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四十八章 声东击西

六指君1 收藏 42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蔡岳被八路军击毙的消息传出来后,其他几路还没有来得及开过来的邪教大军立刻全线崩溃、慌忙撤军了,在那个消息极端封闭的年代,一个消息能够传得如此迅速,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异数。

主力团的同志在肖劲的要求下,观察学习了游击队根据地的运作,其他的主力团的同志倒是没有放在眼里,但是地雷战和地道战却着实大吃一惊,慌忙派人连夜赶制游击队的地道战示意图、学习绊发式地雷的制作方法。

第二天一大早,主力部队就要计划开拔了,在刘云的“努力配合”下,稀稀拉拉的征集了三十来个壮丁参加主力部队,他们绝大多数还都不是本地人。

会议室里,“首长!”刘云陪着小心说道:“我们办事不力,您看是不是再等几天?”

肖劲豁达的一挥大手,说道:“人各有志,勉强不来的。”片刻后又奇怪的问道:“刘云同志,这次消灭了这么多鬼子,为什么没有俘虏呢?哪怕受伤的也没有?!”鬼子俘虏可是一件好东西,因为特别难抓,所以显得特别“珍贵”!

“部队需要快速转移,不敢带着他们一起走,怕降低速度。”刘云见到肖劲还想问什么,立刻转移话题,“我们的情报员带回来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根据你们的要求,我们已经给你们找到了一条非常合适的行军路线。”刘云走到一张手工绘制的巨大地图前,指着上面说道:“首先到黑河镇渡口收集船只,但是那里的船只并不多,并不足以让主力团的同志全部顺流而下。

收集这些船只是为了过河,河对岸有一个大片庄,里面有一个营的伪军,但是他们都是东北军的一部和一些外地兵,才到本地没多久,鬼子也还没有来得及将他们拆散,临时营长是我一个客人的老乡。”说完送上一封书信。

吴东水接过书信,笑着问道:“刘同志的意思是不是只要我们打一个招呼,他们就会倒戈?”

刘云立刻对身边的宋意看过去,宋意不敢一口咬定,吱吱唔唔的说道:“如果他们铁了心要当汉奸,那也就只有除害了。”干部们互相对视一眼,摇着头笑了笑。

刘云继续指着地图说道:“再往北上就是蓟县了,现在鬼子在蓟县的兵力空虚,只要我们作出虚攻蓟县的姿态,必然可以吸引蓟县甚至周边县区的日伪军过来,趁着这个机会,主力团则迅速沿大黑河岸边南下到达沂水。”说完像肖劲看过去,等待肖劲的最后拍板。

李远强想了想,又接着说道:“我们先沿途摧毁一些小股的伪军,遇到大股的敌人则绕过去。等鬼子被调动后,再由我们游击队执行诱敌任务,继续北上,主力团则迅速掉头南下。”

“好!”肖劲非常满意,游击队的干部不但办事非常精炼,而且竭尽全力配合主力团,说道:“就按照独立团的同志意思办,顺便这次缴获的枪支弹药也留下一部分,毕竟你们地方部队也要发展嘛!”

几个主力团的几个同志一愣,而游击队的干部则心中一暖。

看到干部们的表情变化,刘云自己的心里却非常清楚,主力团是因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精力携带这些坛坛罐罐急行军,更何况主力团沿途还有缴获、兵员补充,所以肖劲的决定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主力团的政委随着大军缓缓出发,看了看身后的兴旺的大青山根据地,对肖劲说道:“老肖,我觉得应该给师部发一个电报,商量两个根据地之间的协同作战问题。”

肖劲点点头,说道:“组建军分区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到了,但是大青山的地理位置过于遥远,造成互相支援不易,还是等以后我们两个根据地扩大了再说吧!”

还有一点肖劲没好意思说出来,从这次邪教大规模攻打根据地来看,大青山是一块四战之地,兵凶战危!一旦组建了军分区,大青山游击队就是沂水根据地麾下的一块鸡肋,一旦大青山根据地受损甚至完全丢失,做检讨的就不是刘云和李远强了,而是肖劲和他的政委了。

走出了老远,肖劲突然又自言自语地说道:“还是等他们长大一点再说……”周围的干部战士莫名其妙的看着肖劲。

派出去配合主力团诱敌的是三连,赵延考虑事情非常仔细,刘云和李远强对赵延也挺放心的。

#

游击队剩下的事情极多,虽然现在有了正式的编制,而且独立团也有条件急速扩编一千人以上,但真正有战斗力的不过四个加强连队而已。为了保证战斗力,在短期内根据地不会盲目扩大正规军,所以“营长”这个职位在短期内只能先“吊”起来了。

主力部队留下的连队是邹大兴和曹造材所部,这是刘云的老熟人了,主力部队的参谋吴东水则留下来担任独立团的营长,可是根据地现在没有扩军的计划,只能暂时“客串”参谋长,主力部队留下的几个其他干部也只能帮着钟天祥带带新兵。

这次主力团除了留下一个营架子、一个满员连队以外,还特意留下了一个连的装备,全部是清一色的日制装备,鬼子的报复迫在眉睫,组建新编第五连的计划已经刻不容缓的程度,钟天祥已经开始挑选合格的战士入伍了。

“唉!就是没有合格的指战员。”李远强敲敲脑门,说道:“你说的那个宋意能力怎么样?”

“实话说了吧!我和他接触不深,也不清楚他的能力。”刘云回忆起初见宋意的情景,“不过、不过他为人挺谦虚的。”

“那就这样吧!”李远强也不好下结论,说道:“我们先让他参加培训,新编连队一定要快速形成战斗力,时间不等人,鬼子肯定会来报复,很快就要将部队拉出去打大仗了。”

“这样吧!”刘云站起来说道:“我先去审查文海手下的那两个特务,看看能不能找出根据地的内奸。”思索了片刻,又继续说道:“‘一门道’的那些小喽罗稍微教育一番,愿意留下的就留下,将小杨村给‘填起来’,以后还叫小杨村,愿意走的就全部放了,但是抓获的蔡岳的那些护卫给我留着,千万别放了,过一段时间我再亲自‘伺候’。”

李远强正要点头答应,房门突然被打开了,马常青大步跨了进来。

“政委、团长你们都在?!”马常青打了一个招呼,也不客气,说道:“现在有条件重新组建骑兵队了,我是来找你们两位领导商量这件事情的。”

骑兵队是游击队领导一直关心的话题,李远强点点头,说道:“需要什么条件就说!”

“没别的条件,我只想从别的连队里抽调几个人过来,可是他们都藏着捂着不肯给!你说怎么办?”说到后面几句话,马常青的眉毛几乎竖起来了,那是让人气的。

刘云轻笑起来,说道:“常青,你要人家的战斗骨干,不是要人家的命么?”

马常青霸道的说道:“那我不管,我的骑兵队没那些人不行,骑兵可不比步兵给一支枪就成,骑兵首先需要良好的骑术。”

刘云不得不摇头“妥协”道:“好!好!好!待会儿让政委召集干部们开一个小会,谁不跟你配合,我就让他亲自给你当小兵,这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马常青悻悻地说道:“我要下到骑兵队里去了,在二连的时间不多,肖馍和苏卫桦也因为伤病一直没有归队,到时候还请团长经常去二连看看。”

送走了理直气壮的马常青,暂别李远强后,刘云带上李、林二人学习怎么审讯犯人。

到了关押特务的房子,刘云小声对李、林二人说道:“你们先偷偷看看那两特务。”

李、林二人疑惑的表示不解,但是犹豫了一瞬间之后还是顺从了。

“哥!他们苦着脸坐在地上。”李向阳又回到刘云身边,悄悄说道:“妈拉个巴子的,看上去就像死了老娘一样。”

刘云一巴掌拍在李向阳的脑门上,训斥道:“说话文明点,谁让你学痞子气的?”

李向阳一缩头,“他们都这么说话!”看到刘云严肃的皱着眉头后不敢作声了。

“既然他们的士气低落,这就比较好对付了。”刘云将林、李二人拉到身边,说道:“以后你们肯定会单独抓捕俘虏,能不能让他们说出宝贵的情报就很重要了。”指指房子,说道:“首先观察你们手中俘虏的抵抗意志是否坚定,这很重要……”

交待了一气,李向阳在东张西望心不在焉,而林黑羽则在一旁呆立不动,刘云叹了一口气,感觉在对牛弹琴。

门打开了,两个特务一起抬头,刺眼的光线几乎让特务们的眼睛都挣不开,见到刘云等人进来后,立刻拉下脸。

“你们叫什么名字?”刘云问完这句话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两个特务根本就不配合。李、林二人没有得到刘云的命令不敢乱说乱动,但是火气却越来越旺盛。过了老大一会儿,刘云再次重复问话,汉奸特务还是不肯吭声。

见到两个汉奸特务不配合,刘云继续温和的诱导,“我也知道你们不是什么高级军官,能够接触的情报很少,但是只要你们坦白交待问题,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例如你们是怎样当特务的、在什么地方受到的培训、你们每个月的经费是多少等等,就想好朋友拉家常那样随便说说你们的琐事,如何?”停顿了两秒,又继续说道:“之后只要你们保证以后不再做汉奸,我们会放你们回去,还可以给你们一笔遣返费,如何?”

两个汉奸特务虽然还是不吭声,却飞快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原来事先串通好了攻守联盟!刘云一声冷笑,对门外的哨兵喊道:“进来一个人。”等到哨兵进来后,刘云指着其中的一个汉奸特务说道:“将他们分开关押。”

两汉奸还想不老实,李向阳早就跳上去狠揍几下,让其“变”老实了。

剩下的那个汉奸更加心虚了,装作若无其事却就是不敢抬头看刘云。

刘云突然“啪”的一拍桌子,严肃地问道:“老实点!”

特务冷不防吓了一跳,终于开口说话了,“长官!不是我愿意一心顽抗,而是害怕隔墙有耳。”指着房门说道:“我害怕那小子会告密,在我们这里有内奸,大家谁也不敢深信谁。”

刘云摇头冷笑了起来,互相猜疑还怎么大仗?问道:“从什么时候起变成这个样子了?”

特务整理了一番思维,说道:“当初日本人打过来后,他们马上就沿街贴告示招募特种情报员,待遇从优。我当时和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乞丐一样,一咬牙也就去了,刚进军营的时候就有会汉语的朝鲜人告诉我,要我注意自己的言行,当时我还没怎么在意,结果第二天就有同伴被枪杀了……”

特务一直说了很久,刘云也一直在安心的听。

历史上这些东北“满洲大本营”训练的特务几经发展蜕变,成了一支极为狡诈凶残的敌对势力,他们甚至帮日本人贩毒,以便为小日本摄取经费!抗战结束后又由国民党所控制,成为其得力帮凶,解放后,有些老特务深深的潜伏在大陆,甚至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后才被挖出来。

“长官!”特务看到刘云陷入了沉思,小心翼翼的提醒道:“长官,该说得我都说了……”

“嗯!”刘云对这两个汉奸直挠脑袋,不知道该把他们怎么办才好,听特务所讲叙,他的“工资”颇高,游击队以后可没有如此大的本钱来招募他们,而且按照特务所讲叙的训练方法,日本人在训练他们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人看,野蛮和血腥伴随着他们这些特务度过了整个训练期,犯了哪怕细小的错误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而日本教官一旦发现这其中有反抗的苗头就会将其立刻枪毙,甚至还鼓励特务们互相告发,而这一切的一切简直就是训练特工的最大忌讳,这样训练出来的特务(特工)虽然战斗力在一段时间内比较强,但是忠诚度却始终不会提高,而且当官的也很容易在战场上挨自己人的黑枪。

“好!”刘云站起身来,伸出手和特务紧紧地握手,说道:“谢谢你提供的情报,待会儿我们会有战士带你去‘上课’,不要害怕,我们优待俘虏,没有人会为难你们的。”

特务不知道待会儿“上课”是干什么,听到刘云的安慰后也就放下了少许的担忧,要知道一旦落到了其他国军手里,一般都是就地处决!

特务很感激地和刘云重重的握手,又好奇的问道:“长官是何许人?”

刘云笑着说道:“我就是大青山游击队的队长!”

特务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在日本人、大汉奸手里当差的时候可没有哪个大官有这种好脸色。

刘云看到特务发呆,摇头一笑转身就要离开。

“长官留步!”特务在身后大喊。

刘云又走回来了,奇怪的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长官!你们这里出内奸了……”特务在刘云的耳边轻声低估起来。

刘云的目光渐渐变得锐利起来,那个汉奸的话音刚落,刘云正色说道:“你为我们立了一大功!”又对林、李二人催促道:“快走!”

李向阳一边快步跟上流云,一边问道:“哥!怎么了?”

刘云没空搭理李向阳,一抬头远远的看到一连有战士正在进行射击训练,立刻将他们招呼过来,对带队的排长说道:“你们立刻结束训练,立刻跑步前进到满村的将周兴济抓起来,原来他就是根据地的内奸,如果有外人阻拦,也一起抓起来。”

看着战士们迅速离去,刘云又安心了不少,总算拔出了根据地内部的一颗毒瘤!这个周兴济还真是不安分,首先是投靠国民党接着又私通日本人,简直就是罪无可恕!仅仅现在就对救国政权的如此反感,将来根据地实行“减租减息”岂不是会要自焚给游击队看?

“你们两个!”刘云指着正在东张西望的李、林二人,说道:“剩下的那个汉奸交给你们审查,如果有悔改倾向,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要使用严刑逼供。”

“哥!”李向阳又叫屈了,“你不是已经审完了吗?剩下的那个还有什么好审的?”

“少啰嗦!”刘云训斥道:“审问战俘是一门高深的‘艺术’,需要高度的技巧,以后深入敌后抓获俘虏了,如果不能‘撬’开他们的嘴巴就会贻误战机,知道不?”

林黑羽倒是没有多余的废话,点点头转身就走了,李向阳也只好无可奈何的跟上。

刘云看着这俩小子的背影,林黑羽的明显要成熟一些,心机也深厚一些,善于谋定而后动,负责在历史上也不会那么有“名气”,李向阳则爱冲动,敢打敢拼,如果能够让他们俩结合起来,不失为最佳排档。

#

佐佐木很快就接到了中江作战失利的消息,带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快感,佐佐木摇响了渡边美治的电话。

“司令官阁下!”佐佐木大声说道:“蓟县开来了一支目的不明的‘支那’步兵师,情报到达得太晚了,让中江大佐策划的作战目标全部失利,中江大佐带着帝国军队孤军深入,结果伤亡惨重。”

电话那头沉静了片刻,突然咆哮起来,“巴嘎!让中江那个混蛋过来!”

“阁下请息怒!”佐佐木始终保持着彬彬有礼的语调,“中江大佐不能来了,两颗子弹几乎将他的肩胛骨完全打碎,待会儿我会将损失情况列一份清单给阁下送过去,战死的帝国勇士也需要就地火化,他们的骨灰也要送回帝国本土……”

“够啦!够啦!”电话那头的渡边美治再次咆哮起来,怒吼道:“佐佐木君,为什么这次作战你没有竭尽全力?为什么要和中江勾心斗角?你难道想上军事法庭吗?”

中江的到来以及中江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有渡边美治的暗地支持,现在又被渡边美治不分青红皂白的责难、威胁,佐佐木的火气也喷了上来,不亢不卑的回答道:“阁下!我非常愿意将这件事情付诸于帝国最高军事法庭!”几秒钟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晃荡”一声巨响。

佐佐木又有些后悔的将话筒放好,刚才已经深深的激怒了渡边美治,不然他也不会砸电话。

佐佐木的脑浆急速搅拌起来,片刻后又轻笑了一声,如果渡边真的将这件事情捅出去,佐佐木上了军事法庭,作为直接上司的渡边也一样受到株连,以前的“火车颠覆案”就已经让渡边麻烦不断,现在再来一个战事失利,渡边美治也就只有打背包降级上前线了。

可是现在的兵力实在是不够,佐佐木后悔了片刻,又硬着头皮再次拨通了渡边美治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余怒显然还没有消,佐佐木只好又忍了许久,总算找到一个机会说话了,“阁下!蓟县的兵力严重不足,已经到了拆东墙补西墙的的地步了,请阁下一定要派兵支援,否则请阁下将我就地免职!”

这次渡边美治倒是没有破口大骂,而是犹豫了半天才说道:“一个中队!”

这不过刚好抵上消耗的窟窿而已,佐佐木再次小心翼翼的哀求起来,电话那头的渡边美治岂能让佐佐木一再加价,此时忍不住再次咆哮起来。“……”

佐佐木见到不能满足自己的全部要求,又打起了中江的主意,“请阁下立刻派出专车接中江大佐到奉天(沈阳)接受现代医疗救治,否则中江大佐的军人生涯就全完了。”

这次渡边美治没有丝毫怠慢,不但派出了救护车,还派出了几辆军用卡车准备将战死鬼子的尸体运走,鬼子尸体将有在奉天的焚尸炉火化。

佐佐木将这些琐事全部忙完后,正准备召集军官们开会,准备商量“扫荡”事宜,门外反而有鬼子尉官送来了最新情报。

“巴嘎!”佐佐木的屁股如同着了火一样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支那’大部队接连攻破沿途的村庄、小镇,兵锋直指蓟县县城,进展急速……”

根据中江的部署,鬼子的兵力大都集中在大青山周围,现在也还没有完全撤回来。如果“支那”步兵师直扑蓟县,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传令!紧急集合!”佐佐木吼了起来,再次扑向电话准备求援,这次又要“麻烦”渡边美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