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8月9日,巴普罗夫上尉带着他的坦克连已经越过了黑龙江,朝着中国东北边陲的重镇——虎头前进。昔日的虎头要塞,被日军称为“东方的马其诺”。日本关东军在这里驻扎了重兵,并把整个山体进行了改造,完全成了一坐天然屏障。山前到处是重重的地雷阵,和密集的铁丝网,机枪掩体隐蔽的设在密林深处,还有大量用混凝土浇筑的永备型的筑垒地域。

“连长,我们什么时候开打啊,我的手都痒了!”巴普罗夫的驾驶员尤先科上士眯着眼,看着他的连长。“不要着急,仗总是要打的,何况我们都已经打了那么多仗了,还在乎这些吗?镇静些,尤先科。”巴普罗夫拍了拍尤先科的肩膀,从车上跳了下来,朝着其他排走去。“报告连长,一排已经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听候调遣!”一个高个子少尉站在巴普罗夫面前。“你做的很好,亚里克谢维奇,让你的战士们好好休息,明天我们或许有硬仗要打。”“是,上尉同志!”亚里克谢维奇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朝着他的坦克排走了过去。

“连长,吃午饭了!”尤先科叫了巴普罗夫一声,“好的,就来!”巴普罗夫一路小跑的来到了餐车前,“给我来一点浓汤。”“好的,给您!”炊事员给了巴普罗夫一大勺浓汤,又塞给他两块大黑面包,外加几片熏肉。“真是丰富的午餐啊,不知道日本人在吃什么。”巴普罗夫想了一下,“管他呢,只要我们有的吃就行了。”

下午一点左右,从团部传来了出发的命令,大家兴奋的整理自己的物品,有的写好了自己的遗书,尤先科把他女朋友的照片放在了坦克头盔里,钻进了坐舱,“大家发动,准备出发!”巴普罗夫发出了命令,全连13辆坦克同时冒出黑烟,发动了起来,“出发!”随着巴普罗夫的一声令下,13辆T34-85沿着公路蜿蜒的朝着虎头前进。

“大家做好准备,我们随时可能遇到敌人。”巴普罗夫对着喉部通话器向各车车长下达了命令,“注意警戒,呈散开队型!”整个连已经离开了公路,沿着公路两边的密林悄悄前进。忽然,一排长亚里克谢维奇发了讯号,前方发现日军车队,所有坦克立即停车,找好了隐蔽的位置,炮口全部对准了公路。“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开火。”巴普罗夫命令到,“是,连长同志。”所有车长都异口同声的回答。这时,巴普罗夫才发现,这支车队是向虎头要塞运送弹药的补给车队,没有多少的战斗力,变打算吃掉他,“大家准备,高爆弹装填,先把第一辆车敲掉,然后后面的慢慢收拾。”“轰!”第一辆油车很快便被打爆了,燃着熊熊大火翻倒在一边,其余的T34-85也纷纷开炮,一辆接一辆的日军卡车被击毁,在公路上燃烧,“全体出击!”巴普罗夫下达了出击的命令,所有的坦克全部冲上了路面,把车队截成数段,并象打靶一样的瞄准着卡车开火,不到20分钟,30多辆卡车全部报销,押运的100多日军士兵也成了苏联红军的枪下鬼。

“连长,我们先撤吧,日军的巡逻队很快会来的。”“好的,我们暂时先退回去,大家在树林里布置阵地,把坦克伪装好,尽量不要让对方发现。”巴普罗夫暗暗叹了口气,自己吃掉了日军一个补给车队,日军对虎头的防备会越来越严格,要想正面突击,不太现实了,这时,他把机电员叫了过来:“发电报,请示旅部,下一部作战方案。”机电员变滴滴搭搭的发报了,不一会儿,旅部发来了回电,指示他们原地待命,后续部队马上赶来。

“大家做好战斗准备,日军可能会来搜索,小心点。”士兵们抡起工兵锹挖着掩体,并采了些树叶和树枝来伪装坦克。“布置些步兵掩体,每辆车抽调1-2名士兵,来组成一个步兵战斗小组,配属给坦克作为掩护!”巴普罗夫下达了命令。几个士兵拉来一挺像水管一样的反坦克枪,架在掩体上,还布置了几挺轻机枪,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增援部队上来,一起进攻。

“日军搜索队!”尤先科首先反应了过来,“可能有坦克,而且是97改。”尤先科肯定的说。“好,大家隐蔽,准备战斗!”机枪手把子弹上膛,反坦克枪的枪口指着路面,坦克黑洞洞的炮口也盯着公路,等待着日军的到来。日军完全没有想到,在他们眼皮底下,居然还埋伏着一支苏军的先遣队。日军的摩托车首先出现在苏军战士的视线里,接着,后面是5辆97改中型坦克,还有10多辆95式北满型轻战车,接着是一车一车的步兵,看来他们侦察到了有苏军活动。

日军的部队到达了出事地点,只看见满是燃烧的卡车和横七竖八的日军尸体,连个苏军影子都没看到,“八嘎,怎么会这样!?”带队的一个小胡子军官大怒。“少佐,我看是苏军的坦克先遣队。”站在旁边的满脸横肉的鬼子曹长说到。“哟西,通知部队,下车搜索,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咳!”鬼子曹长点了一下头,向后一挥,300多鬼子,纷纷下车,向树林深处搜索。“连长同志,我们是不是主动出击一下。”亚里克谢维奇轻轻的问巴普罗夫。“等等,看看动静再说。”

“搜,都搜仔细一点,不要放过任何线索。”小胡子少佐恶狠狠的说。日军的搜索队一步一步向苏军的预设阵地靠近,刺刀在树林里不挺的晃动,有几次差点划到埋伏的苏军士兵的脸上。第一拨日军走了过去,亚里克谢维奇再也忍不住了,“连长,我们行动吧!”巴普罗夫看到日军的坦克都停在公路上,并没有太多的戒备,便点了点头,这是,13辆T34-85早几瞄准了自己的目标,5辆97式和8辆95式几乎同时被命中,其他呆在公路上的日军士兵顿时乱成了一团,“命令部队,把放过去的搜索队统统消灭!”巴普罗夫让尤先科带领10几名战士,去消灭放过去的搜索队,“都跟我来!”尤先科上士带了10个人,各自携带了PPSH和手榴弹,向日军的搜索队发起了攻击,“我撂倒了一个!”一个年轻的士兵喊着,“快!持续射击,不要放走一个!”尤先科大喊。“哒哒哒。。。。。”一个长点射,打死了一名鬼子军官,“上士,枪法可真准呐。”那个年轻的士兵说着,便又撂倒了一个鬼子士兵,“快,把他们消灭以后,我们就回去支援连长。”“好的,大家迅速解决战斗!”

在公路上,日军的车队已经被打的七零八落,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一下被击毁了大部分的车辆和全部的坦克,士兵死伤累累,不过,那个满脸横肉的鬼子曹长,还是不顾一切的抢了一辆三轮摩托,逃回了虎头要塞。

小胡子少佐被俘虏,一个苏军下士把他压到了巴普罗夫面前,“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虎头要塞的部署情况如何?”巴普罗夫询问那个鬼子少佐,“我们是第三军第132旅团的,也就是国境第一守备队,负责防守虎头要塞,指挥官是中村进一少将。”“大概有多少人,部署情况如何?”“大约21000人,部署在虎头,东宁一线,不过补给不是很畅通,前沿的士兵不能定时得到粮食和弹药补给。”巴普罗夫点了点头,示意把他压下去,回过头来问亚里克谢维奇,“我们现在弹药的数量和部队的伤亡情况如何?”“报告连长,经过两次伏击,弹药消耗了大半,我们牺牲15人,有7人负伤,不过还能坚持战斗。”“好的,让大家原地休息,等待后续部队。”

8月9日下午5时,远东红旗第一集团军主力到达虎头要塞外围,准备明日拂晓发动进攻。巴普罗夫向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报告了今日的作战情况,元帅满意的点点头:“你做的很好,不但伏击了搜索队,还打摊了他们的运输队,这下可够他们受的了。”“谢谢元帅夸奖!”巴普罗夫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好了,巴普罗夫同志,明天我们将对虎头及东宁要塞发动总攻击,你去准备一下,明天由你们连担任主攻突击任务!”“是!保证完成任务!”巴普罗夫行了一个干脆利落的军礼,便离开了指挥部,组织部队去了。

8月10日拂晓,苏军远东红旗第一集团军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工作,只等一生令下,便对东宁要塞发动进攻,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看了一下表,当指针制向5的时候,他发出了进攻的命令!刹那间,地动山摇,红旗第一集团军集中了5个炮兵师和3个火箭炮师,对日军东宁要塞发起了密集的炮火覆盖,顿时山头上一片火海,碉堡,暗堡,机枪掩体,一个一个的飞上了天,大约10000名红军战士,在密集炮火的支援下,向东宁要塞发动了冲击,巴普罗夫的坦克连充当了部队的先锋,大约1个营的近卫步兵跟在他们坦克后面进行冲锋。“尤先科,朝右边开,瞄准,放!”巴普罗夫的T34-85击中了日军的一个炮兵阵地,炮火引爆了阵地上尚未发射的炮弹,情况顿时恶化,日军阵地上起了连锁反应,大量炮弹引爆,汽油燃烧,前沿变成一片火海,日军第一国境守备队顿时慌了手脚,阵地正面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苏军的坦克冲入了日军的纵深阵地,紧跟在后面的是苏军的步兵,日军纷纷从阵地里冲了出来,和冲上来的苏军搅在一起,有些来不及上刺刀就撞在了一起,一个大个子苏军下士,操着工兵锹,连续砸烂了10多名日军的头颅,可是闪身不及,被一个日本兵刺中背部,临死前,他压在那个日本兵的身上,活活把他给掐死了。

战场上,苏军和日军在阵地上反复争夺,渐渐的,在炮火的强力打击和坦克的碾压下,日军感到了绝望,武士道精神再也驱使不动他们了,苏军连克一线二线阵地,攻占了几个山头,对日军的核心阵地完成了包围,几个重要的制高点已经完全掌握在苏军手中,包围圈内的日军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

8月10日夜,日军孤注一掷,准备出动1500人进行突围。“连长,你听,好象有什么东西在移动!”尤先科拍了一下巴普罗夫,他顿时警觉了起来,“大家上车,做好战斗准备!”话还没说完,日军的迫击炮就开始了射击,坦克连的预设阵地顿时硝烟弥漫,“亚里克谢维奇,带你的排从侧翼主动出击,打乱敌人的部署,机电员,马上给军部发电,请求支援!”巴普罗夫头上顿时渗出了汗珠,要是阵地被突破,那他将受到军法的处置,“尤先科,组织剩下的两个排前进,进入筑垒地带,那里有坦克掩体,通知近卫营的同志们准备战斗!”近卫营迅速的进入阵地,同时架好了机枪和迫击炮,奋力还击。“连长,军部命令我们适时撤退。”机电员发来了军部的指示,“尤先科,通知近卫营的同志撤退!”巴普罗夫下达了命令,“是,连长!”尤先科找来了近卫营的联络官,通知他们撤退。

“火力掩护!”巴普罗夫在敌人的突袭中,损失了三辆坦克,手里只有10辆了,他开始命令全力阻截日军的进攻,一边倒退一边开炮。“连长,军部发来命令,让我们迅速撤离,2分钟后,炮火将覆盖我们的区域!”“好,命令所有车辆,搭载步兵迅速撤退!”坦克连迅速撤出了筑垒地域,刚刚撤出,红军的炮火就覆盖了那里,大约有足足一个多喀秋莎火箭炮团的密集齐射。“部队重新集结,立即构筑新的防御工事。”步兵们又开始忙碌了起来。日军的这次夜袭彻底失败,1400多人战死,苏军也付出了近400人的代价。

8月11日清晨,远东红旗第一集团军已经完全包围了东宁要塞,日军守将中村进一少将感觉大限已到,组织了军官敢死队,把所有能作战的全部召集在一起,勉强凑足了500人。“诸君乃是国之栋梁,现在,关键的时刻到了,是大家对天皇陛下效忠的时候了,我命令,所有军官,不论官职大小,全部上一线战斗,组织所有能拿起枪的士兵,进行最后的玉碎作战!”中村近乎疯狂的喊叫,所有军官都发出了吼声:“永远效忠天皇陛下!”但是明显低气不足了。

8月11日下午3时,苏军给日军的最后期限已经到了,但是日军还是赋予顽抗,“全军出击,冲锋!”前线指挥员谢留金少将下达了进攻的指令,所有部队向盘踞在核心工事里的日军发动了最后的进攻。

“尤先科,加大马力,冲上去!”巴普罗夫的战车第一个压上了核心阵地,“轰!”左侧的一辆T34压上了地雷,顿时爬在那里不动了,驾驶员和车长,钻了出来,可是刚刚出来,便被日军的机枪扫倒了,“该死!开炮!”巴普罗夫接二连三的开炮,命中了好几个机枪掩体,“亚里克谢维奇,你那里情况怎么样?”“报告连长,四处都是地雷,根本没办法动。”“你的排还有多少辆车?”“就我个副排长坐车了。”巴普罗夫感到事态严重了,“给军部发报,请求炮火支援。”没过两分钟,苏军炮火开始向日军的核心阵地倾泻,许多火力工事被打哑,巴普罗夫指挥剩余的4辆坦克,继续向前冲。

“中村将军,苏军的向心突击战略奏效了,他们正向中央指挥部逼来,守备队快顶不住了!”一个少佐参谋战战兢兢的向中村报告。“都是些废物!告诉部队给我顶住,你们,统统都给我上!”说完,拿起身边的战刀,冲出了指挥所。“亚里克谢维奇,弹药不多了,节约点用。”“明白。”巴普罗夫的坦克撵过了最后的一道铁丝网,他隐约的看到了日军的中央指挥所,“高爆弹装填,放!”随着坦克身体的一颤,一颗高爆弹冲向了日军的指挥所,顿时一片火海。这时,指挥所里只剩下了几个副官和一些报务员,其他的军官都去了前线。“敢死队,上!”中村指挥刀一挥,十几名身捆炸药包和手榴弹的日军军官冲了上来,不过很快便被机枪扫倒,不过还是有几名冲过了火力线,扑向了一辆坦克,“射击!”坦克的并列机枪和前机枪不断的扫射,但是还是有一个军官冲到了坦克下面,他高叫一声:“天皇万岁!”拉响了导火线,“轰!”又一辆T34变成了废铁。

“开火,狠狠的打!”巴普罗夫已经杀红了眼,他的连队就剩下他和亚里克谢维奇两辆车了,而且弹药也快用尽,正当关键的时刻,苏军的后续步兵部队肃清了残余的日军,冲上了中央指挥部。“放下武器!”中村看了看周围的山上,都站满了苏军战士,枪口都对着自己,再看看身边几个泥猴似的的军官,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军刀。身边的几个军官看到了指挥官放下了武器,也纷纷丢掉手中的武器,举起了双手。

8月12日凌晨4时,东宁要塞的战斗全部结束,苏军共歼灭日军132旅团旅团长以下20400人,日军失踪593人,投降13人(包括国境第一守备队司令中村进一少将。)至此,东宁要塞全部收复。

巴普罗夫看着欢呼的场面,静静的坐了下来,抽了一口烟,遥望着远方,一轮红日正慢慢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