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四十章 行军

六指君1 收藏 30 22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四十章 行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主力团的几个核心干部们聚集在刘云的房间里,刘云摊开一张巨大的白纸,拿起一支炭笔飞快的画出了白石村的简略地形。

画毕后,刘云指着简略地图的一角说道:“这里有邪教的一千五百多人。”手指又换了一个地方说道:“这里是白石村,驻扎着一个半小队的鬼子和一个小队的伪军。”说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肖劲。

肖劲笑着问道:“还有什么话一起说出来!”

刘云又立刻转身在地图上划出了一条歪歪扭扭的线,正色说道:“这是可以通到白石村的小路,在短时间内鬼子不可能察觉到有一个团的兵力到达了大青山,而且我们在大青山外围放了警戒哨,只要有大股的鬼子增援白石村,我们也可以做到全身而退……”

肖劲笑着站起来,指着刘云故作责问状:“你这个同志,有什么话不能一次说完吗?”

刘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正色说道:“首长既然让我抛砖引玉,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转身指着地图说道:“这里有三条小路,每一条路都可以直插白石村的腹地,现在是凌晨一点,等到凌晨三至四点的时候,我们可以分别从这三条小路猛攻,一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消灭白石村的日伪军;一路以猛虎掏心之势猛插邪教的驻地,争取打死或者活捉邪教头目蔡岳,剩下的一路并不直接交战,而是大迂回到敌人的后方,负责拦截敌人的援军,如果前方的战斗进展不顺利,造成罪魁祸首蔡岳等人溃退,还可以在这里争取再打他们一个埋伏。”

肖劲笑了笑,问道:“说完啦?”

刘云急忙谦虚地说道:“计划并不成熟,请首长补充意见!”

肖劲对身边的部下和同僚调笑着说道:“有他还要我们干什么?”主力团的几个干部会意地笑了起来。

正在刘云疑惑的时候,肖劲豪爽的说道:“在这里你们是主人,行军打仗你们先弄一个计划出来!”

好!刘云和李远强相视一笑。很快,刘云将游击队的编制包括可以动员的民兵给“亮”了出来,会同主力团的参谋制定作战计划。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消逝,刘云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估计半个小时过去了吧!

“营长!”一碗面条送到刘云的面前,刘云一转身看到了陈容,微微一笑,淡雅的问道:“原来是陈容同志,辛苦你了!”

陈容仿佛已经忘记两个人之间所发生的一些事情,笑着说道:“就知道你们肚子饿了,特意给你们做了点宵夜,快点吃吧!”

干部们纷纷抱着大海碗猛吃起来,不时有主力团的干部小声询问:“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家的媳妇呀?模样长得挺俊俏的!”

听到他们的嘀咕声后,刘云一边猛吸面条,一边愤愤地暗道:谁找这个女人没准自己就会翘辫子!

详细的作战计划很快就制定了,作战计划送到肖劲的手里后,肖劲仔细的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破绽了,签上自己的大名,又将作战计划递到团政委朱有旺的手里。

觉得一切都部署到位了,肖劲站起来严肃对刘云说道:“现在我可是将三个营的兵力全部压到你们身上了,游击队的同志要带好路,互相尽力配合,可别给我弄出什么重大伤亡来!”

此时的肖劲神色严厉,还哪有开始那种和谐?

刘云心中一凛,正色回答道:“请首长放心!我们游击队将积极配合三个主力营,保证完成任务!所有主力团的干部战士一定给你完整的带回来!”

肖劲这才放心不少,又重新坐下来,说道:“那就好!现在大家核对时间,我的手表两点钟了。”

主力团兵分三路,而游击队的三个连队也分成三路,分别给主力团的三个营带路。

在出发之前,刘云专门给各个连级干部开了一个短促而紧急的小会议。“这是你们第一次参加大规模作战,别的不说,你们要给我好好表现了,平时你们都挺厉害的!打鬼子也从来没有退缩过!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可别在人家客人的面前丢脸。”

刘云左右看了看正在“洗耳恭听”的连级干部们,又威胁着问道:“这一仗非常重要,谁给我拖了后退,他也就不用回来啦,自己留一颗子弹自己用!”

李远强又接着发言,“你们要好好听所在主力团干部的话,虚心接受主力团同志的意见,有不同观点可以提出,但是他们一旦作出决定,就一定要坚决服从他们的作战命令!如果这一仗失利了,咱们也就只能四处流浪了,千万记住:不要怕牺牲,战死多少我就给你们补充多少!好!现在散会!回去了也给干部战士们开一个动员会!”

“慢着!”刘云突然叫住正要转身离去的连级干部们,说道:“你们这是第一次大部队作战,没有经验在所难免!和敌人接触后,一定要记住一个‘快’字!不要理会正面的拦截,而是快速穿插进入敌人的内部,然后实施分割包围!记住!此时偷袭是晚上,敌人的拦截火力刚开始的时候肯定不是很猛烈,一旦失去这个机会了就会徒增伤亡。”闻讯,干部们纷纷点头离去。

主力团的战士们从熟睡中被纷纷叫了起来,一阵喧哗后很快就集合起来了。游击队的战士们也被干部们从热被窝中揪了出来,因为从来没有半夜紧急集合过,老半天才的集合完毕,而且还吵吵咋咋的。

集合完毕后主力团的干部战士分成三个方块站得整整齐齐,等待着首长的检阅。他们士气高昂,清一色的军装虽然偶尔有几个补丁,但是并不影响整体美观。反观游击队就差的远了,乱七八糟的衣服,仅有的军装还是黑色的,整体容貌差了不止一点。主力团的干部看着游击队直摇头,游击队的干部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感觉已经矮了人家一头。

此次跟随主力团出战的游击队战士绝大多数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刘云叹了一口气,虽然在气势上输了一筹,而且自己的战士单兵作战技术很差,甚至不知道怎么躲避子弹和炮弹,但是敝帚自珍,唯一令刘云倍感欣慰的是自己的战士刺刀格斗马马虎虎还行。

游击队组建至今,三个连队渐渐都有主心骨的连级干部,一连数得着的是黄青海,打仗非常勇敢;二连是马、毛二人,而毛四一本来是被刘云指定到地方上去工作的,但是因为属于猛将型,得到了李远强的大力支持,所以又被留在部队上;三连的赵、韩二人。但是其中最悍勇的是马常青,一个四、五十人的小分队拼掉了一个鬼子小队,拿回来了一百多枪支,雄厚的政治资本足以傲然的将其它同僚比下去。

“你们要注意,这次是和主力团配合作战,主力团从南方到北方转战几千里,他们的利害我就不说了,我只想告诉你们,拿出你们的本事,别让人家反过来照顾你们,你们都是爷们,下面都有卵子,知道该怎么做就应该怎么做!别让客人以为咱们游击队是糊不上墙的烂泥巴!”一连的黄青海越说越有劲,到了最后,吼了起来:“谁给老子腿软了,老子是要不客气的……”

除了一连的副连长沈长江是土匪出身,对黄青海的怒吼不以为然以外,一连的正副政委没有当过土匪,今天总算见识了,两人看着亢奋的黄青海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面面相觑。

二连,马常青的伤势虽然还没有好,但也还是决定亲自带队,听说营里给二连配了新的副连长和副指导员,只是因为伤病没有归队,马常青寻思等这场战斗打完了再去看看他们。这次出战还带上了徐柏生,徐柏生相当于一门人工迫击炮,游击队缺少精确压制活力,带上伤病未愈的徐柏生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毛四一和黄青海一样,都是土匪头目出身,说话的口气就带了一些痞子气,教训下面的干部战士就像在山塞里教训小喽罗一样,“……这次作战非常重要,关系着我们根据地的生死存亡,营长交待了,这次是配合主力部队作战,所有的干部要给我冲在前面,那个部分作战不利,回来了营长饶不了我,可我也不会饶得了他!我会在营长弄死我之前先弄死他……”

等到毛四一吼完了后,下面的干部战士们几乎要将自己当成为其卖命的小喽罗了。

钟天祥第一次见到干部们“如此不讲道理”,忍不住对身边的马常青低声说道:“马指导员,毛连长这么教育战士是错误的,吼战士是不对的,你快上去接替毛连长给战士们再说说。”

听到这话,马常青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觉得毛连长说得很好!”看到钟天祥立刻皱起了眉头,马常青不得不耐心的解释道:“好!打个比方,如果我们要夺一个山头,你这样说:请同志们夺下那个山头,谢谢你们了!请你们一定办到。这样一说战士们还打一个屁仗?!”

“你!?”钟天祥顿时为之语塞,没料到马常青也是“一路货色”。

马常青不客气的斜眼看了看钟天祥,老子懒得跟你说!小白脸!

马常青虽然赞同毛四一的做法,但还是没有毛四一那么痞子气,毕竟只是老百姓出身,即便也曾经当过流民,但是那种生活的环境还是让马常青说不出什么脏话。而且马常青属于那种冷硬型,只会对犯了错误的干部战士大吼大叫,大吼大叫也不会带太多的脏字。

等毛四一吼完后了,马常青来战士们的前面来回走动,“牛眼”在每个战士的身上扫来扫去,从头到尾扫视了一番自己崭新的连队,觉得战士们的士气被提了上来,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出发!”

三连,姚柱子是一个老好人,这些战前动员几乎全部都是别人代劳,而新人常逸斌更是要学习,结果战前动员就只能由赵延来执行了。

“同志们!”赵延大声道:“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主力团终于开过来了,根据地岌岌可危得情况终于得以改变,今天晚上我们将配合主力团打一个大仗!但是!有人说咱们游击队素质差!不能配合主力部队作战,虽然只是无心之谈,但是我问你们,你们有没有信心打好这一仗?”

战士们稀稀拉拉的回答道:“有!”

赵延突然大声喝问道:“我没有听清楚!到底有没有?”

战士们猛然间爆发了,吼道:“有信心!”

“好!”赵延挥舞着手臂,吼道:“让日本鬼子好好见识咱们游击队的厉害!为小杨村的老百姓报仇雪恨!杀光小日本!”

这次行动刘云和李远强都随军参加战斗,因为二连缺少连级干部,而且马常青的伤势并没有彻底好转,所以刘云选择了二连。

而李远强则选择参加一连的战斗,至于李信则硬生生地被李远强留了下来,临别前李远强对李信强调道:“老李呀!这次战斗你不要参加啦!一来你的年纪也大了,这些事情就让年轻人去做;二来这些主力团的首长们也需要人招待,你留下来是最合适不过的了!而且让别人留下来我也不放心!”

李信无法,左右又找不到能够适合代替自己的人,至于钟天祥去组织村民撤退,还要集中民兵随时侯用,根本就脱不开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只好去陪首长们聊天。

李远强看到李信走远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着实害怕李信这个家伙在战场上因为敌人的抵抗而恼羞成怒的下令屠杀战俘!这个时候不同于以前,人家主力团在那里看着呢!你甚至可以当着主力团的面拉鬼子去游街,但是不要轻易杀俘,否则师部知道了必然责问大青山游击队的杀俘事情。

夜色下,一阵阵急匆匆的脚步将树林子里警觉的飞禽走兽惊起,不时地有鸟儿飞起来,或者干脆跑出一只野狗什么的。

月色下,四个连的兵力无声无息的向白石村扑去,大部分是穿着八路军军装的正规士兵,再就是一些身着杂色衣服的人,还有为数不多的人居然穿着黑色八路军军装,整个队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急性军中,马常青突然一个呛啷差点就要摔倒,康富急忙上前扶住马常青,惹得战士们纷纷看过来。

刘云赶过来关切地问道:“常青!你不要紧么?”

马常青轻微喘着气,说道:“暂时还不要紧!别耽搁时间了,快跟上吧!”

刘云正要说话,突然传来了训斥声:“你们在干什么?不许交头接耳!”

刘云一愣,在根据地当了这么久的一把手,乍一听这种命令的口气非常不习惯!接着前面又有人小声喝道:“早就知道你们游击队的纪律不行,现在看来果然不行!”

在黑暗中一个刀疤脸一闪而过。

刘云左看右看,这里就只有自己和马常青交头接耳,看来就是自己违反军纪了!顿时哑然失笑!还顺便发呆三秒钟。

在黑暗中主力团的干部也没有看到是刘云在违反军纪,否则肯定不会这么不给刘云面子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主力团干部的这几句话不但让刘云倍感窝火,也伤透了马常青和能听到这句话的战士的心,游击队员们憋着一把劲拼命向前赶。

到达预定的攻击部位后,刘云看了看手表,对主力团的营长邓龙坡和政委张思说道:“我们提前半个小时到达指定地点,建议让战士们抓紧时间休息!”

在月色下邓龙坡的脸上露出一道长长的疤痕,好像是被人用刀砍出来的,几乎没有表情的说道:“那就让战士们先休息片刻,注意隐蔽,请刘队长注意控制你们的战士,这里就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千万不要喧哗。”又对身边一个小干部说道:“你立刻带人布置警戒,让游击队的人帮忙探测地形。”

那个小干部正要走,“慢着!”刘云从腰带上取下一根彩珠筒交到那个小干部的手里,说道:“万一被敌人发现了行踪就马上用这个,到时候我们就提前展开强攻。”

营教导员也上前叮嘱道:“要注意安全,四点钟就要发动总攻了,半个小时之内一定要回来!”

远处,敌人的碉堡就像耸起坟丘一样,昏暗的探照灯半天才来回照射一次,两个站岗的哨兵站在碉堡上摇摇欲坠,碉堡下面还有几个鬼子兵如同孤魂野鬼一样游来荡去。

现在的时间是四点半,离总攻还有半个小时,刘云转身去巡视自己的战士,别真让那个刀疤脸说中了,万一自己的战士不遵守军纪惊动了敌人,自己丢脸事小,最主要的必然会伤亡倍增!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允许的!

得到休息的命令后,听说要睡在敌人的眼皮地下,那些主力团的战士们倒是可以纷纷倒地而睡,但是游击队员们可没有那种心里素质了,刘云看到自己的队员们一个个辗转难眠,知道这让游击队员们一个个惶恐不安,对他们来说面对面的打仗不算什么,但是和敌人如此近距离接触,还要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睡觉,这不是折磨人吗?!

刘云不敢大声说话,只好轻手轻脚的示意自己的队员们别一个劲的翻身!

“阁下!您为什么起来得这么早呀?”曹策柔柔稀松的眼睛,对中江台本问道:“天色还太早,您为什么不再睡一会儿呢?”

中江台本难得的笑了笑,宽和的对曹策说道:“原来是曹君,怎么你也这么早就起床了?”

曹策笑着说道:“正要起床方便,结果就看到阁下在这里沉思,难道阁下已经到这里很久了吗?”

中江台本看了看曹策,平静地说道:“刚才接到的电报,可能有一支数量庞大的‘支那’军队在蓟县外围游荡,但是具体去向不明。”

曹策一惊,立刻知道中江担心的是什么,一旦那支“流窜”的国军进入蓟县,“一门道”进攻大青山游击队根据地可能就会化为乌有。

曹策正要好言安慰中江,这时候外面有卫兵进来了,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个鬼子军官。

中江一愣,立刻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又有最新情报?”

鬼子尉官“啪”的敬了一个军礼后,说道:“根据我们在农村的情报员汇报,有一股‘一门道’的势力在向游击队的根据地进发的时候,遇到了大队八路军的进攻,这一股‘一门道’的势力全部被打散。”

中江咬着牙半天作声不得,该来的还是来了,也许佐佐木那边也已经得到消息了,那个家伙说不定正在偷偷捂着嘴巴笑呢!

中江压下怒气追问细节,“他们‘一门道’在‘支那’军队的打击下坚持了多长时间?”

鬼子尉官低头回答道:“根据情报员提供的消息,‘一门道’在顷刻间就崩溃了,围攻他们的军队非常强大。”

中江又心存侥幸的问道:“那个情报员是不是‘支那人’,他到底可靠不可靠?”

鬼子尉官立刻坚定地回答道:“请大佐阁下放心,情报的来源绝对准确,那个情报员参加了‘一门道’和八路军的战斗,而且他现在还处在我们的控制之中,所以他没有胆量说谎!”

中江的一颗心顿时沉到了河底,现在只能亡羊补牢了,希望‘一门道’能够在天亮之前及时总攻,一举踏平游击队的根据地。

中江思考了片刻,对鬼子尉官说道:“传令,各部注意‘支那’军队的潜伏,各个城镇立刻增加岗哨,同时严令其下属的各级‘维持会’积极打探情报,各个村子的情报员如果能有重大收获,到时皇军一定大大的有赏!”

曹策在一旁又补充道:“太君,为了防止有些情报员懒惰成性,建议让他们每人每天必须送上一条情报,否则就取消津贴。”

中江的脸上这才稍微有了一点笑意,点点头赞许道:“哟西!”说完对曹策伸出了大拇指。

鬼子在占领中国北方后,一方面加强在县城的统治力量,一方面积极采取以华制华的措施,积极在农村里建立各种汉奸势力,通过拉拢土匪、邪教、地主等来加强其在农村的控制。为了防止国军、八路军的“骚扰、进犯”,鬼子在一段时间里曾经建立了普遍性、但有很松散的情报机构,“情报员”就这样诞生了,他们由“维持会”出钱供养。

有些破落地主、没出路的土匪就这样当上了鬼子的“情报员”,“情报员”设立之初原本是为了对付国军、流窜的大股土匪。

但是日本鬼子没料到自己圈养的狗腿子会发生质的变化,平常没事的时候这些狗腿子就会挥舞着日本小旗子耀武扬威,想方设法的敲诈钱财,即使是供养他们的“维持会”不放在眼里,这倒不是“维持会”软弱可欺,而是“维持会”根本就不肯出钱无偿供养“情报员”,使得双方的关系变得极度紧张。

中江思考了片刻,对鬼子尉官挥挥手,说道:“立刻紧急集合,半个小时后出发,目的地大青山外围!”

曹策抬手看了看手表,指针正对着三点半。

中江对曹策说道:“曹君,请你也跟随我一起出征吧!”

好早啊!曹策强忍着即将要打出来的哈欠,用变了嗓门的声调回答道:“哈依!”

二十来分钟的时间过去了,五百多日伪军心急火燎地开出了蓟县县城,带队的正是中江大佐,因为时间紧急来不及召集更多的部队,中江甚至来不及给佐佐木打一个电话。

沿街的老百姓们被门外沉重而密集的脚步声惊醒了,有老百姓偷偷的将窗户打开一条缝,街上一片黑压压的日伪军急匆匆的离去。

等到中江离开城门的时候,借着外面的月光看了看手表,时间正好是凌晨四点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