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四十三章 激战(三)

六指君1 收藏 33 7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马常青回头一看,看到刘云正带着人飞快的接近,立刻从炸塌的围墙跨进大院。

黑暗中不断传来鬼子的尖叫声。“嗒嗒嗒……”一阵猛烈的机枪弹雨泼过来,几个冲在前面的伪军当即被打死、打伤,幸存的伪军几乎同时趴在地上发抖。

为数不多鬼子和伪军们趴在各个宿舍的角落、窗口里顽抗,一挺威胁极大的机枪正好封住游击队的去路。

“丢手榴弹!”马常青一声大吼,几个冲在前面的战士刚刚将手榴弹甩出去,乱枪之中不经意的“砰”的一声枪响,鬼子的机枪火力立刻熄灭了。

马常青一边飞快的趴在地上躲避枪林弹雨,一边向四周搜寻,李向阳从墙头上露出半个脑袋,调皮的给马常青作了一个鬼脸。

“这小子……”马常青狠狠的“白”了李向阳一眼,这小子迟早要将自己的命玩掉。

正在思索间“轰、轰、轰……”,游击队的手榴弹连续爆炸了。

“杀!”马常青一跃而起,越过那些挡子弹的伪军,借着烟雾的保护率先冲入几十米外的鬼子宿舍,战士们也纷纷跟上大声吼起来:“杀!”

“嗒嗒嗒……”鬼子的机枪再次猛然响起,马常青大吼一声:“卧倒!”同时又有点恼恨的回头向李向阳看过去,黑暗中,一声不经意的枪响,鬼子的机枪再次“哑巴”了。

刘云带着大队的游击队员赶上来了,纷纷从大门、炸塌的围墙处蜂拥而入,鬼子大多被消灭在院外,院内藏起来的日伪军即使拼命射击顽抗,也挡不住滚滚而来的人流。

被逼上绝路后,藏在房子、角落里的鬼子和伪军各自打起了小算盘,鬼子拼命的反抗,一边咒骂着,一边加大射击频率;而伪军们几乎都是一个想法——不能给鬼子卖命丢掉性命,于是伪军们开始消极抵抗,有伪军拿着没有子弹的步枪假装射击,有伪军开始躺在地上装死,更有大胆的伪军开始将目光盯到鬼子的身上。

“杀!”马常青跑得飞快,身后的战士接二连三被击中,但是马常青却奇迹般的接近了鬼子的宿舍,并且藏在射击死角里。

“让你猖狂!”马常青掏出一颗手榴弹从一间宿舍的窗户眼里塞进去,“轰!”一声巨响后,马常青拍掉头上的土屑,吐了一口带着土腥味的唾液,抬腿将宿舍的大门一脚踢碎,满屋子的灰尘中,一个鲜血淋淋的伪军举着枪慌慌张张喊道:“游击队的兄弟别开枪,我投降!”

“出来!”马常青大吼道:“给我喊话,让你们的人立刻投降,否则决不轻饶!”

“弟兄们!都快出来吧!游击队的长官说啦,只要你们愿意‘反正’,游击队既往不咎!”声音在月色下嘶哑而惊恐,伪军大声喊完后,可怜兮兮的看着马常青。

几秒钟后,伪军的喊话起到了极大的作用,首先是枪声明显小了,不但如此!宿舍内部反而传来了枪声,鬼子和伪军已经开始火并了,拦截游击队的火力几乎微乎其微。

“同志们!冲啊!”刘云大声呐喊着接近宿舍,“杀!”战士们大声呐喊着紧随其后。有零星的鬼子从角落里、窗户里伸出枪管继续顽抗,有些冲锋的战士就这样被鬼子击中牺牲了。

大队的游击队战士冲到咫尺之间后,迫于巨大的压力,不断有伪军举着枪从房子里走出来,甚至还有伪军还拽着失去抵抗力的鬼子伤兵出来献功。

很快,刘云就带着大批游击队员们杀到宿舍边上来了,这里已经是鬼子的射击死角了。“给我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的搜!胆敢抵抗的全部消灭!”刘云指着宿舍大声喊道:“动作要快!有人的房子先别进去,先送他们一颗手榴弹。”

很快,战士们吼叫着逐间房子的搜杀鬼子,甚至在伪军的指引下消灭躲藏起来的鬼子,藏着的躲着的鬼子被一一揪了出来。极短的时间内枪声越来越稀少,没多久最后一个顽抗的鬼子也被击毙,白石村的据点终于被八路军彻底连根拔起。几个战士开始实施警戒,远远的钟天祥也带着几百个民兵赶上来打扫战场了。

马常青看了看地上东一个西一个乱七八糟躺着的鬼子伤兵,对警戒的战士手一挥,喊道:“将这些鬼子全部给我押一块儿来。”

有战士去搬鬼子血淋淋的身体,没料到却反而被鬼子咬了一口,“哎哟!”战士一声痛呼,甩掉鬼子后,一边拔出刺刀一边对马常青大声问道:“指导员,鬼子咬人,捅死他算了。”

马常青破天荒地说道:“别捅死他,打烂他的嘴巴再送过来。”

不到三十秒钟的时间,七、八个鬼子弄到了一起,马常青冷笑着拿起了大砍刀。

零零碎碎枪声完全停下来后,刘云看了看手表,这场战斗花了四十分钟,正要去找马常青,一抬头,马常青正挥舞大砍刀耍出一片刀花,在他前面整整齐齐的跪着八个鬼子伤兵。

“快将主力团的同志堵在外面。”刘云一把扯过一个排长,着急的说道:“就告诉他们这里已经肃清了残敌,请主力团的同志抓紧时间就地休整,完毕后马上增援村外的战斗。”

正在刘云说话的当头,马常青挥舞着大砍刀将八个鬼子的脑袋一一砍了下来,鲜血喷得到处都是,完事后又对着伪军们偶然看了看,围坐在一堆的将近四十多个伪军官兵看到马常青杀人不眨眼,早就感觉到一阵阵毛骨悚然,现在又被马常青看了一眼,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刘云走上去在一片伪军中找出一个军官,低声说道:“这些人都是你们杀掉的,知道不?”

胖子伪军军官吓得牙齿都合不拢,战战兢兢的说道:“不是,是、我带着人杀的……”

“很好!”刘云笑着说道:“别紧张,如果这些鬼子是你们杀掉的,那么你们就立了大功,大功!知道不?待会儿有人问你,你也要这么说,哦!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长官,我叫刘三涌。”伪军军官将胸口一挺,只是滚圆的肚皮也跟着挺了出来。

“好!刘三涌。”刘云点点头,对身边一个战士喊道:“将他们全部带出去,交给邓营长。”

战斗结束后,战士们三三两两的在废墟中寻找战友的遗体,收集子弹、武器……

“集合!”毛四一大声吼道:“这里由民兵们来打扫,不用你们来瞎操心了。”

刘云看了看正在聚集过来的满身硝烟的战士们,估计此次作战伤亡合计一个排,不久毛四一就将数字报上来了,连队牺牲十人、重伤十五人、轻伤五人,正好一个排的兵力。

刘云对这个结果还是不怎么满意,用绝对优势兵力居然还打成这个样子,这以后的仗还怎么打?!叹了一口气,将马常青召了过来,刚一见面就非常不满的大声训斥道:“常青!你不要命啦?谁让你蛮干的?谁让你杀鬼子俘虏的?……”唧唧歪歪训斥了一气。

马常青挨训时只是闷不作声,刘云知道马常青恨日本人,只好叹了一口气拍拍马常青的肩膀,说道:“待会儿你跟在我身边,那里也不要去!否则我也只好让人将你绑回去了。”又看了看满脸刚毅的马常青,这小子,虽然日本俘虏留不得,但是杀俘虏怎么不知道藏起来杀?

打了一个大胜仗,毛四一挤过来眉开眼笑的对刘云小声问道:“队长(刘云)!要不要给同志说说话!同志们都看着呢!”

刘云原本严肃的面孔立刻换成了满脸春风,看了看战斗欲望强盛的战士们,大声表扬道:“同志们!你们今天的表现非常很好,和主力部队配合作战打出了我们的威风!”又将大手一挥,高兴的说道:“等回去了由营部出钱买几头大肥猪杀了给你们吃!”

闻讯,不少战士立刻开始兴奋的舔嘴巴,更多的战士开始眉开眼笑起来。

看到战士们兴奋的样子,刘云感叹起来,这个年代的人还真是纯朴,吃几头大肥猪也能让战士们高兴半天。

刘云挥挥手示意战士们都安静下来,面色一整,严肃的说道:“那边的枪声还很激烈,李政委他们急需增援,我们现在过去狠狠的‘一门道’给一个教训,让那些反动势力以后不敢用正眼瞧我们!”指着白石村外大声问道:“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战士们稀稀拉拉的回答道:“有!”

“我听不见!”刘云大声吼道!

“有!”战士们纷纷大吼起来。

钟天祥飞快的安排一些技术过硬的民兵火线入伍,一瞬间的功夫游击队就恢复了元气,如果不是考虑需要和主力团战利品分享和缺少成熟指战员的问题,现场可以就地扩编一个连。

此时,另一边的邓龙坡还在暴跳如雷,伤亡程上来后,一看居然被鬼子报销了两个排,还搭上一个连长,如果不是游击队鼎力相助,这鬼子的碉堡还不一定能够打得下来。

邓龙坡正在来回教训主力团的干部战士,“报告!”游击队的一个战士跑过来说道:“报告邓营长,村外打得很激烈,我们游击队提前已经出发了,请主力团随后跟上。”

邓龙坡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知道了!我们随后跟上。”

小战士刚刚走,邓龙坡对看了看围坐成一堆、垂头丧气的四十多个伪军们左右打量。据刘云说这些伪军“奋勇反正”,砍了了不少鬼子的脑壳。

“你们以前是干什么的?”邓龙坡阴森森的问道:“是阎锡三的人还是张学良的人?”

刘三涌大着胆子的回答道:“长官!我们都是老东北军。”

“既然是这样那就好极了!”邓龙坡笑了起来,脸上的刀疤一抖一抖的,说道:“现在给你们两条路,一条路是给游击队当俘虏;一条是路给咱主力团当俘虏,跟我去打鬼子,你们自己选择吧!”

邓龙坡又错误的估计了形势,游击队的俘虏政策大多为伪军们所知晓,给游击队当俘虏并不差,不但可以回家,还可以领到回家的路费。

邓龙坡等了一气,只有十几个伪军愿意跟着主力团走,其他人居然都闷不作声的低着头,连刘三涌也没有站出来。

见状,邓龙坡只觉得一阵光火,看来这些汉奸腿子是不愿意到自己手里当兵了。邓龙坡狠狠的瞪眼扫了扫剩下的伪军们,挥挥手,将那些反正的伪军补充进自己的队伍。

政委张思走过来看了看那些萎靡的伪军,安慰邓龙坡道:“等这场战斗打完了,再给他们上上政治课,提高他们的觉悟后他们也就肯跟着我们走了。”

邓龙坡点点头,看到队伍已经集合完毕,大声吼道:“出发!”带着队伍急急向白石村外赶去。

刘云带着队伍来到白石村内里的时候,一边走一边看四周的房舍,老百姓的房舍大多已经破旧不堪,也有些房子亮起了轻微的灯光,刘云知道那是有村民在偷窥。战火连天,百姓必然贫苦!刘云轻轻叹了一口气,一旁的李向阳不解问道:“哥,为什么叹气?”

刘云指着四周破旧的房子说道:“这是日本鬼子入侵的杰作!我为了这个才叹息。”

李向阳睁着眼睛四处张望,奇怪的问道:“你骗人!哪来的弹片嘛?”

刘云又好气又好笑,说道:“并不是说鬼子一定就要开枪放炮,仅仅是鬼子的入侵就让普通中国人没有办法进行生产劳作,鬼子又大肆发行伪钞,强买中国老百姓的物资,用中国的人力、物力侵略中国、与中国政府作战……,等等这些都是他们的‘杰作’!”

李向阳很快就听得兴趣索然,到后来干脆敷衍了事东张西望。

见状,刘云简直是失望之极,正准备不说了,没料到身后的林黑羽反问道:“按照营长这么说,为什么中国政府没有大量发行伪钞用飞机空投到日本呢?”

“问得好!”刘云大喜,说道:“中国政府没有可以飞到日本的飞机,而日本的飞机却可以天天飞到我们的头顶上扔炸弹。在欧洲已经有国家就这么做了,他们互相大量发行其敌对国家的伪钞,然后空投到敌国,试图让敌对国家的经济崩溃!”

林黑羽若有所思地问道:“是不是让敌国政府有钱也卖不到粮草,迫使这个国家无法派出军队作战?!”

“对、对、对!”刘云连声说道:“好小子!能够举一反三,不错!战争中包含很多东西!战争是国家间政治与经济和科技的较量,并不是仅仅一场厮杀那么简单。”

林黑羽暂时还没有办法消化那么多东西,刘云不得不继续说道:“等这场战斗打完了,我再好好教你!”又指着东张西望的李向阳说道:“如果你能将我心中所学全部‘掏’了去,将来的成就绝对在李向阳之上。”

林黑羽脸上一喜,正要说话。远处有侦察兵大声喊道:“营长!政委他们被‘一门道’的人团团围住了,快去增援。”

刘云立刻对后面的战士大手一挥,吼道:“同志们!快速前进!”一边喊一边带头跑起来,顷刻间整个队伍加速前进。

###

另一边,为了给汪志毅一个威慑,余之远傍晚时分到达老巢后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找个草地睡到了凌晨三点才动身。

师爷邱寒水看着笼罩在黑暗中的驻地,高兴的说道:“鸟枪换炮今非昔比,现在咱们人强马壮,总算可以让他们那些人吃瘪了!”

余之远也是一脸的得意,低头看了看怀表,说道:“咱们吃完了早饭再进去,吕红秋那家伙还有点人情味,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绝!”

庞玉龙在一旁道:“余团长何不效仿古人的‘杯酒释兵权’?”

余之远瞟一眼旁玉龙,摇摇头说道:“那可不行!吕红秋是一员战将,我既要让虎不能伤人,又要御虎而行!我寻思着还是让吕红秋带他自己的人,不过我的人要安插进他的队伍。”

一干部下连声阿谀奉承,“余团长果然是高人高见!”

“佩服!”

“余团长再世之诸葛亮!”

……

“好啦!好啦!”余之远笑呵呵的说道:“现在派几个人摸到常东镇去看看,看看大道寺一修那老鬼子的人在不在,不在了就到镇上去捞他一把再上山!”

余之远的话音刚落,几个部下纷纷要求揽下这个美差,以前没枪没子弹的不敢下山,现在可不怕了,弹药充足,如果迎面遇到大道寺一修那老鬼子的小队也能做到全身而退。

余之远知道部下的心思,奸笑着说道:“如果大道寺一修那老鬼子不在,这次咱们大家一起去,好好的闹他一个天翻地覆!”

山野间渐渐的冒起了火光,在黑夜中极为刺眼,这是余之远所部正在做早饭,接着是第二处、紧跟着又是第三处火光。有一个鬼鬼祟祟的樵夫远远的看到有一百多人的队伍正在生火做饭,慌忙丢下手中稀稀拉拉的滥柴败枝向山上跑去。

余之远舒舒服服的吃过早饭后,部下来告之大道寺一修那老鬼子已经带人开拔了(被中江台本抽调去参加围追堵截大青山游击队)。

余之远顿时大喜,立刻集合他那一百多人的“团”开拔到镇上去大肆抢劫掠夺,同时还准备抓一些壮丁上山补充兵源。

有部下不忍镇民饱受妻离子散之苦,劝道:“余团长,这次补充军需还是按老规矩,从那些老汉奸们的身上下手,至于壮丁就不要抓了,这年头兵荒马乱的,一旦妻离子散就再也没有机会重逢了!”说完后又小心翼翼地问道:“请团长三思!”

余之远一把推开那个劝谏的部下,冷冷地说道:“国难当头,人人有抗战之责!”

那部下正要再分辨,见到余之远皱着眉头几乎要骂娘了,不得不慌忙住嘴。

这次余之远倒是没有撒泼,而是又沉声对那劝谏的部下说道:“鬼子可以抓壮丁当兵、修炮楼、甚至给自己盖房子,偏偏我抓不得壮丁去抗日?”

听到余之远这话后,一干部下都觉得很在理。

半个小时的功夫,余之远所部已经将整个常东镇搅得疾飞狗跳,一直到附近驻扎的伪军赶过来后,余之远才大包小包的离开了,当然,还用绳子捆走了一长串哭哭啼啼的年轻壮丁,不少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跟在后面,哭喊着呼叫自家儿郎的名字,走了一截路,被不耐烦的余之远所部恶狠狠的驱散了。

山下的樵夫带来了情报后,汪志毅和吕红秋紧急回合到一起。

“难道是鬼子来了?”东北军的范中群皱着眉头问道:“只有鬼子喜欢偷袭。”

吕红秋轻轻摇摇头,总觉得山下来的不是鬼子,可是为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汪志毅叹了一口气,道:“怕他做甚!大不了咱们往大山里跑,躲几天再出来!”

“报告!”门外有哨兵进来了,汇报道:“山下的那股人马吃完早饭后就跑到常东镇大肆抢劫掠夺!”

范中群松了一口气,说道:“原来不是什么小鬼子,而是土匪,害的老子虚惊一场!”

“不!”吕红秋露出神秘的微笑,说道:“我知道他们是谁了!”

汪志毅急忙问道:“你快说呀!这急死人的!”

吕红秋呵呵笑着说道:“快点召集人马准备迎着这里的主人!”

汪志毅一愣,片刻后明白过来了,嘿嘿冷笑着说道:“的确是要好好的迎接他了!”

范中群仗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解的问道:“咋你们说的话我就听不懂呢?”

余之远所部大摇大摆的向“山寨”走去,远远的看到了老巢的哨兵,那哨兵见到余之远等人后,不上前向余之远问号反而慌忙转身离去。

见状,余之远也不生气,和一干部下相视一笑,只是师爷邱寒水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们来了!”许永明对吕红秋小声说道:“那个余之远留给我!”吕红秋赞许的点点头,而一旁的忠勇家丁彭之本则在一旁直摇头,少爷实在是太喜欢冒险了!

一排排人头小心翼翼的从山顶上露了出来,默默地看着下面嘈杂的国军同伴。

“余大哥回来了怎么也不打一声招呼?”吕红秋笑着迎了出来。

余之远并没有察觉到自己以及自己的人已经深陷包围,也笑着迎上去,说道:“这些天出外‘公干’,让吕兄弟挂念了!”正走着,冷不防从山坡上冲出来一大票人马,迅速将自己的人团团围在中间。

一时间“哗啦、哗啦”拉动枪栓声络绎不绝,虽然叫骂声不断,可就是没有人敢开枪。

余之远的脸变成铁青色,冷冷的问道:“老弟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鸠占鹊巢?”又大声问道:“汪兄何在?”

汪志毅从人堆里走出来,淡笑着道:“恭候余团长多时了!”

余之远的脸色刹那间又变成灰白色,口气也松软了很多,呆了几秒钟后才道:“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一边说一边向后退,几个部下立刻上前挡在余之远的身前。

“你们要拼命老子也不在乎!”感觉安全些了后,余之远不等汪、吕二人说话,躲在人群里面大声咆哮起来,“死就死,十八年以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余之远的话音刚落,许永明就从树上跳下来,吼道:“我敢和你拼命。”落地后死死的抓住余之远,余之远的部下大惊失色,纷纷掏出武器对准许永明的脑袋。

许永明从天而降几乎将余之远吓得直哆嗦,稍微镇定后依旧口出狂言,“好哇!尽管来!”

许永明一声冷笑,猛地一把撕开上衣,拍拍捆在身上密密麻麻的手榴弹,蔑视的说道:“你看好了!”说完扯断一颗手榴弹的一根引线,顿时“丝丝”声响起。

“你……,你要干什么?”余之远惊恐的去抢许永明腰间的手榴弹,却反而被许永明牢牢的抱住,然后使劲的绊倒在地上。

“救命啊……”余之远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此时一干手下那会去救余之远,早就自顾自的转身趴在地上了。

“丝丝”声很快就没有了,但是手榴弹却并没有爆炸,许永明特意将这颗手榴弹的火药挖掉了。只是余之远感觉就好像虚脱了一样,心理遭受了重大打击,满脸大汗目光呆痴。

“哈哈哈……”许永明粗野的笑了起来,死死的压住余之远,冷冷的威胁道:“你如果不下令投降,下一颗手榴弹就是真的了,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说完再次准备拉腰间的引线。

“你到底想怎样?”余之远一边底气不足的问道,一边偷偷的去拔要上的左轮手枪。

“好说!只要你能将带回来的武器平分,就一切好商量。”许永明看了看余之远的小动作,冷冷的继续说道:“在你开枪打死我之前,我会拉着你同归于尽!”

余之远彻底不敢动了,好声好气的说道:“都是党国的弟兄,取回来的枪支弹药当然大家都有份。”

师爷邱寒水抹掉额头上的汗水,从地上拉起余之远和许永明,挤出一个笑脸,说道:“大家当然都有份,不然我们跑那么远干什么?就连这次抓来的壮丁大家都有份。”

吕红秋走了出来,笑着对余之远说道:“都怪我的部下不懂事,唉!实在是误会!”

“对!就是误会!”邱寒水急忙加重语气道,又转身大声喊道:“弟兄们别误会,收起枪。”

余之远的部下几乎将视线全部集中到了余之远的身上,此时余之远的态度摇摆不定,心乱如麻!沉默了片刻后默许了邱寒水的命令,让部下选择了放下武器。

这样一来余之远严重打击了自己部下的士气,准备开打的一个士兵愤愤的丢下了手中的步枪,紧接着余之远的兵接二连三的垂下枪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