他们都是一些什么人呀?”常逸斌拨开眼前的杂草,对赵延问道:“要不我们来个突然袭击?将这些宝贵的战马全部留下?”

赵延摇摇头,反问道:“你有把握将他们全部留下吗?”

常逸斌立刻摇摇头,“咱们的人少,火力不够。”

“这里是草原,如果不能将他们全部留下,我们就会全部死在这里。”赵延轻声说道:“在草原上骑兵是最厉害的!”

转眼间,逃命的那一方已经跑到了三连战士的眼前,马蹄的沉闷轰轰声仿佛敲击在耳膜上,“不好!他们要过来了!”看来今天是无法息事宁人了,赵延猛地跳了起来,正要喊“打”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前面冲过来的是铁思明,只是样子狼狈了一点,浑身上下肮脏不堪,一张脸几乎可以刮得下黑垢来。

“是赵延么?”铁思明站在马镫上抢先大声问道。

“快带着你的人转弯,我的战士要被你的马匹踩死了。”赵延着急的大声吼了起来,铁思明立刻对跑在最前面的头马用蒙语喊了几句什么,骑在头马上的蒙古人立刻调转马头,不一会儿大批健马呼啸而过,险险的避开了埋藏在草丛里下干部战士们,即使是这样有些战士已经吓得脸色发白了。

“准备射击!”赵延大声吼道:“机枪开火!不要在乎浪费子弹,给我全部打出去!”

“嗒嗒嗒……”机枪一挺接一挺的开火后,就像割麦子一样,对面追上来的伪军冷不防倒下去了一大片,跟在后面的蒙伪军立刻趴在马背上实施还击,只是战士们大多趴在草丛里面,还击几乎没有造成什么三连的伤亡。

转眼间,遭受巨大伤亡的蒙伪军就冲到了不足五十米远的地方,赵延不顾自身的安危大声吼道:“甩手榴弹,快!不要让他们接近!”

战士们纷纷抛出手榴弹,这个时候步枪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战马的速度极快!一旦让蒙伪军接近,三连必然遭受惨重的伤亡。

“轰、轰、轰……”连续的爆炸声传来,手榴弹崩裂后的细小金属在三十至五十米之间组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死亡线,蒙伪军纷纷一头冲进销烟中后,却没有从消烟中冲出来。

即使是如此,赵延也丝毫不敢怠慢,依旧大声怒吼命令战士不听的仍手榴弹,绝对不能让半个蒙伪骑兵冲到身边。

铁思明策马来到赵延的身边,翻身下马后排排赵延的肩膀,大声在其的耳边吼道:“他们都逃走了,让同志们别浪费手榴弹了。”

等到硝烟完全散去后,在前方几十米的地方有一大片人和马的死尸,强烈的血腥味让人隐隐作呕。

铁思明对身后喊了一声,他带来的人纷纷上前剥那些蒙伪军的装备。

赵延看了看铁思明带回来的这三十来号人,慢慢的皱起了眉头,最少也要一个骑兵连才能满足刘团长的需要,就眼前这么点人铁思明可不好交差呀!

铁思明一转身,看到赵延对自己带来的人皱起了眉头,叹了一口气说道:“草原上的蒙古人分为生蒙熟蒙。”指指那些正在寻找战利品的蒙古人,继续说道:“他们都是不仇视汉人的熟蒙,即使是拉这么点人也费了我很多心血,地主、军阀对牧民、奴隶的管制非常严厉,采用‘连坐法’,就是一人‘犯法’全家遭殃,一人投降,全家杀头。”

“原来是这样啊!”赵延点点头,还真是错怪铁思明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