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在江湖三部曲之人海孤鸿 001章 亡命天涯1 004章 亡命天涯4

jrqqb5555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7/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飞都是精神恍惚,说话做事颠三倒四的,小东看他精神是在不好,干脆就让陈飞休息几天。

陈飞开始无聊,开始怀念妈妈做的饭,能吃上一口妈妈抄的那香喷喷的菜多舒服啊,那简直就是一种永远也不能忘却的享受,接下来的几天里陈飞开做做梦,梦里的故乡,梦里的妈妈,每一次醒来都让陈飞愤怒不已,为什么要醒啊。

我可以承受各种打击,却不能承受这种煎熬。终于陈飞西了决心,要回故乡去看看,回到那个夜夜思念的家乡,哪怕是回去立刻就死了,也要回去。经过几个月的沉淀,陈飞已经渐渐摆脱了死亡的阴影了,这对陈飞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人不怕死,你奈我何。

死也要死在家乡,看上母亲一眼就死,吃上母亲做的一口饭就死,也好啊,我陈飞苟活了这么久,这种亡命天涯,四海浪荡的日子也过厌烦了。陈飞打定主意,绝对回家。哈哈哈,陈飞沉重的想到:我终于也要回家了,却是明知是死路,我也要回去。

听说陈飞要回家去,几个工友纷纷买了水果点心,啤酒卤肉,要为陈飞见行,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但是礼轻人情重,把陈飞那冰凉的心感动得暖暖的。

陈飞的最终没有回到家,意外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沮丧的小东回来了,他去找工程承包商老单要大伙的工资,半年的工资,所有的工友都盼着能拿到钱寄回家里去,寄里还有老人小孩,都等着用钱呢。

老单一句话就推开了,现在没钱,年底一起发。哼哼!年底一起发,陈飞冷笑,这骗谁啊,到了年底你把工程帐一结,你到时候一走了之,这么工友找谁要一年的血汗千啊。陈飞甚至想到,如果当初那些个工头把工钱给大伙结了,大伙会挺而走险,杀掉那个工头的全家,买了枪来抢银行么?陈飞恶毒的想道,这个叫老单的工头看来也要灭了他的全家,这种人就该让他死得不能在死。全家死光光最好。

陈飞决定去看一看那个老单,别的人他顾不着,咱的工钱也要拿回来,李川,孙小兵和老林的工钱也不能不帮忙拿回来,这里的活是做不下去了,这样的老板,摆明是要耍赖的,只要是个人,都知道这家伙不准备给工钱。所有的工友心都寒了,谁愿意继续做下去。

陈飞甚至后悔为什么明知道会空跑一趟也要来呢,人家知道你是谁呢?那个老单积聚用藐视的空气对陈飞说,滚回去继续工作,工钱?你想要工钱,你吃了我的饭还想要工钱,你用我的棚布搭起工棚怎么不给我钱,你用我的工具怎么不给我钱?老单甚至用嘲讽的口气对陈飞说,老子就没打算给你们拿一分钱工钱,妈的,给我滚出去。

陈飞默然,心黑,还有谁比这家伙心黑啊。难怪不得穷人越穷,富人越富。心不狠手不黑能发财么?这世间本来就是这样的啊,我陈飞就是心还不够黑啊,抢银行,我们全他妈的一群笨蛋,天字第一号大笨蛋就是我们了。为什么不组织起兄弟们抢这种黑了良心的老板,还他妈的称得上一句:劫富济贫,替天行道。

原来陈飞是个天大的傻瓜,大牛,大真,本来可以不死的,庞毛这个好兄弟,也不可能死在几个好兄弟的枪口下。我陈飞怎么会亡命天涯?这一瞬间陈飞大彻大悟。

AK-47在月色下闪出一丝丝杀气,陈飞笑了,笑得那么神秘,笑得那么自信,一枪在手,天下我有。

哈哈哈!我还他妈的真蠢啊,还来做什么劳子砍伐工,还做搬运工,我早就是杀人如麻的杀人犯了。用衣服把枪包好,陈飞一路小跑,又杀回了老单的家。

老单家里人很多,热闹得很。陈飞小心翼翼的凑到窗台前,仔细的听这群人在说些啥。

“刀仔,这次又要麻烦你了。”是老单的奸笑声音:“去把那那个叫陈飞的小子给我废了,然后逮来,我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单哥一句话,咱们兄弟谁跟谁呀!保证让那小子死无全尸,咱兄弟先打断他的脚,看他往那里跑,哈哈哈!”是一阵淫笑。

“刀仔哥,单哥的意思是废了他,咱们打断他的脚他可以接好,咱们最好是挑了他的脚筋,叫他接都接不起。”

“哈哈!原来小雄更狠呢,我今天才知道。”

“谢谢单哥夸奖,这谁跟谁呢是不是,我小雄不是吹,那叫啥来的,对了陈飞是吧,保证他飞不起,永远在床上爬,还飞呢,我小雄要抽了他的筋回去熬汤喝,听说很补的哟。”

“小雄是那里听说的人筋补的说法,我只听说人考很补的。”

“哈哈!刀仔,要说补呢,虎鞭不错。”歇了一口气,老单继续说道:“听说这山上有华南虎,去打一只来,咱们就要那虎鞭给刀仔兄弟补上一补。”

哈哈哈!屋里是一片狂笑。

屋外的陈飞听得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些个人居然要大断我陈飞的骨头抽我的筋,哈哈,还要抽我的筋来熬汤,还要割我的卵蛋下酒喝,哼!此时不下手,更待合适,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看我陈飞杀光你全家。灭了你满门,老单,我要剁下你的四肢喂狗,刀仔,我要砍下你的脑袋做夜壶,嘿嘿,至于小雄,我就要按你说的方式来对付你,那怕你是尸体了我也要切你个八大块。

此时二话不说,陈飞一脚踢开房门,端起AK-47狠狠的扣住扳机,对着人群就是一阵疯狂的扫射。

屋里的人突然看到房门被一脚踹开,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黝黑的枪口喷射出愤怒的火焰。

“啊!”凄厉的惨叫,不到一分钟,屋里的人除了惊恐的老单以外,全被打筛子。

“哼哼!”陈飞狞笑着走近老单,脸上露出一丝丝隐约可见的杀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