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四十一章 激战(一)

六指君1 收藏 35 3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四十一章 激战(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鬼子的碉堡阴森森的竖立在黑暗中,碉堡后面是鬼子的大院,鬼子和伪军的吃喝拉撒全部都在里面进行,碉堡前面一小块空地,这是鬼子练兵用的小操场,外围则挖了一条又深又宽的“护城沟”,炮楼加上所有的附属建筑,构成了一个封闭的、能够自给自足的一段时间的微型堡垒。

刘云带着李向阳和林黑羽偷偷的潜伏到鬼子的炮楼下,一低头,下面是落差十几米高的深涧;一抬头,五、六米宽的深涧对面就是一人多高的铁丝网。看来即使过了深涧,对面的铁丝网也要将你拦下。

李向阳借着月色低头向黑漆漆的深涧看了看,吐了一下舌头后又马上缩回来了。

林、李二人用“怎么办”的眼神看着刘云,刘云也是无可奈何地一笑,时间太短了,鬼子也太狡猾了,没有办法摸到碉堡下。

刘云对后方指了指,示意两人立刻离开,李向阳有些不大情愿,刘云不得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林、李二人这才向来路爬去。

这座碉堡是这里最高的制高点,不将这颗毒牙给拔掉,等会儿战士们的冲锋队形将全部暴露在其机枪火力的打击下。如果邪教的驻扎地距离白石村够近,李远强等部也将在敌人的火力打击范围之内!刘云又观察了片刻,觉得时间不多了这才转身爬回去。

炮楼上的鬼子越发慵懒起来,照射灯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最后完全停了下来。

刘云刚刚退回来就看到一脸关切的李向阳,忍不住在他的头上拍了拍,说道:“我没事!”

林黑羽则在一旁嘀咕道:“早说了没事,偏偏还在这里傻等!”

刘云一转身,就迎面撞倒了那个刀疤脸,情况不太妙!此时这个不苟言笑的主力团营长看上去好像就要发脾气了。

邓龙坡脸上暗红色的刀疤在月色下隐隐抽动,语气极为不满,低声问道:“就快要发动总攻了,你怎么还要出去?为什么不相信我的人(探测地形)?”

好大的火气!刘云无奈地笑了起来,记得这个时候八路军还没有攻打鬼子碉堡的经验,没有迫击炮就别想攻下坚守的鬼子碉堡,如果鬼子的炮楼修建得足够结实,很可能会出现另一种情况,炮楼没有打下来反而招来大批鬼子援军。很不好的消息是主力团长途奔袭显然没有条件携带重武器,不过幸好游击队已经准备了秘密武器“伺候”鬼子。

看到刘云在讪笑,邓龙坡知道生气也没有用,掏出怀表借着月光看了看,说道:“离总攻还有五分钟的时间,你快点下去动员你们游击队的同志!”

游击队的战士们经过辗转难眠之后正要沉沉入睡,没料到刘云和几个干部又亲自一个个将其叫醒,在黑暗中隐隐约约传来一阵轻微的吵杂声,这让邓龙坡又感觉到万分恼火,自己带出来的人绝对不会这么拖拖拉拉,正在思索间!鬼子的探照灯猛然间打过来了。

邓龙坡一声暗骂,“该死!”

探照灯反复在一片密集的树林子里照射了一番,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后这才移动到别处。

刘云的身体下面压着两个茫然不知所措的战士,他们刚才被刘云唤醒的那一刹那差点“惊魂”而失声叫出来。

好险!刘云轻手轻脚的挪开身体,示意战士们噤声,又对已经醒转过来正在四处摆弄探照灯的鬼子看了看,记得小时候看鬼子的资料的时候,原本在碉堡的周围是“寸草不留”的,这样做是为了防止被突然袭击,但是从现在看来鬼子远没有吃到什么苦头,根本没有预料到有军队会潜伏到眼皮子底下,所以碉堡附近有大片的树林草堆可以藏身。

“营长!”毛四一带着几十个战士气喘吁吁赶过来了,因为地形陡峭,战士们吃力的拉着什么东西,有战士好奇的看过去,居然是一门前清时期的灰不溜秋的土炮。

“距离总攻还差几分钟,总算把你们盼来了!再不来就违反纪律了!”刘云松了一口气,说道:“快点将咱们的‘神武大将军’推上去,给我调好角度,让战士们注意轻声点。”

几个战士轻轻的放下手下圆溜溜的弹丸,另外十几个战士咬着牙轻轻将一吨多的“神威大将军”推了上去,将黑黝黝的炮口对准沉睡中的碉堡。

当初伏击郑忠教的邪教分子的时候,刘云看到邪教分子居然携带几百年前的土炮打仗,为了更好的使用火炮,邪教分子甚至还携带了桐油,看上去还挺专业的。

潜伏到鬼子的眼皮子底下后,刘云觉得这门火炮也许能够发挥一点作用,特意让毛四一去寻找那门火炮,居然还真找到了,散落的火药和弹丸也收集到了不少。刘云踢了踢乌溜溜的弹丸,嘿!这些弹丸居然邪教新赶制出来的!

“时间到了!”刘云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来到邓龙坡身边说道:“建议立刻展开强攻!”

邓龙坡也看到了游击队战士推上来的土炮,看了看怀表,目无表情的轻轻点了点头。

刘云立刻架起迫击炮,黑黝黝的炮口直指鬼子的小炮楼。

“通!”一声轻响,迫击炮弹脱离炮口直飞目标,在安静的黑夜中,炮击炮弹发出刺耳的啸叫声。“轰!”炮弹落在炮楼的一侧猛烈爆炸了,两个目瞪口呆的伪军游哨冷不防被炸得血肉横飞,炮楼上的探照灯也“哗啦哗啦”的掉了下来。

标志着进攻的彩珠筒紧接着被点燃了,五颜六色的焰火猛冲上天,刘云抬头向黑黝黝的天空望去,紧接着另一头也升起了五颜六色。

“好!”刘云一声赞叹,不但刘云松了一口气,主力团的干部们也纷纷将悬着心放回了肚子,李远强他们那一路已经按照预定的时间开展攻击了。

两秒钟后,白石村的外围传来一阵阵连续、巨大爆炸声。

第一颗炮弹并没有直接命中目标,刘云又拿起第二颗迫击炮弹送入炮筒。战士们趴地上睛死死的盯着刘云,什么时候进攻就看刘云这里的效果了。

“通”的一声轻响,又是一发迫击炮弹向鬼子的碉堡飞去,此时碉堡里的鬼子已经醒悟过来了,一边用鸟语吼叫着,一边纷纷抄着机枪开始盲目的扫射起来。

“轰!”第二发炮弹打得极为准确,直接命中鬼子碉堡的塔楼楼顶,鬼子的炮楼没有顶盖,迫击炮弹炸得炮楼土屑四溅,顶楼的墙裙也蹦掉了老大的一块,在月色下就像一个丑陋的豁口一样,爆炸声过去后鬼子的机枪声立刻嘎然而止。

邓龙坡正要下令全线进攻,刘云又装上了第三发炮弹。

碉堡后面就是鬼子的驻军所在地,七十多个伪军和一百多一点的鬼子就驻扎在里面,剧烈的爆炸声过去后,从里面瀑布般的涌出来了十几个日伪军。

迫击炮弹刺耳的尖叫声再次响起,此时炮楼上的机枪又猛然间响了起来。

“轰!”这一发炮弹直接从开始炸开的缺口处打进了碉堡里面,紧接着又马上传来了连续爆炸,迫击炮弹将碉堡里面的军火一起“点燃”了,炸裂的砖石、残缺不全的枪支弹药、甚至人的尸骨抛了出来,面对险境,涌出来的日伪军又慌忙退了回去。

“轰!”“神武大将军”也愤怒的喷射出一发弹丸,顷刻间弹丸猛烈的撞上了鬼子的碉堡,“轰”大威力的弹丸将碉堡撞出了三、四平方米的大缺口,然后余势未减又撞破了碉堡内部的墙壁,再次给碉堡留下了三、四平方米的大缺口。弹丸射穿炮楼后径直落入鬼子的大院。

“这鬼子碉堡看上去可不怎么结实呀!居然被实心弹丸射穿了,难道炮楼为土木结构?!”刘云正在思索间,“哗啦”一声巨响传来,那座可以容纳一个整排兵力的庞大碉堡居然摇摇晃晃着垮掉了半截,二楼没了,三楼变成了二楼,从一楼里搀扶着逃出几个日伪军。

见状,有些游击队的战士们忍不住跳起来欢呼。

邓龙坡忍不住喝道:“都在干什么?当你们在戏园子里看戏呀?!”

李向阳看到有人从炮楼里面出来了,立刻端着步枪借着火光找到了目标,“砰!”一声清脆的枪响后,对面倒下了两个,这一枪成了“串糖葫芦”。

李向阳正要高兴,那边邓龙坡忍不住要跳起来,吼道:“是谁不听命令乱开枪的?给我站出来!”

李向阳立刻抬头向刘云无辜的看过去。

看到自己的人连续违反纪律,刘云叹了口气,对李向阳批评道:“向阳你这是干什么?谁让你无组织无纪律!”然后又沉声对邓龙坡说道:“现在可以开始进攻了。”

邓龙坡看了看李向阳,不满的低声冷哼一声,吼道:“火力掩护!”又看了看整整齐齐排成队形半蹲在地上主力团战士,大手一挥,“上!”

闻讯,主力团的战士立刻动作起来,当头冲出去的连队分成三个排并列前进,每个排都抬着一把梯子,冲在前面的战士提着大斧头,身穿厚重的棉衣,将梯子架在深涧上后,提斧头的战士跳上梯子快步冲到铁丝网前,吼叫着将生锈的铁丝网砍断,沿铁丝网的木头架子清除完那些磕磕绊绊,几个主力团的战士终于“脚踏实地”了。

好快!刘云暗自点头,毕竟是红军的老底子,素质的确很高!

大队战士还在飞快的通过梯子,有些越过了深涧的战士飞快的弯着腰向鬼子的吊桥迂回,在吊桥前面的草丛里也埋藏着一个连队,一旦吊桥被放下,外面的战士就会就会蜂拥涌入。

刘云老早就想揽下一些“活计”来,让主力团的人见识一番游击队除了素质稍微差一点以外,还是挺能打仗的!但是邓龙坡看到游击队的一贯表现,坚决否定了刘云的要求!

很短的时间内鬼子反应过来了,一个鬼子端着机枪从大院里窜出来,刚刚通过变了型的大门,“砰!”刘云开了一枪,那个鬼子一头栽倒在地上。不过,大门里紧接着又窜出来了好几个敌人,一边嚎叫一边疯狂的开枪,十几个越过深涧的战士冷不防被打死打伤,或者干脆掉入深涧。

“嗒嗒嗒……”主力团的机枪猛烈的开火了,窜出大门的敌人被击中后就像笨重的木头那样“仆仆”倒地。黑暗中有主力团的干部大声喊道:“快!快过去!”“火力压制!”“掩护”……

主力团的火力还是赶不上鬼子的顽抗,连续击毙十几个试图从院子里窜出来的日伪军后,大院已经变形的大门暂时没有什么人敢窜出来了,但是鬼子军官急中生智,让日伪军却从墙上冒出来继续顽抗,这就不是靠火力能够压制得了的!

三八式步枪的枪管长,晚上射击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火焰产生,日本鬼子和美国军队争夺太平洋诸岛的时候,美国军队就在丛林中吃过三八式的亏,如果鬼子趴在阴暗的角落开枪,除了有枪声以外,很难找到他的具体位置。即使是李向阳这个天生的夜猫子,狙击的准确性也大为降低。

虽然主力团算得上兵强马壮,但即使是主力团也没有那么多子弹乱哄哄的开枪去压制对面火力,黑暗中不断有主力团的战士中弹倒下去。

刘云立刻将三八式步枪丢给林黑羽,又从身边战士的手里抢过一杆掷弹筒,一边飞快的装上榴弹,一边对林黑羽大声说道:“小黑子,你给李向阳当警卫员,给他上子弹,还要注意他的安全,发现目标也要指给他看。”

林黑羽一愣,虽然有点难为情,但对于刘云的命令也不敢怠慢,飞快的接过步枪上子弹。

“轰!”第一发榴弹就击中了一堵墙壁,趴在墙头上的敌人冷不防下面的墙脚挨了炸,纷纷又缩了回去,刘云又装上第二发榴弹,这次的榴弹就直接掉入院子里面了,“轰”的一声巨响后,院子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惨叫声。

在装上第三发榴弹的时候,刘云百忙中撇了撇过深涧的战士,此时从梯子上飞跃过去的主力团战士已经有一个排的兵力了。

“再加把劲就成了!”刘云再次装上一发榴弹射了出去,“轰!”又是一发榴弹落入鬼子的院子,趴在墙上的鬼子明显减少了,不过这颗榴弹却不是刘云发射的!那边徐柏生又飞快的装上一发榴弹,稍微瞄准后再次发射。

“轰、轰!”在鬼子的院子里传来连续两声爆炸声,“轰!”土炮也紧着再次发威,顺利的击垮了一堵墙壁,日伪军的反抗几乎暂停几秒钟。

邓龙坡有些诧异的看着游击队的几个奇人,早就有内部人私下说过,大青山游击队是依靠着一帮土匪起家的,所以邓龙坡对他们配合自己参加作战不但没有安全感,反而还害怕他们将事情办砸了,从刚才的那一系列动作来看,现在看来没有他们几个人还真不行!否则自己的战士就要伤亡大增了。

几分种后,刘云一边焦急的施放榴弹,一边向吊桥那边看过去,再次暗自惊叹!好快呀!一个一百多人的连队兵分成几路已经大部渡过了深涧,其中一部分人开始向大院实施火力掩护,而另一部分人则已经接近了吊桥,只要吊桥被放下,距离成功也就近在咫尺了。

有鬼子军官敏锐的察觉到了八路军的企图,一旦吊桥被放下,等待自己必然是死路一条!深涧那边必然隐藏了占据绝对优势的‘支那’军队!

一个鬼子少尉在大院内侧声嘶力竭的狂吼,甚至拼命的用脚踢那些怕死的伪军,强迫他们爬上墙头开枪拦截跃过深涧的八路军,等到伪军稀稀拉拉的爬上墙头后,又马上被一阵乱枪、几颗榴弹炸回来了。

鬼子少尉不得不杀掉一个伪军以儆效尤,稳定了骚动的伪军后,一边三番两次催促部下向蓟县救援,一边肉痛的命令鬼子兵炸开几处墙角,一定要将火力送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轰!轰!轰……”连续几声剧烈的爆炸声从鬼子的内院传来,墙角一阵摇摇欲坠后跨塌了好几截,刘云一愣,己方没有这么强的火力呀!正在疑惑间鬼子从缺口处猛然间涌了出来。

“不好!”刘云顿时失声喊道,又重新抄起炮击跑,放入一颗宝贵的迫击炮弹,“通!”一声轻响后迫击炮弹离开炮口而去,炮击炮弹刺耳的尖叫又从空中传来,有些鬼子们刹不住脚来不及趴到地上,伪军们则是干脆就没有刹住脚,端着枪跑得飞快,“轰!”炮击炮弹落在敌群中爆炸了,硝烟中传来一阵哭喊声,原本要从缺口中冲杀出来的日伪军又再次缩了回去。

冲到吊桥前的战士将几颗手榴弹同时绑在吊桥结实的铁链上,“轰!”一声巨响后,吊桥终于摇摇晃晃的落下来了。

见状,刘云和邓龙坡几乎同时大声喝道:“好!”

“冲啊!”有主力团干部从草丛中一跃而起,大手一挥,“打鬼子啊!”

“冲啊!”“杀啊!”藏在吊桥外面的战士们纷纷吼叫着猛地跳了起来,飞快的冲向吊桥。

刘云又换上了掷弹筒,这倒不是偏爱掷弹筒,而是迫击炮弹极为宝贵,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能使用的!

毛四一和马常青挤了上来,毛四一一脸着急的样子,说道:“营长!再不打仗可就什么也捞不到啦!”

马常青手里提着大砍刀,也是一幅猴急的样子,说道:“营长!为什么他们可以冲过去打仗,咱们只能干瞪着眼看着?”

刘云对一旁的邓龙坡努了努嘴巴,无奈的说道:“人家怕我们有什么重大伤亡,不让我们杀过去!”放了一发榴弹后又补充道:“与其来求我还不如去求邓营长。”

主力团一个满员连队冲上吊桥后,大院里的鬼子军官带着大股日伪军不甘示弱的八路军迎头撞去,日伪军们甚至不在乎自己暴露在八路军的火力下,日伪军死伤十几个人后,很快就和八路军战士激烈的撞到了一起,咋一接触就传来了惨叫声、枪支的碰撞声、吼叫声、临死前的惨叫声、零星的几声枪响……

为了避免伤亡,刘云尽量把榴弹向院子里面使,同时在百忙中不时地对作战的双方撇上一眼,在余火未尽的碉堡前那一块狭小的地方上,双方的兵力无法展开,主力团的战士无法形成数量上的优势。

此时的鬼子为了活命而拼命,在双方战斗意志同样坚决的情况下,战斗技巧就显得特别重要了。鬼子的白刃战技巧比起主力团的战士们稍胜一筹!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涌过吊桥的战士们居然反而被鬼子逼得连连后退。

邓龙坡的面子上挂不下去了,想不到两个连队压上去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立刻给身边的战士传令,小战士离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负责掩护、火力增援的主力团连队拆掉两个排,让他们赶到吊桥处拦截有可能冲出来的鬼子。

察觉到情况不妙,营教导员张思在邓龙坡的耳边交待道:“你在这里看着,我过去压阵!”说完也匆匆的赶向吊桥。

刘云也察觉到不妙,鬼子已经没有退路了,背水一战拼得非常凶悍,狭路相逢勇者胜,主力团的战士们一定也拼得很苦。

“马常青、毛四一!”刘云大声喊道:“你们快点做好准备!木梯还有多少?”

马常青立刻回答道:“还是七、八部梯子。”又着急地问道:“咱们什么时候冲过去?”

刘云走到邓龙坡的身边,指着远处的深涧说道:“邓营长,我们还可以从这里再开辟一条接火线,越过深涧后直接冲入鬼子的大院,让鬼子首位难顾!”

邓龙坡看了看在黑暗中虽然依旧安静、但是却已经按捺不住的游击队员们,犹豫了片刻,轻声说道:“好吧!”又正色补充道:“如果顶不住鬼子的进攻就马上撤回来,如果伤亡过大也要立刻撤回来!”

邓龙坡原本就没指望游击队能够给自己帮忙,但是现在自己的人在局面占优势的情况下,居然被鬼子杀得连连后退,在恼羞成怒之余,只好游击队给自己减轻一点压力。

刘云兴奋的将大手一挥,游击队的战士们立刻弯着腰,排着队形向铁丝网冲去,飞快的架好梯子后,游击队高大威猛的战士手持大砍刀越过深涧,吼叫着将铁丝网从上至下砍断。

刘云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第一个跳上梯子,“腾、腾、腾”几步就跨过了深涧。

其他几架梯子也全部架好后,连队的干部以身作则首先越过深涧,“杀!”刘云大声吼叫着冲向鬼子,越过深涧的干部战士们纷纷跟在刘云身后大声咆哮着冲锋。

见到刘云身边只有七、八个人就敢冲锋,“哼!”邓龙坡一声冷哼,“还真是土匪出身的,打仗真是不要命。”话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渐渐带了些赞许。

因为主力团的分兵,造成掩护火力被削弱,使得大批日伪军能够急匆匆的冲向吊桥增援,还有三十来个日伪军叫嚣着向游击队这边扑过来,有几个鬼子一边跑一边开始摸腰上的手榴弹,刘云抢先掏出一颗手榴弹,延时片刻后才甩出去。

“轰!”手榴弹在日伪军的头顶上爆炸了,顿时爆发出一片惨叫声,硝烟还没有散去,鬼子那边也马上实施报复,“轰、轰”连续两声巨响就在刘云的耳边爆炸,身边有四、五个来不及隐藏的战士一阵惨叫,有战士心慌意乱的惊呼一声从梯子上掉下深涧,溅起老高的泥水。

没料到自己这边也挨了炸,刘云怒骂一声,再次掏出两颗手榴弹投向硝烟未尽的敌群,“轰、轰”连续两次凌空爆炸后,原本想趁着硝烟冲杀过来的日伪军又被炸趴下了七、八个。伪军们则受不了这种打击,有伪军带头尖叫着溃退后,剩下的十几个伪军也纷纷掉头逃跑。

现场只留下二十来个因为被伪军“抛弃”而咆哮不已的鬼子。

趁着间隙,渡过了深涧的游击队战士们很快有半个连队了。

硝烟全部散去后,躺在地上的鬼子正要爬起来,一抬头,表情立刻变得惊恐起来,对面已经有一片黑压压的“支那”游击队员端着枪冲上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