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四十五章 碰撞(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天快亮的时候。“你快看,那里有十几个骑马的!”林黑羽指着远远几个“骑兵”说道。

李向阳抬头看过去,那边有十几个人正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向自己这边策马奔过来,还有人扛着一面旗子。

“哗啦!”一声李向阳拉开枪栓,迅速趴下瞄准,“他们都是‘一门道’的人,能够骑马的都是大头目,待会儿你别把马匹打死了,我要留着送人的。”

林黑羽看到这些健马也是心直痒痒,来游击队后就没有骑过马了,低低的“嗯”了一声也跟着趴在地上,眯着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十几匹骏马。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后,蔡岳身边的一个堂主突然一头栽下马来,顿时蔡岳一行人大吃一惊,慌忙快马一鞭狂奔起来。

很不幸,他们向李向阳所在的地方疾驰而来,林黑羽立刻“嗖”的一声拔出驳壳枪,准备履行自己掩护李向阳的职责。

“砰!”这是第二枪,跑在最后面的一个邪教头目又一头栽了下来,邪教分子们慌慌张张回头看了看无主的马匹,更加不要命的向李向阳所在的地方奔跑过来。

“现在要不要撤离?”林黑羽悄悄问道:“他们快要冲过来了。”

李向阳轻轻的“嗯”了一声,继续迅速重复的拉动枪栓、射击的动作。

“嘀嗒、嘀嗒、嘀嗒……”十几匹健马已经越来越近了,清脆的马蹄声就像敲击在林黑羽的心口上一样。

“砰!”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响,因为距离比较近了,这次打成了串糖葫芦,两个邪教头目一起摔下马来,而这个时候剩下的邪教分子也终于看到了打冷枪的李向阳。

“给我活剐了他!”蔡岳一声咆哮,同时抽出身上精致的三尺宝剑高举着杀过来,邪教的一干头目也察觉到原来是两个小八路在频繁施放冷枪,也纷纷拔出大刀、宝剑、驳壳枪向李、林二人杀过来。

“你不怕死么?”林黑羽吼了起来,猛地一把拽住李向阳就要向密林里逃跑。

李向阳皱着眉头一把将林黑羽推开,也凶巴巴的吼起来:“你要逃命只管去逃!”吼完后丢下步枪,飞快的掏出驳壳枪。

“叭!”第一声驳壳枪响的时候,一百米外的一个邪教头目猛然间摔下马来,紧接着又是第二声枪响,又是一个邪教头目一头栽下马来,此时邪教的一干头目已经杀到了八十米远的地方。“叭!”第三枪枪响了,六十多米外的蔡岳一声惨叫,一个倒栽葱栽下马来,砸得地上尘土四溅,手中黄色的三尺宝剑也折断成两截。

一干邪教分子顿时慌了手脚,纷纷回头望去,但是胯下的马匹正在急速奔跑,根本就不能停下来。犹豫的一瞬间,“砰!”掌旗的邪教头目又被打死。

有教头目大声愤怒的吼道:“混帐!竟然胆敢杀我门主!”怒极后用驳壳枪还击。

也有邪教头目大声咆哮道:“先杀了前面的两个小混蛋!”“叭!”又是一枪,一个正在咆哮的邪教头目没了声音,尸体被急剧颠簸的健马颠下来。

“快趴在马背上!”一个邪教头目急中生智,大吼道:“先别管蔡门主,一起压上去干掉他们!”邪教头目一阵乱枪向林、李二人藏身的地方打过来,只是在颠簸的马背上准头极差,都没有命中目标。

“叭!”一发子弹击中了李向阳头边的泥土,泥屑立刻糊住了李向阳的眼睛。

“你这个小子到底走不走?”林黑羽再次焦急的吼起来。

李向阳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马常青扩充骑兵队急需战马,眼前这些人的战马是李向阳准备送给马常青的一份厚礼!而且听口气眼前的这些人都是邪教的大头目,那就更要拦下他们了!

甩掉头上的土屑后李向阳没有搭理林黑羽,飞快的从身上掏出一颗手榴弹甩了出去,为了避免伤及马匹,李向阳甚至将手榴弹扔得很近。

邪教头目的几匹战马冷不防受惊了,长声嘶叫着人力而起。“叭!”又是一枪,五十米外的一个邪教头目立刻“上了西天”。

“哎哟!”一个邪教头目被受惊的健马颠下来,摔得满脸是血昏迷过去了。

剩下的七、八个邪教头目好不容易才控制住健马,一顿手忙脚乱的时候又有两个人被李向阳开枪打下马去。

“算了!算了!大不了老子陪着你一起死!”林黑羽不敢一个人逃走,不得不将心一横留下来和李向阳同生共死。

“你别将马匹打伤了!”李向阳一边目无表情的开枪射击,一边百忙中叮嘱道。

“叭、叭!”又是两个邪教头目栽下马来。剩下的四个邪教头目将身体死死的压在马背上,极力隐藏身体。

“看不到人了,这怎么打?”听着马蹄急促的“嘀嗒”声,林黑羽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一旦这些邪教头目冲到身边就必死无疑,而且看样子他们在几秒钟后就会冲到身边来。

“等他们近了再开枪!”李向阳还是一幅处惊不变的样子,继续上一次的老话:“别给我伤到他们的马匹了,不然你就别开枪。”

林黑羽愤愤的一咬牙,低声咆哮道:“今天要把命丢到你这里了!”愤怒归愤怒,但还是很快从身上摸出一把日军制式刺刀紧紧地捏在手心里。

一个些教头目偷偷的一侧头,就只见三十米外李向阳手中驳壳枪火光一闪,隐隐约约听到“叭”的一声枪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被刘云训练出来的李向阳一般只打人的脑壳。

一个邪教头目忍受不了这种死亡的压力,猛地站直了身体,高举着宝剑正要大声吼叫,“叭”的一声枪响后,只叫了一半就没了声音,摔下马去后因为一只脚还在马镫里,结果健马拖着尸体狂奔。

狂奔而来的邪教头目只剩下两个了,一个中途打了退堂鼓,猛力勒住健马,居然闷不作声的调头逃跑,另一个些教头目来不及破口大骂同伴,健马已经将他带到了李向阳。

“老子砍死你!”杀气腾腾的邪教头目挥舞着锐利啸叫着的弯刀向李向阳的头顶劈过来。

李向阳冷冷的盯着邪教头目,一闪身弯刀劈了一个空,邪教头目来不及尖叫,近在咫尺“叭”的一声枪响后就失去了知觉,尸体翻滚着落到林黑羽的脚下。

“你!你他妈的!”林黑羽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短短的几十秒钟实在是凶险万分,看了看坦然自若的李向阳,这家伙简直就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

“叭!”已经逃到一百米外的那个漏网之鱼也被李向阳一并收拾了。

“快!收战马!”压力一去,李向阳又开始笑嘻嘻了,说道:“你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怕死!回去了看来要跟刘营长说说你今天的表现。”

“你敢!”林黑羽顿时惊跳起来。

#

二连插入邪教的驻地后,这里早就没有多少人,一连也早就出发追赶邪教很远了,杀伤、俘虏几个邪教的中坚分子后,四周几乎没有邪教分子了。

马常青有些惋惜的看着黎明前黑暗的山脉,说道:“如果有我的骑兵队在,‘一门道’的那个蔡岳保证跑不了!也不知道铁思明那个小子招募兵员的工作做的怎么样了!”

倒是毛四一看着那些身穿白衣手持大砍刀的邪教“御林军”的尸体直摇头,说道:“这些人都是蔡岳花了大力气招募来的高手,他们都接受了太上老君的‘法力’。”说完直咂舌。

刘云在一旁笑着问道:“什么时候请蔡岳也给你加一点‘法力’如何?”

毛四一急忙点头,明白过来后又马上摇头,嘿嘿笑着说道:“这蔡岳的人都被咱们八路军打翻了,他不过是一个招摇撞骗的货色。”

刘云不知道宗教迷信在干部战士们心中的地位到底如何,又继续笑着问道:“到时候我请西藏的密宗来给你们加一点‘法力’如何?”

毛四一急忙点头,但是看到刘云迅速变得冰冷的脸后,又慌忙如同拨浪鼓一样摇头。

不好办呀!游击队里的干部们大都目不识丁,有宗教迷信思想是正常的!看来以后要好好的教育他们,毛四一不是个别的,但是不严加制止,以后还有会更多的毛四一!

刘云思索了片刻,不高兴的皱着眉头看了看毛四一,对正在急行军的干部战士们大声说道:“同志们,我宣布从现在起,不管是佛教还是道教还是别的歪门邪道,游击队的任何人都不能迷信那些牛鬼蛇神,否则干部一律开除出革命队伍,战士一律复员,取消待遇!”

在急行军中只有少部分战士完全听到了刘云的话,毛四一虽然也听到了,心里却不以为然,觉得刘云在大惊小怪。

刘云看到毛四一“处惊不变”,开始寻思着是不是找个机会将这个家伙赶到地方上去。

“一门道”的邪教分子还不知道蔡岳已死,“一门道”冰消雪融只是时间问题!依然还有忠心护教的门徒还在一意搜寻蔡岳的下落,正在寻找蔡岳的两百多人的邪教分子突然出现在二连的前方。

“他们就是‘一门道’的御林军!”毛四一指着几百米外混杂在人群中一些的浑身上下一身白的人说道:“他们全部都是从外地请来的武艺高强的刀客、炮手,据说还有能够力拔牛角的勇夫!”

刘云立刻想到被李远强他们沿途击毙的那些白衣白裤的人,可惜!不能为我所用,否则抗日也就多了一份力量。

听到毛四一在赞叹邪教分子,“哼!”马常青在一边用冷哼表示不屑,不高兴的问道:“他们比起游击队的战士又如何?”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毛四一讪笑一声,含糊两声糊弄过去了。

前面抱成团的那些邪教分子也看到了快速杀奔过来的游击队,开始试图回避游击队。

二连追了一气,只抓住几十个零星邪教分子,而且还没有那种白衣白裤的“御林军”。

“四一,你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自己过来吗?”听说这些人里面有“力拔牛角”的勇夫,刘云的兴趣老早就来了,看能不能活捉一些,带回去做通思想工作后为抗日大业所用。

这年头在农村里的四大顽固势力中政权排第一,神权排第三。顶着“国军”的头衔还是管用的,而且国人对异国侵略者从心底里也还是排斥的,抓到这些“御林军”后可以用民族大义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当然,前提是必须消灭、活捉蔡岳,否则,他手下的这些邪教分子抓了也是白抓,他们可不会乖乖归顺游击队。

毛四一绞尽脑汁的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看我的!”说完对着那些邪教分子狂吼起来:“对面的听着,你们的蔡岳已经被我们抓起来了……”对面的人群明显犹豫起来,片刻后两百多人“呼啦”一声向游击队迎面冲过来。

“同志们列队!”二连的战士迅速收拢队形,很快就一字排开了队形。

对面的邪教分子已经冲到了五十米外,刘云看着大声呐喊冲过来的邪教分子,他们面目狰狞、视死如归,不由得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他们能够如此勇敢地面对日本侵略者就好了!同时也开始后悔将他们招惹过来,毕竟接下来的将是一场血淋淋的屠杀。

马常青看到刘云陷入了发呆状态,见势不妙慌忙夺过指挥权,大吼起来:“预备、射击!”

战士们纷纷扣动扳机,“砰砰砰……”一阵枪林弹雨泼过去,邪教分子立刻被打懵了,三八式步枪的子弹穿透力特别强,“串糖葫芦”并不少见,顷刻间就让邪教分子付出了将近一半伤亡,剩下的邪教分子几乎同时转身逃跑,连夹杂在其中的那些身穿浑身上下白的“御林军”也转身逃跑。

“抓俘虏啊!”马常青猛地跳出老远,战士们纷纷大吼着向邪教分子猛扑过去。一追一逃之间战士们的素质就体现出来了,冲在最前面的永远是那些身穿黑色军装的干部战士。

见到战士们忙乎了半个晚上依然生龙活虎,刘云一声赞叹,游击队的健儿比起那些‘力拔牛角’的刀客、枪手胜过不止一筹。

“大佐阁下、大佐阁下有紧急军情!”一个鬼子准尉骑着军马狂奔而来。

“什么消息!”中江勒住胯下的战马,问道:“是佐佐木大佐传来的消息吗?”中江很期盼从渡边少将那里传来一些好消息,例如接管佐佐木手中防务之类的消息。

“刚刚接到的消息,游击队正在攻打白石村据点,佐佐木大佐阁下请求阁下立刻增援,并且还说游击队的火力非常猛烈,一百多个帝国士兵的性命危在旦夕……”

鬼子下级军官的话还没有说完,中江已经咆哮起来,大声吼叫着让已经处于急行军的日伪军继续加快步伐,立刻增援白石村。

传令的鬼子下级军官又策马来到中江的身边,恭敬地问道:“阁下还有什么要对佐佐木阁下交待的吗?”

中江头也不会地说道:“告诉佐佐木大佐,请他放心,白石村会必然会安然无恙的回到帝国军队的控制之中,也请他准备足够的监狱来装‘支那’俘虏。”

为了行军加快速度,中江忍痛抛掉了跑得慢的伪军,可是这样速度还是不够,佐佐木派出的第二个传令军官很快又赶上来了,带来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白石村已经危在旦夕了,甚至传令的尉官口气也强硬了不少。

中江咬着牙再次抛下了一部分不甚精锐的鬼子部队。

没过多久,又出现了第三个急驰而来的传令尉官,这次中江也发怒了!不待其开口就狠狠地训斥了一番,然后将其恶狠狠的赶走了。

其实这次这个鬼子尉官带来的消息是让中江立刻撤军,白石村已经“陷落”了,等到大军汇集之后再全力发动“大扫荡”。

中江浑然不知道自己正带着少量鬼子轻装向一块铁板踢去。

很快,几个结伴而行的“一门道”教丁一头撞上了急行军的鬼子,鬼子的开路前锋立刻将这几个手持大刀长矛的俘虏了,等到中江骑着军马赶到的时候,这几个可怜兮兮的农民大多或死或伤,大刀长矛也被远远的抛到一边。

中江看了看几个农民,有些“无奈”的对四周看了看,这次出动非常紧急,没有来得及带出翻译来。“杀了他们!”中江命令道,这些人敌友不明,不能让他们活着。

没多久,鬼子的侦察前锋遇到了更多的“一门道”教丁,用“错杀三千”的方法已经不灵了,鬼子开路的侦查前锋一般只有几个人,在执行忠实的中江命令的时候,遭到了“一门道”教丁的激烈反抗,最前面的几个鬼子因为滥杀无辜,反而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几十个“一门道”一拥而上砍成了碎片,顺便抢走了鬼子兵的全部装备和私人财产。

中江策马赶到的时候,看到帝国勇士“惨遭毒手”尸横荒野即愤怒又无可奈何,白石村情形危机容不得半点拖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邪教分子一哄而散而不能追杀。

为了抢回刚才失去的时间,中江干脆停止了前锋侦查敌情。

“阁下!您这么做是不是有欠妥当?”随行的鬼子步兵中队长策马赶了过来,说道:“阁下,为了您的安全,请您慎重考虑!”

中江这个时候还哪里会考虑什么安全,摇摇头,说道:“现在不是考虑我安全的时候,而是应该多考虑白石村这个要塞的安全,快点跟上吧中尉!”

赵延跟着主力团的同志带着三连早早地赶到了预先的拦截地点,为了防止鬼子的快速增援和邪教的反扑,主力团开始构筑简单的阵地,让可以藏人的地方更好藏人,让不好走的地方更不好走,还分成前后布置了几条散兵线。

主力团的阵地面向蓟县,而游击队的三连被安排在最后,这并不是看不起游击队的战斗力,而是主力团的同志在“照顾”游击队,至少营长张鼎就是这么对赵延等游击队的干部说的,这让游击队的官兵多少有些不服气。

赵延在主力团的阵地前一顿瞎转悠,偷偷的观看主力团如何布置阵地,特别是主力团战士挖出的一遛遛浅浅的战壕、以及前后火力搭配,更是让赵延记在心里。

其实刘云也不是没有想过给游击队传授阵地战的战术,但是考虑到游击队和鬼子拼不起消耗,加上事情又特别多,所以平常的训练没有涉及到阵地战战术,而且游击队还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对战士着重培养而忽略了对军官的培养,对战士的战术特别是刺刀格斗能力的培养非常积极,而对军官的战术培养却还远远不够,这点连刘云自己也没有察觉到。

摸着黑忙乎了好一阵子,总算将阵地布置完毕,除了警戒的战士以外,奔波、劳作了一个晚上的战士们吃了点干粮,草草的铺开毯子躺在草地、甚至爬到树上进入了梦乡。

天蒙蒙亮的时候,一个慌慌张张的邪教分子一头撞入了游击队的阵地,才将那个邪教分子给俘虏起来,紧接着涌过来上百个邪教分子。

八路军的阵地上可没有那么多地方让俘虏“填空”,几个干部商量了一下,将那些俘虏教育了一番,也就全放走了。随着邪教分子越来越多,到后来干脆专门分出一些战士拦截教育这些邪教分子,然后再才放走。

没多久,邪教分子居然又回来了!“不对劲呀!”一个放哨的战士眯着眼皱起眉头示警,看着刚刚跑过去的一些“一门道”现在居然开始集体向后转,难不成还要两面夹击?

“快起来!‘一门道’的人又杀回来了!”八路军的干部们纷纷将战士们叫起来,没多久整个八路军都活动起来了。

“长官、长官别开枪!”有窜入八路军阵地前方的教丁见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这些人,慌忙喊道:“前面有鬼子杀过来了,他们好凶,见人就杀!”

一瞬间的功夫,立刻有八路军的战士将那些跑上来的邪教教丁团团围了起来。

“你们是怎么回事?”主力团营长张鼎好奇的问道:“你们不是和鬼子一伙的吗?怎么他们连你们都杀?”

“谁跟鬼子是一伙的?他们都是些丧尽天良的畜牲!”早有愤愤不平的邪教教丁喊了起来,“小鬼子乱杀人!”

“长官,让们躲躲吧!”

“咱们回不去了!”

……

鬼子是不是畜牲张鼎并不关心,挑了一个还没有失去理智教丁问道:“这次鬼子来了多少人?”

那个教丁歪着脑袋想了想,回答道:“三百……”话还没有说完,另一个教丁马上抢过话头说道:“五百!”

接着乱七八糟地说什么的都有,“一百!”“二百五!”“七百”……

张鼎“哼”了一声算作回答,交待了一下哨兵注意防止他们使坏,就去布置阵地去了。

远远的,一片模糊的黄色人影正在急速接近,看上去大约有将近两百多人的样子。

“有情况!”树顶上负责瞭望的战士开始示警了,“大约有将近两百来人的鬼子接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