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五十一章 当代雇佣兵

六指君1 收藏 37 3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团长,翻过这座山就是邱镇了,距离大概还有两、三里的样子。”侦察员指着高高耸起的大山说道:“邱镇原本有日、伪军各一个小队,合计一百三十多人,现在鬼子都被抽调走了,就剩下几十个伪军在那里守着。”

“好!”刘云点点头,说道:“找个隐蔽的地方让同志们休息片刻,吃点东西后就发动进攻。”刘云又向身后看了看,身后的民兵拖出老长的一大截,李远强正在组织次序,刘云皱了皱眉头,他妈的!如果身后这一千多人都装备了枪支弹药,在蓟县这小块地方我还怕谁?

“李副团长赶过来了。”有警戒的战士跑过来小声说道。

等到李信赶过来后,刘云急忙迎上去问道:“老李,情况怎么样?”

“准备打吧!”李信愤愤地喝下一口水,“那个混蛋说什么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除了拍胸脯不会当汉奸以外,反而一个劲儿劝我不要打邱镇粮食的主意,说什么那里已经有能人‘做庄’了。”

刘云的眉头皱了起来,此次作战非战斗人员数量庞大,本来要行军一天,结果愣是走了一天半,现在肯定已经暴露目标了,只是鬼子现在腾不出手来,不敢对游击队有什么“表示”。

刘云来回走动了几圈,对李信说道:“李大哥,麻烦你再去跑一趟,就说我们已经封他为独立团的连长……”

刘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立刻被李信打断了,李信一脸的不相信,说道:“这是骗小孩子么?人家如何肯上钩?!我敢打赌他绝对不会来。”

刘云笑了笑,说道:“他当然不会被我们如此摆弄,这次你要大张旗鼓的过去,让附近的‘维持会’都知道我们要让吕文豪当游击队的大官。”眼睛眨巴眨巴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哼!让他们互相猜忌,让那些‘维持会’从此不敢再收留吕文豪。”

李信一愣,恍然大悟,“好毒的一条计策,这叫离间计吧?!”

刘云收起笑脸,诚恳的说道:“李大哥,你这一去很危险,万一吕文豪突然翻脸你就有性命之忧,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你就不要去了,尤其那边是敌占区,随便暴露身份会招来杀身之祸。”

李信想了想,也正色说道:“我多带上几个人,多带一些子弹,相信现在还没有哪个‘维持会’敢动八路军的人,至于那个吕文豪,当初落草的时候就很讲义气,否则也当不得现在的大瓢把子,他肯定不敢害我!”

送走李信之后,刘云将马常青叫了过来,看了看马常青,问道:“常青,你还记得第一次和鬼子打仗的时候,余之远所部突然窜出来的事情吗?”

马常青一愣,不解的问道:“还记得,怎么了?”

刘云盯着马常青的眼睛,片刻后严肃的说道:“再过一会儿我就要下令进攻邱镇了,如果什么地方再冒出一支日伪军的大部队来,进攻的两个连队肯定会陷入灭顶之灾,所以你们骑兵队的责任非常重。”

马常青也感觉责任重大,现在重组的骑兵队时间太短,素质没有以前的好,犹豫了片刻才郑重说道:“大哥放心!我不会让半只蚂蚁爬过来的。”敏捷的翻身上马后对刘云挥挥手,率十几骑离去。

“谁留下来当预备队?”看到马常青离去后,黄青海凑上来问道:“如果让给我们一连,保证能够打好这一仗。”

刘云抬头看了看远处正在指挥战士的毛四一,对黄青海说道:“如果粮食放在伪军的据点里,那就谁也不留下,待会儿让侦察连的同志给你们带队,你们从后门进攻,我和毛连长从前门进攻,从两头猛攻看谁先进入伪军的大院,谁就立了头功。”

黄青海兴奋的“诶”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去。

刘云手快,在后面猛地一部抓住了黄青海的黑军装,严肃地说道:“得到我的命令后才能进攻,而且你别给我弄出什么大伤亡来。”

“这个知道!”黄青海满不在乎的说道:“咱长这么大,从来都是只吃肉不啃骨头的,吃亏的事情咱不会做。”

看到黄青海带人离去后,“出发!”刘云大手一挥,二连一百多战士背着枪向邱镇伪军驻地赶过去。

进入邱镇后,这里的老百姓仿佛知道这里要打仗一样,街道上面没有行人,店铺全部关门,甚至连一条狗都没有。但是镇上的老百姓并没有藏在床底下,而是躲在门后面、窗户下,偷窥着街道上正在急行军的国军。国军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形、鸦雀无声的一个接一个飞快从眼前一晃而过,急促的脚步声传得老远。

前方远远的有侦察连的战士跑过来了,接近后对刘云说道:“团长,冯(汶)副连长就在前面,伪军都已经龟缩到了驻地,这一路上都没有敌人。”

刘云点点头,这些伪军还真是胆小,鬼子把家交给他们简直就等于白送人了,片刻后问道:“搜集来的粮草到底放在什么地方?”

侦察员说道:“一小部分放在伪军的大院里,绝大部分粮草就放在本地的‘维持会长’薛满楼的家里,但是这几天他雇用了一伙炮手,是些很难对付的主。”

刘云想了想,说道:“立刻命令黄青海取消原定作战命令,改为就地监视驻地的伪军,如果黄青海那边放出了半个伪军,回根据地了自己进禁闭室。”又低声对侦查员说道:“你私下告诉黄青海,我现在正在用二连全力攻打邱镇的‘维持会’,这次作战的目的是征集粮草,不是来找人打仗的。”

侦察员离开后,二连马上调转方向向薛满楼的家里扑去。

“哎呀!这可怎么办呀!”一中年秃瓢着急的在房子里团团转,“我薛满楼这是遭了什么罪哟!这得罪八路是死,得罪日本人也是死,哎哟!这叫人咋活呀?天杀的世道!”

“老爷、老爷……”一个佣人背着枪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八、八路军游击队开过来了!”

“啊!”秃瓢一声惊呼,猛然紧抓住胸口,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顿时薛家上下乱成一团。

“这是薛家大院。”一个侦察员指着用土砖围得严严实实的大院说道:“粮食就堆在里面,营长你看粮食堆得好高呀!都冒尖了。”

刘云从围墙外面就可以看到粮食袋子堆出来的小小角尖,点点头后对身边的战士说道:“立刻向里面喊话,告诉他们,不会有什么人来救他们了,鬼子不回来了,伪军不回来了,吕文豪也不回来了,今天游击队不想打仗,只想要这些粮草过冬。”

一个大嗓门的战士喊完后,沉静了片刻,院子里面传来了吼叫声:“你们死了这条心吧!这批粮草就算是全部烧了也不会留给你们游击队。”

刘云看了看紧锁朱红色大门,对毛四一说道:“准备战斗!”为了给他们一点教训,又从战士手里取过一个掷弹筒,对着大门发射了一颗榴弹。

“轰!”一声巨响后,躺在一堆女人中间的薛满楼突然惊醒了,慌慌张张的问道:“这是什么声音?是不是外面游击队的人杀进来了?”

一个大汉恭敬地说道:“游击队的人的确来了,但是薛老爷请放心,他们不留下几十具尸体就别想得到这批粮草。”

薛满楼听到这话不但没有感觉到丝毫安慰,反而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愣了片刻问道:“八路军的人到底会不会攻进来?”

大汉犹豫一阵,低声说道:“咱们的弟兄看到八路军有一百多人围住了驻军,还有一百多人则开过来攻打我们,这里咱们的弟兄不过六、七十多人,所以他们攻进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啊?!”薛满楼顿时惊慌起来,一旁的几个姨太太听到这话后,也几乎同时哭哭啼啼的闹起来,更有一个年轻美貌的姨太太揪住薛满楼不放,非要让薛满楼想一个万全之策弄走八路,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外面的八路军打进来了后,就会把男人全部都杀掉、女的先奸后杀……

“薛老爷,您先别急,咱们保证不会让八路军得意,他砍咱们一刀,咱们好歹也要咬他一口。”大汉急忙安慰起来。

“你知道个屁!”薛满楼嚎哭起来,抽泣道:“祖宗留下的家业就要败在我的手里了,呜呜、呜呜……”

“难道老爷只想活命而已?”大汉不满的问道:“只要现在打开外面的大门,让八路军游击队取走那些粮食,他们是不会伤害老爷府上的家人。”

“当真?”薛满楼迅速擦干泪框的泪水,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急问道:“你说的是真话?”

“当真!不骗你!”大汉劝慰着说道:“但是这样一来,黄老爷的名声、颜面何存?游击队实在是欺人太甚!”

薛满楼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边向外面跑出去,一边狂吼:“立刻放下枪,都退回来、都退回来,谁也不准和八路军对抗!”

“黄老爷您这是干什么?快回来!”大汉慌忙追了出去。

院子里的一个黄衣大汉一边摆弄轻机枪,一边对身边的手下叮嘱道:“待会儿游击队的人出现了,就给我往死里打……”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薛满楼奔出来了,接着就听到薛满楼让自己缴械的吼叫,黄衣大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王东华你快点罢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薛满楼大汗淋漓的跑了过来,偶然间看到自家的大门已经被炸得破破烂烂了,顿时一口气吸不上来,摇摇晃晃着差点又要一头栽倒在地上。

穿黄衣的大汉听到有人在教训自己,知道那是薛满楼的叫声,一回头扶住要跌倒的薛满楼,好一劝道:“黄老爷!您这是何苦?”

“你们、你们这些人得罪了游击队拍拍屁股随时可以走人。”薛满楼艰难的吞下一口口水,接着说道:“但是我不行,我这里家大业大,若是让游击队天天来骚扰,我这府上两百来口人就别想活了,求求好汉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家老小吧!”说到最后薛满楼几乎已经带着哭腔。

“你妈拉个巴子!敢情爷爷的好心肠都被你这老狗当成了驴肝肺!”王东华手下一个大汉怪叫起来。

王东华制止住手下继续口吐脏言,冷冷的看着薛满楼,半天才说道:“既然薛老爷不知道爱惜自己,又何关我们的什么事情?!弟兄们,放八路军进来!”

刘云准备带着两个排的兵力从大门正面突入,剩下的两个排分别从大门两边翻墙入内,没多久,迂回到大门两边的战士全部到位,只待刘云一声令下就搭人梯翻入薛家大院。

刘云的手慢慢举了起来,正要大喝下令,突然院子里面有人在大声喊道:“游击队的人听着,我们愿意投降!”

刘云一愣,毛四一闻讯大喜,立刻大声喊道:“你们立刻举着枪出来,不许耍什么花招。”

“你们有种就进来吧!”王东华恶声恶气地说道:“放心,薛老爷不敢和你们游击队的人打仗。”

毛四一一愣,立刻破口大骂:“你个王八蛋,居然耍老子!”

薛满楼唯恐得罪游击队,立刻大声喊道:“我就是薛满楼,请各位长官放了我这上下两百口人。”说着说着从破碎的大门里面走了出来。

刘云立刻对身边的侦察员问道:“这个老家伙是不是薛满楼?”年轻的侦察员仔细看了看,肯定地回答道:“他就是薛满楼,化成灰我也认得!”

“请游击队的人立刻进来搬粮食!”王东华继续在里面嚣张的喊道:“我们就不出去了。”

刘云马上看到薛满楼转身对里面的人连连打拱手,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是主弱仆强!刘云推了推李向阳,指了指一棵参天大树。李向阳会意的点点头,背着枪迅速爬上树梢,上树后给刘云作了一个手势。

看到李向阳占据了制高点,“走!”刘云一招手带着一个排的战士大步跨向大门,刚进大门就发现王东华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和身后的一干战士。

王东华死死的盯着刘云,火药味十足,他手下的一干弟兄们更没有放下武器。

见到王东华桀骜不驯的眼神后,刘云顿时直摇头,如果眼前这人能够为抗日事业作出一份贡献,也不埋没他耍勇斗狠的本性,可惜沦落为汉奸的高级打手,如果有一天日本人将其收为爪牙,那就是彻底的沦落了!

战士们见到情况似乎不妙,纷纷端着步枪逼上去,王东华正要再说些狠话,冷不防两旁的围墙也翻下许多游击队战士,战士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冲了上来,飞快的将王东华及一干喽罗团团包围了起来。

见状,王东华面部肌肉抽动起来,说什么也不能抹了自己的面子,否则以后还怎么混饭吃?!嘿嘿几声冷笑后,示意手下毫不退让的持枪僵持,气势越发紧张了。

“你们快放下枪。”薛满楼上前按住王东华手中的驳壳枪,手指几乎要指到王东华的鼻子上去了,训斥道:“游击队宽宏大量不和你们计较,你他妈的别给脸不要脸!”

王东华被薛满楼连续刺激,几乎气得半死,指着薛满楼的鼻子吼道:“以后别叫咱爷们来给你帮忙,一次也别叫!哼!”说完万分不情愿的示意手下人垂下枪口。

战士们纷纷插入这些职业雇佣兵中间,将他们的手中的武器一一收缴。枪支弹药是这些职业打手吃饭的工具,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并不肯乖乖的就范,战士们不得不用刺刀顶着他们的胸口强行缴械。

充满火药味的缴械过程总算过去了,刘云一挥手,战士们又将这怒火中烧的七、八十号人全部赶到了院外。

没多久,运粮的民兵和老百姓赶上来了,为了方便进出,民兵们飞快的将薛家大院的围墙给全部拆掉,军民们欢笑着将大袋大袋的粮食放入独轮车上、箩筐里。

刘云在这些人中间来回走了几个圈,眼前的这些人没有什么谋生的技能,却又不屑做土匪,他们可以算得上是这个时代的职业佣兵,其本身也有相当程度的单兵作战能力,所以不能再放他们回去,否则肯定又会走老路,甚至被日本人收编当汉奸!

“你们怕死么?”刘云盯着王东华问道。

王东华暗叫一声:“糟糕!要杀人了!早知道就不该放下枪。”心里虽然在急剧的躁动,脸上却丝毫不露痕迹,依然凶狠地看着刘云。

刘云看了看这些大多依然沉着的职业打手,他们的心理素质要比伪军强多了,径直走到王东华的身边,说道:“给你们两条路,第一,跟我上山参加游击队;第二,哼!机枪准备!”

得到刘云的命令后,战士们立刻“哗啦、哗啦”的上好了刺刀,机枪手也上好了弹夹,只差轻轻叩动扳机了。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刘云丝毫不着急,悠闲的在俘虏们前面晃来晃去,反倒是王东华及其手下受不了这种无严的折磨,有些人开始躁急的左盼右顾。

刘云慢悠悠走到王东华身边的时候,冷不防王东华闷不作声的扑过来。

刘云暗喜,飞快向闪腰让过了王东华的雷霆一击,顺便还狠狠的在王东华背上捶了一拳头,“扑通”一声巨响,王东华就像一袋满满的大米一样砸得地面灰尘四溅。

“起来!”刘云对王东华招招手,笑着说道:“你小子难道就只有这点能耐?”

王东华一咬牙,从地上一跃而起,刚刚站直了身体,刘云四十五码的大脚已经送上门来了。

王东华拼着两败俱伤狠狠的一脚向刘云踹过去,“啪、啪”两声闷响,两人互相挨了对方一脚,“哎唷!”王东华一声惊呼向后连续两个翻滚,刘云则轻轻后退一步。

王东华好不容易才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刘云走上去笑着问道:“你怕死吗?”

“呸!老子不怕死!有种你就杀了我!”王东华忍不住愤愤道:“但是我的弟兄无罪,你不能杀他们!”

“这种时候还知道照顾自己人?”刘云走上去对王东华伸出手,继续笑着问道:“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会害怕参加游击队?”

王东华趁机一把拉住刘云的手,欺身缠上来,满是厚茧的手掌闪电般地向刘云的喉咙伸来。

“有意思!”一团人影中刘云笑道,一秒钟后王东华的两只手被反剪到背后,因为刘云太用劲的缘故,王东华手臂关节处发出轻微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王东华咬着牙忍受着破浪般涌来的巨大痛苦,一张脸已经扭曲了。见状,王东华的几个心腹纷纷吼叫着扑上来准备群殴,战士们也立刻不甘示弱的用刺刀顶着那些要妄动的家伙,王东华那七、八十个手下人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

“你们别过来!”王东华用微弱的声音艰难的对自己手下人说道。

“你真的不愿意考虑一下吗?”刘云继续在王东华的耳边和声细气地问道:“给你一个连长的位置你也不愿意干么?”

“我、愿意干!”王东华的眼泪水流了出来,哆哆嗦嗦地说道:“快、快放手,胳膊要、断了。”

“孬种!”刘云飞起一脚,“扑通”一声将王东华踢了一个狗吃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