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虽然宋意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是“惨景”还是让宋意大吃一惊,眼前这些刚刚从民兵“转正”过来的战士好像素质大多很差,虽然武器勉强过得去,但是人员……

独立团留给宋意的这些人并不是完全培训合格的民兵,根据地的现阶段的事情繁琐,不但严重缺少训练教官,而且民兵中的拔尖者早就被那些连级干部们抽调走了。

最主要的是,当民兵不但经常要进行训练、挖掘地道、打仗的时候还要去擦屁股,而且民兵不管饭吃、没有军饷,有当兵义务而无当兵的待遇,这样一来有不少村民就不答应了,不少生活困难的烈属强烈要求政府给一个“指标”,解决子弟的当兵问题。

考虑到根据地政府需要一个拥军爱民的良好气氛,刘云和李远强合计了一下,本着照顾烈属情绪的意愿,适当的补充一些贫穷烈属子弟进入游击队正规部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于是这些训练程度差、良莠不齐的子弟被送到宋意的手下来了。

“这就是我的人?”宋意指着眼前的这些高低矮瘦、参差不齐的战士对李、刘二人惊讶的问道。刘、李二人表示肯定的点点头。

宋意踮起脚远远的看去,远处正在训练的民兵好像都要比自己手下的这些“正规军”要好些,最起码没有那么多矮子!

“这些人和他们换一下行吗?”宋意指了指远处正在训练的民兵,苦着脸开始谈条件了。

“那可不行!”刘云笑着说道:“你们这个连将来是保卫根据地的主力连,你自己也说过了,给你一支连队,你就要给我带出一支敢死队来!”

“我……”宋意指着眼前的散散懒懒的兵们说道:“我怕会辜负两位长官的期望。”

“没关系,时间还长,将来什么时候你们有战斗力了,再把你们拉出去!”李远强笑道,“而且你原来也带来了十几个兵,现在可以他们入列了。”

原来你们并没有指望我去打仗?宋意顿时呆呆地看着李远强顿时说不出话来。

刘云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打碎了宋意的梦想,“在形成战斗力之前,你们新编连队的主要任务就是保卫根据地……”

刘云正要继续说一些鼓励的话,宋意急忙打断了,几乎是有些哀求地说道:“你让我带这些兵也可以,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些矮子,将来和日本人拚刺刀会很吃亏的!”

刘云大手一挥,理直气壮的说道:“日本鬼子矮得就像侏儒,可他们打仗却非常厉害!”

“就是、就是!”李远强进一步加强火力,“现在暂时没有条件,所以只能看你们自己创造条件了。”

刘云从人群中将诸葛同、熊满、王良还有小五拉了出来,指着他们对宋意说道:“短时间内你们新编连队不能打仗,所以这段时间你还要帮我训练这几个人。”

嘿!居然派了一堆屁毛孩儿来“监视”我?宋意皱起眉头问道:“这里面谁是指导员?”

“你们新编连队的指导员叫万仁,老红军出身,待会儿就来,到时候你们可要互相亲近,过段时间再从野战医院给你补充些老红军战士给你当下级干部,等他们康复之后就向你报到。”刘云笑着指指“屁毛孩儿”们,说道:“这些小子要给我抓紧了,他们都有一些文化,将来我留着还有大用处。”

辞别满脸失落的宋意后,根据地两个主管顺道去观看汉奸周兴济的特大公审大会。

“……就是他,出卖情报给特务汉奸,让我们子弟兵白白的流血牺牲……”陈容泼辣大胆的指着捆成粽子般的周兴济痛责。

刘云一愣,此时的陈容完全是一女强人。

以前投诚过来的“维持会长们”后来被任命为各个村的村长,现在他们也被“邀请”来看实况,他们和其他村的村长们被一起安排在前排的“贵宾席”。

随着陈容和钟天祥的发动声势,下面的老百姓也渐渐被感染了,其中在拦截文海的反动武装时牺牲亲人的老百姓最激动,没多久,有人开始不遵守纪律起来了,或者有人大声痛骂周兴济,或者有人向周兴济扔泥块、石头。

陈容坐下后钟天祥站起来继续大声发言,“根据他家里人的交代,这个汉奸收了特务不少好处……”话还没有说完,骚动的老百姓更多了。

有烈属大声痛骂周兴济的时候因为过于激动而一头栽倒了下去,场面越来越乱,民兵们纷纷行动起来开始维持次序。

“他们两人倒是一唱一和配合得挺好呀!”李远强无意中感叹。

刘云一愣,眼睛在陈容和钟天祥的身上扫来扫去,越看越不对劲,搞不好他们俩还真是“有意思”了!难怪不搭理老子!好歹老子也算得上是一表人才……

“喂!”李远强碰了碰发愣的刘云,说道:“你小子别盯着人家看了,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么?那闺女可是一座冰山,她曾经发誓,说不把鬼子赶出中国这辈子就不会结婚。”

刘云再次发起了呆,半天才问道:“这又是为什么?哪有女人不嫁人的道理?”

“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李远强笑着说道:“马常青不是救回来两个水灵灵的闺女吗?你还是转移目标吧!自从她们俩来了以后被安排在野战医院,嘿!到医院瞎逛游的人更多了。”

“切!”刘云冷笑着摇头,说道:“我岂是那种移情别恋的人?哼!我这辈子非陈容不娶!”

远远的,黄青海一脸杀气的提着大砍刀过来“送”周兴济上路了,为了让一连的新兵们“长”胆子,黄青海还拉来了一些战士观看实况。

中国老百姓看到要杀人了,骚动立刻安静下来,全体老少鸦雀无声的看着黄青海这个临时刽子手行刑……

这就是中国老百姓的德行?“走吧!别看了!”刘云有些兴趣索然的拉住李远强的手臂,“去给方双和段强那一帮人上上课,这段时间正在训练他们,我琢磨着再训练个把月就得放他们走。”

李远强以为刘云不喜欢看砍头,点点头说道:“嗯!你看人家陈容和钟天祥做搭档简直就是绝了,你看群众都被他俩带动起来了……”

后面的话刘云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而且脸色也立刻不自然起来,真想不通这个钟天祥有什么好的!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估计这几天鬼子的报复肯定会来,吃晚饭后让几个主要干部都到我那小房子里面看一个小会,商量着怎么转移一些公共财产,老百姓就先不要告诉他们,免得引起恐慌。”

李远强点点头,说道:“我完全赞同,那个布厂我想把它转移出去,在野外再把它的架子搭建起来。”

“那个军装以后就全部染黑色的吧!”刘云指了指李远强的衣袖,说道:“我觉得黑军装还不错!特别适合晚上行军作战,挺合我的口味的。”历史上八路军的军装并不是如同清一色的灰色、蓝灰色或者土黄色,而是杂色的,甚至遇到鬼子军装也摸过来穿上,有时候连军装都没有,就一顶帽子,没别的就一个字,穷!

“是吗?”李远强满脸怀疑,“真的中?!”

方双将驳壳枪分解后,擦拭了一番又利索的装上了。

“拆装的动作挺快的嘛!”刘云在身后笑道。

方双回头一看是刘云和李远强,急忙站起来敬礼。

刘云笑着按着方双的肩膀,将其按会椅子上,说道:“给你一个任务,以后不管碰到谁都不准敬礼。”

凡是能够听到这句话的人几乎同时一愣。

刘云解释道:“你们以后要混入敌人中去,到时候情况肯定会很复杂,所以越像老百姓越好,现在我也不会给你们太多的人,那样太引人注目了,而且你们在短期内不能招惹鬼子,营部也不会给你们下达什么任务,万一不幸发生了什么状况也只能让敌人认为你们是强盗和土匪,而不能让他们知道你们是八路军游击队,否则鬼子肯定会掘地三尺的搜捕你们。”

“我和团长商量过了,拨经费让你们开一家煤厂作掩护,站稳了脚跟后你们再给你们安排任务。”李远强看了看聚精会神的队员们,强调问道:“再过个把月的时间就要派你们过去了,你们心里紧张吗?有把握完成上级交待的任务吗?”

“保证完成营长、政委的任务。”方双站起来郑重的敬了一个军礼。

“不准敬礼,你犯错误……”刘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了,外面有人狂喊,“营长、政委,有重大军情……”

李远强立刻跑出去,看到外面有一个侦察连的侦查员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来了,立刻顺手端起一碗茶给他送过去,“先顺口气,喝点茶再慢慢说。”

战士接过茶碗一饮而尽,刘云走过来问道:“冯汶让你带回来了什么消息?是不是鬼子准备进攻根据地了?”

侦查员抹掉头上的汗水,说道:“不是鬼子要进攻了,而是有一大批粮食要过境,冯副连长说我们可以将这批粮食拦下来好过冬。”

听到这话,刘云立刻抬头,树上的树叶大多已经枯黄了,一阵风刮过后,枯黄的树叶开始向下落,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居然快有大半年了?!一九三八年的元旦即将来临?!

李远强看到刘云进行那种不合时宜的动作、并且还发起了呆,不得不提醒道:“刘营长,看来我们要开会了。”说完又用手碰了碰刘云。

刘云这才大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说道:“稍等片刻,我再给方双他们说几句话。”说完一把拉过方双和段强,叮嘱道:“过几天你们就要被派到铁道线上去了,一个是游击支队的政委,一个是游击支队的队长,别的话我就不说了,首先切记不能招摇,段强你是鬼子搜捕的重要目标,更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哦!段强你的名字也要改掉,其次,民间必然有很多落难的好汉,此时你们要尽量接济,挑选那些坚决反日的好汉加入你们。”

段、方二人连连点头。

刘云又拉着方双的手真诚地说道:“方双你为人豪爽,执行上级的命令干脆利落,这点你其他的同学都不如你,假以时日不难成为游击队的一员虎将,现在的条件很艰苦,你作为政委肩膀上的担子更重,将来肯定会有队员受不了压力而出现动摇倾向,这个时候你要团结他们,一支队伍是否精锐,就看政委的工作是不是做到了家,你要切记呀!”

方双双腿一并,差点又要敬礼了,说道:“请营长放心,我一定作一个优秀的政委。”

刘云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在江湖上,英雄豪杰甚至苦哥儿们都喜欢喝两口,办喜事、聚会的时候你也不妨多喝上几口。”又指着方双强调道:“准你一醉方休,但是你只能表面上醉了,心里不能醉。”

方双一愣,立刻不满的说道:“这可做不到!不过请营长和政委放心,实在不行我就诫酒。”

“那可不行!我既要你痛快地喝酒,大把大把的交朋友建立势力,又不能因为你喝酒而误事,甚至丢了性命。”刘云又指着段强及他带来的手下说道:“所谓喝酒误事,不是没有道理的,喝酒的时候你还要照顾他们,只要一个人出了差错,其他人也跟着全部遭殃,甚至送命。”

“好、好吧!”方双很为难,寻思着以后是不是喝酒的时候学着装醉骗人。

为了给鬼子心理上致命的打击,顺利的夺取那一批粮食,游击队的主要干部齐集刘云的草房开会,连新人宋意也有模有样的找了一个地方翘起二郎腿。

“这一批粮食最少也有两千担以上,堆得就像小山一样,现在就等着装上火车运走。”侦察员说道。

“哼!”刘云冷哼一声,站起来说道:“鬼子又要一边吃中国人的粮食,一边的去屠杀中国人了!咱游击队说什么也不能让鬼子得逞!”

干部们也对鬼子的掠夺非常愤慨,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同志,你说说鬼子的兵力分布吧!”李远强制止住干部们的议论纷纷,对侦察员问道。“此次的粮食首先由各个村子运到邱镇集中,然后由鬼子和伪军带民夫运到上阳火车站,什么时候送上火车运走,具体时间估计很快就会传过来。”

刘云拿过一只炭笔,在侦查员的协助下划出了一张邱镇的地形图,又在段强的协助下划出了上阳车站及其周边地区的示意图。

很快画毕,刘云指着邱镇说道:“我们距离邱镇并不远,只要一天的路程也就到了,我建议强攻秋镇。”

侦察员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可是邱镇的日伪军可以很快得到增援。”

李远强皱着眉头问道:“究竟会有多少日伪军增援?他们的增援速度快不快?”

刘云突然摇头,奇怪的反问道:“开始不是说附近暂时没有日伪军驻扎吗?”

侦察员摇摇头,说道:“不是日伪军的增援,而是当地的‘维持会’反动武装会赶过来干涉。”

在座的干部们立刻松了一口气,李信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他们有什么可怕的?还怕他们那些老财主反了天去?”干部们对“维持会”鄙视之极,压力消退后纷纷开始说笑起来。

见状,侦察员喃喃说道:“不是这个样子的。”快速看了李信及黄青海一眼,继续说道:“他们是大土匪吕文豪的人。”

李信和黄青海一愣,“原来这个家伙躲在‘维持会’的羽翼下。”李信立刻又问道:“他身边还有多少人?”

侦察员想了想,说道:“原先吕文豪被日本人围剿的时候的确损失惨重,走投无路后投靠了他的亲戚,一个才当上‘维持会长’的汉奸,后来他那汉奸亲戚看到他武艺出众,就出钱让他拉杆子,时间不长他的恢复了元气,现在越发壮大了,附近几个村子的‘维持会’都出钱请吕文豪担当护院。”

“鬼子有没有封他当官?”刘云也跟着问道,只要这个土匪没有接受鬼子的官帽子,那就还来的说服。

“鬼子原本也想拉拢他,派一汉奸传话让他当一队长,还可以住县城,但是吕文豪放出话来说什么不能对不起死去的弟兄,婉拒了那汉奸。”

侦察员摇摇头说道:“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搞的,既不愿意当汉奸,偏偏又要给汉奸卖命。”

“你们以前有没有交往?”刘云思索了片刻,对李信问道:“可以招降这个人吗?”

“好!那我就亲自走一趟。”李信站起身来,说道:“我呆会儿就走,这里开会不要耽搁太久,争取早点出兵,到时候我在邱镇外面合你们会合。”

……

此次鬼子的兵力都被抽掉走了,所以路上的危险性并不大,商量了作战细节后,游击队的两个连队全体出动,不仅如此,民兵也一齐出动。

考虑到即使是这样一千担粮食也不能全部运回来,干部们商量着发动村民参加运粮队。

“这样吧!”刘云非常大放的说道:“凡是每个参加运粮、战斗的人都可以分得半担粮食,这样一来战士、民兵、村民们都会有积极性!”

看到刘云开出如此大的“回扣”,干部们纷纷目瞪口呆的看着刘云。

“什么?”前脚才跨出去的李信又转身回来了,气急败坏地说道:“早就知道你崽卖爷田心不痛,有你这么败坏家产的吗?顶多给他们两斤大米!”

“好啦好啦!”李远强打圆场,说道:“两斤也太少了,就给二十斤!老李快动身吧!”

看到干部全体反对自己,刘云满脸无辜,怎么说粮食也是到了自己人的口袋,又不是吃了这顿就没有下顿了。

战士们很快就集合完毕后了,独立团的一、二、四这三个主力连队全部出动,随行的还有大批推着独轮车、带着扁担箩筐的民兵和民夫。只是新编第五连队(宋意连队)全体指战员被心情郁闷的留下来保卫根据地。

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开出大青山之后,一连负责开道,二连负责殿后,老红军的四连则作为预备队居中,马常青则带着骑兵队向前跑出了老远,外围的侦察连的战士则沿途接应大部队。没多久夜幕降临了,行进中的根据地军民大队伍远远看上去就像一支大部队在行军。

#

“什么?巴嘎!”佐佐木对着电话忍不住痛骂起来,台庄“差点”被攻破,套鞋镇则居然被八路军轻轻松松占领,临走之前八路一把点燃了驻军所,报告的部下说什么火焰十几里外就能看到,现在八路军去向不明,很有可能准备急扑蓟县。

没多久池本美治又打电话过来“安慰”佐佐木,佐佐木这次不敢有丝毫的不满,挨了一顿臭骂后慌忙调兵遣将去了。

没多久,佐佐木命令附近的部队立刻增援蓟县的时候,又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可就是说不出来为什么。

正当佐佐木焦头烂额的对付“支那步兵师”的时候,游击队已经将目光盯上了鬼子的粮草,一旦这批粮食有失,佐佐木将面临空前的灾难,届时他将难逃上司的严厉责罚,甚至有可能降职打背包送上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