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对面的鬼子微微露出脑袋后,赵延估计也就只有两个小队多的样子,但是最多也不会超过两百人,凭借四百多八路军战士完全可以将鬼子压制在阵地前。只是鬼子看上去拖了一长串的尾巴,看来他们来得很匆忙,估计后面还有鬼子的援兵。

“立刻准备战斗!”张鼎大声喊了起来,“待会儿鬼子上来了,咱们就要给他们当头棒喝,狠狠打击他们嚣张气焰。”

正在说话间,赵延过来了,指着五百多米外的鬼子,对张鼎说道:“张营长,这一队鬼子来得很急,我估计还有后续部队。”

张鼎点点头,说道:“肯定还有后续部队,他们的队形不整齐,好像冲上来的鬼子建制也并不完整。”看到主力团干部其他几个聚过来了,指了指迅速接近中鬼子,命令道:“待会儿打了鬼子一个措手不及后立刻撤军!不准和鬼子打消耗战!”

有干部问道:“上级下达的要我们拦截鬼子的任务怎么办?”

赵延立刻指指被看管起来的邪教教丁,说道:“‘一门道’已经被击垮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而且凭我们的实力要想吃前面这些鬼子很难,就算吃掉他们也得不偿失,他们的队形不整齐,肯定有大队人马就跟在后面,一旦被鬼子前锋绊住了反而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张鼎点点头,说道:“游击队的赵同志说得很有道理,大家就按我说的这么办!”

看到主力团的同志各自回到了自己的“辖区”,赵延也急忙回到了三连,飞快的给干部战士们鼓劲加油,待会儿发起冲锋的时候一定要勇敢,不能输了气势。

“阁下!前面有埋伏!”随行的鬼子中队长借着黎明的阳光猛然看到前方草丛里、土坑、树边里有不少不易察觉的“点缀”,立刻勒住战马,顺便伸臂拦住了中江。

“哟西!”中江的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了,那些不明动向的“支那”军队总算露面了,也许他们的大部队就在不远处正在猛攻白石村,为天皇陛下建功立业就在这一刻!

很短的时间里鬼子摆开了队形,“杀咯咯!”中江一声嚎叫,拔出指挥刀对着张鼎的阵地一指,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鬼子再次吼叫着加块步伐向八路军的阵地一头撞来。

八路军原本指望的当头一棒已经破灭了,阵地上除了轻微上刺刀、拉开枪栓的声音以外,干部战士们大都瞪着溜圆的眼睛看着鬼子越来越近,四周沉静得只剩下虫儿、鸟儿在鸣叫。

越来越近后,对面的“支那人”好沉静呀!鬼子中队长察觉到有点不妙,再次一把拉住中江的战马,皱着眉头说道:“请阁下止步,前面实在是太安静了,很可能有危险,请阁下不要轻易犯险,不然我很难交待的!”

中江一把推开尽心尽职的中队长,为了避免招摇还是跳下了战马,混杂在鬼子兵中步行前进,片刻后,回头对身后如影随形的鬼子中队长不悦的警告道:“中尉!请注意你的言行。”

鬼子已经冲到鼻子底下了,“射击!”八路军终于有干部下令开火,“叭叭叭……”一阵猛烈的子弹泼向对面冲过来的鬼子,冲在最前面的鬼子兵就像割麦子一样倒下去了。

此时鬼子坚韧的战斗力立刻显露出来了,即使是受到了狂风暴雨般的打击,其严格的军纪使得鬼子不但没有作丝毫停留,反而越发加快脚步向八路军的阵地冲过来。

冲在最前面的鬼子已经接近到游击队三十来米了,鬼子的掷弹筒正在实施火力压制,一些鬼子机枪手更是已经寻找到了合适的高地,机枪的火舌不断向八路军的阵地猛烈扫射,在很短的时间内鬼子的压制火力成倍增加,一会儿的功夫战士们也出现了伤亡。

“扔手榴弹!”有八路军的干部大声吼起来。战士们吼叫着扔出一个个“地瓜”,这全部是游击队支援的日本制式手榴弹。

“轰轰轰……”一连串的巨大爆炸声传来,冲在前面的鬼子被八路军铺天盖地的手榴弹雨撕成了碎片,后面紧跟的鬼子冷不防受到了猛烈的打击,要么条件反射搬得趴在地上,要么非常狼狈的向后逃窜。

夹在冲锋队伍中的中江只觉得一阵巨大的气浪迎面扑来,惊讶中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个人影猛地将其扑到,紧接着雨点般下落的灰屑、树枝、泥土、甚至大块的肉块,“哗啦哗啦”砸得中江不敢抬头。

经过“漫长”的等待,一阵紧似一阵的爆炸声总算没了,硝烟也正在缓慢散去,中江艰难的转头向趴在身上的人看去,掩护自己的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微微颤动的尸体。

“巴嘎!”中江忍不住悲愤的嚎叫起来,带队的中队长为了掩护中江已经毙命了,而让中江非常愧疚的是,甚至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趁着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去,“冲啊!”“杀啊!”“打鬼子啊!”在干部们的带领下,八路军官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了猛烈冲锋,干部战士们大声呐喊猛扑向鬼子。为了让鬼子自觉地退避三舍,张鼎将自己的本钱全部压了出去,只留下游击队的三连当预备队。

刚才的那一轮手榴弹急袭,中江的身边几乎没有什么鬼子兵了,紧随其后没被炸倒的鬼子被手榴弹吓了回去。正当张鼎面露微笑的时候,为了抢回中江以及少数幸存的同伴,在鬼子下级军官的指挥下,已经溃退下去的鬼子兵居然又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掉头反攻回来了。

即使是当初打蒋光头的王牌军,一个冲锋就能将其击溃!“还真是顽固呀!”在后面指挥的张鼎皱起了眉头,现在看情况就要和鬼子白刃战了,可不好办呀!一旦和鬼子在这里纠缠不清打成了拉锯战,后面增援的鬼子就会蜂拥而上,实施撤退计划可就要泡汤了,一旦部队被打残了,回去了团长可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

有游击队的干部看着挺着急的,急切的向赵延请战,“赵指导员,咱们什么时候进攻呀?”

赵延面带微笑的看了看混战的双方,说道:“急啥?到时候肯定会让你们过去冲锋的!”

代理副指导员常逸斌也在一边心有不甘的问道:“他们这不明摆着不相信我们的能力吗?我等不及了,要不你去跟他们的张营长说说?”

“胡扯!”赵延断然拒绝,说道:“咱们不是还带来了十几颗地雷吗?既然你们的‘手痒’,那就全部给我埋了,让你们好好地消磨时间。”

听到短时间没有仗打,游击队的干部战士绷紧的神经放开了,怏怏而散。

赵延的心思甚密,比马常青考虑事情要仔细得多,唯恐埋设的地雷被鬼子发觉,又在后面对干部战士不放心的喊道:“地雷给我小心埋好了,埋完的地雷待会儿我要检查,谁草草敷衍了事,谁就给我留下来重新再来一次。”

很快,主力团和鬼子血腥的碰撞开始了,咋一接触,鬼子和八路军就互相撞得头破血流,八路军胜在人多,鬼子胜在单兵作战技术优良,但是长途行军体力严重透支,相比较还是八路军占了一点小便宜,但是八路军在数量并没有形成压倒性优势。

不过几秒钟,张鼎就察觉到了情况不妙,虽然八路军并没有吃亏,但是这么打下去,还是会形成消耗战,主力团可禁不起消耗!张鼎的目光转到了无所事事的游击队。

“立刻让游击队的同志参战。”张鼎一声咆哮,因为着急,带出了明显的南方口音。

赵延得到命令后,立刻放下悠闲的心情,大声喊道:“集合,准备出发!”

战士们集合完毕后,赵延看了看局面,阵地主力团的同志和鬼子搅成了一团,立刻根据需要将三连的四个排分成两部,自己和姚柱子兵分两路猛插鬼子的两肋,在出发之际又对干部们叮嘱道:“捕获到鬼子俘虏后全部给我弄伤了,也别给我弄死了,半死不活就成。”

几个干部一愣,赵延正色说道:“少啰嗦,快点准备战斗。”

因为鬼子死守不退,这个仗已经打成歼灭仗了,呆会儿肯定会抓住一些鬼子俘虏。赵延计算着一个鬼子伤员需要两个鬼子携带,如果后面的鬼子援兵开上来了,他们就的带着伤员,这样一来就大大降低了他们行军速度,八路军才能尽最大努力争取到一些时间。

“立刻出发!”赵延振臂一呼,带着两个排的战士向鬼子的左侧扑去。

“这小子难道还想将这些鬼子全部‘包饺子’不成?”张鼎看到三连的人分成两路向鬼子的两肋插过去,立刻皱起了眉头,全歼这股鬼子肯定会付出相当大的伤亡。

鬼子的步枪要比八路军的长,即使是历史上曾经出现的最长“中正式”也比三八式步枪短上十厘米,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军人就丧命在这短短的十厘米上。而且鬼子的刺刀格斗技术比八路军只强不差,如果换作一线作战的精锐鬼子,其战斗力还要强一些,眼下这些鬼子如果不是长途奔袭体力严重不支,将会给八路军带来的麻烦更大。

主力团的战士差不多二对一和鬼子拚刺刀,但是带来的伤亡依然不少,战斗的进程很快,双方的战斗意志非常坚决,吼叫声、刺刀刺入人体的沉闷声、惨叫声、稀稀拉拉的枪声充斥着整个战场,双方的老兵端着沾了血的刺刀无情的淘汰对方的新兵,地上满是伤兵和死尸。

已经恢复过来的中江不顾下级军官的劝阻,手握军刀指挥鬼子协同作战。

“嗒嗒嗒……”迅速接近中的游击队三连冷不防被鬼子的机枪扫到了几个。赵延和战士们迅速趴到地上,一百来米外一个鬼子机枪手稍微露出了头,机枪还在猛烈的喷射着火舌,后面又有几个战士来不及隐蔽被鬼子的机枪打死打伤。

“该死!”赵延猛地一锤地面,紧要关头居然被阻拦,再待会儿那边可就要结束战斗了。“砰!”不经意间一声枪响,机枪停止了喷射火舌。

子弹这么就打完了?赵延疑惑的抬头望去,一个鬼子吃力的推开已经被击毙的机枪手,“嗒嗒嗒……”机枪又再次响了起来。

“砰!”紧接着再次不经意的一声枪响,机枪边上仅存的鬼子也一头栽在地上。

“冲啊!”赵延一跃而起,大声吼道:“同志们!杀鬼子啊!”

“冲啊!”战士们纷纷怒吼着一头扎入鬼子的肋部,赵延一边带着战士们冲锋,一边回头看了看,一棵大树上,一个小小的身影伏在上面,见到赵延回头后,做了一个鬼脸。

原来是钱丁苏,赵延感谢地笑了笑,也不知道为什么,刘大哥总是对这个“小子”特别关照,干活怕累了他,训练怕苦了他,也不知道这次打仗他是怎么混出来的。

游击队的三连猛烈的压上来后,见到“支那”军队已经完成了合围,中江忍不住一把抹掉额头上的汗水,这次是一脚踢到钢板上了,原本以为“支那”军队不堪一击,谁知道……

“阁下!为了您的安全,请您撤兵吧!”一个鬼子小队长的脸上带着长长的一道血痕急急跑过来,指着隐隐合围的八路军战士说道:“继续战斗下去就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一个黑八路从后面偷袭,“杀!”一声吼叫,刺刀将那个正在汇报的鬼子小队长捅了一个对穿,护卫中江的几个鬼子立刻红着眼追赶偷袭的黑八路,黑八路却像泥鳅一样退了回去。

“巴嘎!”中江慌忙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小队长,“立刻撤退!火力掩护!”

“不要放走了鬼子军官!”赵延大吼起来,带着十几个游击队战士向中江所在的地方强行冲来。

“保护中江阁下!”有鬼子下级军官大声嚎叫起来,七、八个鬼子抛下自己的对手向中江挤过来。

虽然赵延不知道怎么辨别鬼子军官的大小,甚至不知道眼前的是一条“大鱼”,但是凭着敏锐的观察力,注意到中江一直在指挥鬼子作战,可能是一个“中队长”,所以赵延无论如何也要将中江置于死地才能安心!

“同志们!跟我杀鬼子军官!”赵延左手一把苗刀,右手一把驳壳枪,聚集了一些战士后,率队直指五十多米外的中江。

有鬼子伍长也不甘示弱的带着十几个人向赵延冲过来。一个鬼子从边上向赵延偷袭,赵延没有马常青那种神力,立刻后退一步躲开鬼子的刺刀,然后抬手“叭”的一枪将偷袭的鬼子击毙。战士们纷纷靠近赵延,和那些拦截的鬼子血战在一起,中江被赵延的气势所迫,指挥暂时中断了,周围的鬼子见到中江陷入危机,阵脚在不易察觉间散乱起来。

“阁下!请阁下立刻远离危险。”一个鬼子伍长将中江的战马牵了过来,焦急地说道:“阁下,请阁下立刻离开,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叭!”鬼子伍长的话音刚落,就被击毙了。

鬼子伍长倒下去后,中江一抬头,看到三十来米外紧盯着自己的赵延。

清除障碍后,赵延继续对着中江扣动了扳机。

“叭!”中江条件反射般的向下一弯腰,身后又有一个鬼子兵“回日本”去了。

“狗日的!看你不死!”赵延正要再次扣动扳机,冷不防被一个战士猛地撞倒,一柄刺刀将那个掩护赵延的战士胸口刺穿了。

偷袭的鬼子兵还没有来得及拔出刺刀,“叭、叭!”赵延愤怒的连开两枪,那偷袭的鬼子嘶哑的叫了一声,一头栽倒到地上。

等到赵延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中江一边铁青着脸翻身上马策马离去,一边频繁回头死死的盯着赵延,仿佛要将赵延记在脑海里一辈子都不要忘记。

“叭叭叭……”赵延连开几枪,很快将驳壳枪中的子弹打光了。

中江肩膀上中了两发子弹,血流如注,胯下的战马也不知道中了几弹,急速奔跑时突然一个呛啷摔倒在地上,砸得地上尘土四溅。中江撞撞跌跌的爬起来,痛得倒吸着冷气。

“活捉鬼子军官!”赵延大吼着,带着三、两个战士不依不饶的向中江扑过来。

中江挣扎着走到另外一匹战马前,艰难的翻身骑了上去,很快,战马带着中江渐渐加速。

赵延慌忙将已经没有子弹的驳壳枪往腰里一插,对一个战士说道:“快点把枪给我。”

战士立刻把三八式步枪交到赵延的手中,顺便好心的“提醒”道:“指导员,这枪里早就没有子弹了。”

“没子弹了你还给我干什么?”赵延又着急的对另外两个战士问道:“谁有子弹?”战士们一起无奈的摇头,开始的那一阵火力急袭已经将五发子弹全部打光了。

赵延又看了一眼中江,短短的十几秒钟功夫中江已经跑出一百来米远了。

“回去!”赵延狠狠的一跺脚。

激烈的战斗中鬼子消耗得很快,特别是中江的离去对鬼子的士气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一个不满员的中队眨眼间就只剩下四分之一不到了,能够指挥鬼子作战的军官也仅存一个。

“砰!”一声不经意的枪响,最后一个拿指挥刀的鬼子也砰然倒地。

赵延有些生气地看着丧命的鬼子军官,知道这是钱丁苏的杰作,而且战场上的机枪手时时变成“哑巴”,估计也大多是她的杰作,但是钱丁苏的能力还是差了一点,如果换成李向阳在此一定不会放鬼子“中队长”离去。

鬼子突围无望,开始积聚起来背靠背围成“刺猬”,渐渐的形成了三个比较大的集群。

有一些鲁莽的主力团战士不知道厉害,冲上去试图击破鬼子的防卫圈,在刺刀的一进一退之间,反而被鬼子捅穿了肚子,战斗的进程反而在这个时候僵持了下来。

游击队三连的一些战士围住了十几个敌人,“让他们好好看看游击队的厉害!”赵延的头脑开始发热,吼叫起来,“一个也不要放走了!”

那边,张鼎看到部队的伤亡越来越大,开始担心起来,仗可以不打,但是伤亡却必须控制在一定限度,想到这里张鼎又开始在心里痛责赵延,都是这个小子坏事,干什么不好居然要去抄人家的后路,击溃不好偏要聚歼。没办法,张鼎只好掏出驳壳枪赤膊上阵。

一个游击队的黑八路从正面对上了一个顽抗的鬼子,大吼一声端枪猛刺,鬼子略微后退一步,同时猛力荡开黑八路的步枪,一瞬间的功夫,另外一个鬼子猛地抢了上来,沾了血的刺刀向黑八路的怀里猛刺。

张鼎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幕,正要皱着眉头说糟糕,谁知事情又发生了突然转变。黑八路不等另外一个鬼子的刺刀捅过来,立刻向后跳开,不但鬼子的刺刀落空了,人也被游击队的战士诱出了“刺猬”阵。一旁一个游击队的战士吼叫着将刺刀猛地扎入了那偷袭鬼子的胸口,以至于因为用力过猛,刺刀居然暂时拔不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游击队的刺刀格斗技术好厉害呀!”张鼎一愣,片刻后自言自语,“自古一物降一物这话一点都没有错!打鬼子还是这些整天和鬼子打交道的游击队有办法。”

“大家将他们围起来开枪打死!”张鼎大声喊道:“不要害怕浪费子弹!尽快结束战斗!”

内层的战士用刺刀逼着鬼子,任其狂暴吼叫也要将他们死死的拖住,外围的战士纷纷拉开枪栓一一击毙顽抗的鬼子。

赵延大声提醒道:“小心这些鬼子扔手榴弹。”话音刚落,就有鬼子丢掉步枪开始撕扯手榴弹。“不好!”赵延惊呼起来,主力团的战士不知道鬼子的顽抗程度,铁定要吃亏了。

“砰!”钱丁苏远远的一枪击毙了殉爆的鬼子,手榴弹没有来得及扯开引线掉到了地上。

赵延从鬼子军官身上扒下南部十四年式“王八盒子”,一把推开内圈的战士,“叭叭叭……”一阵劈头盖脸的急射,将鬼子的“刺猬”打开了一个老大的缺口。

“全部弄死!不弄死也要给我弄残废了,不要俘虏!”赵延冷冷的下令!

十几分钟后,在八路军各部齐心协力奋战下,孤军深入的近两百来个鬼子被全部歼灭,仅仅只走漏了一个“中队长”,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大片鬼子尸体和伤员。

张鼎一边指挥战士们打扫战场,一边愤愤的向正在忙碌的赵延看去,此时怎么看赵延怎么都觉得不顺眼,此次作战合计伤亡将近一个连队,回去了还怎么向肖团长交待?!

交待了一番战士们后,张鼎又注意到游击队的伤亡好像不大,张鼎心中的那个恨呀!“唉!早知如此,当初就因该让游击队打前锋。”

张鼎正在满是悔恨间,战斗之前派到前面的侦查员飞奔过来了。

“报告!前面有大股日伪军正在急速接近中,大约有一个中队。”侦察员顺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距离这里大概不到十分钟的路程。”

“立刻撤退!”张鼎大声吼道:“装备全部带走,同志们的遗体也全部带走!”为了加快行军速度,将俘虏的“一门道”教丁也暂时利用起来充当苦力,给八路军搬运战士的遗体和装备。

赵延将最后一颗地雷埋入地下,拍拍手中的灰尘,最后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战场,这才转身离去,身后四十多个哀号着的鬼子伤员足够将鬼子援兵拖上一阵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