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骑在战马上的中江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知觉渐渐麻木起来,耳边刮过的风声越来越小。终于,中江低声呻吟一声松开了手中的缰绳。

“扑通”一声中江狠狠地从战马的背上摔了下来。

“大佐阁下,您醒醒……”隐隐约约在耳边传来了惊呼声,中江吐出两口鲜血不省人事。

刘黑七冷眼看着小林和曹策在那里悲切的搬弄中江的身体,忍不住低声骂道:这两狗日的净瞎操心,死了就死了呗!人死卵朝天,有什么大不了的?!

正当尾追上来的两百多日伪军正围着中江团团转的时候,有邪教分子一头撞入了日伪军的视线。

见状,刘黑七对身边的曾大米喝道:“去抓几个人过来问问情况。”

因为曾大米实干、忠诚,现在已经是刘黑七身边的红人了。曾大米追出了老远,总算逮回来了几个邪教分子。

“你们‘一门道’是不是已经被游击队击垮了?”刘黑七将邪教分子带到一边问道:“这里的八路军游击队呢?”邪教分子有的在发抖,有的正在考虑是不是采取合作的态度。

见状,刘黑七冷冷下令道:“全部就地枪决!”话音刚落,几个邪教分子慌忙跪在地上。

一个胆大的邪教分子说道:“我们在大约三更的时候遇到了游击队的偷袭,黑夜中喊杀声震天,好像到处都是八路军,当时非常凶险,即使是蔡门主等人也凶多吉少,至于我们也支持不住就退了回来。”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回来的路上又遇到了两百多人的八路军,他们还带着一些伤员,看上去好像打过仗一样……”

后面的话刘黑七没有兴趣听下去了,一脸凝重地离开了。

一个不满员的中队居然全军覆没于此,这个中江还真不是一般的愚笨!也想不到八路军游击队发展壮大的如此之快,那个叫做刘云的游击队队长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他妈的!”刘黑七当然不会忘记自己和游击队有仇,忍不住“嘭”的一拳头狠狠地砸在一棵碗口粗的大树上,树身一阵摇晃后,从树上纷纷落下一片片黄色的叶子。

重伤昏迷的中江由一个小队的鬼子护送回去,剩下的日伪军由小林带领加快步伐追赶游击队。

“待会儿和八路军打仗的时候注意一点,叫弟兄们别给日本人没命的冲!”刘黑七在曾大米身边低声喝道:“去关照弟兄们一声。”

刘黑七可不打算给鬼子卖命,游击队发展得很快,指不定那天就要和游击队面对面,到那个时候刘黑七打算摆脱鬼子的控制再次自立山头,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刘黑七手下的军官已经大多为他的结拜弟兄,不合意的早就被他踢走了,一旦“起事”刘黑七自信可以将队伍带走大半,到时候,在大青山、蓟县地区将出现一股势力极为庞大的土匪!

小林骑在战马上大声嚎叫着,不断催促鬼子伪军加快步伐,没多久,转过一个小湾后,一个悲惨的战场出现在日伪军的面前,地上净是鬼子的尸体,大多为刺刀落下的致命伤,少部分人则被手榴弹炸得血肉模糊,至于武器装备则全部被人虏去,远远的还能看到有三、五十个“支那人”在死人堆里寻找着什么。

“杀咯咯!”末睹惨状,小林一时忍不住竟然下达了全队进攻的命令。鬼子大声呐喊着向“敌人”发起了进攻。

很快,在地上拨弄鬼子尸体的“支那老百姓”被带回了中江的面前,只是抓捕他们的时候造成了“支那人”的一些伤亡,还有几个倒是跑得快,让鬼子怎么也追不上,但是很快就被鬼子开枪击毙了。

“你们是干什么的?”汉奸翻译王温良不待小林开口,就自己上前来盘问这些老百姓。

“我们都是‘一门道’的门徒。”一个邪教分子结结巴巴的说道:“八路军从四面八方杀过来,我们就只能撤退了。”

知道这些“支那人”的真实身份后,小林依旧怒气冲冲的问道:“你们在帝国勇士的身上乱翻什么?为什么要亵渎‘皇军’?”

王温良将小林的话转过去后,几个邪教分子一个个都不敢抬头。

“不说将你们全部枪毙!”王温良威胁道。“我说!”一个邪教分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几个想发一点小财,所以……”

“太君,这些人存心不良,应该立刻枪毙!”王温良愤怒地说道:“他们居然在搜寻帝国士兵的遗物以纳为己有。”

“巴嘎!”小林一声咆哮,抽出指挥刀狠狠地将一个邪教分子的头砍了下来,鲜血从颈动脉喷得到处都是,其他几个邪教分子还没有来得及从震惊中回神,又几乎同时被愤怒的鬼子们撕成了碎片。

小林指挥鬼子手忙脚乱的完收拾地上的伤员后,再次派了一个伪军小队将三十来个奄奄一息的鬼子伤员护送回去,至于地上的鬼子尸体小林也没有办法,只好暂时集中摆放起来,留下专人看守,等到蓟县的汽车开过来后再“接”他们回去。

“游击队就在前方,他们距离我们不过一根头发丝那么远,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小林对聚在身边的日伪军大声嚎叫道:“立刻出发,追上他们,消灭他们,砍下他们的头颅!”

刘黑七在一边冷冷的看着小林狂吠,鬼子的战斗力刘黑七是知道的,地上满是鬼子兵的尸体,就凭眼前的这两个小队的“皇军”两个小队的“皇协军”?人家中江岂不是白痴了?

小林激励了一番士气后再次率队猛追游击队,还没有跑出几十米,冷不防“轰、轰”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两枚地雷几乎同时被鬼子踩爆,大威力的石雷当场放倒了七、八个鬼子,一马当先的小林首当其冲,胯下疾驰的战马猛然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上,小林顿时被巨大的离心力甩了出去,一声惊呼后迎面撞上了一个大树,脑门一阵剧痛后眼前突然眼前一黑,居然昏迷过去了。

剩下的鬼子没办法解决指挥作战的问题,又不知道前方还有多少地雷,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日伪军又停下了脚步挤成一团。小林的追击战就这样无果而终。

李远强会同主力部队追赶了一气,跑在前面的邪教分子越来越稀少,只是怎么也抓不到首恶蔡岳,一连抓了不少俘虏,可就是没有哪个俘虏能够说清楚蔡岳的去向,现在李远强开始考虑是不是需要直接带人杀到黑河镇去算了,免得以后蔡岳再来一个万人围攻根据地的事情。

就这样满怀心事的追着邪教分子的尾巴,李远强等人终于和前面飞快撤下来的赵延及主力团的同志。

“前面的情况怎么样?”李远强看到队伍有些不成队形,因为急行军而让队伍被拉成了老大的一条长线。

“没得说!”赵延眉飞色舞,说道:“鬼子一个不完整的中队,一百七十多个累得半死的鬼子一头撞入我们的阵地,结果被我们摧枯拉朽的就地歼灭!只有一个鬼子‘中队长’骑马跑了,当初如果不是我没有子弹了,嘿嘿!”说完手掌猛地向下一挥。

“成建制消灭了两个多鬼子小队?”李远强惊讶起来,又对正在陆陆续续的赶过来的战士们看过去,包括游击队的战士在内大多伤痕累累、疲倦不堪,很明显看上去经过了一场恶战。

主力团和鬼子交锋的经验不多,各种包括刺刀训练的程度严重不足,虽然综合实力要远远的胜于游击队,甚至主力团的老同志打过的仗比游击队新战士见到的鬼子还多,但是在刘云的刻意突出重点的训练下,游击队刺刀格斗的整体水平却要胜于主力团的老八路一筹。

“有没有发现蔡岳?”李远强立刻将最关心的问题提了出来。

“怎么?蔡岳那个混蛋跑了?”赵延也是一脸惊讶,跑了这个家伙,这一切的一切都白忙乎了,一旦主力团撤走,游击队如何面对蔡岳的第二轮进攻?

“蔡岳肯定没有跟着他的徒子徒孙一起撤走,现在我们还有机会,只要蔡岳还在我们身后,挖地三尺也要将他揪出来!”将游击队的几个连级干部集中后,李远强大声命令道:“立刻命令战士们拉开距离仔细搜索,要特别注意那些身穿白衣服的人,他们都是蔡岳的铁杆保镖。”

说完就立刻向主力团的同志走去,此次由游击队负责搜索,而主力团的同志则负责随后掩护。

没多久,刘云带着二连又一头撞了上来,听到李远强说道没有找到蔡岳,顿时也有些慌了,偏偏一路上抓获的邪教分子没有一个能够说得出来蔡岳的下落,那些身穿白衣服的“御林军”倒是活捉了二、三十来个,只是这些家伙果然厉害,为了活捉这些高大威猛的“御林军”,战士们废了老大的劲,还伤了好几个人。

可是抓获这些“御林军”后,他们要么不合作要么闷不作声,有几个倒是合作了,但是他们同样也不知道蔡岳的下落。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刘云有些沮丧的对李远强说道:“我的政委,看来这件事情的希望不大,我看这样吧,你带人继续搜索,我带人立刻赶到黑河镇刺杀蔡岳。”

也只有这样了,李远强看了看刘云敞开领口露出的结实胸肌,无奈的点点头,“一路上注意安全,不要以身犯险。”

“大哥!”来路上有两匹战马正在急速接近,落在后面的人正在大声摇臂欢呼,“大哥!我回来了。”

“李向阳?”刘云正眼看去,跑在前面的是林黑羽,至于李向阳则被远远的抛在了后面,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这小子的骑术还不赖!”看来有机会了需要将林黑羽的两个同伴林宝石和林宝生步编入马常青的骑兵队。

那边,李远强看着疾驰而近的战马,有感而发,“游击队的骑兵队也该重新组建了。”

“你们这半天都在干什么呢?”等林、李二人近了后,看到他们如此的恣意悠闲,刘云忍不住皱起眉头训斥道:“你们俩谁带头骑马玩的?战场上的冷枪很多,骑马四处招摇简直就是在找死!”李向阳调皮的暗中将手对着林黑羽一指,在刘云继续发脾气之前将双腿一并,有模有样的大声说道:“报告刘营长!我和林黑羽已经圆满您布置完成了任务,‘一门道’的蔡岳已经被我们击毙,同时夺取战马十五匹,报告完毕,请刘营长指示。”

“啪!”刘云笑着一巴掌拍到李向阳的脑门上,然后将其一把揽在胸前,问道:“待会儿你要吃点什么好菜?”

“#%#%#……”李向阳趁机提出诸多要求。

听到蔡岳已死,游击队的干部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大患总算是除去了,李向阳顿时成了一干干部们手中的宝贝,刘云搂着李向阳走了十几米,突然又回头对林黑羽笑着说道:“小黑子你也过来呀!待会儿给你们俩特别加餐。”

林黑羽愣了一下,低低的应了一声,一边快步赶上去,一边感叹万千,原来在军队里只要有军功就可以持宠而骄。

八路军各部折返的时候,刘云特别关照干部战士们沿途收押那些身穿白衣白裤的邪教“御林军”。刘云有一个非常长远的打算,既然这些护教的“御林军”都是单兵作战能力强的外地人,那么他们就没有什么乡土情绪,招募他们也就少了许多麻烦。

游击队虽然是共产党八路军的队伍,但好歹也还算得上是“国军”,“正统”还是有号召力的,邪教分子并不等于汉奸,“御林军”这些高级打手也并不完全对邪教入迷,他们都是蔡岳花钱聘请来的。

对那些“御林军”一方面采取攻心政策,揭穿蔡岳的低劣把戏,一方面晓以民族大义,让他们接受一番教育后,再为我所用。

将来游击队要走出去就只能用渗透这一招,历史上共产党对外的渗透就是依靠精悍的武工队来完成的,也就是说,他们这些“御林军”将是武工队的人选之一。

至于他们是否中邪教的毒太深,而将游击队“染黑”的担忧,甚至军队中如同毛四一那样有一些迷信思想的问题,对此刘云并不担心,只要平时和干部战士们多接触,了解干部战士们的身边的琐事(刘云可是非常喜欢下基层),强有力的剔除军队中的黑色习惯,封建迷信根本就没有在军队中兴风作浪的机会。

再说了,还有时刻紧绷着的钟天祥在那里看着呢!那个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吹毛求疵的本事却不小。

回到白石村后,刘云看到钟天祥正指挥民兵们一担一担的从据点里向外挑粮食,还有一些民兵正在大刀阔斧的拆除鬼子剩余的防御工事,将碉堡前的深涧铲成坡度很缓的山坡……,总之,就是让鬼子在短期内根本就没有办法修复、使用白石村的炮楼。

回到根据地后,八路军各部的干部们立刻找肖劲汇报情况。

钟天祥过来掏出一张清单,说道:“首长,这是这次作战缴获的战利品,请您签认。”

……鬼子的仓库里清缴了大量的物资装备,子弹十万余发、手榴弹三千枚、各式枪支三百来挺(只)、地窖里藏了三百来担粮食、以及少量的伪币……

肖劲看着清单满意的点点头,顺便交到政委的手里。

“首长好!”刘云熟练的给销劲敬了一个军礼,笑着说道:“幸不辱命,游击队配合主力部队圆满完成了既定的作战任务。”

肖劲笑了笑,问道:“你们游击队的人都到齐了吗?”看了看又肯定地说道:“好!既然都已经到齐了,现在我来宣布一件事情,刚才师部电报来电,八路军总部给你们解决了编制问题,将大青山地区游击队扩编为大青山独立团,当然,暂时的编制为一个团,任命独立团代理团长为刘云,政委李远强,副团长李信,副政委钟天祥……”

此次主力团还留下一个连给游击队当扩军的资本,那些伤员也全部留在游击队养伤,养伤完毕后也补充进入独立团,最主要的是还留下了一个营的干部架子。

总算是向上面爬了一级,刘云在兴奋的同时,心里还是稍微有点懊恼咋就还没有“转正”,只是其他游击队的干部们又惊又喜,那些连级干部们寻思着也要升官了。

钟天祥悄悄地对刘云指了指,在李远强的耳边低声问道:“咋就刘云是代理的?”

“刘团长以前脱离过部队很长一段时间,所以现在还需要考察一段时间,估计再打几次仗就可以正式任命独立团团长了。”李远强目不斜视地低声回答道。

看着大伙儿高兴,“嗯!好!”销劲突然“奸笑”起来,停顿片刻反问道:“就这么完啦?”

刘云突然感觉不妙,小心翼翼地问道:“首长的意思是?”

“这次我们团和你们游击队一起配合,奋勇作战粉碎了反动势力空前的进犯。”有些难过的摇摇头,接着说道:“但是我们的损失非常严重……”

刘云一愣,原来是找我“勒索”呀?!总算知道肖劲为什么难过了,主力团差不多伤亡快两个连,加上“送”给独立团一个连,差不多“报销”了三分之一的实力,而根据地的预备役民兵充足,稍微受到过先进的思想教育,经过短期的训练也有些素质军事素质,是补充进主力部队的最好选择,人家不眼红就怪了!

“主力部队的同志对我们游击区的支持是亲密无间的。”刘云暗中瞟了一眼李信,继续正色说道:“现在主力部队的同志有了困难,我们游击队当然要全力相助,这次缴获的军需粮秣,主力部队能够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具体交接事宜请首长派专人和李政委详谈。”

李信哆哆嗦嗦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眼睛开始冒火了,死死的盯着刘云。

李远强原本是红军出身,大局观念很重,对于刘云的提议没有任何异议。

“呵呵!”肖劲原本难受的心情也稍微好转了不少,继续“勒索”道:“咱们主力部队现在急需补充兵员……”

刘云慌忙打断肖劲的话,“战士们的乡土观念很重,愿意参加主力团的肯定不多,不如首长再多呆几天,让我们游击队的干部好好地给战士们做思想工作,如何?”

肖劲哪有时间在大青山里面等下去?不过刘云说的也是实情,傻瓜都知道本地的子弟兵当然不会愿意离家千里去当兵,如果强征本地兵,路上肯定会出现逃兵,而逃兵现象会严重打击部队的士气。

“好吧!”肖劲美中不足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时间不多了,你先给我抓紧时间在你们游击队、民兵中动员一下,能有多少就是多少,明天早上我就率部开拔了,兵员不够我还可以在路上顺便补充一些。”

为了防止李远强和钟天祥插手这件事情,刘云立刻自告奋勇,“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尽全力给战士们做思想工作。”说完也不等别人搭话就飞快的转身离去。

肖劲看到刘云如此“雷厉风行”,不由得对刘云急匆匆的背影微微一笑,表示非常满意。

刘云才不会真地给战士们做思想工作呢!抗日战争中最宝贵的是武器和人,历史上有些革命老区因为战争极为频繁、激烈,壮年男人几乎全部被打光了,刘云岂能重蹈覆辙?!根据地需要大发展就离不开经济,人都没了整个根据地也就成了一块死地!以后的工作不但要减缓根据地的招兵进展,估计将来还要从外面招募兵员呢!

刘云低头疾行了老远,远远的听到身后有人在大声喊自己,回头一看是李信赶上来了。

“你给我站住!”李信大声喊道,声音中带了少许的怒气。

“原来是李大哥!”在私下里刘云一直称呼李信为李大哥,笑着问道:“谁把你惹着了?”

李信跳着脚吼道:“你!”手指差不多要指到刘云的鼻子上来了,“为什么要将那些装备送人?崽卖爷田心不痛!你真是气死老子了!东西都送人了咱们还怎么发展?”

刘云无奈的翻翻白眼皮,等到李信顺了气,这才耐心的解释道:“这些装备主力团的同志志在必得,如果你强留不给,他们只要一个电报就可以让你乖乖的交出来。”

“什么电报?”李信对“上层建筑”不是很熟悉,开始老实起来。

“我问你,沂水根据地离我们这里远不远?”刘云问道。

“不远,两天路程就到了。”李信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如果主力团的同志发电报给上级,要求大青山根据地和沂水根据地进行合并,解决协同作战的问题,你又能奈何?”刘云笑着问道。

“这怎么办?”李信顿时大惊失色,“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这是古训,

“很好办!”刘云笑着问道:“什么都顺着他们的意思来就成!等将来我们强大了,即使合并我们也不会吃太大的亏。再说了,他们都是自己的同志,你这样钻牛角可不好!”

李信几乎要崩溃了,“你真的还要给他们送兵员么?这样一来我们如何翻身?”

刘云叹了一口气,自己攀爬权利是因为手中掌握着真理,可李信这老小子……

“战士们的乡土情绪很重,我不知道能有多少人会参加主力团。”刘云“安慰”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