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二部风起西北 第一章 一石三鸟(下)

qianqian1940 收藏 0 10
导读:铁翼鹰扬 第二部风起西北 第一章 一石三鸟(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公元1928年2月14日,西宁。

翔天拿着我拍回的电报呆呆的出神,振涛在一旁不解道:“照三弟的意思我们两个师都压上去,后方不就空虚了?万一宁夏的马鸿逵绕道偷袭我们后方。。。。。。”

“那他一定会偷袭皋兰(兰州)!好个三弟啊!真是用心良苦啊!戴锷!”

“到!龙副司令!”一人应声而起,正是有着英俊面容,不知迷死过多少良家少女的我们西北边区政府情报局长兼警察头子——戴锷(呆鹅)!

“放松对可疑分子的行动限制,但是加强监控!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将在根据地潜伏的敌特和不法分子一举歼灭!”

“是!明白!保证完成任务!顺带说一句,这次可要给我记首功哦!少帅可是沾了我的光哦!”

“恩?你小子又要耍什么宝啊?”

“本来嘛,这不是我在泡妞时常说的一句话吗?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说完马上敬了个礼,一溜烟的跑出了办公室,身后传来了振涛的骂声:“他妈的!呆头鹅!你这个自大狂,给我站住!老子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端坐在窗前的翔天望着东边的天空喃喃道:“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阿雪!你是故意引他们内外勾结!好个一箭双雕啊!”

三天后,皋兰。

“子剑!”我看着车窗外显得有些阴沉的天空问道:“你的特种大队都选好埋伏地点了吗?”

“首长,照您的指示全都安排好了!”坐在旁边的特种大队大队长郁子剑上校自信的回答。

“恩。”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甘肃不像青海,这里是西北军老地盘之一,社会成分比较复杂,甚至还有一部分日本势力。夺取甘肃只有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我们所能做的只是被动的预防这些隐藏在内部的反动分子。今后的局势会很紧张,我们必须直面的是西北军的几个地方实力派马鸿逵、庞炳勋、石友三、石敬亭,被动防守肯定不行,只有主动出击利用我军的战斗力先吃掉一部以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才是上策,但苦于没有主动攻击的借口。不如趁此机会先示弱于敌,空虚的后方、不稳定的局面让隐藏在内部的敌人自己暴露出来和外敌相勾结,这样既能快速有效的拔除潜伏在根据地的敌特分子、又找到了开战的借口!还有一点,我在给蒋介石吃定心丸,我和西北军开战正中他下怀,看到了我们的作用以后,将来我们向新疆地区扩张他就不好多说什么,毕竟我们替他牵制着冯玉祥30多万西北军!

车停在皋兰郊区新建的射击场上,新上任的卫队长桂炉(心不在焉)帮我拉开了车门,自李小阳出任一师师长后,桂炉(原警卫旗队1大队大队长)担任了警卫旗队长,负责我的安全和指挥警卫旗队。

靶场上正在进行射击训练,一个少校跑过来报告:“报告首长!西北军校1大队正在进行射击训练,请指示!带队教官、陆军少校——古北!”

“哦?”我愣了一下,“小北猫?!你在这里啊?”

“是啊,老大,呵呵。上个月军校要战术教官,我们师长就把我撂在这里了!”古北开心地笑起来,眼睛成了一条缝,真的很像一只可爱的小猫!

“最近有没有喝啤酒啊?”我随口问道,这人超级爱喝啤酒,以前在那个时代是啤酒不离身的。

“有的啊!刚刚来之前灌了2瓶呢!”

“恩?”我忽然反应过来,这个时代在西北哪来的啤酒?!我问道:“你喝的啤酒哪里来的?”

“哦,上次出去和同事下馆子喝酒时碰到一个商人跟他说起啤酒的生产方法,没想到他真的开了一家!这不,现在我们都喝上了!不过那人可精着呢,事后我们去找他居然一点都不肯便宜!”

“哦?”我来了兴趣:“那人叫?”

“枭小!”“雨心,回头查查这个人!”现在要大力发展工商业,边区政府最缺的就是这样的人。“是!”

“老大,这一期都是当地人。文化差些,不过熟悉地形!大多都是猎户出身!”

“哦!”我点点头,一个学员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个结实的西北汉子,持枪的手势很稳,射出的子弹都分布在靶心周围。一时射击完毕,学员都已起立。我指着他问古北:“那个射击特别优秀的学员是。。。。。。?”

“哦,老大,他叫柏俊(老步枪)。以前在邓宝珊部队当过4年兵,会玩重机枪和狙击枪、还会开车!他们一直叫他老步枪。现在我们教给学员的许多在西北的作战经验还是他告诉我们的呢!柏俊!出列!跑步过来!”

跨步、上前、转向一气呵成,整个过程上身一直像一杆枪一样笔直,看的出他受过良好的训练。

“这就是秦司令!”他吃了一惊,赶紧向我敬了个礼,暗想:好家伙!这就是传说中的秦少帅!这么年轻?!好象比古教官还尕几岁!

我笑着问:“你在邓宝珊的部队当过兵?”“报告长官!我在西北军当过侦察排长!”他有些不自在的说。“好啊!还是个官哩!”我打趣道:“没关系,你的枪打的很准啊!”

他摸摸头不好意思的笑了:“长官过奖了!”

“他现在是2中队长!昨天。。。。。。”古北的话没说完,不远的树林处突然火光一闪,我下意识的身子往右一斜。左胸突然一阵剧痛,红红的液体渗了出来。

雨心、桂炉、古北众人立时唬的魂飞魄散狂叫道:“老大!!”一拥而上,抢上来扶我摇摇欲坠的身子,离我最近的雨心一把将我抱住。柏俊见状,上前抬手就是一梭子。回头看到不知所措的学员们还傻站在那里,心下大急,狂喊道:“快散开!战斗队型!第1小队留下保护长官们,其余的跟我来。”带头猫着腰向树林冲去,几个起落已没入树林里。

“阿雪,你怎么样?”雨心急得六神无主,伸手就要来解我的衣服。

“雨心。”我忍住胸口一阵阵的刺痛,强提精神吩咐道:“你即刻回驻地告诉空翼,让他全权负责这次行动,在皋兰、西宁两地大肆宣扬我的伤势。通知留守西宁的陈副司令、龙副司令,作好镇压小规模反叛的准备。还有,马上调戴锷来皋兰!”

“是。可是你。。。。。。”

“混蛋!大局为重!快去。。。。。。”过度的用力,我的左胸撕裂般得疼痛起来,声音变得很沙哑。

雨心极不情愿地任由子剑从她怀里将我接过,留恋再三,一跺脚,终于转身离去。

我靠着子剑无奈的看着她离去,辛苦的喘了口气道:“古北。”

“我在这里,老大,你慢慢说。”古北几乎是带着哭腔轻声应到。

“终止军校学员的训练,马上集合所有学员向张副司令(空翼)报到,听候他的调遣。”

“是!我叫人去叫车了,我看着你上车马上再去办好吗?呜。。。。。。”这个素以刚毅著称的男人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对!这不急在一时,现在最重要的是护送老大你去医院。”子剑见我还欲出言相责,赶紧帮腔道。

“报告!古教官,一共俘获四名潜伏在树林的敌特分子。除了一开始我开枪打伤的那个外,还有一女两男在外围放哨,这生俘的三个都是日本人。我们事先布于树林的四名哨兵不知去向。”追敌归来的柏俊向古北回报道。一瞬间,郁子剑的脸色变得异常的狰狞,左脸肌肉一跳一跳的,一股萧瑟的杀意弥漫开来。

泪眼迷朦的古北一个激灵,这种神情太熟悉了。古北上一次见到这种表情是在那个时空的那场中美日大战,当时112师1团在东京被美日联军包围,看着战友一个又一个的在身边倒下,平日里文静的郁子剑终于被激怒!身为1营代营长的他一马当先,用枪扫、用刀砍、拳打脚踢、甚至用牙咬!浑身浴血,硬是杀开一条血路,带着1营突出重围。是役他全身上下大小伤口52处,换来的是136头日本猪的性命!躲在尸体下装死,侥幸拣了条命的几个美军联络官回去后将,此战的惨烈讲与同伴听,还送了他一个花名“嗜血红魔”。此后,联军士兵一碰到他无不望风而逃,无一人敢正面与之交手。现在,这柄又一次被激怒的嗜血之剑再度出鞘了!

“子剑。”我轻唤心腹爱将的名字。自从那次大战以后,我一直将他留在我身边,每次有重要的事我一定会首先想到他。

“是,老大,我在这里。”嘶哑的声音掩饰不住滔天的恨意。

“叫你的、你的特种部队进入预设阵地警戒。”一阵气短的我,差点连一句话也说不完整。

“是!老大,我知道了,你别说了,快休息一会吧!”

“快,子剑!车来了,快扶老大上车!”我望了望古北,想笑一下安慰他们我没事,嘴咧到一半突然天旋地转,耳边回响着他们的叫声,身子软了下去,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声凄凉的狂啸平地而起,惊飞了一群麻雀。子剑双目赤红的盯着那四个日本人,从咬得“格格”作响的牙缝里挤出四个字:“血债血偿!”当先一个日本人惊恐万分地看着子剑,头一歪、身子向前扑倒,吐出绿色的胆汁,被吓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