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水 煮 清 王 朝



作者:古龙岗


第一卷初来乍到 第一章 倒霉五人组




茂密的森林里,一伙人正在穿行。


队伍共有五个人,三男二女!


他们很苦!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鹅毛大雪之下,在处处显示出“原始”两个字的寒带丛林里,穿着用极为清爽的料子做的夏装前进……恐怕没有谁会认为自己是在作乐!


当然了,如果他们能跑得快一点儿的话,身体或许会因为剧烈的运动变得暖和起来,而且相信他们也有这种想法,只是……在天上飘雪的同时,地上的积雪,也有半米多厚!


跑试试?


……


所以,坚强的人们只能一步一坑的向前走!不坚强的?……等死吧!


五个人中,一个是一名大概有五十多岁的老年人,中等身材,上身穿的是“的确凉”的衬衫,下身是西裤!此时,他的衬衫已经全部扎进了腰带里面,还有一把折扇,也展开挡在了肚子上。


“幸好这扇面是绸子做的!”老年人边艰难的举腿,边嘴里咕哝。


除了这个老人,还有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青年“老伙子”!几根儿胡茬子让他的下巴上沾了不少雪,他比老人还惨,只穿着一个背心和一条大裤衩子,而且,他的脚在雪里迈出来的时候,也可以看到,那是光着的!


“就是想凑个热闹卖个西瓜,我招谁惹谁了?”“老伙子”流着清鼻涕边走边叫。


第三位,是一位女性,看上去大概二十七八岁,穿的职业女性的套装,白色,在雪地里反光很厉害!只是这套装也有一点不太合适,那就是……下身是短裙,还是露出一小截大腿的那种。


“哈欠!早知道我就穿着长筒袜了!怎么说也是一层料子啊!”这位女性一只手里还拎着一双高跟鞋,另一只手还抱着一个手提包捂在身前。


接下来就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了!年纪轻轻,脸上……冻得通红,什么气也看不出来!他穿着一件纯棉T恤,下身是牛仔裤,这在五个人中还是属于高级“装备”的,所以,他看着“老伙子”不时瞟过来的目光,总是小心地说道:“大哥,我……没穿内裤!”


最后一位,女警员!而且是一位年轻的女警员!跟前面那位小伙子的年纪差不多,警服里的夏装让她在五个人里受苦最少,而她锐利的目光也不时扫过“老伙子”和“小伙子”,“你们最好不要打什么坏主意,要不然,……哼!”


……


“唉哟!”


老头不小心跌倒在雪地里。


“费老,您没事吧?”小伙子冲了上来,一把扶住了老人,不过,看了看他那冻得嘴唇发青,浑身直哆嗦的样子,老人咧着已经被冻得僵硬的嘴笑了笑,没有说话。


“不能再这么往前走了,要不然,我们肯定得全部冻死!”老伙子叫道,他身强体壮,只是在这种冰天雪地里,他的强壮已无可用武之地。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穿套装的那位女性叫道,“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手机不通,我们能怎么办?”


“我们可以把雪堆成屋子,这样,就能挡住寒风了!”年轻的女警员想了一会儿,叫道。


“就我们这样,想当爱斯基摩人也不行啊,造个雪屋,里面的温度也不会大于零的!”老头叫道。


“是啊,而且,就算造,以我们现在的状态,恐怕不等工作完成就嗝屁了!”老伙子对老诚的话表示赞同。


“那怎么办?”小伙子喊道。


“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接着走,直到遇到人为止!”老人也叫了起来。


“费老,太……太,哈欠,太不可能了吧?这可是森林,不是树林!”穿套装的女人叫道。


“我们才走了不到半个小时,不至于这么差劲儿吧?接着走,要不然,全死在这儿!”老伙子大叫道,他已经忘记了他自己刚才的话。


“可是我们还能走多远啊?…我不想死啊……啊啊啊!!!”长时间的尖叫表明,套装女性的肺活量绝对大过作者。


“嗷呜……”


……


“什么声音?”


“我们遇到野兽了!……”


“谁能知道这是什么野兽?”穿套装的女性问道。


“听这声音,跟动物园里的……老虎……挺像的!”老人苦笑起来。


“我就说嘛,这里肯定是东北!这下可怎么办?东北虎可是世界身体最大的老虎,比狮子都厉害,我们怎么办啊?”穿套装的女性捂脸小声叫道,看来她还是有理智的,知道此时不能大声。


“对了,小罗,你是警察,你的枪……”小伙子看到年轻女警员拿出的工作证里标注的“民警”两个字之后,果断地闭上了嘴。


“小马,你不是记者吗?拿照像机出来吓……”看着小伙子拿着来的一个微型摄像机之后,老伙子也没话了。


“对啊,好像我还有……”穿套装的女人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个长方型的……


“电子防狼器!”老伙子和小伙子同时惊叫道。


“你们好像挺熟悉这种东西的!”女警员打着哆嗦,再次警惕的看着两个男人。


“现在的小子啊……”老人连连摇头。


“你怎么还带着这种东西?”老伙子看着穿套装的女人问道。


“这是我们女性的社会安全保障手段,七天前为止,这个东西已经电翻了二十八个色狼,现在,我把它贡献出来,你们谁去电只老虎来?”穿套装的女人手里托着“电子防狼器”说道。


……


沉默!


老小两个“伙子”之间,你望我,我望你!


……


“大哥,听说,现在的老虎都是人工养的,这个……”


“好兄弟,就知道你是热血青年,大哥就不跟你抢了,你放心地去吧,我在后面吸引老虎的注意力,好掩护你!”老伙子的脑子快,嘴巴也快,瞬间就退到了老头和两位女性的身边,以此表示自己无意跟小伙子争夺“英雄”的名号。


……


“大哥,你比我壮啊!”小伙子怔怔的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


“可你看我现在……”老伙子瞅了瞅全身上下,又瞅了瞅其他人,“我比你们谁都僵,斗老虎,要的就是一个‘快、准、狠’,我都僵成这样了,兄弟……,全*你了!”


“我……我,我是文科的!”


“这算什么理由?”


“文科学生身体弱!”


“前几天我们拘留了几个在校外打架的大学生,清一色‘理’科,一溜的虎背熊腰……”女警员突然说道,他的话让老伙子的脸色由煞白变得煞黑。


“我就说嘛……”


“可全被一个长得瘦瘦的文科生给揍的鼻青脸肿!”


“小罗,你们领导可是让你配合我采访的!”小伙子惨叫。


“嗷呜……”


……


“怎么办?”


“妈的,拼了!”老伙子大叫,接着,手一伸,就到了穿套装的女性面前,“防狼器!”


“嗯,是条汉子!”老头点头微笑。


“你……小心点儿!”小心翼翼地把防狼器送到老伙子手上,穿套装的女性说道。


“……谢谢,我会的!”老伙子两眼通红,对着穿套装的女性使劲点了点头。


“这个电子防狼器是我托朋友从国外买的,很贵的……小心点儿,别给我弄坏了!”


“……”


“大哥,我……!”小伙子突然出声。


“你要去?”老伙子喜上眉梢。


“我跟你一起!”一拍老伙子肩膀,小伙子昂然道:“要死一起死,至少,咱们可以互相给对方垫背!”


“……”老伙子愕然了一会儿,终于摇了摇头,“文化人儿,弄不明白!”


“这个……我说你们两个!”老人咧着一张已经差不多被冻得僵硬的嘴巴,把手伸到了两个“伙子”之间,“老虎还没来呢!就想急着去送死了?”


“……”


“……对呀!老虎还没来,我们快走!”老伙子一下子蹦出了雪窝,带头就跑!


“我的防狼器!”穿套装的女人追了上去,速度居然也不慢。


“快走!要不然老虎就来了!”小伙子和女警员扶着老人,也向前面的两个人追赶而去。



第一卷初来乍到 第二章 倒霉老虎




俗话说:怕什么就来什么!


还说:说曹操,曹操就到!


五个人遇到的这条老虎,可能就叫“曹操”!


“大……大哥,你……这是带……带的什么路啊?”小伙子埋怨老伙子。


“没让你跟……跟着来,要不是你在后面大呼小叫,这老虎会……发现我们吗?”老伙子也怨小伙子。


“小学好像学过《唐打虎》……内容忘了!”女警员带了点哭腔。


另外两个没心思听他们的话,都正小心的看着前面五米处这只身长超过三米的吊睛白额猛虎。


人虎对峙!


……


时间持续了几秒!


“嗷呜……”


冰天雪地的,连根兔子毛都找不着,老虎估计已经饿的想啃树皮了,此时见到这么鲜嫩的食物,一跃就朝着五个人扑了过来!


“啊……”


虽然冻得不轻,可是,五个人也正处于极度的精神紧绷状态,所以,老虎前爪刚离地,他们就连滚带爬地向四面逃开。


“嗷呜!”


一爪扑空,老虎没有多做停留,稍一转身,就扑向了一个距离最近的,那是……女警员!


“啊……”


一声尖叫之后,女警员就做出了奇奥难言的高难度,离地二尺侧翻一百八十度,再雪地平转二百七十度,最后双腿向上垂直九十度……蹬!难度系数一定高达3.6之上。


可怜的老虎,被蹬中了下巴!


不过,女警员也不好过,虎爪在距离她的脸蛋儿三公分处划过,吓得她躺在雪地里,双腿垂直朝上呆在了那里。


“嗷呜!”


闷吼一声,甩甩被一个人类在危险状况下暴发出来的强大力量蹬得头昏脑胀的脑袋,老虎清醒了一下,而等它再看向前方的时候,就看到两


条有如玉石般的长腿,那是一个身穿套装的漂亮女性正站在它身前二十厘米处发呆。


“嗷……嗷呜!”


刚刚想例行先张嘴发发威,老虎就被电子防狼器的强大电流给电得平空后跃五米,然后,就地打起滚来!


“啊……”


套装女性紧接着使出来的高分贝尖叫“攻击”又把老虎又给吓得跳起来朝着老伙子跑了过去。


“你别过来,我可是玩刀的,一个西瓜说分三十二片绝分不出来三十六片儿来,说切皮就绝对切不着瓤……”老伙子手舞足蹈,边说边退。


“嗷呜!”


老虎叫了一声,不过,这回它小心了一点儿,没有急着冲上去!


“给你说了,你别过来……滚!”


老伙子佯装向前冲了一步,结果,老虎被吓退了一步。


“你敢过来老子把切成生虎片儿!”


一次奏效,老伙子大喜,又向前迈了一步。


“嗷呜!”


老虎扑了上来。


……


三米长的身躯,把老伙子盖了个严严实实!


地下雪厚!


老伙子被压到了雪里,还好……老虎扑过来的时候,他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又被扑倒之后,不至于直接就现身在老虎的嘴边,而是被压在了老虎的肚皮下边。


“我咬!”


情急张嘴,老伙子对着面前白白软软,温柔加温暖的老虎肚皮开了咬!


“嗷呜!”


正在雪地里寻找食物的老虎突然觉得肚子上的剧痛,于是,它叫了起来,然后,四肢一直站起身,一爪子就朝着身体下面拍去!


什么也没有!


老伙子此时已经伸展开了身体,他双腿紧夹着老虎的腰,脑袋顶住了老虎的下巴,嘴巴紧咬着老虎的颈部,双手紧抓着老虎的皮……他坠在老虎肚皮上了!


“嗷呜!”


老虎终究只是野兽,,对肚子上突然出现的异物有些害怕,所以,它不住的抖跳起来,只是,以它的智力还想不到如何才能把老伙子弄下来,于是……一人一虎陷入僵持状态……人稍占优势!


……


“唐打虎!?”女警员终于想起了小学的课文!


“怎么办?”穿套装的女性爬在一棵树上,向下问。


“莫总,你的防狼器!”老人叫道,“那个可以把一个成年男人电翻,电这只老虎,只要多电一会儿,也应该能让它一时失去活动能力,我们就可以先动手打死它!”


“到时候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告我,你们要出庭作证!”套装女性叫道。


“……噢!一定!”


“那谁去电?”拿着防狼器,套装女性把目光对准了小伙子,同时发出这种目光的还有老人和女警员!


“……呜呜,我,……我去就是了!”抹了一把泪,小伙子庄严的接过了防狼器,“记着,让我们社里的赵总编给我写悼文!”


“知道了,我找金庸给你写!”套装女性说道。


“……谢谢!”


……


老伙子的身上已经很暖和了,只是,力气也差不多用完了!


老虎的脖子上已经被他咬得一塌糊涂,这是因为老虎挣得太厉害,把伤口都挣裂了!


当然了,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位“老伙子”同志: 他……牙好!


“死在老虎嘴下,也算不冤,至少,这畜牲比我值钱!”死咬着老虎的脖子,老伙子心想。


……


小伙子拿着防狼器,小心的朝着老虎走去。


“兹嘎兹嘎……”


脚踩雪地的声音不小,大风声也掩盖不住!


这全怪大自然!


“日后要支持增强温室效应!”


小伙子心中手里捏着防狼器,心道,然后,他就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于是,急忙向回跑!


“嗷呜!”


老虎还在原地不住转圈子跳着,恰好看到了回头就跑的小伙子,于是,它吼一声就追了上去,搞不定肚皮上的,还搞不定另一个?


“快回去!”


刚刚聚到一起的老人和两个年轻女性看着小伙子带着老虎跑了过来,急的大叫。


“这防狼器怎么用?”


小伙子也在大叫——他看到老虎了,就在身后不足二米!


“……绿色按纽!”套装女性大叫。


“嗷呜!”


老伙子把老虎颈上的皮又撕坏了一块!所以,受到这种“激励”的老虎跳了起来,把刚刚转身的小伙子给扑倒了。


……


抖动!


……


还是抖动!


……


抖……


……


“这个死记者,居然把我的电全用光了!”套装女性拿着防狼器大叫,此时的她好像早就已经忘记了周围的环境!


“先别管这些了,杀虎要紧!”老人说道。


“它可是受保护动物?”看了看还在口吐白沫,不住抖动的老小两个“伙子”,女警员有一些为难。


“可这老虎比我们加起来都壮,而且,它很饿了!”老人又说道。


“那就杀吧!”套装女性说道,“反正我们还需要保暖的东西,虎皮正好!”


“那就动手吧!”老人看向了两个女性。


“费老,您是让我们去杀?”女警员指了指自己和套装女性。


“嗯!”老人点头!


“没有武器或者刀具,怎么杀?难道学武松用拳头砸?”两个女人苦闷道。


“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了!”老人微笑道。


“怎么办?”


“咬死它!”


“什么?”


“你们看它脖子上的伤口,都是牙咬的,所以,用牙咬很可行,只是我的牙不行了,就只能*你们了!”老人接着微笑,一不小心露出了洁白整齐并且正闪耀着发同白金一样光泽的牙齿。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